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62節

“秦可兒,你亂說什麽,我什麽時候跟你說過這些?”秦明月有些急了,聽著秦可兒那話中有話的意思,更是害怕,這秦可兒到底想做什麽?

“姐姐昨天晚上跟可兒說的呀,難道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姐姐就都忘記了嗎?”秦可兒的眼睛眨了眨,那無辜的神情任誰都無法懷疑。

秦明月一聽秦可兒說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身子再次下意識的輕顫,一雙眸子也隱過幾分害怕。

昨天晚上,秦可兒那裝扮,那飄動的動作,特別是那‘鬼火’,每一個都足以讓人嚇破膽,她到現在甚至都還沒有完全的回過神來。

而秦明月這下意識的反應落在二姨娘的眼中,那就成了心虛的表現。

更何況,她昨天又知道秦可兒在秦明月的房間。

即便她剛剛有些懷疑,此刻,見著秦明月這樣的反應,也完全的相信了。

她當然不會想到,昨天晚上,就是秦可兒故意的將她引去秦明月的院子,就是為了讓她相信,秦明月把她留在房間,徹夜長談。

“可兒,她還跟你說了什麽?”二姨娘的眸子轉向秦可兒時,掩飾住了其中的陰狠,聲音中帶著幾分哄騙的感覺。

她想知道,秦明月還說了什麽,當然,這話也有著幾分試探的意思。

秦可兒眸子微閃,這二姨娘還真是夠狡猾,麵對這樣的情形,既然沒有太多的懷疑,還是想要進一步的確認,也難怪她能在丞相府中混到今天地位。

幸好,她早有準備。

“姐姐說,說二姨娘有一條鴛鴦戲水的肚兜,繡的很漂亮,白色底子,彩色錦線,搭配的極好,隻是被人搶、、、”秦可兒眉角微蹙,想了想,然後慢慢的說道,不過說到最關鍵的時刻,恰到好處的停了下來。

二姨娘在被秦正森收房前,有一個相好的,以前是在秦明月的娘親的院中做事的,後來秦明月的娘親去世,那男人便轉到了秦明月的院子中。

二姨娘雖然跟了秦正森,甚至掌管著府中的事情,但是,秦正森的女人卻不止她一個,特別是這幾年,秦正森娶的小妾越來越多,一個比一個年輕,一個比一個漂亮,如今秦正森一年都不見的能到她房中一次。

二姨娘也隻是三十幾歲的年紀,有道是,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這個年紀的女人*是最強的,最耐不住寂寞的。

久而久之,二姨娘便又與那男人曖昧來往,因那男人是秦明月院中的,一次偶然的機會便被秦明月巧合碰到了,當時,秦明月還小,才隻有十三歲,又從小沒有了娘親,也沒有人教她這些,所以根本不懂這男女之間的事情,隻是聽著聲音奇怪,便闖了進去。

二姨娘情急之下,拿了那鴛鴦戲水的肚兜遮住,隻是,那男人卻搶過那肚兜,遮了重要部位快速的逃走了。

當然,這件事情,除了秦明月與二姨娘,還有那男人外,其它的人是都不知情的。

而現在秦明月已經長大,肯定也已經懂了這些,知道了當年是怎麽回事了。

至於秦可兒為何知道這件事情,那自然是讓映秋刻意去查了的。

當然,映秋也是動用了寒門的人,映秋說,放眼天下,寒門想要查的事情,就沒有查不到的。

“咳、、”二姨娘的臉色一瞬間變了幾變,生怕秦可兒再說出什麽驚人的話來,被人知道了那事,連連輕咳。

隻是,心中卻是忍不住的害怕,當年,秦明月畢竟還小,她以為秦明月已經忘記了那事,沒有想到秦明月不但記的清楚,還告訴了別人。

這件事情,萬萬不能讓人知道,否則她的一切就都完了。

想到此處,二姨娘那微垂的眸子中多了幾分冰冷的殺意。

“秦可兒,你到底在胡說什麽,我何事跟你說過這些,你簡直是胡說八道。”秦明月更驚的心顫,那事,她是記的,但是,卻絕不會笨的去提,畢竟,二姨娘的存在,並不會威脅到她,也不會傷害到她。

丞相府中,總歸要有一個管事的女人,不是二姨娘也是其它的女人。

與其換一個陌生的人來,還不讓一直是二姨娘,所以,她亦沒有想過用那件事來威脅二姨娘。

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此刻那事竟然會被秦可兒提起,而且秦可兒更是清清楚楚的表明,是她所說。

秦可兒是怎麽知道這件事情的?

