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67節

這個女人這種時候,還沒忘記顏淩?還要去看顏淩?

顏如玉的事情外人並不知道,隻知道當年,顏初與他的妻子被殺,留下了一個女兒,但是沒人知道玉兒現在是這樣的情況。

顏府中的都是於正親自挑選的,個個可靠,若沒主子的吩咐,任何人不敢,也不會把府中的事情泄露出去。

所以,此刻楚王殿下與花夙揚都不能理解秦可兒真正的顧慮。

“楚王殿下,我們先出去,好嗎?出去我再跟楚王殿下解釋?”雖然剛剛沒有看到玉兒,但是,秦可兒也知道,此刻玉兒定然是害怕的,畢竟就楚王殿下這個樣子,連她都毛骨悚然的,更何況是玉兒呢。

所以,她現在必須快點將楚王殿下帶走。

“秦可兒,你再跟本王說一句試試,怎麽著?有什麽不能在這兒說的?顏淩就讓你擔心成這樣?你就那麽在意他?”楚王殿下不明她的用意,此刻隻以為秦可兒是要避開顏淩,隻以為她是擔心被顏淩看到什麽?心中的怒火不由的更加的升騰。

她就那麽在意顏淩嗎?

他才是她的男人,怎麽就不見她在意過他呢?該死的,若是可以,他真想直接的掐死她算了。

“你不要忘記了,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才是你的男人。”狠狠的話語,刻意的提高了些許,顯然是故意說給某人聽的,“有什麽事,今天就在這兒說說吧,也讓顏大國師弄明白了。”

楚王殿下此刻的話顯然是意有所指。

“不關顏淩的事,楚王殿下,我們、、、”暗暗的呼氣,吸氣,聽著他這震耳欲聾的聲音,秦可兒驚的心顫,就他這樣子,還不知道把玉兒嚇成什麽樣子。

隻是,她話還未說完,突然感覺到扣在她腰上的手遽然一緊,緊的她隱隱作痛,甚至有些透不過氣來。

“哼,叫的還真親熱,顏淩?恩?怎麽?你跟他這是什麽關係,就直接喊上顏淩了?怎不見你喊本王、、、”此刻,楚王殿下打翻的已經不僅僅是醋缸,而是直接的掉進醋海裏了。

顏淩?她竟然直接如此的稱呼顏淩?

他們的關係竟是這般的親密嗎?

而她喊他時,每次都是楚王殿下,楚王殿下。

每次都疏離的讓他想殺人。

怎麽不見她喊他的名字。

隻是,他話說出最後,也意識到了什麽,恨恨的住了口。

楚王殿下,你那名字是一般人能夠隨意喊的嗎?

秦可兒暗暗輕歎,略略有些無奈,今天楚王殿下真的較上真了。

此刻的他還是平時那個冷靜沉穩,波瀾不驚的楚王殿下嗎?

若是玉兒不在,她倒是不怕,但是現在玉兒就站不遠處,就楚王殿足以嚇死人的樣子,她怎麽能夠不擔心。

有了剛剛的經驗,秦可兒這次不敢直接的回頭,隻是微微的側眸,眸子的餘光望向不遠處的玉兒,隻見此刻的玉兒全身僵滯,忍不住的發著抖,而站在她身邊的顏淩又不敢太靠近她。

畢竟玉兒現還沒有接受顏淩。

秦可兒知道,絕不能再讓楚王殿下留在這兒,否則她這五天所做的一切的努力就都白費了,而且,若是這次再嚇到了玉兒,以後想要醫好玉兒,隻怕會更加的困難。

所以,現在,她必須要讓楚王殿下離開,刻不容緩。

但是,現在他這個樣子,怎麽可能會乖乖的離開呢?

