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75節

所以,誰都不敢輕易妄動。

太後亦沒有離開,而是回到了自己的位子時,雙眸微轉,一一掃過眾人,臉色微沉,“今天在這仙容節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實在難容,所以,哀家定要查個清楚,雖然那不是殤衣畫的觀音像,卻也是觀音像,損壞了觀音像,哀家絕不輕饒。”

當然,若真要追究起來,秦可兒還是脫不了關係的,畢竟那觀音像肯定是在她的手中損壞的。

隻是,如此一來,罪行要略輕一些。

但是,眾人也明白,這所謂的輕,可能就是死的比較痛苦一點,所以,秦可兒這命隻怕還是保不住。

“稟太後,民女因為擔心觀音像有閃失,所以,事先沒有跟太後說明,其實,當時民女交給太後的隻是一副信女圖,而非觀音像,還望太後恕罪。”秦可兒這才微微向前,聲音仍就輕淡,不帶絲毫異樣。

這一點,秦可兒早就想到,不管是不是娘親所畫,隻要是觀音像受到損壞,她便脫不了關係,所以,她早就做了準備。

“你做的很對,隻是觀音像被毀、、、”太後望向秦可兒時,臉色略緩,隻是,很顯然太後心中還是十分介意的,一時間還沒完全明白過秦可兒話中的意思。

太後話說了一半,突然回過神來,連連說道,“你說什麽?你說剛剛那副不是觀音像,是信女圖?”

“是的,這並非觀音像,隻是一張信女圖,她身下所坐的隻是一個六瓣花盤,隻是一種很平常的花,手中所持的也隻是一片普通的花葉。”秦可兒將那畫像拿到了太後的麵前,一臉認真的解釋著。

太後眉頭微蹙,現在細細看來,自然也發現了異樣。

不過,那畫像乍一看去,若不細細注意,還真是不好發現差別。

“佛語,三界的眾生,以淫欲而托生;淨土的聖人,以蓮花而化身,故十方諸佛,同生於淤泥之濁,三身證覺,俱坐於蓮台之上,觀音亦是以蓮為伴,白衣觀音,左手持蓮花,右手作與願印;臥蓮觀音,臥於池中蓮花之上;施樂觀音,右手支頰,左手在膝頭撚蓮花;一葉觀音,乘蓮花漂行於水麵;威德觀音,坐於岩畔,左手持蓮花;多羅尊觀音,手持青蓮花;不二觀音,坐於蓮葉之上,手持蓮花,天元王朝供奉的是不二觀音,觀音所坐的乃千葉寶蓮。”在眾人齊齊的注視之下,秦可兒微微抬眸,紅唇微動,一字一字緩緩地說道。

而她這話一出,頓時隻驚的眾人呆若木雞,這秦可兒怎麽會懂的這些?

這話,他們聽都沒有聽過,但是,聽起來,卻又讓人有一種無法反對,從心中信服的感覺。

這還真的是以前那個呆笨愚蠢,人人嘲笑的秦可兒嗎?

她說的如此堅定,似乎有根有據的,實難讓人反駁,更何況這神佛之說,本來虛幻。

楚王殿下眸中了亦滿過錯愕,這女人懂的還真夠多的,即便這些是她編出來的,那想像也真夠豐富的。

“哦?”太後聽著秦可兒的話,竟是如醉如癡,一時間似有些恍惚,似有迷離,更有著幾分驚奇。

“可兒竟然懂的這些。”久久的,太後終於回過神來,望著秦可兒的目光更是變的不同。

“就連那清心道尼,都不懂的這些,可兒竟然懂的這麽多?”太後此刻心中的震撼是無法形容的,因為太後信奉觀音,對觀音的說法,都是特別的上心,但是卻從來沒有聽說過這般詳細的解說。

秦可兒所說的這些,今天真是讓她眼界大開。

眾人本就驚訝,聽著太後的話,望向秦可兒時,更多了幾分複雜。

“可兒離開京城時,曾遇到過一位仙骨風逸的僧人,是他講給可兒聽的。”秦可兒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剛剛一時間說的太多,好像把這些古人都嚇到了。

“哦,原來如此,看來可兒倒是有仙緣呢。”太後的眸子中漫起笑,望著秦可兒更顯親切,仿若比那親人還要親上幾分。

秦可兒的唇角微微輕扯,有仙緣?其實那些隻不過是她以前網上看到的。

若這也叫有仙緣,那麽現代的每一個不都成了仙了。

“對了,若是按著可兒的說法,那這畫像根本就不是觀音像,隻是一副信女圖,可是,她的眼睛為何是瞎的呢?這畫也是你母親所畫嗎?那又是何用意呢?”太後的注意力終於回到了那副畫上,既然知道那不是觀音像,倒也就不太在意了。

所以,此刻太後的臉上並沒有怒意與冰冷,反多了幾分疑惑不解。

“這畫並非母親所畫,而是可兒見母親畫觀音像時,心有所感而畫的信女圖,所以,這畫像乍一下倒是與觀音像有些相似,隻是信女畢竟是肉身凡胎,所以不敢有蓮,隻能用其它的花代替。”秦可兒聽到太後的問話,淡淡的應著。

“什麽?你畫的?”太後卻是驚的差點站起,這畫像,她第一眼望去,都以為是出自寒殤衣之手的,這畫功,這手筆絕非一般的人可以畫的出來的。

太後怎麽都沒有想到,竟然是秦可兒所畫。

楚王殿下也是瞬間的驚住,一雙眸子連連伸長,望向秦可兒手中的畫像,想要看個仔細,這畫竟然是她畫的?

