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342節

但是,這一次,她釀的這酒,卻是隻要一杯就足夠讓人醉倒的。

主子酒量好,既便不醉,此刻也有些醉眼迷離的。

再加上此刻她這刻意的裝扮,天時,地理,人和都夠了,她相信一定能夠得到她想要的效果。

這麽多年,她一直空守著,守等著,等待著他能夠看到她,但是這麽多年過去了,他卻從來都沒有多看她一眼。

那麽,現在他來到了清月閣,在他這最是消沉,最是傷心的時候,她希望,她可以給他一點點的安慰。

“可兒、、、”寒逸塵抬眸,望向她,微微的眯起眼,醉眼朦朧,有些難以置信的低語,那聲音中帶著太多太多的複雜的異樣。

------題外話------

這幾天在老家,上網不方便,留言不能及時回,望見諒,影繼續厚著臉皮來拉月票,手中有月票的記的投給影哈。

投票有獎勵,投票有獎勵,凡是8月份其間給妾色投了月票的,到時候在9月1—3號留了言後都會有50幣的獎勵。

前1—10名獎勵更多分別為999,888,777,666,555,444,333,222,111,99,名單將會在9月1號公布。

沒加群的親們歡迎加群。群號為320122108,

群裏有驚喜,群裏有福利,群裏更有大量的紅包,親們不要錯過了呀。

☆、204誘惑的結果

“可兒、、、”寒逸塵抬眸,望向她,微微的眯起眼,醉眼朦朧,有些難以置信的低語,那聲音中帶著太多太多的複雜的異樣。

魅虞的身子微顫,眸子輕閃,雖然此刻聽到他喊的是別人的名字,但是,這不正是她所醞釀的結果嗎?

她很清楚,她也隻有借用這樣的可能,才可以略略的靠近他,才能被他看在眼裏,被他正視。

想到這些,她慢慢的抬起眸子,望向了他,眸子輕柔如水,帶著滿滿的毫不掩飾的柔情,紅唇微動,欲訴如羞,本就美極的臉上,帶著幾分讓任何男人都無法抗拒的誘惑與嫵媚。

寒逸塵望著她的眸子愈加的眯了眯,似乎想要更加的看清什麽,但是偏偏這種情況下,卻又看不清楚,隻是看到眼睛略顯模糊的身影,像極了那個刻在他的腦海中的人兒。

但是,那個深深的刻在她的腦海中的人兒此刻絕對的不會出現在這兒的,她馬上就要成為百裏墨的皇後,在她的心中,他永遠都隻是舅舅了。

所以,她怎麽都不可能會出現在這兒。

那麽,現在是他的幻覺嗎?

是嗎?一定是的,可能是他的心中終究忍不住的思念,所以,才出現了這樣的幻覺。

寒逸塵微微的閉起眸子,似乎想要避開眼前的虛幻,隻是,再次的睜開眼睛,卻發現那人影仍就靜靜的立在那兒,是她獨有的安靜,是她獨有的孤傲。

寒逸塵狠狠的呼了一口氣,然後突然的拿起了桌上的酒杯,倒了滿滿的一杯,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的,快速的灌了下去,說是灌,此刻一點都不誇張,因為他就是為了掩飾著什麽,就那麽麽直直的灌進去的。

魅虞看到他將那滿滿一杯的酒全部的那般猛然的合了下去,一時間微微的驚住,眸子再次下意識的輕閃。

那酒有多烈,有多猛,隻有她的心中最清楚,主子酒量再好,這般的喝下也定然會醉的。

更何況,還不僅僅是單純的灑。

她的手下意識的伸手,下意識的想要阻止,隻是突然想起自己的計劃,隻能硬生生的忍住。

見他此刻喝下這麽多的酒,她的心中更多了幾分激動,一顆心忍不住的狂跳,此刻的他,應該更加的不能分辨出來了。

她看到他的眸子越來越迷離,似要極力的睜開,望向她,卻又似乎看不清楚,所以,眉頭忍不住的微微蹙起。

她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強壓著那快要跳出來的心髒,慢慢的邁開腳步,向著他的身邊緩緩的走了過去。