二姨娘自己肯定不會說,而當時看到的也隻有她,再沒有別人,那天連丫頭都沒有跟著的,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姐姐,我沒胡說呀,這明明都是姐姐告訴我的,要不然可兒怎麽會知道呢?姐姐昨天晚上還跟可兒說了好多,好多的事情呢,姐姐不會不記的了吧?”秦可兒無辜的眸子望著她,似乎多了幾分委屈。

而秦可兒這翻話,讓二姨娘更加的肯定,定是秦明月說的,因為若是秦明月不說,絕對不會有人知道的。

“我、、我沒說,我怎麽會跟你說這些。”秦明月的身子忍不住的輕顫,是憤怒,更有著害怕,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形,會不會是她在驚嚇過度時說出了什麽不該說的事情。

一時間,因為不太確定,眸子中也快速的隱過那麽一絲的心虛。

若是平時,以秦明月的偽裝的能力自然是掩飾的很好,絕不會讓人看出任何的異樣。

隻是,經過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再加上此刻秦可兒的突然的襲擊,一時間,真的讓她措手不及,慌亂之餘,掩飾的自然就不夠徹底。

二姨娘那可就是火眼金睛,那怕秦明月一絲細微的異樣,都逃不過她的眼睛,看著秦明月一閃而過心虛,唇角微扯,扯動出讓人滯血的狠毒。

看來,還真是秦明月搞的鬼,這個死丫頭,真是該死。

秦明月,我絕不會放過你,那怕有秦老夫人護著,我也絕對讓你好看。

“姐姐明明說了,卻不承認。”秦可兒微微垂了眸,一臉的委屈,那聲音中也是滿滿的懊惱,呆呆愣愣的表達著自己的不滿與冤枉,“姐姐還說了好多,可兒可都記的呢、、”

“你胡說,秦可兒你想做什麽?你是想要挑撥離間吧?想要挑拔我跟二姨娘關係。”秦明月自然也明白了秦可兒的用意,突然站起身,怒聲吼道,此刻的她,也顧不得偽裝平時的溫柔善良了。

“姐姐,我沒有呀,我說的都是實話,明明都是姐姐昨天晚上親口告訴我的呀,你還告訴我,二姨娘跟、、、”秦可兒更加的委屈,一雙無辜的眸子還恰到好處的望了二姨娘一眼。

“好了,都不要再說了。”二姨娘眸子一沉,突然的出聲,冷冷的狠斥,“今天這件事情,至此為止,我也不想追究了,你們都回去吧。”

二姨娘聽著秦可兒那話,自然是暗暗心驚,生怕秦可兒說出什麽。

畢竟,她的事情,秦明月是清楚的,說不定秦明月那個死丫頭都告訴了秦可兒。

秦可兒呆呆笨笨的並不可怕,她隻要好好的安撫,秦可兒定然不會再亂說什麽。

但是秦明月卻不能不防,以秦明月的陰險狠毒,說不定哪一天就真的捅出了她的事情,所以,她要好好的想辦法對付秦明月。

秦可兒看到二姨娘的神情,心中輕笑,看來,今天這計劃真的是順利的很。

她相信,從今天起,二姨娘定會時時的定著秦明月,處處的拿捏著秦明月,以後秦明月自顧不暇,自然也就沒時間,沒心思害她了。

“哼。”秦可兒故意氣鼓鼓的哼了一聲,然後才一臉委屈的轉身,離開。

隻是,轉過身後,那眸子中便隨即漫開滿滿的笑。

以後,就讓她們鬥去吧。相信以後的丞相府更加的熱鬧,秦老夫人的那邊,也該頭疼了。

今天,一下子就解決了幾個麻煩,接下來,她應該可以安靜的過幾天了。

“二姨娘,我真的沒有,你不要聽秦可兒亂說,她、、”秦明月等秦可兒離開,微微走向二姨娘,想要解釋。

“行了,她呆呆笨笨的,能知道什麽,我心中有數。”二姨娘卻是冷冷的打斷了秦明月的話,那話語明顯的別有深意。

更加的讓秦明月心驚。

二姨娘話一說完,根本就不再給秦明月開口的機會,便連連的扶起秦明露,怒聲道,“你們還都傻站著幹嘛,還不快去請大夫,給小姐醫傷。”

好在,露兒臉上的傷看著雖然恐怖,也不是太深,好好的醫治,應該不會留下疤痕,至於耳朵上的傷,以後隻能想辦法用頭發遮掩了。

想到這一切都是秦明月搞的鬼,二姨娘心中的怒火便忍不住的升騰。

她不惹秦明月,處處讓著她,這個死丫頭竟然騎到她頭上來了,以為她好欺負嗎?