強迫必定動武,那對玉兒而言,若是動武,絕對是毀天滅地的傷害。

所以,萬萬不能動武,不能用硬的,便隻能用柔的。

秦可兒微微垂眸,想了想,此刻,任誰都看的出,楚王殿下生氣是為了她,很顯然是吃醋了,那麽,便足以說明,在楚王殿下的心中,是真的有些在意了。

否則,以楚王殿下那處事不驚的性子,絕不會氣成這樣。

而且,想起剛剛楚王殿下那未說完的話,秦可兒眸子輕閃,她若試著換一種語氣,會不會好一些,不管怎麽樣,現在最重要的是想辦法把這個危險的男人帶離顏府。

想到此處,秦可兒暗暗呼了一口氣,然後慢慢的仰起臉,一雙眸子直直地對著楚王殿下那驚心動魄的眸子,紅唇微動,吐氣如蘭,一字一字輕輕地說道,“墨,你可以先帶我出去嗎?”

秦可兒說出這話時,自己都被自己惡寒了一把,身子都下意識的輕顫,好吧,為了玉兒,她這還真是拚了命了。

楚王殿下的身子微微一滯,有那麽一瞬間,他是難以置信的,而且心中似乎有著一股什麽東西猛然的流過,暖暖的,直擊心底,而且聽著她這稱呼,一時間竟然感覺到那般的好聽。

更何況,此刻她說的是要他帶她離開,那意思可是完全的不同的。

他雙眸輕閃,唇角微微扯動了一下,隨即眸子中的怒火竟然一瞬間的隱去了大半,那冰封千裏的寒魄更是瞬間的化開。

那原本冷硬的臉色似乎也一瞬間的緩和了大半。

“恩。”頓了頓,楚王殿下的唇微動,竟然是讓任何人都難以置信的答應了,一時間,那聲音中似乎也沒有了剛剛的怒火與冰寒,柔了些許。

花夙揚唇角狠狠的抽著,狠狠的咽著口水,一臉難以置信的盯著自己的師兄,瞬間的淩亂,瞬間的石化,這真的是他的師兄嗎?真的是嗎?

師兄這也太沒節操了吧?就這麽答應了?

就因為人家喊了一聲他的名字,就因為人家一句柔柔的話語,而且,那話語也沒什麽特別的呀,可是,師兄就這麽的妥協了,答應了,而且那滿臉的怒意與冰冷都沒有了?

師兄呀?這真的是他的師兄嗎?

師兄的狂妄,師兄的驕傲,師兄的霸道都去哪兒了?

師兄呀,咱這樣很沒麵子,很沒尊嚴的。

哎,他看不下去了,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若是此刻有塊豆腐,他定會先把師兄敲暈了,然後自己再撞暈,這也太沒麵子了。

怎麽能?怎麽能就這麽妥協了呢。

秦可兒此刻也是暗暗有些驚訝,剛剛她那麽做,也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原本還準備了一大堆的話,想要說服他呢,怎麽也沒有想到,她一開口,他就答應了。

“怎麽?還愣著幹嘛?還舍不得離開?”看著她略略呆愣的樣子,他的唇角似乎下意識的輕揚了一下,那話語明顯的多了幾分異樣,再沒了剛剛的怒火。

隻是,那還硬硬的板著的臉提醒著剛剛發生的事情,表達著他的不滿。

“啊,我的親娘呀。”花夙揚的手狠狠的拍向自己的額頭,似乎真的狠不得直接的把自己拍暈了。

若非親眼所見,他實在是難以相信。

他的師兄呀,他那英明神武的師兄呀。

毀了,全毀了。

他的師兄這還主動的催著秦可兒離開了,剛剛是誰堅持不離開,說有什麽事就在這兒說清楚的?

這態度轉變的還能再快點嗎?