她的速度很慢,似乎帶著幾分小心,又似乎帶著幾分試探,畢竟,她也不能完全的確定,此刻的寒逸塵能不能認出她來。

“可兒,是你嗎?”寒逸塵的眸子迷離中似乎帶著那麽幾分恍惚,望著慢慢走近的她,喃喃的自語,眼前的身影真的很像她,很像她,但是,他越是想要看的更清楚一點,卻發現越是無法看清楚。

魅虞微微的愣了一下,隨即慢慢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但是表現的卻已經十分的明顯。

她想要拚一次,就這麽一次,那怕是為此付出了所有的一切,甚至性命,她都必須的要拚這一次。

她太愛,太愛這個男人,受到不能自拔,愛的義無反顧,愛到已經完全的沒有了自我。

她知道,這個男人的眼中從來沒有過她,她也知道,她這一輩子,可能永遠無法被他正視,所以,她必須要利用這一次的機會。

愛他,不奢望太多,隻希望可以擁有他一次,隻要這一次,她可以用她這一輩子的所有來換,包括性命。

所以,沒有人知道,她這一次是懷著怎麽樣的心思在做這一切,對她而言,與其這般苦苦的守著,痛苦的活著,她情願拚了命來得到這一次。

看到她點頭,寒逸塵卻是慢慢的蹙起眉頭,一雙眸子愈加的眯起,似乎更多了幾分迷離,但是此刻的他,卻並沒完全的失去理智,雖然有些看不清,但是,他的心還是清醒的。

“可兒有何事嗎?”暗暗的呼了一口氣,他忍下心中那不知為何浮出的急燥,輕聲問道,她現在來找她,肯定是有什麽事情。

她能夠來找到他,隻怕是遇到了極為重要的事情。

魅虞顯然沒有想到他會突然如此的問,她以為,此刻已經醉了已經看不太清的他會情不自禁的走了過來,抱著她,或者做出其它的動作。

沒有想到,他竟然一地坐著不動,隻是冷靜的問著她,是不是有什麽事?

“沒有。”魅虞微微的壓低了聲音,變了音調,學著秦可兒的聲音回道。

因為愛他,所以關注著他所有的一切,所以也關注著他所在意的一切,特別是秦可兒的一切,從得知了他對秦可兒的心意的那一刻,她便一直關注著秦可兒的一切。

此刻本就有些迷離的寒逸塵,聽著那熟悉的聲音,眸子微微的輕閃,隻是眉頭卻是皺的更緊,更緊。

可兒若是沒有事,絕對不會在這種情況下一個人來找他,絕對不會。

絕對不會。

“你是誰?”他的眸子再次的閉起,然後又猛然的睜開,深邃的眸子中似乎少了幾分迷離,多出了幾分冷冽來。

“塵,是我,是我。”魅虞聽到他的話,心中猛然的一驚,生怕被他看出了,遂突然的快速的向前,伸手雙手,緊緊的抱住了他。

此刻,她的聲音自然還是極力的模仿著秦可兒的聲音的。

說話間,她刻意的將自己柔軟的身子擠在了他的胸前,讓自己胸前的豐滿緊緊的貼在了他的身上。

她知道,他此刻醉了,而且那酒中本來就帶著些許的那種會讓人看不太清眼前情形的東西。

而此刻,她的裝扮是完全的模仿著秦可兒的,她的聲音也是極力的模仿著秦可兒的,所以,她深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是絕對的不會辯出她不是秦可兒的。

那怕隻是一個替身,她也要這一次。

“滾。”隻是,她怎麽都沒有想到,寒逸塵卻突然的眯起眸子,眸子中寒光猛射,那突起的聲音中更是讓人毛骨悚然的冷冽的寒意。

“塵、、、”魅虞徹底的驚住,眸子微抬望向他,卻又不敢全抬,生怕被發現了。

但是,此刻他這般冰冷的聲音,這般危險的態度,會不會是已經發現了什麽?