她竟然會畫畫像?而且還畫的這般的傳奇。

天呢,這個女人到底還有多少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那你為什麽要把信女的眼睛畫瞎呢?”太後見秦可兒一臉的淡然,絕非說慌,而且秦可兒也不敢說這樣的慌,隻要略略一個試探,便知真假了。

隻是,太後實在不懂,這眼睛為何是瞎的。

“菩薩身邊,信女的眼睛怎麽可以是瞎的。”秦可兒微微抬眸,望向太後,“所以,可兒所畫的眼睛自然不可能是瞎的。”

太後微怔,眾人暗驚,若是她所畫的眼睛不是瞎的,那麽為何現在竟變成這樣了呢?

“可兒的意思是?”太後的臉上也多了幾分凝重,若僅僅是一副信女圖也就罷了,但是,若是有人暗中搞鬼,想毀的隻怕不是信女圖,而是觀音像。

畢竟誰都不會想到,秦可兒帶著進宮,並且交給了清心尼姑的畫像並不是真正的觀音像,而隻是一副信女圖。

更何況,這信女圖乍一看可是跟觀音像極為相似,若非可兒丫頭細細解釋,她都可能會看錯。

很顯然,那人想毀的是觀音像,若非可兒丫頭早有提防,隻怕、、、

“早上出門時,可兒才將畫像收好,可兒當時自然也是細細的看過,並無異樣,畢竟這張信女圖,民女本就是打算交給太後的,民女深知太後對觀音菩薩的信仰,所以,半點都馬虎不得。”秦可兒眸子微斂,聲音中似乎帶著那麽一絲的疑惑,話語微微的頓了頓,再次補充道,“所以,民女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而秦可兒的那句深知太後對觀音菩薩的信仰,讓太後的臉色再次速變,是呀,按理說太後就是觀音最虔誠的信女,那畫像反倒可以是代表太後的。

所以,此刻太後望向雙眼盡瞎的信女圖,心中十分不舒服,臉色便再一次的陰沉了下來。

“你在出門前檢查過,沒問題,在太後寢宮交給清心道尼後,也不會有什麽問題,所以,應該是在你到太後寢宮的路上,出了問題。”非亞公子眸子微閃,清冷的聲音緩緩而出。

“這怎麽可能?那麽短的時間,誰能有那個本事呀?”皇後冷冷一哼,眸子中冷意暗閃,“再說了,把這眼睛畫成這樣,總還是要點時間的吧,而且,肯定是要取走畫像,然後畫好後又給你放回去,難道你就一點都沒有發覺?”

“本公主聽說,有一個神偷,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做到這一切。”非亞公主唇角微扯,一句話,便堵住了皇後的話。

“公主的見識,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隻是,這件事情,也就是秦可兒一麵之詞,根本就無憑無據。”皇後暗暗氣惱,隻是卻隻能硬生生的忍著,這種時候,她總不能跟非亞公主起衝突。

“倒也不是無憑無證。”隻是,秦可兒卻突然輕笑的出了聲,微勾的唇角隱過一絲冷意,她既然有所準備,自然就不會讓那些人這般輕易的逃脫了。

“哦,可兒有什麽證據?”太後微怔,望向秦可兒時,更多了幾分疑惑,按理說這樣的情形下的確不可能有什麽證據證明。

“民女能否請太後把這畫像掛在前麵的黑暗處,然後撤走附近的所有燈光。”秦可兒並沒有直接回答太後的話,而是突然要求到。

太後自然更是不解,但是卻並沒有太多的遲疑,連聲吩咐將這畫像拿到了遠處,然後撤走了附近所有的燈。

頓時,整個畫像上發出了淡淡的光亮。

“啊,這是怎麽回事?”眾人齊齊驚呼,難以置信的望著那閃閃發光的畫像。

“難道是觀音顯靈了?”

“是呀,是呀,可能真的是觀音顯靈了?”

“可兒,這是?”太後亦是驚的目瞪口呆,她活到這一大把年紀,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畫像。

“其實沒什麽,是民女一時興起,有畫料中加了一種熒光粉,這熒光粉在黑暗中會發出光亮。”秦可兒輕聲解釋著。

眾人恍然,卻仍就驚愕不已,這秦可兒怎麽懂的這麽多呀?

她真的是隻是一時興起嗎?

