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324節

眾人聽到段將軍的話,一個個更是徹底的驚住,段將軍說,這一次,全都是這個不到五歲的小孩子解決的這一切?而且還是他研製出的解藥。

可能嗎?這可能嗎?

不過,眾人轉眸,再次望向百裏軒,看到他那小小的身子卻散著讓人無法忽略的,本能的便想要臣服在他的腳下的霸氣時,一個個竟然都不敢有絲毫的懷疑了。

“小皇子在得到瘟疫消息的第一時間,便整個封鎖了全北洲,目的就是不想讓瘟疫傳到其它的國家,不想讓附近的你們的這些國家受到瘟疫的災害,但是你們卻在這個時候趁火打劫,來攻打北洲,還要焚燒北洲,好,真好。”段將軍的臉色猛然的一沉,眸子遽然的眯起,聲音也突的變冷,變狠。

最後那句好,真好,更是咬著牙齒說出來的。

一時間,那些來攻城的將軍更是驚的差點忘記了呼吸,都狠不得能快點的逃走,段將軍在沙場之上,可是出了名的狠絕的,得罪了他,那根本就別想有活路。

而此刻,很顯然段將軍是真的被惹怒了。

不過,段將軍此話說完後,並沒有立刻的發威,而是極為恭敬的轉向了百裏軒,十分十,百分百的絕對的恭敬加臣服地說道,“請小皇子定奪。”

眾人見著段將軍的態度,一個個更是驚瞎了眼,誰都知道段將軍平時月多麽的狂妄,除了北王,任何人都不會放在眼裏,但是,他以前就算對北王,也絕對不會是這般臣服加恭敬的態度,倒是北王對他還禮敬三分的。

但是,現在他卻對這個不到五歲的孩子臣服,恭敬到了這種地步。

而認識段將軍的人更是知道他的性格,若不是真正的從心底的臣服,他是絕對不會這般態度,更知道,向來耿直剛烈的他,絕對不會做的任何的虛假。

到底這個不到五歲的孩子做了什麽樣的事情,竟然讓段將軍這般死心塌地的臣服?!

眾人聽到段將軍讓百裏軒來處置這件事情,一時間又忍不住再次的望向百裏軒,心中卻是暗暗的多了那麽幾分慶幸,不管怎麽樣,他也隻是一個五歲的孩子,一個孩子撐破了天,也絕不會說出太過狠絕的話來,不會做過太過殘忍的決定,總之肯定是比由段將軍處置要好的多。

“我北洲乃泱泱大國,從不欺友,從不霸鄰,今日卻有人趁火打劫攻我北洲,想占我北洲,滅我北洲。”百裏軒的眸子微轉,快速的望向那些雖然仍就坐在北背上但是此刻卻是明顯的沒有了絲毫的氣勢反而都忍不住暗暗發顫的幾位將軍,唇角微動,一字一字的話語吐出,聲音仍就不大,但是每一個字卻如同千金重錘般的直砸在每一個人的心上。

是,北洲強大,但是,卻從不欺負鄰國,甚至還會在關鍵的時刻幫著他們,要不然,他們也不可能安然無癢這麽多年。

但是他們卻、、、、

百裏軒這一句話,直臊的眾人臉都沒地方擱了。

“百姓無辜,士兵無罪,由著他們離開。”百裏軒的眸子略過前麵的幾位將軍,望向他們身後,那密密麻麻的士兵,聲音略緩,剛剛聲音中的冷冽明顯的緩了幾分。

眾人聽著百裏軒這話,再次的驚的目瞪口呆,百姓無辜,士兵無罪,由著他們離開?

他這意思是,這件事情就這麽算了,不追究了嗎?

那些士兵聽著他的話,一個個都是感激不盡,本以為今天可能性命難保,卻不想,北洲小皇子就這麽讓他們離開了。

前麵的那幾位將軍,也是暗暗的欣喜,畢竟是一個小孩子,竟然就這麽讓他們離開了,太好了。

齊將軍的心中更是暗暗的多了幾分嘲諷,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北洲還當寶了,看來北王不在,北洲沒人了呀。

“那就多謝、、、”齊將軍心中如此想著,臉上也浮出了那麽一絲沒有掩飾好的得意來,那話氣更是明顯的帶著那麽幾分不以為然的嘲諷。

段將軍看到齊將軍那神情,心中忍不住的冷笑,這人還真是活的不耐煩了,他以為小皇子是那麽好欺負的?他以為小皇子是那麽好說話的?

