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61節

秦明珠亦連連戴在頭上,還故意的搖了搖腦袋,那簪子微微晃動,亮的刺眼,皇的眼花。

秦可兒的眸子一一掃過她們,目光微轉,便看到映秋的身影站在遠處,若隱若現,唇角慢慢勾起一絲冷笑。

映秋這丫頭速度真是很快,這麽快就完成了她吩咐的事情,既然都準備好了,那這戲也該開始了。

秦可兒手指微動,對著映秋做了一個隻有映秋能看懂的手勢,這是以前在山穀時,秦可兒教給映秋的一些手勢,現在到了京城,卻是時時的能夠用上。

映秋會意,暗暗點頭,略略退遠了幾步。

這邊,秦明珠與秦明露正得意的搖著頭上的簪子,一臉的欣喜,一臉的得意。

“喵喵、、”突然,花叢中驚起了異動,隨著幾聲叫聲,幾隻餓極了的野貓突然便撲了出來。

一時間,眾人紛紛變色,這花園一直有人專門負責管理,怎麽可能會有野貓呢?

而且,還一下子這麽多。

那野貓出現的太突然,速度又快,動作又猛,一時間,有些膽小甚至嚇的尖叫出聲。

“啊,不要。”昨天晚上本就受到了驚嚇的秦明月如今就如同驚弓之鳥,一見這異動,驚的直接的跳了起來。

因著她這驚叫聲,讓氣氛更加的緊張,一時間,花園中的女人都連連躲閃,尖叫,頓時,原本還算安靜的場麵瞬間亂了。

就在眾人驚慌害怕時,卻見那幾隻野貓,直直的撲向了秦明珠與秦明露,絲毫都沒有攻擊其它人的意思。

它們對於秦明珠與秦明露似乎極外的‘喜歡’,紛紛跳到了她們的身上,直撲到了她的頭上,那尖利的爪子快速的抓向她們的頭發。

秦明珠與秦明露驚嚇中自然是連連躲閃,掙紮。微微揮著手亂趕。

隻是,貓的動作可是十分敏捷的,豈是她們一兩下就能趕下來的。

而且,那幾隻貓顯然是餓了幾天的,映秋肯定在它們的身上動了一點手腳,所以,此刻它們根本一點都不怕人,而且如同發了狂一般的直接襲擊。

在她們躲閃時,那些貓攻擊的更加猛烈。

秦明露的頭發被一隻野貓全部的抓開,因為她的躲閃,野貓的爪子在她的臉上狠狠的抓出了幾道血紅的傷痕,一條一條,長長的,滲著血痕,十分的可怕,格外的驚人。

她的耳朵上,脖子上,也都是傷痕,特別是耳朵上,也不知道是被貓咬的還是抓的,似乎缺了一塊,那血止不住的流,觸目驚心的恐怖。

就連那衣衫都淩亂不堪,此刻整個人慘不忍賭。

而秦明珠也好不得哪兒去,此刻披頭散發,一身狼狽,躲閃之間,還摔倒在地上,滾了一身的泥土。

“快,快把它們弄開。”二姨娘徹底的驚住,特別是看到自己的女兒秦明露慘不忍賭,傷痕累累的樣子,更是心疼,心急。

她可就這麽一個女兒呀,她還指望著她的女兒能嫁個好人家,以後她在丞相府中的地位也會更穩固,說不定有一天就能當上丞相夫人了。

如今看著自己的女兒受了傷,怎麽能不急。

護衛聽著驚喊聲趕了過來,隻是那貓的動作太快,也就是那麽一眨間的功夫,便製造了這不可收拾的慘烈,剛剛還花枝招展的兩個美人兒,此刻卻是完全的變的不成人樣了。

一隻貓將秦明珠頭上的簪子抓了下來,這才從她的肩膀上躍下,直攻地上的簪子。

其它的幾隻貓也紛紛的離開了秦明珠,撲向地上的簪子。

秦明露的身上,也發生了同樣的情況,隻見那簪子掉落後,貓便不再攻擊人,直奔簪子。

所以,等到護衛奔上來想要救人時,已經不需要再救了,因為,那幾隻野貓已經離開了她們,換了攻擊的目標。

“這?這到底是怎麽回事?”二姨娘可以掌管丞相府這麽多年,自然不是白混的,一下子便看出了事情的蹊蹺。

“快,奪下那簪子看看是怎麽回事?”眼見著那野貓要將簪子搶走,二姨娘連連下了命令。

幾個護衛這才紛紛攻向那內幾隻貓,奪下了那兩隻簪子。也終於趕走了那幾隻野貓。

此刻,經過這一翻的爭搶,那簪子落在地上,滾上了灰土,再沒有了剛剛的光亮,黯然讓人看都懶的看一眼。

