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349節

因為,台上的那女人顯然是將所有的角度與方位都設計的恰到好處的。

秦可兒的心中暗暗冷笑,那個女人的心計可真夠深的,隻是,那個女人跟百裏墨到底是什麽關係?

此刻,她的麵紗滑落,眼睛上的道具也已經掉了下來,秦可兒看著她的容貌不難猜出她的年紀,應該也就是二十歲左右的樣子。

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女人,絕非百裏墨的親人,那麽會是?

而剛剛那個女人望向她時,眸子中的得意,分明就有著一種別樣的炫耀的,那種炫耀是再明顯不過的意思。

秦可兒的眸子再次的轉回到百裏墨的身上,看到他的眸子仍就是站著台上的女子的,秦可兒眸子微斂,若是此刻百裏墨真的衝上台去,去對那女人做什麽,那麽,這位女人隻怕就更加的得意了。

若是平時,以她對百裏墨的了解,自然不會多想什麽,但是現在的百裏墨顯然是異常的,甚至是有些失常的,所以,她也不確定,接下來,百裏墨會做出什麽事情。

當然,秦可兒這所有的思緒,也就是那麽一瞬間的事情,就是百裏墨抽回了自己的手的那一瞬間的事情。

看著身形欲動的百裏墨,秦可兒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百裏墨與那個女人?!

隻是接下來,讓秦可兒意外的是,百裏墨並沒有起身,更沒有向前。

甚至剛剛抽回的手,再次的輕輕的環上了她的腰,將她緊緊的攬入了懷中,原本一直望著那台上的女子的眸子也移了回來,望向她時,柔柔一笑,瞬間的恢複了平時的柔情。

似乎剛剛什麽都沒有發生過。

秦可兒愣住,對於這突然的變化,竟也有些回不過神來,若不剛剛她看的太清楚,她會以為剛剛的一切都是幻覺呢。

舞台上微斂著眸子,靜靜的等待著的女子見百裏墨沒有她預期中的動作,微微的愣住,忍不住的的轉眸,再次的向著百裏墨望了過來。

然後,便看到百裏墨正柔情款款的望著秦可兒,已經完全的把她無視,那神情仿若不曾看到過她。

更不要說因為她而產生的異常與舉動了。

女子眸子中的得意已經完全的消失,既便此刻她再極力的偽裝著,臉上仍就忍不住的顯出幾分錯愕來,怎麽可能?這怎麽可能?

他怎麽可能在聽到她唱出這首歌,再看到她的容貌時,沒有一點的反應,怎麽可能?

她精心準備了這麽久,苦心訓練了這麽久,為的就是這一刻,怎麽可能會是這樣的結局?

不,她無法相信,更加的不能接受。

一直護在百裏墨身邊的追魂看到主子的反應,明顯的愣了一下,不過眸子隨即多了幾分了解。

是,這首歌的確是當年的那首歌,這張臉,的確也是一模一樣的,但是,這終究不是那個人。

主子畢竟是冷靜的,以前,不曾見到真人時,因為心中懷疑才會去追查,如今一旦看到了這人,便明白了,她不是主子要找的那個人,那麽,以主子的性格,自然不會再多看她一眼。

剛剛主子的異常,以及差點的失態,隻是因為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一時間,對主子的衝擊可能太大了些,當然,那一切的反應正是因為主子還沒有明確一切。

明確之後,自然就不會再受影響了。

那些朝中的元老看到百裏墨的反應後,一個個也是不由的驚住,雖然他們也都知道,眼前的這個女子不會是當年的那個人,但是,這幾乎一模一樣的歌聲,幾乎一模一樣的容貌。

他們的皇上竟然能夠視無不見,沒有半點的異常的反應,甚至都不再多看一眼?!

