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374節

“我也很喜歡他呀,憑什麽你嫁給他呀?”百裏周周轉眸,望向靈兒,有些不服氣地說道,她是真的也很喜歡他,希望他能夠快點醒來的。

“周周,你比我大,你是姐姐呢。”言兒的眼睛慢慢的彎了起來,望向著周周笑的極為的甜蜜。

“恩,那倒是。”百裏周周抬了抬頭,極為理所當然的應著,她就是比言兒大,她就應該是姐姐。

“周周,你那麽漂亮,那麽活潑,那麽可愛,那麽的聰明,那麽的勇敢。”言兒繼續笑著,那好看的眸子更彎了幾分。

“恩,那倒是真的。”百裏周周的臉更抬起幾分,極為不謙虛,而且極為欣喜的接受著言兒的稱讚,她百裏周周,本來就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

“周周,你是最最優秀的,所以,等你長大了,肯定有很多很多的男孩子喜歡你。”言兒笑的更為甜蜜,那嘴上也如同抹了蜜一般,那話說的那叫一個好聽。

“啊?恩。”百裏周周愣了愣,再次應著,不過對於這件的事情,她其實根本就沒有想過,剛剛說的那話,也是因為言兒那麽說,她不服氣才說的,其實,她對那種事情根本就不懂。

“那周周還要跟我搶他嗎?”言兒的眸子閃了閃,然後伸出小手,指向床上的寒逸塵,有些可憐惜惜地說道。

“放心,不會跟你搶了。”百裏周周被她這般的稱讚了一翻,此刻再看她這般可憐的樣子,連連拍著胸口保證。

此刻,大人們都跟著江老神醫出去了,出去討論寒逸塵的情況,所以,房間裏,就隻有她們幾個小孩子。

古紅靈似乎並沒有聽到他們的談話,一直低著頭,看著自己手中的書,安靜的如同一個靜坐的仙子。

百裏睿的唇角卻是忍不住狠狠的抽了抽,這古婧言就是一隻小狐狸。

“謝謝周周,言兒就知道周周最好了。”古婧言望向百裏周周,笑的一臉燦爛。

“不用客氣。”百裏周周本來極為的開心應著,隻是突然反應過來,意識到有些不對,“古婧言,你、、、你、、、”

“周周答應了可不能再反悔了。”言兒卻是連連開口,打斷了百裏周周的話,好不容讓周周答應了,可不能讓她再反悔,要不然她剛剛說了半天豈不是白說了。

“算了,我百裏周周說話算話,絕不反悔,再說了,他可是我的舅爺爺。”百裏周周微微哼了一聲,隨即一臉豪氣的說道,她的性格本就直爽,所以,即便知道剛剛言兒是故意的,她既然說了,就一定會做到。

“言兒,你幹嘛要嫁給寒逸塵呀,寒逸塵比你大好多的。”坐在一旁的百裏睿終於忍不住了,對於言兒剛剛的這種宣誓,他真是有些不懂呢。

“因為我喜歡他呀。”古婧言的眸子眨了眨,一臉理所當然的回答,她喜歡寒逸塵呀,第一次看到他時,就喜歡他了呀,喜歡一個人不就應該嫁給一個人嗎?

在隻有四歲的古婧言的概念中,喜歡一個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嫁給他,當然,對於四歲的她而言,隻怕還不能理解所謂的嫁的真正的含義。

“呃,言兒,你的喜歡其實、、、、哎,算了,不跟你說了,說了你也不懂。”百裏睿本想開導古婧言,但是覺的她太小,隻怕聽不到,其實吧,他也說不清楚。

娘親說過,喜歡其實有很多種的,所以,喜歡一個人,並一定非要成親的,就像顏叔叔也喜歡娘親一樣。

古紅靈一直坐在椅子上看著她的書,自始至終都沒有抬頭,完全不受他們的影響,似乎並沒有聽到他們的談話。

其實古紅靈並非古羽與秦紅妝的女兒,而是在言兒出生之前的那天晚上,古羽的妹妹從外麵撿回來了,紅妝可憐她,也覺的這是一種緣分,便收她做了女兒,對外宣稱當時生的是雙胞胎。

這件事情可兒他們也是知道的,所以,古羽這幾年更是認定了要讓百裏軒做的女婿,言兒不行,是近親,靈兒肯定行了。

秦可兒總不能反對了吧?