“二姨娘。”一個護衛將撿起的簪子遞到了二姨娘的麵前,一臉的討好。

“這簪子一定有問題,若讓我查出,絕不饒她。”二姨娘一臉的陰狠,特別是看到捂著臉,捂著耳朵直喊痛的女兒。

“二姨娘,奴才進丞相府前,曾在珠寶店當過夥計,奴才對這些,倒是懂的一點,二姨娘讓奴才看看吧。”另一個護衛一臉殷勤的走向前,一臉的討好的奴才像。

“好,那你看看。”二姨娘望向他,想了想,微微點頭,示意護衛將簪子遞了過去。

那護衛接過簪子細細的查看了一翻,眉頭微蹙,一臉的沉重,欲言又止。

“到底是怎麽回事,說吧?”二姨娘見他的樣子,便知定有隱情。

“回二姨娘,這簪子隻是最便宜的地攤貨,也就是那些推著小車的小販會賣的,像這樣的東西,根本不可能擺進店麵,最多也就值一文錢。”護衛猶豫了片刻,慢慢的低語,隻是,說話間一雙眸子下意識的望向站在一側的秦可兒,心中疑惑。

以寒逸塵的富甲天下的財富,三小姐怎麽會戴這種東西呢?

秦可兒微勾的唇角揚起好看的弧度,這護衛倒是真的識貨,她的確是在大街的小攤上買的這兩根簪子,兩根隻用了一文錢,當真是便宜的不能再便宜了。

“什麽?怎麽可能?”秦明露聽到那護衛的話,頓時急了,一個快步奔上前,奪過那簪子,一時間,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此刻她似乎都忘記了自己身上的傷痛了。

這可是秦可兒的東西,怎麽可能隻值一文錢呢?

怎麽可能呢?

那她剛剛搶奪是為了什麽呀?

“你確定?”二姨娘也是一臉的不信,能戴在秦可兒的頭上的,怎麽可能不值錢,寒逸塵都不允許呀,而且,她剛剛明明看著那簪子還挺亮的。

“奴才確定。”那護衛說的一臉的肯定,“奴才在珠寶店中待了三年,所以,對這東西了解的不算少。”

“可是,可是,他剛剛明明很亮的。”秦明珠也忍著痛走向前,一臉的疑惑。

“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這珠子被封了臘,浸了油,所以,從表麵上看起來,的確很亮,但是那亮卻僅僅就是表麵上的,並非簪子本身發出的。”那護衛真的懂的不少,說的仔細,而且準確無誤。

要說,那封臘,浸油的功夫與費用遠遠超過這簪子。

秦可兒唇角的弧度慢慢的加深,如此一來,倒是省的她想辦法去解釋了,真好,這護衛倒是真的幫了她大忙了。

“什麽?”二姨娘的臉色速變,一雙眸子猛然的轉向秦可兒,陰冷中帶著嗜血般的狠絕,難道是這個死丫頭搞的鬼?

隻是,這個死丫頭以前膽子可是小的很呀,而且笨的要死,怎麽可能會懂的那麽多?怎麽可能會想出這樣的辦法來?

雖然她也聽說了秦可兒回來後的幾件事情,但是,她覺的,那是因為寒逸塵,還有國師的幫忙,並非秦可兒的本事。

當然,秦可兒回來後,一直待在靜落軒,她並沒有什麽機會見到秦可兒。

而至於最近發生的幾件事情,在一定的程度上都是保密了的。

慕容青青與慕容傑處死的事情,外人根本就不知道內情,隻是隱約的聽說,是慕容青青要害秦可兒,後來國師出現,救了秦可兒,所以皇上治了慕容青青的罪。

至於為何會處死慕容傑,京城傳言亦是慕容遠與慕容傑犯了欺君之罪,原本應該全家抄斬的,因皇上念舊情,饒過慕容一家,隻處死了慕容傑。

而秦老夫人與秦明月上次所做的事情,也是瞞著府中其它的人的,二姨娘也不知詳情。

所以,二姨娘對現在的秦可兒根本完全的不了解。

隻以後,她還是三年前,那個呆笨愚蠢,任人欺負的秦可兒。

“剛剛那些貓是不是奔著這簪子來的?”二姨娘想起那些貓,臉上更多了幾分狠毒,若真是這個死丫頭搞的鬼,她定不饒她。

那護衛拿起簪子放在鼻間,細細的聞了一下,這才回道,“回二姨娘,這簪子應該事先在魚肚子裏泡過的,帶著很大的魚腥味,貓的嗅覺十分的靈敏,很明顯,那又是幾隻餓了幾天的貓,一聞到這魚腥怎麽可能不撲上來。”