是他們的皇上太過無情,還是他們的皇上太過明智,答案不用懷疑,自然是後者了。

世上長的像的倒也可能,隻是,唱著同樣的歌,這般刻意的出麵的在皇上的麵前,肯定就有問題了。

但是,一般的人,遇到這樣的情況,縱是不會失態,也絕不會像皇上這般的冷漠,不得不說,他們的皇上的心思,當真是無人能懂。

“恩。”舞台上的那女子,見百裏墨一直沒有任何的反應,甚至再也不看她一眼,扶著腳的手,刻意用力的壓了壓,忍不住輕吟出聲。

她的腳剛剛是真的扭傷了,所以,這麽用力的一按,是真的痛的,剛剛為了逼真,也為了完全的吸引住百裏墨,她不惜用了苦肉計,所以,她不相信,事情會是這樣的結局。

她覺的此刻自己的低吟聲,肯定能夠再次的引起百裏墨的注意,將百裏墨的目光再次的吸引到她的身上來。

果然,在她低吟之後,她成功的看到百裏墨的眸子再次的轉動,向著她望了過來。

一時間,她的心中多了幾分欣喜,一顆心也跳的飛快,雀躍中有著幾分激動。

當然,心底深處,更有著幾分得意,她就知道,他不可能真的無視她,絕對不可能的。

隻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時,此刻,百裏墨望向她的眸子時,沒有半占的異樣的情感,隻有那冰到讓人刺骨的冰冷,更有著一股毫不掩飾的危險的殺意。

而即便是這般冰冷刺骨,殘忍無情的目光,也並沒有在她的身上停留太久,也隻是那麽冷冷的,快速的掃過了她一眼,然後便望向了在坐的一位大臣。

“大殿之上,擾亂秩序,該如何的處置?”百裏墨的唇角微動,一字一字的話語緩緩的吐出,如冰錐般直直的射出,一時間齊齊的射向那女子,讓她瞬間冰到僵滯。

那女人的臉色速變,一雙眸子忍不住的下意識的圓睜,明顯的多了幾分難以置信的錯愕,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耳朵,不相信,他竟然說出這般殘忍無情的話,不相信他會這般殘忍的對她。

不管怎麽樣,單單是她的這張臉,他也不可能會是這樣的反應呀。

就到底是怎麽回事?到底是哪兒出了錯?

“回皇上,依律當杖責五十。”那被百裏墨的眸子掃過的大臣,驚顫顫的站起身,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略帶小心地說道。

這位大臣也是元老級的,也認的這張臉。

說話間,他的一雙眸子還忍不住的望向台上的女子的那張臉,他覺的,單單是這張臉,皇上就不可能真的處置這位女子。

“來人,拖下去。”隻是,那位大臣還沒有完全的回過神來,百裏墨那冰冷刺骨的聲音再次的傳開,這一次,更是毫不猶豫的冷酷與狠絕。

“皇上,她?”那位大臣驚的倒抽了一口氣,忍不住的驚呼。

其它的在坐的幾位老臣也都是紛紛的驚住,望向百裏墨的眸子中都是滿滿的驚愕。

麵對著這張一模一樣的臉,皇上真的狠的下心?

縱然不是那個人,但是,如此之像,總會讓人心中自覺不自覺的多出幾分特別來,更何況,如此之像,說不定真的與當年之人有什麽關係。

或者與皇上有著什麽關係,皇上竟然能夠這般麵無表情的下了這般殘忍的命令。

杖責五十,縱是一般的男子都會被打個半死,更何況,此刻這麽一位柔弱女子,五十下打了下去,就算小命能保住,隻怕也隻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弄不好就落下殘疾,像剛剛那般的跳舞,肯定是不可能了。

所以,不得不說,這樣的處置實在是殘忍了一點。

“你,你要打我?你真的要打我?”那舞台上的女人此刻更是驚的目瞪口呆,一雙眸子直直地望著百裏墨,越睜越大,眸子中的錯愕也越來越明顯。

自知可能?他怎麽可能這麽殘忍的對她?

杖責五十,是想要了她的命嗎?

秦可兒的眉頭忍不住的蹙起,一雙眸子轉向那女子,眸子深處不由的多了幾分疑惑。

聽這女子的語氣似乎覺的百裏墨不可能處置她,似乎應該對她是特別的,是不一樣的。

可是,百裏墨為什麽要對她特別,為什麽要對她不一樣?

她是憑什麽會這麽認為的?

而事實證明,百裏墨對她並無半點的憐惜之意,反而較之常人更殘忍了幾分。

剛剛聽那大臣的語氣,似乎也覺的百裏墨不應該處置這女子。

她到底是誰?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一時間,秦可兒真的有些想不通是怎麽回事了。

不過,有一點,她可以確定,那就是,百裏墨極有可能是認識這個女人的,要不然,先前百裏墨也不會有那麽奇怪的反應。

而且,可能還不僅僅是一般的認識,畢竟若是一般的關係,這個女人也剛剛斷然不會這般的自信。

而此刻,百裏墨的眸子卻是已經轉向了她,不再望那女子,對於那女子難以置信的驚呼聲,更是視若不聞,沒有半點的異樣的反應。

秦可兒的眸子下意識的輕閃,突然感覺這件事情更加的奇怪,她知道,裏麵肯定有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可兒不必多想,宴會之後,我會告訴你事情的真相。”百裏墨攬在她腰上的手,微微的緊了緊,唇角微揚,聲音瞬間的變成的輕柔,眸子中更是滿滿的柔情,再沒有剛剛望向那女人時的冰冷與危險。

眾人看著百裏墨這瞬間之中的神情的變化,一個個紛紛的愣住,這人變臉也太快了吧?

