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330節

“恩,是王府中的人,隻不過,就是一個平時守在後院的家丁。”楚王殿下微眯的眸子中隱過幾分疑惑,人,他是認出來的,但是也正因為認出這人,心中才有了疑惑。

楚王殿下可是過目不忘,平時雖然不管這些事情,但是隻要見過的,他就絕對的不會忘記。

他覺的一個守在後院的家丁,萬萬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來,而且,一個家丁也沒有那個能力,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楚王殿下暗暗的感覺到這件事情有些蹊蹺。

“後院的家丁?”秦可兒聽到他的話也明顯的愣住,眉頭微蹙,一時間也感覺有些不對。

但是,恰在此時,那個人卻偏偏的已經到了倉庫的門口外,他再次的停頓了一下,然後緩緩的伸手,去推倉庫的房門。

一時間,楚王殿下跟秦可兒的眸子都同時的眯起,隻是,兩人卻都沒有任何的動作,這一刻,兩人都覺的事情有些奇怪。

所以,他們並不想驚動了那人,想要看看清楚。

“什麽人?是誰?”隻是,恰在此時,一道光亮突然的閃了過來,然後,幾個附近巡邏的侍衛突然的湧了過來。

直接的將那個人堵住了。

大樹之上,楚王殿下跟秦可兒相互的望了一下,神情間都多了幾分意外。

按理說,這邊的倉庫,平時並沒有什麽人守著,而且這個點上,侍衛也基本上都不會巡邏到這個地方來,但是,為何就偏偏這麽巧的,在這個時候發現了這個人呢?

偏偏就是他剛要推門進入的時候,不早不晚,這麽的巧。

真的隻是巧合嗎?

“先不要過去,先離開這兒再說。”楚王殿下的眉頭微動,然後突然的抱起秦可兒,快速卻是悄無聲息的下了樹,然後離開了這個院子。、

這樣的場合下,他們若是突然的出現,肯定會讓那人起了疑心,所以,不管剛剛進倉庫的這個人是不是那個暗中對器具動手腳的人,他們都要先避開了。

而且,此刻,楚王殿下跟秦可兒都知道,今天晚上隻怕是空守了,隻怕是得不到多少有用的消息了,所以現在能做的就是盡量的不要打草驚蛇,然後再從剛剛進倉庫的那個人身上,看能不能多少的探到一點的線索。

“難道說,那人發現了?”離開院子後,秦可兒望向楚王殿下,眉頭微蹙,臉上略略的多了幾分冷冽。

她覺的,此刻去倉庫的那個,肯定不是真正動手腳的人,但是這麽晚了,一個守後院的家丁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去倉庫,所以,她覺的,會不會被那人發現了什麽,然後故意的引一個人過去的。

“或者是探風的。”楚王殿下的眸子微沉,當時他跟可兒並沒有露出絲毫的異樣,而且這件事情,他們連飛鷹跟映秋都是瞞著的,所以,那個人根本不可能發現異樣。

所以,極有可能是那人想要探探風的。

“若真是如此,那人的心思可真夠深的了。”秦可兒聽到他的話,微愣,隨即臉上更多了幾分凝重,若是那樣,那人當真是夠謹慎,夠小心的了。

說話間,楚王殿下已經帶著秦可兒回到了房間,房間外,追魂守著,看到兩人回來,快速的向前,恭敬的喊道,“主子,王妃。”

“可有什麽異常情況?”楚王殿下望向他,沉聲問道,有追魂守在這兒,自然不會有人發現他跟可兒不在房間的事情,而且追魂守在這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說,一切的一切,他們都沒有露出絲毫的異樣的,被那人發現破綻。

“回主子,沒有任何的異樣。”追魂微愣了一下,連聲回道,關於這件事情,追魂是知道的,所以自然明白主子此刻問這話的意思。

秦可兒心中暗驚,沒有任何的異樣,便說明,那人根本連過來試探都沒有試探,所以根本就不可能發現她跟百裏墨暗中的計劃,那麽便極有可能真的如百裏墨所說的,那人此刻隻是找個人來探風的。

但是,那個人到底是用什麽法子把一個後院的家丁在這深更半夜的引去倉庫的呢?

