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77節

還有一事,群需要管理員,有時間的,不怕麻煩的親們可以毛遂自薦,當然要是影的忠實粉絲。

鄭重強調:那些厚著臉皮看霸王文的人們請自覺繞道,莫來打擾,容忍了你們是對影勞動成果的侮辱,更是對其它花了錢正版訂閱的親們的不尊重。

☆、第61章 撕她麵紗,看她真容

“有什麽奇怪的?”皇後娘娘唇角微扯,一臉的嘲諷,這個女人是想要故弄玄虛吧?

剛剛太醫都查過,沒發現什麽,她就能發現什麽嗎?真是笑話。

“皇上,皇上,你要為臣妾做主呀。”房間裏躺在床上的雲嬪滿臉的淚痕,聲音悲泣,淒哭出聲,“臣妾的孩兒呀,真的好可憐呀,他都還沒來的及看一眼這個世界。”

“臣妾也不活了,臣妾要跟著我們的孩兒一起去,臣妾怕我們的孩子一個人會害怕,會寂寞,皇上,臣妾不想活了。”雲嬪越說越傷心,一時間,掙紮著想要起身,似乎真的要尋死。

“娘娘,娘娘,不要呀,你現在不能亂動,傷了身子就不好了。”守在一邊的宮女連連阻止著。

“臣妾的孩子呀,臣妾的孩子好可憐,好命苦呀。”隻是,雲嬪哭喊的更是傷心。

秦可兒眸子輕閃,雲嬪失去孩子傷心,那是理所當然的,隻是,這哭聲似乎太誇張了點。

真正的心傷,未必就要大聲痛快。

而且,雲嬪一句一個臣妾,很顯然都是哭給皇上聽的。

“有什麽奇怪的?若是此事查不出來,所有跟此事有關聯的都要為朕的兒子陪葬。”皇上聽著雲嬪的哭聲,臉色更為隱沉,冷冷的聲音中已經明顯的帶著殺意。

他這話的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這事若查不清,就算不能證明是秦可兒所為,秦可兒也是必死無疑了。

這便是帝王的特權,隻要他一句話,要誰死誰就必須要死。

皇後聽著此話,眸子中頓時漫開了笑,得意而興奮,看來,這一次這死丫頭必死無疑了。

楚王殿下的眸子微微眯起,唇角輕扯,扯出一絲冰酷的冷笑,更帶著他獨有的狂妄,他倒要看看,他在這兒,誰敢動他的女人。

這件事情,即便做的再隱瞞,總還是會有破綻,總能查出,更何況,他剛剛來之前,已經吩咐飛鷹暗中去查了。

相信以飛鷹的能力定能查出,這背後設計了這陰謀的人。

當然,在事情沒有查明之前,他絕不會允許任何人動一下他的女人。

隻是,他還沒有開口,還沒有任何的舉動,這個時候,秦可兒突然出了聲。

“皇上,剛剛太醫是不是已經查過這盆百合花了。”秦可兒心中微覺到皇上的冷意,眸中隱過幾分冰寒,隻是臉上卻不顯絲毫異樣,聲音亦仍如先前的一般的平淡。

對上皇上那殺人的目光,不卑不亢,不驚不閃,不慌不忙的問道。

“是。”皇上不明其意,眉頭緊蹙,卻仍就回答,隱隱的似乎多了那麽一絲的疑惑。

而且,對上秦可兒那波瀾驚的平靜,心中也微微多了幾分驚歎,試問放眼天元王朝,有誰能夠麵對他的殺人的目光時,這般的平靜?

就算那些大臣都無法保持這般的平靜,但是這上丫頭卻做到了?

不管她是真的不怕,還是裝出來的平靜,都足以讓他驚詫。

他突然有些明白,百裏墨為何要答應娶這丫頭了,看來,這丫頭當真是有些與眾不同的。

“那麽民女可不可以問太醫幾個問題?”秦可兒隨即轉向了剛剛檢查的太醫,仍就是一臉的淡然。

“哦,秦小姐請講。”太醫微愣,怔了怔,看皇上沒有反對之意,這才回道。

“這麝香灑在這百合花上,會不會飄落?”秦可兒見他應了,微微一笑,一臉認真的,十分真誠的請教。

“當然不會,那麝香都是藏在花心中間,若不細看,都不易發現,又怎麽可能會飄落出來,而且,就算不是在花心中間,麝香沾上花葉後也不會掉落。”那太醫一怔,頓時連連說道,隻是,望向秦可兒的眸子中明顯的多了幾分嘲諷,這個女人什麽都不懂,竟然問這麽蠢的問題。

其它的人聽到秦可兒的話,也暗暗好笑,若是有人在花上動手腳,自然是越隱瞞越好,隻會藏在花心中間,難不成還直接的撒在整個花上,還弄的到處都是不成?

