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334節

☆、195他看到的,情意纏綿 ,

聽到這突然傳來的聲音,眾人微愣,下意識的轉眸望去,看到正麵走來的男子時,神色各異。

秦可兒的唇角微勾,略略的勾起一絲笑意,沒有想到花夙揚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而且還是幫著南宮婉兒說話的。

其實,她剛剛也發現了一些問題,她也覺的,南宮婉兒並非下毒的凶手,因為,剛剛飛鷹說,樹枝上有幾處劃破的地方,她剛剛還看到飛鷹伸手在樹枝上下意識的擦了一下,很顯然,飛鷹肯定是看到樹枝的那一處有破損,甚至有汁液流出,所有才會有用去擦。

她更發現,剛剛飛鷹所擦拭的樹枝的位置,恰好是對著映秋湯盤上的碗的。

映秋做事本就謹慎,而且,映秋的記性也是非常不錯的,所以,映秋此刻所站的位置跟先前肯定是沒有太多的出入的。

也就是說,先前,映秋就站在這兒,那時個湯盤中的碗所正對的上方,剛好就是有一處樹枝是被劃破的,剛剛映秋說,她在這樹下站了一段時間,那麽在那段時間中,那汁液應該就已經滴到了碗中的。

當時,映秋肯定是一直望向正在涼亭下找東西的南宮婉兒的,所以應該沒有發現這細微的異樣。

若這一切真的是南宮婉兒做的,南宮婉兒肯定會留意到,既然汁液滴到了碗中,南宮婉兒便沒有理由再去讓映秋掀開湯缽,去看裏麵的湯。

當然,就算那汁液沒有滴到碗中,南宮婉兒若是真的預謀著害她,也斷然的不會做到那麽的明顯。

而且,剛剛她在房間的時候,其實也細細的觀察過,看到湯缽中的湯其實並沒有毒,隻是碗中的湯才有毒,便足以說明,那樹枝的汁液隻是滴在了碗裏,並沒有滴進湯裏。

所以,南宮婉兒讓映秋打開湯缽下毒就更有些說不過去。

“花夙揚,你、、、”南宮婉兒看到不斷走近的花夙揚,一雙眸子中快速的漫過幾種複雜的情緒,當然最明顯的還是難以置信的欣喜與激動。

“花夙揚,你相信我?你真的相信我。”等到花夙揚走到了近前,南宮婉兒終究沒有忍不住,也顧不得女子該有的矜持,快速的向前,想要去拉花夙揚。

花夙揚的腳步明顯的滯了一下,然後便下意識的閃身,避了開去,“我不是相信你,我隻是實話實說。”

花夙揚說話間,唇角還微微的輕扯了一下,暗暗的抽了一口氣。

南宮婉兒看到花夙揚的反應,眸子微微的黯然,剛剛的欣喜也快速的隱去了大半。

“花公子,這件事情已經這麽明顯了,花公子這話到底是什麽意思呀?”映秋一時間完全的愣住,根本回不過神來,剛剛的事實不是已經很明顯了嗎?

“可兒,你覺的會是南宮婉、、、是南宮小姐下的毒嗎?”花夙揚望向秦可兒,緩聲問道,隻是,說話間,關於對南宮婉兒的稱呼,卻是明顯的做了改變,不知是無意,還是刻意。

隻是,南宮婉兒聽到他的改變時,一雙眸子更是黯然,臉上隱隱的還多了幾分受傷,他對她,有必要這麽陌生嗎?

還非要刻意的去改?!

“這個我還沒有查清楚,花公子有什麽高見嗎?”秦可兒聽到他的話,微微輕笑,並沒有多說什麽,而是反問著他。

她知道,花夙揚平時雖然貪玩,胡鬧,但是真正做起事來,卻是絕對的不會出差錯的,他竟然這般肯定說南宮婉兒不是凶手,肯定是有非常有利的證據。

或者他是發現了什麽?

“先前,南宮婉兒去過我的房間,然後被我趕出來了。”花夙揚的眸子微微的閃了閃,似乎下意識的快速的望了南宮婉兒一眼,然後才略略壓低了聲音說道。

南宮婉兒聽到他這話,身子微僵,臉上隱隱的多了幾分委屈,也隱過幾分羞愧,這件事情上,她雖然一直主動,像這種被花夙揚趕出房間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此刻花夙揚當著這麽多人說出來,實在是讓她很難堪,一時間,她都狠不得能夠找個地縫鑽了進去。

“我昨天出城辦事,今天早上才回來,剛剛眯著,想要休息一會,卻被她打擾了,所以,我當時一氣之下就把她趕出來了。”隻是,接下來花夙揚卻突然的為著自己剛剛的話做了解釋。