這楚王府的規矩可是極嚴的,那個家丁在楚王府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不可能會不知道呀。

到底是什麽事情,什麽情況竟然會讓一個家丁如此的去冒險?

楚王殿下聽到追魂的話後,並沒有說什麽,而是直接的攬著秦可兒進了房間,追魂做事,他不用特意的去交待。

追魂也沒有再說話,隻是一雙眸子極為仔細的觀察著周圍的情形,仍就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樣,這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隻是,追魂知道,接下來,肯定不會太平靜。

“主子,倉庫那邊發生了一點情況。”果然,沒過多久,飛鷹便快速的來報,飛鷹之所以這般的來報,可能也是發現了事情的奇怪之處。

站在門外的追魂,眼是眼,鼻是鼻,沒有任何的表情,似乎什麽都不知情一般。

“恩。”房間裏,楚王殿下也裝做無事人一般的應了一聲,過了片刻,才跟秦可兒再次的出了房門。

楚王殿下跟秦可兒再次的回到了倉庫之處,還沒有走近,便看到剛剛那家丁已經全身發抖的跪在地上,一臉的害怕,一臉驚恐。

“到底是怎麽回事?”楚王殿下雖然知道,如今計劃已經被打亂,但是這個家丁來這兒,肯定還是那個暗中搞的鬼,他就不信,那人一點的破綻都不留。

“奴才真的不是要偷東西,真的不是。”那個家丁見楚王殿下走來,已經嚇的全身發顫,臉上的恐懼亦是更加的明顯,連連的解釋著。

“你不是偷東西,深更半夜的跑倉庫來做什麽?”緊跟而來的追魂略略的向前,替自家主子問道。

這個倉庫中裝的並不是特別重要的東西,一般都是用過的器具什麽的,便放在了這兒,因為天元王朝有一種說法,說神靈用過的東西,是絕對不能再用第二次的,所以,用過一次,就不能再用,這一次的拜天雖然沒有完成,但是這些器具卻也是用過了的。

這個倉庫平時並不會特別的有人守著,而且位置也是比較的偏僻的,一般人是絕對不會來這兒的,而且那些用過的器具,一般人也不敢打主意,不敢來偷。

更何況,對於這種東西,也是不能變賣的,沒有東西會收這些東西,偷去了也沒有用的。

所以,此刻這人出現在這兒真的是太過奇怪了。

那人聽到追魂的話,明顯的怔了怔,隨即卻是慢慢的垂下了頭,不再說話了。

“來人,先重打三十大板。”追魂見他不語,臉色微沉,突然的冷聲下了命令。

楚王殿下的眸子冷冷的掃過那家丁,沒有說話。

很快的便有侍衛向前,當場的支起了凳子,當場打了起來。

三十大板倒也不多,但是侍衛卻是練過武功的,那一板一板的打下去,可不是好玩的,開始那家丁還極力的忍著,到了最後,實在忍不住的了,便痛吟了起來。

不過,他卻並沒有求饒,那喊叫的聲音也不高,還是還在堅持忍著的。

三十板下來,那人的屁股整個都開了花,血淋淋的恐怖,但是他卻仍就緊咬著牙根,不說話。

追魂的眉角微動,倒還是條漢子,隻是這件事情,卻是一定要查清楚。

“來人,拿半斤鹽來,再拿些半斤菜油,半斤蜂蜜過來,他既然不說,那我今天晚上,就來好好的款待一下他。”追魂的唇角微微扯動了一下,然後再次冷聲的吩咐著。

追魂這話一出,隻驚的眾人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他們很清楚此刻追魂所說的款待到底是什麽意思。