“恩。”秦可兒卻是鄭重的點了點,“我明白了。”

隨即再次的轉眸,望向了昨天她來送花時,接過她手中的花的那名宮女,紅唇微動,一字一字慢慢地問道,“昨天,我把花是給了這位宮女的,我能不能問一下,我走了以後過了多長時間,你才把這花放在窗台的?”

“這?”那宮女當場愣住,不明所以,想了想才回道,“你走了,奴婢先是把花放房間裏的,雲娘娘說,放窗台可以吸收陽光,花兒會開的更燦爛,奴婢就把花放在窗台了。怎麽了?這真的不關奴婢的事,奴婢絕不會害娘娘的。”

那丫頭隻以為秦可兒是懷疑她,隻嚇的臉色都白了。

秦可兒看了看她,沒說什麽,而是再次的轉向皇上,紅唇輕啟,再次緩緩開口,“皇上,您可以過來看一下。”

她這一話一出,眾人紛紛驚住,這個女人是瘋了吧,竟然指使起皇上來了,她是嫌自己的命太長了嗎?

楚王殿下也是微微一怔,唇角狠抽,這個女人還有什麽事是她不敢做的?

隻是,她此刻讓皇上過來,到底是想讓皇上看什麽?

此刻,他離的這般近,也是清楚的看到了這盆花,並不見任何異樣呀?

皇上更是愣住,一雙眸子望向秦可兒,眉角緊蹙,隻是對上秦可兒極為無辜,極為純淨,又極為真誠的眸子時,一時間,竟然沒有說什麽,而是下意識的邁步,向著秦可兒走去。

皇後驚滯,一臉的陰霾,下意識的也抬腳緊跟皇上想走過去看看。

“皇後娘娘請留步,眼前這情形不太適合皇後娘娘看到。”隻是,秦可兒的聲音再次傳來,那才真叫一個語不驚人死不休,竟然當眾命令皇後娘娘止步。

有什麽事情是皇後娘娘不能看到的呢。

她還真敢說呀。

“你停著。”隻是皇上卻腳步略頓,轉眸望了皇後娘娘一眼,淡淡出聲,隨即自己邁步走到了秦可兒的麵前。

淑妃一雙眸子中卻是隱過驚人的複雜,她跟了皇上這麽多年,還從來沒有見皇上會在這樣的公眾場合聽一個女人的話。

而且還因為這秦可兒的話,命令皇後娘娘止步。

皇上到底是什麽意思?

皇後雙眸圓睜,一臉的難以置信,更是一臉的憤恨,因著皇上的話,麵子也是掛不住,一張臉瞬間的變了幾變,一陣青,一陣白,極是精彩。

一雙眸子快速的望向秦可兒時,更多了幾分狠絕,不就是一盆花,有什麽是她不能看的,這個死丫頭分明是想讓她當眾出醜,可惡,真是太可惡了。

偏偏皇上又聽了她的話。

“剛剛宮女說,在民女離開後,原本將花放入房間,後因雲嬪娘娘的吩咐,才又將花移到了窗台,而太醫說,若是花了沾了麝香,那是絕對不會掉的,更何況麝香是藏在花心中的。”秦可兒眸子微閃,將剛剛宮女的話跟太醫的話串連在了一起。

“恩,不錯。”皇上微微點頭,她說的這些剛剛宮女跟太醫都說過,她此刻這般刻意的重複是何用意?

“民女這三年離開京城,倒是遇到一名神醫,所以學了一些醫術上的問題,上次在皇宮時,有人用細針刺進皇孫的手筆,當時民女便發現那針上帶有曼陀羅花汁。”秦可兒並不是急著為自己辯解,卻反而極為隨意的說起一些往事。

“恩,當時朕也在場,知道這事。”皇上眸子輕閃,更多幾分疑惑,不明她的用意,這話似乎扯到有些遠了,跟今天的事情有關係嗎?

他會不會太高估了她了?

“民女剛剛發現,這百合花之下的窗台上竟然撒有麝香。”秦可兒頓了頓,臉上恰到好處的漫上了鄭重,再次突然的開口。

她此話一出,眾人紛紛驚滯,頓時明白了,剛剛她看似乎毫無頭緒的一些問話,竟然是天衣無縫的安排好的,就是為了此刻的一舉直擊要害。

這個女人竟然有這種運籌帷幄的本事,當真是驚人呀?