那護衛不但懂的珠寶,而且觀察力還十分的細致,他雖是在跟二姨娘解釋著,卻是說出了秦可兒想要表達的事情,正合秦可兒的心意。

的確是為秦可兒省很多事,而且如此一來,更不會引起二姨娘的懷疑。

“什麽?泡了魚腥的?這是怎麽回事?”二姨娘雖然不相信秦可兒能想出這樣的法子,但是秦可兒身邊有寒逸塵的人,她們可以替秦可兒想辦法的。

“是你搞的鬼?你為什麽要害露兒跟珠兒?”二姨娘一雙眸子死死的盯向秦可兒。

“娘親,好痛,好痛,我會不會毀容呀,我的臉上會不會留疤痕呀,我的耳朵,我的耳朵肯定好不了的。”秦明露哭喊著撲在二姨娘的身上。

“娘親,你一定要為女兒報仇,一定不能放過她。”秦明露哭的委屈,一心想著報仇,隻是,她似乎忘記了,她以前是怎麽欺負秦可兒的,哪一次,秦可兒不是被她們害的傷痕累累,狼狽不堪。

二姨娘的臉色更冷,眸子中的狠意也更是明顯,若真是這樣,不用露兒說,她也絕不會放過秦可兒。

當然,現在最重要的是想辦法讓秦可兒承認,隻要秦可兒承認了,這事就好辦了。

對於一個呆笨愚蠢的秦可兒,她自信還是有的是辦法。

“哎呀,沒有想到,這麽管用呀。”隻是,還不等二姨娘行動,秦可兒的眼睛輕輕的眨了眨,一臉驚呼的出了聲。

聽著她那話語,二姨娘一愣,這死丫頭真是傻到家了,竟然就這麽承認了?

她都還什麽都沒有做呢。

不管怎麽樣,承認了就好,承認了,她就可以明正言順的處置她了。

秦明月眸子驚閃,如今她一看到秦可兒就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忍不住的害怕,今天,她才意識到,秦可兒真的跟以前完全的不同了。

再不是那個呆笨愚蠢的秦可兒了,所以,此刻秦可兒這般的爽快的承認,讓她疑惑,也讓她有些害怕。

“秦可兒、、”既然秦可兒自己承認了,那就怪不得她了,秦可兒做出這樣事情,她掌管丞相府的事情,處置秦可兒,別人也不能說什麽。

說算是寒家也不能挑她的不是。

“姐姐,真的好管用呢,好厲害,這結果跟姐姐說的一模一樣呢。”不等二姨娘的話說完,秦可兒突然一臉天真,一臉純淨的望向秦明月,雙眸帶笑,有著毫不掩飾的欣喜,更有著幾分不曾掩飾的欽佩。

她此刻這般單純的神情,任誰都無法懷疑,似乎你若是懷疑,那便是天大的罪過,自己良心上都過不去。

秦可兒此刻這一句,讓在場的所有的人驚滯。

一時間,眾人甚至有些轉不過彎來,秦可兒這話到底是什麽意思?她是說,這件事情跟秦明月有關?是秦明月的主意?

秦明月一時間更是驚的魂不附體,望向秦可兒時,驚疑中有著幾分難以置信的錯愕,秦可兒這話是什麽意思?是想要誣陷她嗎?

“昨天晚上姐姐說的這法子,本來我還不太相信呢?沒想到,竟然真管用呢,、對了,姐姐給可兒的那簪子真的不值一文錢嗎?”秦可兒睜著一雙無辜到極點的眸子,直直的望著秦明月,聲音中的欽佩更加的明顯。

而且,她那意思還故意說成那簪子是秦明月給她的。

二姨娘的眸子速的轉向了秦明月,那眸子深處的陰狠比起望向秦可兒時,更多了幾分。

似乎狠不得直接的把秦明月給撕裂了。

她就說嘛,以秦可兒那個笨腦子,怎麽會想出這樣的主意害人,原來是秦明月搞的鬼。

想到昨天晚上,她被吵醒去秦明月院子的事情,二姨娘的臉色更加的難看,難不成,秦明月昨天晚上讓秦可兒在她的房間留宿,就是為了給秦可兒出這樣狠毒的主意來害露兒嗎?

現在,秦老夫人明顯的對露兒好了一些,有些場合也開始帶著露出去,就像上次進宮時,秦老夫人也帶了露兒,秦明月肯定是因為妒忌,所以才想法設法的害露兒。

二姨娘當然不會想到呆笨的秦可兒在說慌,在她看來,以秦可兒的愚蠢,根本就編不出這樣的慌言。

“秦可兒,你胡說什麽?”秦明月對上二姨娘那陰險的目光,驚的倒抽了一口氣,雖然在丞相府中,秦老夫人喜歡她,處處護著她,但是,她也不想得罪了二姨娘。

二姨娘的手段,她是最清楚的。

“啊。”秦可兒一臉恍然大悟般的驚呼,“對不起,姐姐,對不起,姐姐交代可兒不要說的,可兒剛剛給忘記了,不小心說漏嘴了,姐姐放心,可兒再也不亂說了,不亂說了,姐姐跟可兒說的其它的事情,可兒絕對不會再告訴別人的。”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