絕不可能。

楚王殿下的眸子微閃,望向百裏軒時也慢慢的浮出幾分笑意來,這孩子隻怕另有打算呢。

寒逸塵的唇角也慢慢的勾起幾分笑意來。

“士兵無罪,可以離開,至於帶領攻城的將軍、、、、”百裏軒唇角微勾,略略的勾起一絲冷笑,聲音仍就輕緩,卻一時間似乎瞬間的多了幾分刺骨滯血的冰冷,他的話語刻意的頓了頓,一雙眸子卻是望都沒有去望齊將軍一眼,再次慢慢的補充,“全部、立刻、當場、處死。”

他此話一出,全場瞬間的震驚,立刻,當場處死?

而他這語氣,更是讓人震撼,一句處死,將他的狂妄與霸氣瞬間的張揚到了極致,不戰已定結果,非主卻當場定生死,而此刻偏偏沒有人敢違抗他絲毫。

似乎,這就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情,似乎,他本就該有這樣的資格。

“不愧是本王的兒子。”楚王殿下眸子的輕笑中明顯的多了幾分得意,軒兒此番這般做法,仁義,霸氣瞬間的就都有了,試問天下,能有幾人能夠做到這般的震撼。

“軒兒一直都是最優秀的。”寒逸塵也是毫不掩飾的驕傲,那神情完全就比楚王殿下更得意。

“百裏墨,你跟可兒什麽時候再生一個?”寒逸塵突然轉眸望了秦可兒跟百裏墨一眼,別有深意地問道。

此刻的他,已經決定完全的放開,所以,那話說的那十分的自然。

“寒逸塵,你這是明目張膽的打本王兒子的主意?”楚王殿下是何等聰明之人,豈能不懂寒逸塵的意思。

“我是喜歡軒兒。”寒逸塵也沒有絲毫的掩飾,他對軒兒的感情沒必要掩飾。

楚王殿下沒有再說話,隻是一雙眸子中隱隱的多了幾分複雜,他太了解寒逸塵心中的痛,所以,此刻甚至應該最是理所當然的一句你自己生一個,都無法說。

“你,你,你憑什麽處死我們?”另齊將軍回過神後,驚的雙眸圓睜,一臉的錯愕,再沒了剛剛的嘲諷與得意,一時間,臉上甚至明顯的多了幾分害怕。

其它的幾位將軍更是驚的發身發寒,心底發顫,怎麽都沒有想到,這北洲的小皇子竟然下令立刻處死他們。

“怎麽?你覺的你們來犯我北洲,本皇子會當做什麽事都沒有發生般一樣,讓你們離開?”百裏軒唇角勾起的弧度明顯的多了幾分冷意。

聽似極為隨意的一句話,卻徹底的堵住了齊將軍的嘴,是呀,他這般明目張膽的來攻打北洲,難不成還以為北洲會就這麽放過他們。

齊將軍眸子微轉,想著,反正是一死,要不鼓動大家一起攻打,說不定還有一點機會。

而且,他們不管怎麽說,都是各國的大將軍,北洲的小皇子真敢這麽處死他們?

到時候,各國的君主肯定不會就這麽善罷甘休的。

“段將軍,通告前來侵犯的各國的君王,關於這件事情,本皇子要聽到一個合理的,能夠讓本皇子心服口服的理由,否則後果他們自負。”隻是,齊將軍心中的這僥幸的想法還沒有完全的成型,百裏軒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般,突然的就慢幽幽的蕩出了這麽一句。

一瞬間的直接的讓齊將軍驚的全身發顫,頭皮發麻,一時間,似乎失去了知覺,不知身在何處了。

天呢,這小皇子他,他,他怎麽能狂妄,霸道,囂張到這種地步?