南宮婉兒原本黯然的眸子突然的一亮,快速的抬眸,直直的望向花夙揚,眸子中明顯的帶著幾分意外,顯然沒有想到,花夙揚會解釋,雖然這樣的解釋並沒有太過明顯的意思,但是對她而言已經足夠了。

“被她吵醒,我便隻有起床,原本是想要去找師兄的,但是發現師兄去了皇宮還沒有回來,我剛好經過院子時,便發現南宮小姐慢幽幽的向著花院走了過來。”花夙揚說到此處時,話語微微的頓了一下,神情間似乎快速的隱過了那麽一絲的不自然,不過,那絲不自然也隻是一閃而過,快的讓人根本無法捕捉。

“可兒,我是親眼看著她慢幽幽的走過來的,從前院走到花院,就那麽短短的距離,她走了差不多半個時辰,然後走到假山處時,似乎是發現了什麽,突然的便快速跑了過去,我當時一時好奇,便走近了些許,然後便發現她正在涼亭之下找著什麽,也恰好在那個時候,映秋端著湯盤走了過來,南宮小姐發現了映秋,便把映秋拉了過去,映秋之前也一直都是站在這個位置的。”花夙揚接下來的話,跟剛剛映秋說的差不多是一樣的,但是,花夙揚卻是站遠處望到的,看到的情形可能就有所不同。

秦可兒並沒有說話,等著他繼續往下說。

“當時映秋的方位是正對著我的,南宮小姐走近映秋時,雖然是側著身,但是關於南宮小姐所做的一切,我也是看的清清楚楚,當時,她就隻是看了那湯一眼,再沒有其它的任何的動作。”花夙揚見秦可兒沒有出聲,便繼續說道。

“花公子,現在飛鷹已經發現了,那樹枝被人劃破了,那毒是從樹上滴下來的,南宮小姐雖然當時沒有下毒,但是肯定是她事先劃破了樹枝,所以,才故意的把我拉過來,讓我站在這兒,再讓我打開湯缽就是為了讓那毒滴進湯缽裏。”映秋聽著花夙揚的話,卻是有些忍不住了,剛剛小姐都已經查清楚了,這毒不是當時下的,而是從樹上滴下來的。

“關於這一點,我也正想要說一下。”花夙揚聽到映秋的話,倒也沒有太多的異樣,隻是微微的呼了一口氣,然後一雙眸子再次的望了南宮婉兒一眼。

南宮婉兒此刻也恰好是望向他的,看到他望過來的眸子,身子明顯的一顫,神情間也更多了幾分異樣。

“可兒,你剛剛讓飛鷹去查樹枝上有無異樣?然後飛鷹發現,樹枝上有幾處被劃破了,而且有汁液流了出來,是吧?”花夙揚再次的望向秦可兒,低聲問道,聲音中隱隱的帶了那麽幾分的凝重。

今天的花夙揚十分的認真,十分的鄭重,完全沒有了平時那種唯空天下不亂的德行,而且,他像這般認真的解釋著一件事情,中間都沒有半點的開玩笑的意思,當真是十分的難得。

“是的。”秦可兒輕聲應該著,眸子微閃,眉角輕動,一雙眸子快速的望了此刻一臉的複雜異樣的南宮婉兒,唇角下意識的勾了勾。

以花夙揚的性格,那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主,所有的事情,他不出來搗亂就很不錯了,絕對沒有輕易的去幫一個人的可能,更何況,他可是一直避南宮婉兒惟恐不及的。

為何會突然的幫著南宮婉兒去解釋的,若是南宮婉兒真的跟此事有關,不是剛好的替他解決了一個麻煩嗎?

所以,此刻花夙揚這般的為南宮婉兒解釋,隻怕是、、、

“好,那可兒等一下。”花夙揚自然不知道秦可兒此刻的心思,隻是聽到她答應了,微微的點了點,然後快速的躍起身,快速的躍到了那顆夾竹桃的樹上,折了一根樹枝,然後又重新的落回到了秦可兒的麵前。

眾人看著他這突然的舉動,都是一臉的不解,他這是要做什麽,為什麽突然折一根樹枝下來呀?