這一切的事情連串起來,她想是她早就精心安排好了一切。

“太後,民女是將熒光粉加在所有的畫料中的,這整副的畫像都閃閃發光,但是,獨獨眼睛上是沒有光亮的,所以,這眼睛上定然是被人動了手腳的,因為有人後來在眼睛處加了畫料,遮住了熒光粉,所以獨有眼睛處不見光亮。”秦可兒頓了頓,這才緩緩地說出了最最關鍵的一點。

“對呀,真的呢。”眾人聽到秦可兒的話細細望去,這才發現果然如此。

整副畫,其它的地方都是亮的,隻有眼睛不亮。

“太後,民女正是擔心有人會對觀音像動手腳,所以便將真正的觀音像事先交給了非亞公主,民女帶了這信女圖,就是為了掩人耳目的,他人自然不知道這是信女圖,而並非觀音像,但是,還有是人暗拿走畫像,還將那眼睛畫瞎了,很顯然,是有人想利用損壞觀音像之事來陷害民女。”秦可兒臉色微沉,聲音中隱隱的多了幾分冷意,更有著一股讓人無法忽略的凜然。

“民女安危倒是其此,隻是有人卻是打定了主意要損壞觀音像,損壞天元王朝的安定、、、”秦可兒的話語刻意的停住,眸子微斂,她相信她這話,足以讓某些人坐立不安了。

“可惡,當真是可惡之極。”太後的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冷意,聲音中也是毫不掩飾的怒火。

“查,一定要查清。”皇上的臉色也瞬間的變了,一句損壞天元王朝的安定足以讓他驚顫,更足以讓他動怒,身為天子,高高在上,但是那心卻無一人能安穩,總是時時提防著,生怕有一日這皇位不保。

所以,剛剛秦可兒的話直擊皇上心中要害。

“其實這也隻是你的一麵之詞,說不定,你是故意把那畫像畫成那樣的,畢竟在這之前,除了你,沒有人見過這副畫像的樣子,更何況,你也根本無法證明其間有人動過這畫像。”皇後的眸子微閃,一雙眸子望向秦可兒時,更多了幾分狠絕。

而人群中有人的身子已經明顯的僵滯,隱在衣袖下的手更是忍不住的輕顫。

“哦,民女多謝皇後娘娘的提醒。”秦可兒突然的抬眸,望向皇後,笑的如沐春風,那神情真是標準的氣死人不償命。

話語微頓,看著皇後氣的臉色速變,紅唇微動,才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皇後娘娘剛才的提醒,倒是讓民女想起了一件事情,這熒光粉一旦有接觸,便會沾在人身上,那人把眼睛畫成了這樣,定然是要碰觸到畫像的,所以那人的身上肯定會沾了熒光粉、若是那人還在這大殿之上的話,倒是很容易就能找出。”

秦可兒的話語再次刻意的頓住,一雙眸子緩緩的望向暗處的畫像。

楚王殿下的唇角微勾,這個女人還真是讓他無話可說,很顯然,她早就算計好了一切。

這心思,連他都驚佩。

這步步為營,步步驚心,卻又步步都能化險為夷,厲害呀,真的是太厲害呀。

在場的都是聰明人,聽著秦可兒此刻的話,心中也都有了打算,眾人心中也都有了打算。

“來人,取走所有的燈。”皇上眸子一閃,突然冷聲下了命令。

撐燈的太監便都連連退出了大殿,頓時整個大殿裏漆黑一片。

秦可兒抬眸,正想要看看那改動畫像之人是誰,其實她心中已經猜到了。

隻是,她剛要轉身,卻突然感覺到一隻手,快速的扣住了她的腰,心中頓時一驚,嚇的差點驚呼,隻是,隱隱的感覺到那氣息帶著幾分熟悉,顯然是楚王殿下的。

就在她錯愕恍惚之時,感覺到楚王殿下的另一隻突然抬起,秦可兒微怔,他不是要打她吧?

卻隨即感覺到那手隻是輕輕的拂上她的額頭,然後順著她的發絲滑過。

似帶著幾分無奈,似乎有著幾分緊張,卻似乎又有著那麽一絲的糾結,或者更有著幾分氣惱的懲罰。

想要懲罰,最後卻又沒有懲罰。

秦可兒覺的,他那手原先抬起時,可能真的是打算要打她的,隻是落到半路,又改了主意。

楚王殿下呀,你這又是玩的哪一出呀?

此刻可是在大殿之上,群臣皆在,皇上,皇後,太後都在場,雖然說是漆黑一片,什麽都看不到,但是,他,他這舉動也太驚人了吧。

好在,楚王殿下又隨即鬆開了她,退回了原處。

“把她給朕抓過來。”而恰在此時,皇上冰冷的聲音驚人的響起。

秦可兒轉身離去,便看到漆黑之中,大殿之中所坐的一人身上發著淡淡的光,跟那畫像所發出的光是一模一樣的。

皇上的話語一起,侍衛便快速的閃了過去,將那身上發著光亮的人提了過來。

“把燈撐起來,朕倒要看看,是誰這麽大的膽子。”皇上此刻的聲音如同那冰封的寒錐,字字刺骨。

撐燈的太監連連跑了進來,整個大殿瞬間映亮。

眾人的眸子齊齊的望向剛剛黑暗中被侍衛抓出來的那人,一個個都驚的倒抽了一口氣。

竟然是劉月英。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