秦明月,你等著瞧。

“小姐,你真是太厲害了,這麽一來,二姨娘與二小姐以後肯定會鬥的天翻地覆,自然不會再有人來害小姐了。”映秋見秦可兒出了花園便連連迎了過來,一臉的興奮,一臉的欽佩。

“恩,先讓她們鬥著。”秦可兒淡淡輕笑,這一切,雖然是她的精心設計,不過事情能這般的順利,最重要的還是二姨娘與秦明月看著相處平和,實則早就水火不溶了。

更何況還扯到二姨娘的私秘的事情。

顏府。

“主子,還有一件事情。”剛剛回府的於正稟報完任務後,卻並沒有離開,微微思索了片刻,再次猶豫著開了口。

“恩?”顏淩微微抬,清澈如水的眸子無絲毫的波紋,雖是疑問的話語,卻並不顯太多情緒。

即便明知於正刻意稟報的事情絕非平常之事,他卻仍就平淡的驚人。

或者,對顏淩而言,根本就沒有什麽事情能夠引起的他的異動。

“屬下發現了一件事情、、”於正對自家主子的反應,倒是習以為常,那怕再驚世駭俗的事情,在主子麵前,都驚不起絲毫的波瀾。

隻是這件事情,主子聽了,會不會有其它的反應?

於正的話語微微頓了片刻,才再次說道,“是關於秦可兒小姐的。”

“你去查她?”顏淩的清澈的一眼見底的眸子微抬,雖然仍就平靜的不現波瀾,但是卻是快速的隱過一些什麽。

顏淩的性格,從不會去主動的查別人的事情。

在看他看來,別人的事情隻有兩種可能,一是,他不屑一顧之人,那些人的事情,他根本不屑知道。

二是,與他有些關聯之人,這些人的事情關係到個人秘密,那人若不想讓他知道,他更不會去查。

“沒有,沒有主子的吩咐,屬下怎麽敢去查秦小姐的事情。”雖然顏淩剛剛幾乎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跟在他身邊多年的於正卻是清楚的感覺到剛剛主子那一瞬間的些許的不同,連連的開口解釋。

隻是,一雙眸子卻是微微輕閃,主子對秦小姐好像真的有些不同。

“這次屬下出去辦事,巧合遇到一個多年不見的朋友,知道他住在一個山穀間,屬下去了那山穀,得知秦小姐這三年便一直住在山穀間,那裏的人之所以能夠安逸的生活,全都是秦小姐的功勞,所以,他們都很敬佩秦可兒,不過,據他們所說,這三年間住在山穀中的,不僅僅是秦小姐一人,還有、、、”

於正欲言又止,臉上多了幾分凝重,當他聽到那件事情時,下巴都會驚掉,不知道主子知道了會怎麽樣?

顏淩見他停住,眉頭微動,那清澈的眸子再次抬起,望向了他,第一次對於一件事情有了些許的主動的表示。

“跟小姐一起的,還有一個孩子。”於正見著自家主子那無意識下的細微的動作,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再次說道。

顏淩唇角微抿,不曾說話,隻是眉頭蹙起的深度似乎無意識的明顯了幾分。

以他的性格,有這般的反應,已經足以讓人驚愕。

當然,他可能也已經猜到此刻於正即然這般鄭重的提起,那麽這孩子跟秦可兒定然有很重要的關係。

“山穀中的人都說,那孩子是秦可兒的。”於正再次的呼了一口氣,這才終於說出最最的重點。

一雙眸子直直的盯著自家的主子,細細的觀察著主子的反應。

顏淩的眸子微微一閃,眸子中明顯的隱過了什麽,就如同那清澈見底的泉水中落下了一隻蜻蜓,暈開了淡淡的波紋。

“屬下原本不敢相信,想著那孩子可能是秦小姐收養的,但是最早去山穀的人說,他們是親眼見秦小姐生下孩子的,是一個男孩,所以,那孩子肯定是秦小姐的。”於正驚見自家主子的反應,暗暗吃驚,想了想,再次解釋,這話似乎解釋,又更似強調,卻似乎又帶著幾分提醒。

於正該說的已經說完,顏淩微微斂了眸,唇角輕抿,沒有說話。

於正直直的立在一側,沒有離開,他感覺主子肯定會說點什麽。

“這件事情,不可讓其它人知道。”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道好聽到讓人沉醉的聲音終於緩緩的傳開,隻是,此刻那聲音中似乎多了那麽幾分肅然。

於正微愣,神情一變,明顯的多了幾分驚疑惑,他是想到主子會說些什麽,但是卻萬萬沒有想到主子說的會是這個。

“囑咐山穀中的人,若是再有人問起秦可兒的事情,便讓他們說,山穀中從無此人。”於正還未回過神來,那道好聽的聲音再次傳來,這一次,他那話語,更讓於正驚愕。

主子這意思是要為秦小姐隱瞞所有的事情。

是呀,若是這件事情被人知道了,那秦小姐可就真的麻煩了,未婚生子,那是多麽的驚人的。

那孩子到時候也肯定會受到傷害的,所以,對於主子的做法,他是能夠理解的,但是,主子主動的去做這事,還是讓人驚愕。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