那鹽,那油跟那蜂蜜拿來,自然不是給這家丁吃的,而是給他的傷口上用的。

被打成這樣,若是再把那些東西放在傷口處,那鹽擦上去,那肯定入骨入肺的痛,再加了油與蜂蜜,用不了多久,這附近的蟲蟻便爬了過來,爬到他的傷口,到時候那種滋味更是難受。

眾人隻是想著那情況就忍不住的發顫,害怕。

那個家丁的身子也是明顯的抖的更加的厲害,看到侍衛真的將油鹽,蜂蜜拿了過來,原本就已經慘白的臉,此刻已經完全的沒有血色,眸子中的恐怖也不受控製的漫開。

就在那拿著油鹽的侍衛走到了他的身邊,要將那鹽撒在他的傷口處時,家丁終於忍不住,有些絕望,卻又更加害怕的喊道,“奴才說,奴才說。”

像這樣的情況,他可是親眼見過一次的,當時,那個人就是那般趴在那兒,活生生的被蟲蟻慢慢的給吃掉的,而且是從裏麵一點一點的吃掉的。

他當時親眼看到過那人痛不欲生的樣子。

有時候,生不可怕,但這種生不如死的折磨,絕對會讓你無法的忍受。

“奴才今天晚上收到了一封信,信中約奴才來這倉庫。”那人被打了三十大板,本就痛的半死,再加上這麽一嚇,那聲音都明顯的變了調了,不過,說話間,他從懷中顫抖著拿出了一封信。

他拿出信時,手下意識的緊了緊,顯然還是有些不太願意交出去的,一雙眸子也下意識的望了望那手中的信,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異樣的情緒。

似想要守護,卻又明顯的有些無力。

看他那樣子,很顯然是認的這寫信之人的,而且,很顯然這人在他心中是很重要的,要不然,他也絕不會這般深更半夜的前來赴約。

追魂快速的向前,拿過了他手中的信,打開,然後直接的遞到了楚王殿下的麵前。

那個家丁的身子一軟,無力的趴在椅子時,一時間似乎完全的癱瘓了一般。

楚王殿下的眸子微轉,望了過去,看到那信上的內容時,眸子微微的閃了一下。

秦可兒也借著光亮,看到了那信上的內容。

娘親不同意我們的事情,不讓我見你,今天晚上,我會偷偷的溜出去,我們在東邊的倉庫見麵,我等你。

看著這信上的內容,秦可兒眉角微動,很顯然,這是一個女子寫給這家丁的信,看這信上的內容,應該是兩人有情,但是家中不同意,所以才在晚上私約。

但是,秦可兒此刻卻覺的,這信絕對不會是那個女子寫的,隻怕是有人模仿那個女子的語氣跟字體寫給這個家丁的。

很顯然,那個模仿這女子寫信的,極有可能就是在器具上暗暗動了手腳的那個人。

“去查一下,信是誰寫的。”楚王殿下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冷聲的吩咐著追魂,查這樣的事情,對追魂而言,那是再簡單不過了。

“不要,不要,不關她的事。”那家丁聽到楚王殿下的吩咐,突然的抬起頭,望了過來,雙眸圓睜,更加的害怕,也更多了幾分絕望,“一切都是我的錯,求王爺殺了奴才吧。”

秦可兒知道,百裏墨此刻讓追魂去查,不過就是為了確定這信其實並不是那個女子寫的,隻要查清了,不關他們的事情,百裏墨自然不會對他們怎麽樣的。

這個家丁倒還算是有情有意的人。

隻是,奉命而去的追魂,卻是很快便轉了回來,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低沉,快速的走到楚王殿下的麵前,沉聲稟報道,“主子,那丫頭已經死了,據說是被她的娘親發現了,然後自己服毒死了。”

