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321節

剛好趕來的太醫聽到段將軍的話,也是瞬間的驚住,一雙眸子快速的望向段將軍懷中的小皇子,發現小皇子的臉色明顯的發紅,手也忍不住的開始發著抖。

------題外話------

親們,影這麽辛苦的碼字,乃們的票票呢?為了咱可愛威武,叱吒風雲的軒兒,乃們的月票總也該投出來哈。

沒加群的親,快點加群呀,群號為320122108群號為320122108群號為320122108

群裏福利多多,驚喜多多,每天更會有大量的紅包,當然也可以隨時的來調戲影,害羞的眨眨眼,影等著你們。

☆、184心碎的感動,母子連心

太醫也顧不得再稟報了,快速的向前,為小皇子查看。

手一探了過去,感覺到小皇子頭上的溫度時,驚的手發顫,一時間,臉色速的變了,忍不住的驚呼,“小皇子怎麽,怎麽這麽燙?這,這,”一時間,太醫也完全的慌了神,聲音中也明顯的帶著幾分輕顫。

“小皇子是染了瘟疫了嗎?”段將軍看到太醫此刻這般的神情,更是驚的身體發寒,心中發顫,一時間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瞬間的掉進了千年的冰窟中,一瞬間的便冰的沒有了半點的溫度,似乎連那全身的血液都冰成了冰塊。

此刻,他那聲音已經完全的變了調,那慌亂,那驚恐,那顫抖,完全都沒有了他平時的威武。

若是小皇子染了的瘟疫,那麽、、、、

那後果,他真的不敢想。

此刻,他攬著百裏軒的手不斷的收緊著,收緊著,臉慢慢的俯下,似乎都要貼在了百裏軒的臉上,完全都沒有因為百裏軒有可能是染上瘟疫而又絲毫的回避。

若是小皇子出了什麽事,他怎麽還能活著。

其實,不用太醫說,誰都明白,在這個時候,突然這般的燙,燒成了這樣,那答案應該很明顯了。

“現在還不能完全的確定,不過每個得了瘟疫的人,都是先從發燒開始的,這症狀倒像、、、、”太醫看到段將軍如此的抱著小皇子,而且還跟小皇子貼的這般的近,微微一怔,不過卻是隨即了然,並沒有說什麽,反而自己也是更近了些許,再次細細的為百裏軒檢查著。

若不是因為小皇子的那些周全的安排,瘟疫現在隻怕早就傳開,也定然會傳到京城,他們隻怕早就死了。

若是沒有小皇子,就沒有他們了。

那麽現在就算小皇子真的染上了瘟疫,他們又怎麽能去避開。

段將軍聽著太醫的話,身子更是僵滯,一雙眸子中更是漫起滿滿的恐懼,唇角緊緊的抿了一下,隨即狠狠的呼了一口氣,用他那變的更為怪異的音調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絕對不能讓小皇子有事,若是小皇子有什麽三長兩短,我們都為小皇子陪葬。”

他這話說的沉重,卻是意外的堅定,此刻任誰都不會懷疑他這話的真實度。

“恩。”太醫亦是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的點頭應著,若是小皇子真的有事,他們也都沒臉活了。

“段將軍、、、”躺在段將軍懷中的百裏軒,微微的睜開眸子望向他,一時間,聲音虛弱的讓人更加的心疼。

“在,臣在。”段將軍連連的應著,那怪異的語調中多了幾分輕顫,似乎隱隱的更多了幾分嗚咽,“小皇子有什麽事,盡管吩咐。”

“不可,不可讓他們進北洲,萬萬不可、、”百裏軒微微的呼了一口氣,聲音更顯虛弱,那呼出的氣息中都帶著幾分可怕的熱氣,在這冬天的寒氣中,仍就感覺到炙熱的可怕,此刻,他的一張小臉,更是變的通紅。

段將軍完全的驚住,小皇子的意思,他豈能不懂,他也更清楚小皇子此刻所說的他們是指誰。

如今還沒有研究出醫治瘟疫的法子,若是楚王殿下與小公主他們進北洲,那就是死路一條。

小皇子隻怕也是猜想著自己是中了瘟疫了,所以,這種情況下,更不能讓他們進北洲。

小皇子都成這樣了,竟然還時時的想著別人,怎麽能不讓他感動。

“小皇子,臣知道怎麽做,有臣在,定會堅守北洲,絕不會讓他們進了北洲、、、”段將軍的唇微微的蠕動,似乎有著幾分刻意的壓抑,因為,此刻他若不是極力的壓抑著,隻怕真的會哭出來。