這小皇子這是分明的不把他們這些國家放在眼中。

但是,偏偏,他就是有那樣的資本,有那樣的實力,更有著那種瞬間的鎮壓住一切的氣勢。

一時間,齊將軍的唇不斷的蠕動著,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

如今,小皇子明顯的都不把他們君主看在眼裏,甚至要各國的君主來給一個解釋,一個理由,否則後果自負?

而且一個通告,更是瞬間的將他的狂妄張揚到了極點。

“是,臣立刻去辦。”段將軍快速的沒有絲毫的猶豫的應著,那聲音猛然的提高了幾分,可以讓所有的在場的人聽的清清楚楚,向來嚴厲的他此刻唇角卻是微微的揚起一絲輕笑,他們的小皇子果真是不同凡人,太厲害了,真的是太厲害了。

小皇子這話說的真的是太霸氣了,而且,更是讓任何人都無法反駁,無法不服,畢竟這一次是他們的錯。

“大不了就是一死,大家總不能坐以待斃,就這麽等死,我們一起抵抗,跟他們拚了,說不定還有一線希望,大家跟本將軍衝上去、、、”齊將軍回過神後,狠狠的呼了一口氣,卻仍就有些死心,突然的大聲鼓動著大家,畢竟,他這一次帶了這麽多人來,若是真的打起來,也不一定就輸。

隻有這樣,他才能有一線生的機會。

隻是,沒有想到他這喊聲一起,他身後的士兵突然都紛紛的後退了幾步,快速的跟他拉開了距離,包括他手下的那些士兵,也都急急的退著。

人家小皇子說的非常的清楚,士兵無罪,他們可以離開,他們幹嘛還要上去送死。

而且,北洲的小皇子剛剛都讓人通告他們的君王了,讓他們的君王給個解釋,要不然,人家小皇子連各國的君王都不放過了,他們現在就算再傻,都不會再衝上去送死呀。

“你,你們要做死呀,本將軍是讓你們向前衝,你們竟然向後退。”齊將軍聽到後麵的動靜不對,快速的回頭,看到已經明顯的退遠了的士兵,臉色速變,一臉的難堪,更是一臉的狠絕。

段將軍看著這情形,暗暗的搖頭,身為一個將軍,做到他這份上,還真是丟人呀。

百裏軒更是絲毫都沒有再理會他,而是快速的邁開步子,飛快的奔到了秦可兒的麵前,急急的撲進了她的懷裏。

“娘親,軒兒好想你。”深深的埋在秦可兒的懷中,他那稚氣的聲音中是滿滿的撒嬌,此刻再沒有了半點剛剛的狂妄,霸道,完全的就變成了一個孩子。

他的聲音聽著輕緩,帶著撒嬌,但是,卻還是有著幾分沒有掩飾好的輕顫,他以為再也見不到娘親了,他以為他這一次真的會死掉,而且死了都無法見娘親一麵了。

幸好,幸好他沒事,又可以這般的撲在娘親的懷中了。

原本他高燒不退,一直迷迷糊糊的,他知道,他肯定是染上瘟疫了,他以為,他會死了,肯定會死了,隻是,那一刻,他想到再也見不到娘親了,心真的好痛,好痛,痛的都快要呼不出氣來。

那一刻,他拚命的告訴自己,他不能死,絕不能死,他若真的死了,他的娘親肯定也會傷心死的。

所以,他不能死,然後不可為何,他的腦中突然的就浮現出一個藥方,似乎在那兒用過的,似乎一直存在他的記憶中的,一下子被他激發出來的。

然後,他突然的睜開了眸子,似夢似醒般的說出了剛剛腦中浮出的藥方,當時太醫雖然驚訝,但是卻還是快速的按著他的藥方熬了藥來,給他服下,然後,他就真的好了。

所以,現在他不用再害怕跟娘親見麵了,又可以這般無憂無慮的依在娘親的懷中撒嬌了,這種感覺真好。

眾人看著他這突然的瞬間的天壤之別的變化,一個個再次的驚瞎了眼,一個個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這真的是剛剛那個霸氣十足,下令立刻當場處斬了眾將軍,下令通告各國的小皇子嗎?