古羽可是時時刻刻的想著把軒兒拐到天南城中,百裏軒那天是百年難遇,不,不,是千年難遇,而且,他生來注定就是王者。

“我出去玩了,言兒,靈兒,你們要不要出去?”百裏周周的性子本來就活潑,好動,讓她這般安靜的等在房間裏,幾乎是不太可能的。

“我不去,我要陪著他。”古婧言的的眸子再次望向床上的寒逸塵,笑的極為的好看。

她覺的他一直這麽躺著好孤單,好孤單,所以她想陪陪他。

就算他聽不到,不能回答她,她覺的,至於不會像現在這樣一個人孤零零的。

“不去算了,我去找大哥去。”百裏周周斜了她一眼,然後自己向外走去。

“周周,我陪你去。”百裏睿見周周要離開,也連連的跟著,他可是時時刻刻的都要保護他的妹妹。

原本一直在靜靜的坐著看書的古紅靈終於抬起了眸子,站起身,拿著手中的書也跟著他們出了房間。

“二哥,走,我們去看看那邊的蛇窩裏還有沒有鳥蛋。”隻是,喊著要去找大哥的百裏周周出了房間後便改變了主意。

百裏睿直接無語,這是一個女孩子該做的事情嗎?挖蛇窩找鳥蛋?!

說真的連他都有些怕那些蛇,但是周周卻一點都不怕,還敢用手去抓。

原本跟在他們身邊的古紅靈聽到他們的對話,停下了腳步,沒有再跟著他們,而是轉了方向,向著另一條小路上走去。

花院一側。

“主子,北周南側,鳳凰城外的蠻族部落,又要蓄謀進攻北洲,這些蠻族部落,一個個都是十分的凶猛,這一次,更是把各個部落的人聚集在了一起,由一個叫做汗達的人帶領,平時,那些小打小鬧的攻擊已經讓防守在鳳凰城的官兵極為的頭疼,若是這一次,他們真的有預謀的大規模的進攻,隻怕很難抵擋,一般的將軍都拿他們沒辦法。”侍衛畢恭畢敬的稟報著,雖然主子現在主要是在管理著蜀宇國的事情,但是北洲的事情,主子也是時刻的留意著,一有風吹草動,都會用最快的速度解決。

這幾年,主子做事,更加的雷厲風行了,隻是這件事情顯然有些棘手,因為蠻族的那些部落真的很難對付,而且也不是一天兩天可以解決的了的,一般人根本沒有那樣的能力。

百裏軒靜靜的聽著,深邃的眸子略沉,並不見太多的情緒,隻是他獨有的王者的氣場已經壓的人透不過氣來,侍衛的身子不由的立的更直,靜等著主子的命令。

“讓段將軍去鳳凰城。”片刻之後,他的唇角微動,聲音不高,卻足以驚天動地,驚心動魄,隻需聲音一起,便可讓萬物肅靜,世人臣服,無人敢違抗,無人敢不從,何謂王者霸氣?何謂強者魄力?正是如此。

“是。”侍衛震撼,主子這樣的安排當真是無懈可擊,北洲也隻有段將軍可以治的了那些蠻族部落。

恰好走到這一處的古紅靈遠遠的望著百裏軒的背影,那一直沒有什麽情緒的臉上微微的淡開了一絲輕笑,不過,她並沒有向前,隻是拿著手中的書坐在了一側的石凳上,繼續的看著她的書。