“皇上,你看一下。”就在眾人目瞪口呆的錯愕下,秦可兒望向皇上,淡淡輕語。

此刻,站在遠處的眾人什麽都看不到,倒是沒什麽,隻以為秦可兒是真的在窗台上發現了麝香粉。

隻是,離她最近的楚王殿下,一顆心卻是突的收緊,一雙眸子直直地望向秦可兒,狠不得直接的把她揉碎,揉進自己的身體裏,免的一天到晚為她提心吊膽。

這個女人這膽子到底是什麽做的呀?

那窗台上明明什麽都沒有,也根本就沒有她所說的麝香,她怎麽就敢當著皇上的麵,眼著眼睛說瞎話。

她竟然敢讓皇上配合著她說謊?

天呢,他突然覺的,自從認識了這個女人,他這心髒就一天沒有安寧過,若是心髒不好的,隻怕早就被她嚇死了。

她知不知道,這可是皇上呀,她就不怕皇上當場治她一個欺君之罪,當場砍了她的腦袋?

有那一瞬間,楚王殿下的身子微微僵滯,隱在衣衫下的手暗暗收緊,隱隱的似乎感覺到手掌慢慢的變濕。

他的腳步,再次微微的向著秦可兒靠近,準備著萬一有什麽意外,就先直接的帶著她離開。

“是嗎?本王也看看。”跟著楚王殿下一起來的百裏泰也是一臉的好奇,伸長了脖子,想要看個究竟。

秦可兒微愣,關於孩子的單純,她可是見識過了的,若是讓他來看,看出了什麽異樣,就他那不轉彎的腦子,肯定想都不想說會說露了嘴。

隻是,事實證明,有楚王殿下在,秦可兒的擔心是多餘。

“你湊什麽熱鬧,小孩子懂什麽。”楚王殿下比她更清楚百裏泰的性子,所以,不等百裏泰靠近,便直接的把他推到了一邊。

楚王殿下因著此刻心中那複雜的情緒,語氣聽起來不是太好。

“誰說本王是小孩子了,本王已經快十六了,不是小孩子。”百裏泰就這麽被推開,心中自然十分的不滿,忍不住的大聲抗議。

他這一喊,頓時讓整個的氣氛緩和一些,也瞬間的轉移了一些眾人的注意力。

皇上的眸子先是望向窗台,自然是什麽都沒有發現,隨即快速的轉眸,直直地盯向秦可兒,一雙眸子速的眯起,一瞬間的幾種情緒快速的變化,有驚,有疑,有冰,有寒,亦有著驚人的危險。

隻是,這般近的距離,望著她,對上她眸中一塵不染的純淨,純淨下卻偏偏是她毫不掩飾的意圖。

皇上是是何等精明之人,自然瞬間的明白了秦可兒的用意,唇角微勾,他還是第一次見說謊還能說的這般純淨,這般理所當然的。

皇上突然想起了許願條的事,太後告訴他,秦可兒在許願條上什麽都沒有寫,那紙是空白的。

當時,他便暗暗驚訝,那樣的機會,可是人人求之不得,每年得了頭冠之人,提出的願望小的是事關自身幸福的,大的便是事關全家興榮的。

像她這般什麽都不寫的,還絕對是第一個。

不過,當時他也沒有說什麽,畢竟是她自己放棄的,怪不得別人。

但是,此刻在這樣的情形下,再想起那事,心中便更是驚撼,這丫頭的確特別,特別的讓人不注意都難。

“恩,朕看到了。”皇上微微斂下眸中變化的情緒,唇角微扯,慢慢的點了點頭,突然接著秦可兒的話說道。

看到了,他竟然說看到了,明明什麽都沒有,皇上竟然也說看到了。

楚王殿下的身子微微放鬆,隻是,一雙直直的盯向秦可兒的眸子中卻隱過幾分危險,這個女人,以後若是再敢做這樣的事情,他就直接的把她帶回楚王府,免到她到處惹麻煩。

不過,這些事還真不怪秦可兒,她已經事事避讓了,但是偏偏那些人就是不肯放過她。

秦可兒暗暗鬆了一口氣,她剛剛也是在賭,賭皇上也是想要抓到真正的凶手,更賭皇上的好奇心,好在,她賭贏了。

不過,她倒也沒有想到,皇上竟然會這般的配合,竟然還說看到了,她奢望的隻是皇上不當眾揭穿她便可。

賭贏了,這就是勝利的第一步,接下來,才好找這真正的凶手。

雲嬪的孩子已經產出,既便是服了麝香,從發作到產下死嬰,那也肯定是需要很長的時間,就在是現代,喝下了打胎藥那也需要一段時間。

而且,那人想要下毒,也定是在深更半夜,眾人睡熟之時下手。

所以,秦可兒不難推算出那人下毒的時間,。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女觀音[揚善] 家養小嬌妻 (快穿)改變劇情的正確方法 大明奸妃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