不,不可能的,她讓人送來的酒,她明明都已經全部喝完了,他一下子喝下那麽多的酒,怎麽可能、、、

“滾、、、、”隻是,寒逸塵此刻望向她的眸子中卻隻有冰冷,再無半點的迷離,那冰冷之下更是毫不掩飾的殺意,唇角再動,聲音一下子更冷了幾分,“不要再讓我說一次、”

“我,我、、、、”魅虞是此刻隻驚的後背發寒,全身發麻,一時間甚至都有些回不過神來。

她雖然知道他向來都是可怕的,是那種絕對不能惹的男人,但是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般危險的他。

一時間,大腦似乎一下子停頓了,忘記了所有的反應,也忘記了起身,讓開。

下一刻,寒逸塵的手突然的揚起,直直的將她毫不留情的摔了出去,然後站起身,看都沒有看她一眼,便快速的邁步出了房間。

原本覺的這清月閣溫馨,無人打擾,卻未想到會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若不是念在她平時還算忠心,更因著,她有一點如他童年一般,是與親人分離,被他救了回來的,所以,此刻他沒有殺她。

隻是,以後,這清月閣是斷然的不會再邁進半步。

魅虞眼睜睜的望著他離開後,這才掙紮著起身,隻是,卻因傷的太痛,一下子竟然沒有爬起來,她知道,他剛剛沒有殺她,已經是最大的恩惠,至於剛剛的那一下,他也並沒有怎麽留情。

隻是,此刻的她,並沒有半點的怨,更沒有絲毫的恨,有的隻是無法掩飾的心疼。

她知道,剛剛他所以突然的清醒了過來,是因為他對秦可兒愛的很深,所以,在她靠近他的那一瞬間,他便完全的發現了她並不是真正的秦可兒。

他對秦可兒的愛到底是深到了何種地步?

竟然在那種情況下的,片刻的迷醉都不允許自己有,讓他的一刻心那般固執的堅守著。

這樣的他,真的讓人好心疼,好心疼。

對,她原本的計劃是有私心的,是想要可以擁用他,但是,她卻也希望可以能夠多多少少的添補一下他心中的痛,那怕是替身也是好的。

但是,很顯然,他對秦可兒的愛,竟是連替身都不允許的。

也就是說,這一生,他除了秦可兒絕對不可能再接受任何一位其它的女子,那怕是簡單的碰觸都不可以,更不要說是那種男女之間的肌膚之親了。

難道說,他這一輩都是孤獨一生,一輩子,一個人,孤零零的到老,而且,他甚至隻是,單方麵的付出,根本就得到任何的回報,甚至連擁有一次的機會都沒有。

“不,不可以,絕對不可以,不管怎麽樣,我一定要讓他擁有一次。”魅虞的眸子中突然的多了幾分異樣的堅定,一字一字的話語緩慢卻格外的驚人。

------題外話------

這幾天在老家,上網不方便,留言不能及時回,望見諒,月票榜被超,影繼續厚著臉皮來拉月票,手中有月票的記的投給影哈。

投票有獎勵,投票有獎勵,凡是8月份其間給妾色投了月票的,到時候在9月1—3號留了言後都會有50幣的獎勵。

前1—10名獎勵更多分別為999,888,777,666,555,444,333,222,111,99,名單將會在9月1號公布。

沒加群的親們歡迎加群。群號為320122108,

群裏有驚喜,群裏有福利,群裏更有大量的紅包,親們不要錯過了呀。

☆、205他的絕裂

“不,不可以,絕對不可以,不管怎麽樣,我一定要讓他擁有一次。”魅虞的眸子中突然的多了幾分異樣的堅定,一字一字的話語緩慢卻格外的驚人。

沒有人知道她想要做什麽,也沒有明白,她所說的讓他擁有一次到底是何意思。

“主子。”離開清月閣,侍衛看到自家主子走路似乎都有些不穩,不由的驚住。

剛剛他聽到房間裏傳來一聲劇響,剛想要進去查看,主子便出了房間,他不敢多問,隻是緊跟著主子,隻是,主子這腳步看著卻是越來越不對勁。

主子這是醉了嗎?

但是主子酒量向來極好,而且主子從不嗜酒,更何況,剛剛拿進房間的酒並不多呀。

“主子醉了嗎?”侍衛再次觀察,最後還是覺的主子好像是真的醉了,忍不住的向前問道。

“若是醉了可以忘記,我倒是情願醉了。”寒逸塵的眸子慢慢的抬起,望向前方,眼神再次變的迷離,隻是那聲音中卻是讓人心碎的無奈。

若是真的醉了,便可以忘記,他倒是希望可以天天醉著。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