當然,楚王殿下本就是隨心所欲之人,所以,有些事情,在他看來,那些該有的束縛,該有的禁錮,統統不起作用。

他要的,隻是自己喜歡而已。

或者,就是因為如此,所有有些事情在別人看來是驚世駭俗的,在他看來卻是根本沒什麽,做起來,才會那般的理所當然。

顏淩的眸子仍就清澈見底,不現半點波瀾,但是那隱在衣衫下的手,似乎下意識的微緊了一下。

但是,卻太細微,根本沒人發現。

顏淩的性格與楚王殿下完全不相同。

顏淩做事太理智,不管是什麽事情,都是麵麵俱到。

比如說他早就吩咐下人,若是楚王殿下來,就直接帶進府的事情,顏淩就是因為知道楚王殿下與秦可兒的關係,所以才都安排好的。

他就是那麽細微入絲的,卻更是理智無私的。

因為,他想的多,想的全麵。

既然早已經知楚王殿下跟秦可兒的關係,他便不會允許自己有任何其它的想法。

但是,楚王殿下這一點,卻是恰恰相處,隻要是他喜歡的,那怕是用搶的,他都要搶回來的,特別是在對待秦可兒的這件事情上。

遠處,一直不曾離開的顏老夫人也看到了這一切。

“老夫人、、”丫頭半天後終於回過神,見老夫人似乎還在發愣,小聲的喊道。

“哎。”顏淩老夫人輕輕的歎了一口氣,“這麽好的一個丫頭,卻便宜了百裏墨那小子。”

那聲音中明顯的帶著幾分不舍,淩兒做事太理智,所以,有些事情就不會太主動,不主動,就錯失了機會。

百裏墨那小子卻是無孔不入。

“老夫人為何這麽說呀?少爺不見的就沒有機會呀,剛剛秦小姐還抱了少爺呢?”那丫頭卻有些不同意,或者為自家主子不甘。

“是呀,那丫頭剛剛是抱了淩兒。”顏老夫人輕輕的呼了一口氣,“那丫頭是一時太高興,是無意之舉,但是,這麽好的一個機會,淩兒卻無半點的反應,甚至,百裏墨來了,淩兒亦沒有任何的表示,淩兒想的太多了,顧慮太多,有些事情便注定會失去。”

她是過來人,又是女人,所以,太明白這一點了。

“但是,我覺的秦小姐好像也不喜歡楚王殿下呀。”那丫頭還是不服。

“是,那丫頭現在是還沒有喜歡上百裏墨,但是,就百裏墨那死纏爛打,無孔不入的架勢,隻怕任誰都抵擋不住,更何況那丫頭現在就已經有些抵擋不住了。”顏老夫人微微搖頭,她看的事情,絕不會錯的。

“百裏墨這小子,什麽時候變的這般爭氣了?”顏老夫人唇角微扯,這讚揚的話當真是特別。

丫頭愣住,有些難以置信的望向老夫人,“這?這死纏爛打也算爭氣?”

老夫人是急糊塗了吧?

“你不懂,有些事情,不看過程,要看結果,爭到手,才是自己的,爭的來,才是自己的幸福。”她活了大半輩子,自然明白,世間之事,皆是如此。

“老夫人,要不你出麵幫幫少爺吧,當年大少奶奶的事情,老夫人可是一出麵,就解決了。”這丫頭倒是真的舍不得秦可兒,因為,她知道,若是秦可兒進了顏府,顏府以後的日子才會開心。

顏老夫人微愣,“不一樣,不一樣,這丫頭跟銘兒不一樣。”微微搖頭,顏老夫人雖然不舍,卻更帶著幾分無奈。

當年,銘兒那丫頭其實是喜歡初兒的,隻是一時間腦子沒轉過彎來,更何況初兒當時的意思也很明確。

但是,現在可兒對淩兒並無半點心思,淩兒也沒有表明態度。

她知道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強的,所以,她能做的隻是點撥,並非強迫。

當年,別人都以為是她強迫了銘名,卻不知道,那事情,本就該那樣的。

楚王殿下帶著秦可兒出了顏府,便直接的上了他剛剛乘坐的馬車,花夙揚原本要跟上去,隻是,卻見楚王殿下一記冷光掃來,隻能恨恨的下了車。

什麽跟什麽樣?

見色忘友,剛剛在那樣的情況下,他可是不離不棄,現在倒好,他就這麽悲慘的被師兄一腳踹開了。

上了馬車,秦可兒原本想要掙開他的懷抱,坐到他的對麵,隻是,他的手卻是明顯的一緊,絲毫都不放鬆,攬著她,讓她現他坐在同一側。

“不是要跟本王解釋嗎?說吧。”低沉的聲音緩緩的傳開,仍就帶著幾分怒意。

雖然剛剛答應與她離開顏府,但是,一想到她剛剛抱顏淩的事情,他心中就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

秦可兒心中輕歎,這個男人呀,今天就真的較了真了。

很顯然,她不跟他解釋清楚,他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