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351節

秦可兒此刻的心中基本上已經確定了,所以,便都如實的告訴他,若非有把握,她斷然不敢拿這樣的事情跟他開玩笑的,畢竟,她太清楚,這給了人希望,隨後得到的卻是絕望的答案後是多麽的沉痛。

“你見過?你說你見過母親?什麽時候見的?在哪兒見的?你怎麽可能會見過她?”百裏墨聽到秦可兒這話更是徹底的驚住,雖然他想到她剛剛那麽說肯定是有原因的。

卻也萬萬沒有想到,這原因竟然是這般的驚人。

可兒竟然見過母親?這怎麽可能?

此刻的百裏墨再沒有了平時的冷靜,此刻的他已經完全的失了態。

那可是他的母親呀。

聽他一下子問出這麽多的問題,秦可兒自然明白他此刻的急切,唇角微動,再次快速的說道,“在我們成親之前,那時候,你還不記的我們當年在山穀中發生的那件事情,我害怕你發現了,發現了軒兒的存在,所以,便想要帶著軒兒偷偷的出城、、、、”

說到此處,秦可兒的話語微微的頓了頓,她知道,若是讓他知道了這件事情,隻怕會生氣。

畢竟,那時候,他雖然還沒有記起山穀間的事情,但是他們卻是已經定了親的,她竟然要帶著他的兒子偷溜,他豈會不生氣。

“恩,我能想的到,這樣的事情也隻有你做的出來。”果然,百裏墨聽到她的話後,眸子微閃了一下,隨即略帶沉悶的應著,沒有想到,這個女人,那個時候就想要帶著她的兒子逃走。

“然後呢?”好在,此刻的百裏墨也沒有心思跟她算這舊帳,再次的追問道。

“然後,母親攔住了我。”秦可兒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想到當時的情形,還有些驚噓,“她說,若我敢帶著軒兒離開,她便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

“你的意思是說,她知道所有的事情?”百裏墨的身子猛然的僵滯,一雙眸子也下意識的圓睜,那低沉的聲音中滿滿的都是驚愕。

怎麽可能?這怎麽可能?

連他都不記的當年的事情,他的母親是怎麽會知道的?

“是,她知道,確切的說,當年的事情可能跟她有些關係,比如你失去記憶的事情。”秦可兒想到自己的娘親中的了那種毒,又想到莊妃是索羅門的聖女,所以,她覺的當年極有可能是莊妃給百裏墨下了那種可以讓百裏墨暫時的忘記那件事情的噬情毒。

至於原因,秦可兒雖然不太清楚,但是也明白,莊妃定然是為了百裏墨好的。

畢竟,放眼天下,沒有一個母親會害自己的兒女的。

“這?這怎麽可能?”百裏墨的眸子越睜越大,更是驚的無法形容,“她若是連這件事情都知道,那麽,我身邊的所有的事情她定然就更清楚了,如此說來,她豈不是一直都陪在我的身邊?”

百裏墨驚愕之中卻突然的想到了更為重要的一件事情。

“恩,應該是的,你還記的你是什麽時候開始恢複了記憶,記起當年山穀中的事情的嗎?”秦可兒微微點頭,這一點,她非常的確定,莊妃雖然沒有跟百裏墨相認,但是,卻肯定是時時刻刻的在關注著百裏墨的。

百裏墨的眉頭微微的蹙起,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凝重,眸光突然一閃,低聲驚呼,“那次在船上,我突然的發狂,當時腦中好像就一直閃著一些片段,隻是一時間不能完全的抓住,沒有完全的記起來,不過,我覺的,應該是從那一次開始,我的記憶慢慢恢複的。”

“恩,那就不會錯了,因為剛好就是在那個時候,江老爺子研製出了可以解噬情毒的解藥,幫我的娘親解了毒,而當時莊妃娘娘也要了一顆解藥,那顆解藥肯定是給你的,但是我不明白,她是用什麽法子神不知鬼不覺的把解藥給你服下去的?”秦可兒聽到他如此說,便更加的肯定的了,那時間是完全的吻合的。

所有的一切,也都對上號了。

如此以來,那人就肯定是他的母親了。

聽到秦可兒的話,百裏墨完全的怔住,是呀,母親是怎麽把解藥給他服下的?

他竟然一點都沒有發現異樣?

而且這麽多年,母親一直都陪在他的身邊,但是他卻絲毫都沒有發覺。

百裏墨的眸子微微的眯起,明顯的多了幾分凝思,仔細的想著,當時有何異常之處,當時,他可曾服下去其它的什麽東西。

但是,他卻發現自己竟然想不出任何的異常來。

母親到底是怎麽把解藥給他服下的呢?