她知道,他並不太喜歡別人靠近他的身邊,所以,她不會靠太近。

雖然此處離他的距離還有些遠,但是他那強大的氣息,就算在這兒也能夠感覺的到。

寒逸塵的房間裏,言兒看著所有的人都已經離開,便快速的邁著她那雙小腿直接的跑到了床前,然後望著床上的寒逸塵傻笑。

他真的好好看呢,她覺的,除了爹爹,這個世上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看的人了。

真好看。

“你還要睡多久呀?”言兒見他一般這麽的躺著,不動不語,紅唇角微微翹起,“你要一直這麽睡下去,可怎麽娶我呢?”

她覺的,她需要擔心這個問題了,畢竟她剛剛都說了,要嫁給他的呢。

當然,床上的寒逸塵是肯定不會回答她的,因為,寒逸塵根本就聽不到,當然,寒逸塵此刻若是醒了,聽到了她這話,隻怕也能被嚇暈過去了。

“你這麽睡著不累嗎?不熱嗎?不冷嗎?”小言兒沒有聽到他的回答,倒也沒有失望,隻是繼續嘰嘰喳喳的在他的耳邊說著。

“我覺的一直睡覺也不好,其實一直睡覺也很累了的,不如,我扶你起來坐一會吧。”小言兒的眸子閃了閃,突然略帶興奮地說道。

小言兒向來都是行動派的,隻要想到的事情,那立刻就去做,所以想到這個問題後,她便快速的爬到了床上,一隻小手伸到了寒逸塵的脖子下麵,想要把寒逸塵扶起來。

隻是,她那力氣,怎麽可能把寒逸塵扶的起來,累了個半死,小臉漲的通紅,寒逸塵還是一動都不能動。

“呼,呼,呼,累死我了,累死我了。”小言兒累的氣喘噓噓,實在沒有力氣了,最後想要盡全力的再拚一次,結果,沒有把寒逸塵扶起來,她自己反而累倒在了床上。

“咦,這枕頭好舒服呢。”言兒的頭剛好躺在了寒逸塵枕的枕頭上,頓時感覺到一陣清涼,十分的舒服。

向來好奇心極重的她,快速的翻了個身,開始研究著寒逸塵的枕頭。

“恩,真舒服,看來這玉不錯。”身為天南城的小公主,自然是懂的這些的,不過,她此刻那熬有其事的樣子的確有些好笑。

“咦,這兒怎麽有一個小洞呀。”言兒摸著玉枕的手突然停了下來,微微低聲驚呼,然後探身過去,果然看到枕頭上有一個小洞,那個洞很小,她的手指頭剛好可以伸了進去。

好奇心極重的她,想都沒想,便把手指頭伸了進去,“咦,這裏麵好像有東西呢?”

她好像發現了新大陸般的,努力的想把那裏麵的東西挖出來,隻是洞又小又深,根本挖不出來。

言兒的眸子閃了閃,然後用力把玉枕從寒逸塵的下麵拉了出來,然後將玉枕反轉,這才將裏麵的東西倒了出來。

“哎呀,是一顆糖呢。”言兒看到倒出來的東西,眼笑眉開,興奮的拿出那顆她以為的糖,便要放進嘴裏。因為,這真的跟爹爹平進給她吃的糖是一模一樣的。

隻是,剛放在嘴邊,突然想起了寒逸塵,眸子微轉,望向寒逸塵,有些歉意地說道,“我一個人吃掉好像不太好,要不,我們一人一半吧。”