有道是,男兒有淚不輕彈,隻因未到傷心處。

而此刻,他真的有一種要哭出來的衝動。

“若是我真的染了瘟疫,不可讓其他人靠近我,我若死了,把我燒掉,不可讓他們見著,特別是娘親。”百裏軒的唇角微動,唇角那微弱的弧度,似乎想笑,卻更有著太多的不舍。

其實,他好想娘親,好想,好想見到娘親,但是,若是他真的染了瘟疫,娘親來了,定然也會被感染,因為他知道,若是他感染了瘟疫,即便有可以防禦的措施,娘親也不會用。

就算他到時候真的死了,他的娘親到時候見了,也肯定會抱著他不放,也定會染上瘟疫,所以,若他真的死的,就必須要讓人把他燒掉,隻要這樣,才不會把瘟疫傳給娘親他們。

但是,他真的好想娘親,好想,好想,想的心都是疼的,想的眼睛都快要濕了。

但是,他不能見娘親,不能、、、

段將軍聽著他這話,終於忍不住,狠狠的閉起了眸子,眼中極力控製的那濕熱的比男子的熱血更沉重的淚水悄悄的滾落。

他還隻是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呀,但是,他卻為北洲做了那麽多,為了自己在意的人,竟然做到了這種地步。

把他燒掉?!他怎麽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段將軍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也明白他這般安排的用意,但是,聽著這個不到五歲的孩子交待著這些,他的心真的好痛,好痛,一時間似乎感覺有著一把鈍到生繡的劍不斷的磨著,刺著他的心,痛的他都快要呼不出氣來。

站在一側的太醫,也轉過臉,手輕輕的擦著眼睛,卻發現眼睛越擦越是模糊,根本就沒有用,而他擦著眼睛的手,也更是不斷的發著抖。

世間有情,千千萬萬種,他活了大半輩子,都快要入土的人了,自以為,沒有什麽是自己不曾見過的了,但是,這一刻,他突然感覺自己的大半輩子似乎是白活了,到了這一刻,他才真正的明白了何為情,何為愛,何為付出,何為無私。

而,這一切竟然是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帶給他的。

“小皇子,不會的,小皇子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段將軍回過神來,抱著百裏軒的手更是緊了緊,似乎狠不得將小皇子全身那滾燙的溫度都傳到了自己的身上,狠不得,此刻由他來代替小皇子發燒。

“段將軍一定要記的我說的話。”聽著段將軍的話,百裏軒的眸子微微的眨了眨了,他這些天一直在齊城附近,也親眼見到過百姓染了瘟疫的情況,所以,他覺的,他現在應該是染上了瘟疫了,所以,段將軍的那話就純屬安慰。

他比誰都知道這瘟疫有多的嚴重,多麽的厲害,如今還沒有找到醫治的辦法,他又豈能抱著僥幸的心理。

“臣記的,記的。”段將軍狠狠的呼了一口氣,聲音中已經明顯的多了幾分嗚咽,鼻子似乎都堵住了,悶悶的有些聽不清楚。

百裏軒的唇角微微的輕揚,似乎想要漫開幾分輕笑,但是,卻隻是微微的扯出一絲幾不可見的弧度,然後便停住,眸子也慢慢的閉起。

“小皇子,小皇子。”段將軍驚的差點斷了呼吸,急聲的喊著,那聲音完全的變了調,慌的不成樣子。

太醫聽到段將軍的喊聲,快速的向前,一隻手毫不避閃的伸向百裏軒的唇鼻間,感覺到那雖細微,卻還算正常的呼吸,暗暗鬆了一口氣,“段將軍,小皇子沒事。”

“去,去召集所有的太醫過來,一定要救小皇子,一定要、、、”

段將軍聽到太醫的話,神情間卻沒有絲毫的輕鬆,反而更顯沉重,就算現在小皇子沒事,但是以後呢,小皇子現在燒成這樣,隻怕、、、、

“是,我馬上就去。”太醫聽到段將軍的話,急急的轉身,剛欲離開,突然想起先前自己來的目的,剛欲再次開口說什麽。

隻是,卻見段將軍已經抱著小皇子快速的離開,便隻好做罷,畢竟現在小皇了已經昏迷,也不好再問小皇子什麽了。

“來人。”段將軍將百裏軒放到了床上,然後快速的出了房間,沉聲喊道。

“將軍。”一個官兵快速的向前,恭敬的行禮。

“吩咐下去,嚴守北洲,絕不可讓楚王殿下跟小公主,天南城城主跟長公主,還有蜀宇國的皇上進北洲。”段將軍的聲音一字一字的傳出,堅定中有著讓人不可違抗的威嚴。

“將軍?!”官兵驚滯,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有些驚顫顫地說道,“將軍所說之人,豈是那麽好攔的住的,僅僅一個楚王殿下就算我們千軍萬馬都未必能攔住,更何況,還加上天南城城主與蜀宇國的皇上。”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就算拚了性命,就算拚盡所有兵力,就算用上千軍萬馬,拚盡了一切也必須攔住了。”段將軍自然知道,那幾個人不是那麽好攔的,更何況他們現在都知道北洲瘟疫嚴重,都知道小皇子在北洲,這樣的情況下,他們肯定更是會發了瘋般的進城。