“可是,母親既然還活著,而且還一般的陪在我的身邊,為何卻不與我相認呢?”百裏墨問出心中的另一個疑惑,他知道母親是非常的愛他的,既然母親沒有死,為何不跟他相認的。

“墨,有一件事情,我想我要先跟你說一下,希望你可以有心理準備。”秦可兒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想到她所見的到莊妃的樣子,眸子微沉。

“什麽事情?”百裏墨聽到她的話,再看到她此刻的神情,一時間更是驚的倒抽了一口氣。

“我當時每次與母親相見時,母親都是全身包裹的嚴嚴密密,除了眼睛,再沒有其它的地方露在外麵,而且她說話的聲音極為的嘶啞,也極為的困難,所以母親雖然還活著,但是全身卻是嚴重的被燒傷,傷勢可能非常的嚴重。”雖然知道這樣的事情,對百裏墨而言太過沉重,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自然是瞞不住的。

她現在隻希望,百裏墨能夠多少的有些心理準備。

果然,秦可兒感覺到百裏墨的身子明顯的僵滯,後背猛然的挺直,一雙眸子中也明顯的多了幾分沉重的傷痛。

“我覺的,她這麽多年不與你相認,這應該也是其中的一個原因。”秦可兒的手緊緊的扣住他的手,一雙眸子直直的望著他,柔聲說道,“她就是不想讓你看到她的樣子傷心,難過。”

“可兒,我是不是很該死,母親這麽多年一直陪在我的身邊,我竟然沒有任何的發覺,我竟然一點都不知道,母親這麽多年,一定默默地的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但是我卻什麽都沒有為她做過。”百裏墨與秦可兒扣著的手,突然的用力一帶,將她直接的帶入了懷中,然後緊緊的抱住了她,將他的下巴壓在她的肩膀上,喃喃的低語中帶著太多的自責與傷痛。

“她若不想讓你知道,你又如何能知道,但是,有一點,卻是無須質疑的,那就是她是愛你的,而你也是一樣的愛她的,她能夠這般默默地的陪伴在你的身邊,已經是她最幸福,最滿足的事情。”秦可兒的手輕輕的環住他,心再次不斷的揪起,痛的有些呼不過氣來。

向來天不怕地不怕,天塌下來,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向來呼風喚雨的百裏墨,此刻卻是傷心的如同一個無助的孩子。

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百裏墨,讓她真的好心痛,好心痛。

生在皇室的他,從小便生活在陰謀詭計中,就連他的親生父親,都在時時刻刻的算計著他,當時,唯一真正的,毫無條件的愛著他,就隻有他的母親了。

但是,他的母親卻突然被燒死,他從此失去了那份獨有的偉大的愛,那時候,他才隻有五歲。

這樣的他,怎麽不讓人心疼。

“可兒,我要找到她,我一定要找到她。”百裏墨聽到她的話,微微的直起身子,聲音中突然的多了幾分異樣的堅定,他一定要找到母親。

“我們一定能夠找到她的。”秦可兒望著他,緩緩的點頭,聲音亦是格外的堅定。

隻是,想到當年莊妃拿到噬情毒的解藥離開後,便再也沒有出現過,甚至都沒有再來看過軒兒,秦可兒的心中微微的一沉。

她是害怕百裏墨服下了解藥記起了當年的事情,怕百裏墨發現了她,所以才離開的嗎?

但是,她那麽的愛百裏墨,那麽的愛軒兒,又怎麽舍的離開呢?

而且還是消失的這麽的徹底,會不會是發生了什麽事情?

但是,此刻秦可兒卻沒有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訴百裏墨,不管怎麽樣,先把人找到了再說吧。

以百裏墨的能力,若真的要找,想要找到莊妃應該不是太難的事情。

“好,我們馬上去找。”百裏墨此刻顯然是半刻都等不得了,一想到母親這麽多年默默地的付出,想到母親身上的傷,他再也不能等了。

說話間,他已經快速的抱起秦可兒,飛快的出了山穀。

“皇上。”山穀外,追魂已經等在了外麵,對於莊妃的事情,追魂是最清楚的,所以,當宴會結束後,看到主子帶著皇後娘娘離開,便想到定然是來到了這兒,便快速的趕過來了。

隻是,這山穀除了主子,其它的人根本就進不去,所以,他便隻能等在這兒。

“放下你手中所有的事情,調動你所有的可以調動的力量,去尋找朕的母妃,不管用什麽辦法,一定要找到。”百裏墨看到站在山穀外的追魂,停了下來,眸子微閃,沉聲吩咐著。

這件事情,他不能太過張揚的去找,因為,母親這麽多年,不原意出現,甚至都不想跟他相認,自然是不希望其它的人知道她還活著。

更何況,若是太過張揚的去找,隻怕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皇上說什麽?找,找什麽人?”縱是冷靜沉穩,對於百裏墨的命令向來都不會有任何的質疑的追魂,此刻也驚的目瞪口呆,找皇上的母妃?