這一瞬間的變化也太大了吧。

“軒兒,我的軒兒,你沒事吧,你真的沒事吧?”秦可兒緊緊的將他抱在懷裏,但是卻是極為緊張的仔細的檢查著他的全身,發現的確沒有任何的異樣,這才暗暗的呼了一口氣,隻是卻仍就感覺到鼻子發酸,眼睛發濕,已經很久沒有哭過她,這一刻再也控製不住自己,淚水在眼眶裏打了幾個轉,最後還是沒有忍住,滾落了下來,滾落在軒兒的衣領間。

“娘親,軒兒沒事,真的沒事,你看,軒兒這不是好好的嗎?而且瘟疫的事情已經解決了,藥方也有了,不會有事了。”百裏軒感覺到脖子間那瞬間的濕熱,身子微僵,然後快速的抬起小臉,瞬間的那張小臉上便漫開滿滿的輕笑,一臉燦爛的望著秦可兒,甜甜地笑著。

“軒兒,我的軒兒。”秦可兒看他說的這般輕鬆,更是心疼,瘟疫呀,那麽嚴重的瘟疫,是她的軒兒控製了一切,救了北洲,救了所有的百姓,甚至是救了整個天下,她的軒兒肯定是吃了很多的苦,很多的苦。

但是,這孩子為了不讓她擔心,卻是裝的這般的輕鬆,開心。

站在一側的段將軍再次的感覺到眼睛發澀,眼前變的模糊,小皇子受了多少苦,他是最清楚的。

自己身染了瘟疫,卻還時時刻刻的想著小公主,深怕小公主也被他感染了,所以那怕想小公主想的心痛的要死,卻還是狠下心來,不讓小公主進城,不見小公主。

而且,小皇子還吩咐,絕對不可以把他得過瘟疫的事情告訴小公主。

小皇子這份心意,怎麽不讓人感動呀。

縱是他這鐵血漢子,這幾天卻是被小皇子感動的不知道哭了多少次。

所以,此刻看到小皇子在公主的麵前,這般燦爛的笑,這般的輕鬆的說著自己沒事,段將軍隻感覺到自己的心都碎成了無數片。

“娘親,現在瘟疫已經解決了,我們進城吧。”軒兒拉起秦可兒的手,一臉的開心,甚至帶著幾分蹦跳的向著城裏走去。

一時間,隻看的眾人唇角忍不住的輕抽,小皇子這蹦跳的樣子,實在是太過天真可愛了。

“寒逸塵,我們這被無視的也太徹底了吧。”一直站在秦可兒的身側,卻始終沒有得到軒兒半分的‘關愛’的楚王殿下,唇角狠抽,突然有了一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他長這麽大,還是第一次這般被人無視,而且還是無視到這種地步。

而且這個無視他的人還是他的兒子,所以,他竟是連半點的脾氣都不能有。

不過,好在寒逸塵也是徹底的被無視了,還有人跟他做個伴。

不對呀,他這是什麽心理呀,軒兒可是他的兒子,寒逸塵被無視那是應該的,可是他、、、、哎、、

眾人看著百裏軒蹦蹦跳跳的拉著秦可兒進了城,久久的都回不過神來,這小皇子就這麽進城了?

那眼前這情形?

不過,剛剛小皇子都已經下了命令了,而段將軍此刻留下,顯然就是執行小皇子的命令的。

眾將軍回過神後,頓時麵如死灰,忍不住的害怕,絕望,但是,他們卻也知道,小皇子命令已下,段將軍是絕不會留情的,而此刻,沒有一個士兵會再幫他們,他們隻能任人宰割了。

“軒兒,給娘親說說這些天北洲都發生了什麽事?”進了城,秦可兒一想到軒兒一個人麵對那些事情,一個人承擔起一切,就忍不住的心疼。

“娘親,都已經沒事了,有什麽好說的。”百裏軒卻是一臉輕笑的給擋了回去,一雙手緊緊的扒在秦可兒的身上,極盡他撒嬌的本事,“軒兒現在隻想好好的陪娘親一起。”

“好,好,娘親陪著軒兒,再不會離開軒兒了。”秦可兒聽他這麽說,一瞬間隻感覺心痛的如針紮一樣,緊緊的攬住了他,再不去多問了。

“軒兒,你是在一得到瘟疫的消息,便全部的封鎖了北洲,全麵的封鎖了瘟疫的消息吧?”跟在身後的楚王殿下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