聽到追魂的話,秦可兒臉色猛的一變,看來,那個還真夠狠的。

楚王殿下的眸子也明顯的多了幾分冷意,唇角微微扯動,冰冷中帶著幾分讓人驚顫的危險,好,很好,看來,他倒還是低估了那人了。

秦可兒的眸子慢慢的眯起,看來,那人不僅僅心思慎密,而且對楚王府中的事情十分的了解,竟然連這種家丁跟丫頭的私事都這般的清楚,那麽,這個人到底會是誰呢。

“怎麽了?怎麽了?這深更半夜的發生了什麽事情嗎?”恰到此刻,一道清脆的聲音突然的傳來,隨著那聲起,南宮婉兒已經如一隻蝴蝶般的飛了過來。

秦可兒看到她,眸子微閃,雖然說今天晚上這件事情已經不是小事,此刻也定然在府中引起了些許的動亂,但是,這倉庫的位置極為的偏僻,而追魂做事,定然也是十分的周全的,按理說,不應該會驚動了南宮婉兒呀,畢竟南宮婉兒現在所住的位置離這兒可是很遠的。

南宮婉兒可是住在差不多最西方的。

而且下人的住處離南宮婉兒也是很遠的。

“可兒,發生了什麽事情嗎?這奴才怎麽了?怎麽被打成這樣呀?”南宮婉兒並沒有太過仔細的去望秦可兒,隻是一雙眸子快速的望向那剛剛被打的家丁,一雙眸子微微的圓睜,一臉的錯愕不解。

秦可兒沒有回答,其實南宮婉兒顯然也並沒有想讓秦可兒回答,南宮婉兒話語隻是微微的頓了一頓,便再次的問道,“對了,我剛剛聽說,還有個丫頭服毒死了,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呀?這深更半夜的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事情呀?”

剛剛追魂過來稟報百裏墨說那丫頭服毒自殺的時候,聲音並不高,而且又離的那家丁有點遠,所以,那家丁應該是沒有完全的聽到追魂的話的,所以,應該還不知道那丫頭服毒自殺的事情。

但是,此刻南宮婉兒這般大聲的一喊,那家丁肯定是聽的再清楚不過。

一時間,那家丁的臉色瞬間的變了幾變,原本已經絕望的眸子此刻聽到南宮婉兒的話後,瞬間的變的如死灰般的沉寂。

幾乎就是在那一瞬間的片刻,原本被打了三十大板,已經痛的半死的家丁,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力氣,突然的起身,直直的撞向了前麵的牆上,一時間,腦門裂開,腦漿都流了出來,可見那人剛剛是多麽的用力,速度是多麽的快。

一時間,就連守在一邊的侍衛都沒有反應過來。

秦可兒眸子微微圓睜,看著這突然發生的一幕,臉色微沉,如今,這家丁死了,那給家丁寫信的丫頭也死,一下子,似乎所有的知情的人都死了,這條線索一時間便完全的斷了。

“啊,這,這,他,”南宮婉兒一時間似乎也被那個家丁的舉動嚇倒了,雙眸圓睜,一臉的驚愕,話都有些說不出了。

“南宮小姐這麽晚了不睡覺,怎麽會跑這東院來了。”秦可兒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突然的轉眸,望向了南宮婉兒,眸子更沉了幾分,雖然今天晚上未必能夠從那家丁的口中探到有用的信息,但是若不是因為南宮婉兒的出現,那個家丁可能就不會死,至少不會死的這麽慘。

而且剛剛南宮婉兒在說那丫頭自殺時,似乎有著那麽幾分刻意。

想到這一點,秦可兒的眸子暗暗的眯了一下。

“我,我、、”南宮婉兒似乎還有些沒有回過神來,聽到秦可兒的話,慢慢的收回了眸子,眼睛輕閃著,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才回道,“我本來是睡著了的,但是突然聽到院子中有動靜,就起來看看,然後就發現這邊有異常,就過來了,我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你院中動靜很大嗎?”秦可兒的眸子直直的望著她,唇角微動,一字一字的話語慢慢的吐出,此刻秦可兒的話語的聲音不大,但是卻是隱隱的帶著一股讓人無法躲閃的壓迫。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