皇上的母妃那不就是莊妃娘娘嗎?

莊妃娘娘不是已經死了嗎?不是在二十幾年前就已經燒死了嗎?

先前的那個女人明顯的是假的呀。

難道說,還有其它的情況?

“母妃當年全身被燒傷,離開了皇宮。”百裏墨自然明白追魂此刻的驚愕,當他聽到可兒說起這個消息時,他可是比追魂更為驚訝。

此刻他撿最最重點的解釋了一下,之所以說起母親被燒傷的事情就是為了讓追魂更快的找到母親。

“是,屬下明白了。”追魂是聰明人,一聽便完全的明白,隨即恭敬的應著,再沒有半點的置疑了,雖然此刻的他心中仍就有著太多的疑惑不解。

“若是母妃知道我在找她,她會不會自己出現。”百裏墨見追魂離開後,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喃喃的低語道。

這麽多年,母親其實一直陪在他的身邊,隻是沒有與他相認,如今,

他已經知道了一切,若是母親知道他在找她,會自己出現嗎?

秦可兒的眸子輕閃,按理說,若是莊妃知道了百裏墨知道了她還活著的事情,而且還已經下令去找她,應該是會出現的。

畢竟現在先皇跟淑妃都已經死了,莊妃其實不應該再有太多的顧慮的。

但是,接下來,追魂調動了所有的力量,整整的找了兩天,竟然一點的消息都沒有,而且,莊妃更是沒有自己出現。

秦可兒覺的事情可能會有變動。

“可兒,你說母親會不會出了什麽事情?”百裏墨此刻更是一臉的凝重,眸子中也是掩飾不住的擔心。

以追魂的能力,沒有理由找不到呀。

“不會的,不會的,可能母親隻是離開了京城,住到了一處極為偏僻的地方,追魂還沒有找過去,畢竟天下那麽大,兩天的時間,是絕不可能搜遍的,而母親肯定還不知道你在找她。”雖然秦可兒的心中也是擔心的,但是卻還是極力的安慰著百裏墨。

因為,她太清楚,若是這個時候莊妃真的出了什麽事情,那對百裏墨絕對是一個沉重而絕望的打擊。

“是這樣嗎?會是這樣的嗎?”百裏墨轉眸,望向她,喃喃的低語,略顯低啞的聲音中明顯的帶著幾分害怕,他真的害怕,真的害怕母親會又出了什麽意外。

“放心吧,一定會找到母親的。”秦可兒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緊緊的握著他的手,輕聲安慰著。

隻是,此刻她的心中也是十分的擔心的。

“皇上,皇後娘娘,江老神醫讓皇後娘娘回一趟楚王府。”恰在此時,飛鷹突然出現,急聲的稟報道。

“出了什麽事了嗎?是寒逸塵出事了嗎?”秦可兒看到飛鷹一臉的著急,再聽到他說是江老爺子讓她回去,頓時驚住,不會是寒逸塵出了什麽事吧?

“飛鷹也太清楚,江老神醫隻讓飛鷹來告訴皇後娘娘,不過,當時,江老神醫的神色似乎不太好,十分的沉重,而且似乎還有些緊張。”飛鷹愣了愣,再次小聲的解釋著。

秦可兒的心猛然的一沉,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連聲說道,“好,我馬上回去。”

能夠讓江老爺子沉重,緊張的,事情隻怕真的很嚴重了。

“可兒,我陪你一起回去。”百裏墨自然也想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雖然此刻,他正擔心著母親的事情,卻也快速的攬住了秦可兒。

他真的不希望寒逸塵再出什麽事。

百裏墨帶著秦可兒快速的趕回了楚王府,直接的去了寒逸塵現在所住的房間,看到正立在房間裏,一臉凝重的江老神醫時,秦可兒隻感覺到自己的心瞬間的更沉了幾分。

一下子似乎跌落到了冰窟中,冰的驚人。

“師傅,發生什麽事了嗎?”秦可兒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穩住神,盡量的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但是那聲音卻還是帶著幾分控製不住的輕顫。

“可兒,你來了。”江老神醫抬眸,望向秦可兒,唇角微動,聲音低沉,略顯沉重。

“恩,寒逸塵他?”秦可兒輕聲應著,已經快速的進了房間,走到了寒逸塵的床前,看到臉色慘白到不見半點的血色,直直的躺在床上,沒有了半點的生命的跡象的寒逸塵。

秦可兒的身子不斷的繃緊著,不要,千萬不要。

寒逸塵千萬不要有事呀。

寒逸塵千萬不能死,千萬不能死。

但是,此刻寒逸塵的樣子真的讓她好害怕,好害怕,她的手微微的伸出,顯然是想要去確認著什麽的。

但是,手伸出,卻是顫抖的不成樣子,一時間,竟然不敢再向前。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