不是,同樣都是美人,按理說,舞台之上的那位女子也不輸皇後多少,而且應該說是各有風韻,為何待遇竟然差別這麽大呢。

這皇上天天麵對著同一個女人,難道都不膩的嗎?

這柔情真真能醉死人的。

“好。”秦可兒聽到他的話,輕輕一笑,並沒有再多說什麽,隻是柔聲應著。

舞台上的女子更是完全的呆住,這一刻她清楚的知道,百裏墨不是裝的,而是真正的對她殘忍,因為,百裏墨的眼中,就隻有秦可兒這一個女人。

其它的任何一個女人,都真的進入不了百裏墨的眼,那怕她有著一張這樣的臉。

看來,還是太過高估了這張臉對百裏墨的影響力。

或者,當百裏墨一旦確定是她不是那個人後,縱是長的再像,都沒有任何的作用了。

侍衛此刻也有些迷糊,畢竟剛剛大臣的反應,還是這個女人的話,都讓人感覺到奇怪,所以,此刻侍衛站著沒有動,顯然是在等待著皇上再次的下命令。

可是,皇上此刻卻似乎已經忘記了剛剛的事情,似乎忘記了這個女人的存在一樣,沒有再下命令,也沒有其它的指使,那這到底是應該打呢,還是不打呢?

“還站著幹嘛,沒有聽到皇上的命令嗎?”追魂畢竟是跟在百裏墨身邊的,也是最清楚這件事情的,所以自然明白主子的心思,主子此刻明顯的是多說一句話,都嫌多餘的。

但是,剛剛處置的命令竟然已經下了,自然也不會再改變了。

“是。”侍衛聽到追魂的話,終於有了正確的方向,快速的向前,帶著那女子便向外走去。

那女子剛剛扭傷了腳,此刻被他這麽一拉,自然碰到了傷口,一時間痛的冷汗直流。

“啊。”這一次,她是真正的痛的受不了,痛呼出聲,不再像剛剛那次裝出來的。

這般的痛呼出聲後,那女子還是忍不住的,再次的向著百裏墨望去,希望此刻她這般的痛呼聲,能夠多多少少的引起百裏墨的一點的反應來。

但是,讓她失望的是,百裏墨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到那聲音,眸子都沒有轉動一下,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更不要說是其它的反應了。

那女人終於完全的死了心,終於意識到,自己的這步棋完全的走錯了,完全的成了廢棋,那麽接下來的計劃,自然也就不能再順利的進行了。

她的眸子一直望著百裏墨,有著難以置信,有著幾分不甘,卻更有著幾分絕望,她倒希望,這五十的大板可以直接的打死她。

否則,她若沒有完成任務,就這麽的回去了,那下場隻怕更慘。

直到她完全的被侍衛帶出了大殿,百裏墨都沒有再看她一眼,女子慢慢的閉起了眸子,臉色黯然,麵如死灰。

那個女人被拖下去後,眾人見百裏墨沒有任何的其它的反應,自然也不敢多說什麽,宴會繼續,隻是此刻大殿之上的氣氛明顯的變的壓抑,沉悶。

原本就有些小心謹慎的眾人,此刻更是一句話都不敢多說,生怕自己說錯了什麽話,惹怒了皇上。

歌舞也停了下來,畢竟,剛剛發生了那樣的事情,誰還敢再上台表演,更何況,大家心中也都擔心,剛剛那女人的事情,會連累到他們。

“稟報皇上,杖責完畢。”沒過多久,侍衛便轉了回來,恭敬的稟報道。

“恩。”百裏墨輕輕的應了一聲,便沒有了其它的話語。

“既然已經懲罰過了,她犯的也不是死罪,就將她送出皇宮吧。”追魂自然最懂主子的心思,若不是還想查出背後的陰謀,以主子的作風,一旦確定的那個女人不是主子真正要找的人,而是有預謀的想要接近主子的。

就算她有十顆腦袋都不夠主子砍的,就絕對不會五十大板那麽簡單了。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