秦可兒淡笑不語,已經明白了花夙揚的用意。

“可兒,你看著。”花夙揚並沒有去理會眾人疑惑的目光,而是直接的將那根樹枝靠近了秦可兒的麵前,然後快速的拿出一把匕首,在那根樹枝上劃了幾下。

樹枝被劃破,然後很快的便有汁液滲了出來,無色,無味,慢慢的在劃破的樹皮上匯聚,匯成一滴水珠,然後滴落,無聲無息的滴在了地上。

速度很慢,很慢,聚集的慢,滴的更慢,然後被劃破的每一處,都緩慢的滲出一些,匯集之後滴下,但是,沒過多久樹枝上的汁液便不再滴了,慢慢的被劃破的樹枝處的汁液也慢慢的變幹,凝固,流都流不出來的,更不要說是滴下來了。

“可兒,你看到了吧,這樹枝被劃破以後,這汁液流出的並不多,一處最多也就能滴下兩滴,而且,用不了多久,這劃破的地方就變的凝固,就滴下不汁液了。”花夙揚將樹枝已經凝固的地方指給秦可兒看。

“恩,我看到了,隻是,不知道花公子到底是想要說什麽呢?”秦可兒心中暗暗有些好笑,花夙揚此刻這般認真,鄭重,似乎還有緊張的樣子,當真是她第一次見到的。

當然,秦可兒此刻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卻故意裝做不知道的問道,因為,她覺的,這件事情,可能會因為花夙揚的出現發現一些其它的破綻。

“我,我先前不是說過嗎?我看到南宮小姐從前院走到花院,一直走了差不多半個時辰,這半個時辰,她就一直在那兒慢慢的磨蹭著,根本就沒有去做其它的任何的事情,我是親眼看到的,所以,我能證明。”花夙揚聽到秦可兒的問話,微微的愣了一下,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再次說道。

“哦,如此說來,花公子是一直站在那兒,所以親眼看到的。”秦可兒的唇角微微的扯了一下,淡淡的話語中似乎帶著那麽幾分異樣。

“恩,是的。”向來比狐狸還要狡猾的花夙揚一時間竟然沒有回過神來,隻是下意識的便回道。

“花公子就這麽站著看了南宮小姐半個時辰呢。”秦可兒的唇角略略的揚起了一絲弧度,心中暗暗有些想笑,這花夙揚竟然也有反應這麽遲鈍的時候呀。

站在一側的南宮婉兒聽到秦可兒這話明顯的愣了一下,然後雙眸下意識的微微圓睜,直直的望向花夙揚,他先前真的就那麽站在院子裏看了她半個時辰?

這,這代表著什麽?是不是代表著,他的心中多多少少已經開始有她的存在了。

“我要等師兄回來,師兄回來,肯定是要經過這兒的、、、”花夙揚此刻終究算是回過神來,明白了秦可兒的意思,神情也微微的一變,連連下意識的解釋著。

但是,這樣的事情,越是解釋,反而越是明顯了,一時間,花夙揚的眸子中似乎隱隱的閃過一絲懊惱。

“可兒,你別把話岔開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樹枝被劃破後,的確會有汁液流出來,但是用不了多久,就會凝固住,剛剛你也看到了,這才不到一刻的時間,汁液就完全的凝固住了,就算樹枝沒有被折斷,還在樹上,最多不超過兩刻鍾,汁液也肯定會凝固,但是,南宮小姐在路上就磨蹭了差不多半個時辰,這半個時辰中,她根本就沒有靠近這顆夾竹桃,更不可能劃破樹枝,所以,劃破樹枝的肯定不是南宮小姐,而是另有他人。”花夙揚穩了穩神,再次快速的說道,神情仍就是極為的認真。

“恩,恩,是的,我當時一直在路上,事先根本就沒有靠近過這棵夾竹桃,現在花夙揚可以為我證明,你們總不能再懷疑我了吧?”南宮婉兒不等秦可兒回答便連連說道,一雙眸子卻一直都是望向花夙揚的,神情間更是流露出無法控製的欣喜。

她真的沒有想到花夙揚竟然會這般的幫她,雖然她也知道,花夙揚可能也就是實話實說,但是,她的心中還是忍不住的欣喜,唇角微動,忍不住的說道,“謝謝你,花夙揚。”

不管怎麽樣,一句謝謝總是該有的。

花夙揚別過眸子,沒有看她,反倒是快速的望向秦可兒,隻是他那動作明顯的有些快,看起來,反而倒覺的有幾分刻意了。

“花公子說,你當時一直在花院裏,是吧?”秦可兒的眸子微微的眯了一下,目光似無意般的,快速的一轉,掃過了映秋,也掃過南宮婉兒,同時也望到秦蘭。

“是的,我一直都在這兒。”花夙揚愣了愣,眉頭微蹙,不過卻還是快速的回道。

“那麽,以花公子敏捷的觀察力,與那超人的聽力,當時花公子可否發現在這其間,有誰進了這個院子?有誰靠近了這棵夾竹桃?又是誰在這夾竹桃上動了手腳?”秦可兒的臉色突然的一沉,一雙眸子也瞬間的冷了幾分,突起的聲音中更有著一股讓人透不過氣來的壓抑。