言兒如此說著,便也開始這麽做了,拿起手中的小顆粒,自己先咬了一半,然後把另一半放進了寒逸塵嘴裏。

那糖入口便化了,直接的進入腹中。

其實,那並不是什麽糖,而是當年魅虞沒有找到的那顆毒藥,當時,剛好是掉在了寒逸塵的玉枕的小洞中,隻是沒有人發現。

而下人每次為寒逸塵整理床鋪時,也從來不會把玉枕反轉過來,都是畢恭畢敬的把玉枕先擺放在好了,畢竟誰都知道那玉枕有多麽的珍貴,不敢有任何的閃失。

玉枕又不用清洗,隻是略略的擦一下便可以了。

所以,五年的時間,並沒有人發現那顆藥。

偏偏今天就被言兒發現了,而且就這麽一人分一半的吃了下去。

對,這是毒藥,不過,一個一半,毒性已經明顯的減少,而且,古羽對這個女兒可是疼愛的很,所以,從小就給言兒服下了百毒不侵的丹藥,所以這毒傷害不到她。

這些年,江老神醫也是為寒逸塵服下了很多的靈丹妙藥,所以,這毒自然也傷害不到寒逸塵的身體了。

畢竟,這藥並不是真正的毒人的,而是有它另一個功能。

“不怎麽甜,沒有爹爹弄的糖好吃。”古言輕輕的砸砸嘴,對於這糖的味道並不是太滿意。

“你覺的呢?”隨後,她又下意識的問著寒逸塵。

不過,她並沒有指望得到寒逸塵的回答,畢竟寒逸塵都沒有醒呢。

隻是,她的眸子還是望向了寒逸塵,隨後,她便看到寒逸塵的眼睛已經睜開了,而且正在望著她。

“你?你?你醒了來?”言兒嚇了一跳,一時間話都說不順溜了,他怎麽會突然的醒了,而且還這麽看著她?

“你是誰?”寒逸塵望著自己床上的小女孩,眉頭微動,低聲問道,一時間,隻感覺到心中有些怪怪的。

這個小女孩為何會出現在自己的床上?

他很確定,他不認識她,以前絕對沒有見過她。

這兒應該是蜀宇國的皇宮,能夠進皇宮的人不多,而能夠爬到他的床上的,更是不可能有、

按著他一慣的脾氣,應該是直接的把拎下床去的,但是不知道為何,他沒有那麽做。

“我?”言兒愣了愣,終於算是回過了神來,連聲回道,“我是古婧言。”

“你姓古?”寒逸塵的眸子微微的輕蹙,天下姓古的人可不多。

“是呀,我姓古,因為我爹爹姓古,我爹爹是古羽。”小言兒聽到他的話,十分開心的回答,可能是此刻看到他終於醒來了,心中也是十分的高興。

“你是古羽的女兒?古羽竟然有個女兒?那秦紅妝知道嗎?”寒逸塵聽到她的話明顯的一驚,他知道秦紅妝是喜歡古羽的,但是古羽竟然已經有了這麽大的一個女兒了?

“當然知道了,秦紅妝是我娘親,怎麽可能會不知道?”小言兒的眸子輕閃,小小的臉上帶著些許的不解,他怎麽會問這麽奇怪的問題呀?

“咳、、、”寒逸塵直接的被自己的口水嗆道,“你說什麽?你說你是古羽跟秦紅妝的女兒?親生的?”

“是呀,當然是親生的。”言兒更加的迷惑不解,他的問題真是越來越奇怪了。

“你幾歲了?”寒逸塵突然直起身,急聲問題,此刻他的臉上也明顯的多幾分驚愕。

“我四歲了。”言兒輕快的回道,這個問題倒還算正常,話語微頓了一下,再次補充道,“我現在是小了點,不過我很快就能長大了,等我長大後就可以嫁給你了。”

寒逸塵聽到她這話,眉頭輕蹙,眸子下意識的便直直的望向她,不知道為何,看著這個小女孩,他的心中總是怪怪的。

不過,他隨即想到另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忍不住的驚問道,“我睡了多久了?”

他這到底是睡了多久了?秦紅妝的女兒竟然都四歲了。

“恩?不知道呀,反正我每次見你,你都在睡的。”小言兒想了想,然後極為認真的回答。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