既然花夙揚一直在花院中,那麽肯定會有所發現、、、、

秦可兒此話一出,眾人的神情間都多少的有幾分變化。

南宮婉兒明顯的鬆了一口氣,映秋眉頭輕蹙,望向南宮婉兒時,似乎還是有著幾分疑惑。

而秦蘭一直微垂著眸子,沒有出聲,也沒有任何的反應,她的臉上也不見太多的情緒,而此刻她因為眸子是微斂起的,所以,沒有人看到此刻她眸子中的情緒。

秦可兒問出此話時,一雙眸子更是快速的再次的掃過在場的眾人,看到各人的反應時,眸子再次的一沉。

“我、、、”花夙揚微愣了一下,一雙眸子快速的掃過眾人,唇角微動,突然的開口。

------題外話------

有件事呢,影先跟大家說一下,影過幾天要山東老家,現在影定居湖北,一年回家一次,回家一次真心不容易,所以,以後的更新定為每天5000,影能做到的便是盡量的不斷更,不讓大家空等,不讓大家失望,希望大家能夠理解,影愛你們。

當然,還要再吼一聲親們有票票的趕緊投給影哈,投票有獎勵,投票有獎勵,凡是8月份其間給妾色投了月票的,到時候在9月1—3號留了言後都會有50幣的獎勵。

前1—10名獎勵更多分別為999,888,777,666,555,444,333,222,111,99,名單將會在9月1號公布。

沒加群的親們歡迎加群。群號為320122108,

群裏有驚喜,群裏有福利,群裏更有大量的紅包,親們不要錯過了呀。

☆、196 他異常的怒火,顏淩的發現

“我、、、”花夙揚微愣了一下,一雙眸子快速的掃過眾人,唇角微動,突然的開口。

眾人聽到花夙揚開口,一時間,所有的眸子都直直的向著花夙揚望了過去,包括秦可兒也抬眸望向了他,隻是,秦可兒眸子的餘光,卻還是悄悄的注意著在場的其它人的舉動。

南宮婉兒此刻自然是沒有任何的緊張了,畢竟剛剛花夙揚的話已經說的十分的清楚,當時,她可是一直在走路,根本就沒有靠近這兒,所以絕對不會是她的。

不過此刻南宮婉兒的眸子中卻是明顯的多了幾分氣憤的,若是真的如花夙揚所說的,那麽分明是有人想要陷害她,利用她,要不,為何她偏偏走到這兒時,突然看到有東西竄過去,她本來好奇心就重,自然想都不想便跟了過去。

映秋的眸子下意識的圓睜,有著幾分驚疑,卻也是帶著幾分憤恨的,到底是誰要害小姐,而且還如此狡猾的設計了這麽陰損的招?

秦蘭的眸子此刻倒也抬了起來,也望向了花夙揚,不過,她的眸子中仍就不見作何的異樣,也沒有絲毫的情緒,讓人看不到半點的異樣。

秦可兒的眸子的餘光是可以看到她的,但是從她抬起的眸子,以及臉上的神情上,卻是什麽都看不出來的。

秦可兒暗暗的歎了一口氣,眸子微微的閉了閉,此刻,她的心中是有些矛盾的。

“我當時的確看到了。”花夙揚的聲音,緩緩的傳出,唇角微微的抿了一下,話語刻意的頓住。

“你真的看到了,是誰,是誰?”南宮婉兒聽他說真的看到了,一時間情緒間明顯的多了幾分激動,忍不住的問道。

映秋的眸子也是愈加的睜大了幾分。

秦蘭仍就一臉的淡然,不顯任何的異樣,隻是,隱在衣袖之下的手卻是暗暗的收緊了一下,那動作太快,太快,而且又是隱在衣袖之下,所以,一時間,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發現了。

“我看到有人從這涼亭之處離開,當時並沒有想太多,也並沒有太過注意,所以,並沒有看清那人是誰,隻是看到一個背影,那衣服的顏色、、、”花夙揚微微的蹙起眉,一雙眸子微轉,望向了秦蘭,略略停頓了一下,突然補充道,“那人衣服的顏色倒是與秦蘭姑娘很像的。”

“是嗎?”秦蘭神情不動,輕起的聲音也聽不出任何的異樣,唇角還微微的揚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似乎並沒有絲毫的介意,甚至眸子都沒有望向花夙揚。

“那你還看到什麽嗎?看到是什麽人劃破了樹枝嗎?”南宮婉兒聽他這麽說,眸子微閃,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遂再次忍不住急聲的問道。

會不會是秦蘭做的?她怎麽越來越覺的秦蘭很可疑呢。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