所以,要攔住他們,更加的難上加難,難比登天。

但是,小皇子剛剛吩咐過,不管怎麽樣,都不可以讓他們進北洲,所以,他就算是拚盡了一切,就算再難,他都必須要做到,絕不能辜負了小皇子的囑托。

“是,屬下明白了。”官兵聽到段將軍的話,驚的目瞪口呆,再不敢有任何的遲疑,沉聲應著,他跟隨將軍多年,深知將軍對士兵看的極重,若非迫不得已,絕不會浪費半分兵力,但是,此刻將軍卻說為了攔住楚王殿下要拚盡一切,可見將軍此刻是何等的決心,何等的絕裂。

若是此刻他再去懷疑,再去質問,那就根本不配再跟隨將軍。

看著官兵離開,段將軍的眸子中隱過幾分沉痛,那些官兵都是他一個個帶出來的,都跟著他征戰沙場多年,他對他們如親兄弟,不想讓他們有任何的冒險。

但是,現在他必須要這樣做。

“段將軍、、、”恰在此時,眾太醫都趕了過來,就算朝中最老的禦醫也急急的趕來,看到站在房門外,神情凜然的段將軍,都微微一怔。

“恩,小皇子在房間裏。”段將軍回神,已經快速的轉身,回到了房間裏。

此刻,來的太醫,都沒有做什麽防禦的措施,畢竟那防禦的衣服太過厚重,又阻礙重重的,實在不方便,不能好好的給小皇子檢查。

所以,此刻,每一個都將那防禦的衣服脫掉了。

段將軍的眸子望向他們,微閃,卻並沒有說什麽,這樣的情況下,小皇子都這樣的,誰還能去隻顧著自己,隻防禦著自己,若真的有人那麽做,他可能會直接的將那人踢出去。

“娘親、、娘親,好想娘親,想娘親。”床上百裏軒的手微微的伸出,在空中揮動著,似乎想要捉住什麽,口中更是喃喃的說著夢話。

此刻的他,已經沒有了命令眾臣時的那種雷厲風行的氣場,沒有了統率眾人前赴齊城時叱吒風雲的霸氣,此刻的他,完全恢複了一個五歲的孩子的樣子,喊著娘著,要著娘親,傷心而無助。

眾人看著都忍不住的心疼,這孩子這麽長時間一直拚命的堅持著,眾人隻以為,他真的如同表麵上那般的堅強,此刻才知道,原來,他的心中是這般的無助,這般渴望見到他的娘親。

這一刻,他們才想到,他們的小皇子其實是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

其它的孩子,像小皇子這麽大的,那都是天天依在父母的懷中撒嬌,啼哭的,但是他們的小皇子卻是一個人擔起了這般沉重的膽子,如今還、、、

這一刻,每一個人都感覺到自己的眼睛濕濕的,心更是痛的一顫一顫的。

“不,不行,軒兒不能見娘親,軒兒生病了,不能見娘親,不能、、、”隻是,此刻的床上緊緊的閉著眸子的百裏軒,卻又突然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急急的搖著頭,那小小的臉上滿滿的都是痛苦與害怕,他生病了,所以不能見娘親了,不能了。

眾人聽到他這話,再看到他下意識的縮起自己的身子的樣子,一個個再也忍不住,一個個縱是朝中老臣,見慣了太多的大風大浪的,此刻都忍不住的悄悄的留下了眼淚。

這孩子自己都這樣的,竟然還一以為他的娘親著想。

段將軍一雙眼睛都完全的紅了,狠狠的呼了幾口氣,才沒有讓自己崩潰失態,想起小皇子先前的話,再看到小皇子此刻的樣子,突然沉聲道,“若是小皇子真的有個什麽意外,焚燒全城,我等全部一起陪葬、、、”

段將軍此刻那變了調的聲音,帶著太多的沉痛,但是,卻是堅定的讓人忍不住的心碎。

小皇子說過,他要是死了,就要燒掉,不能讓小公主他們碰到他,不能把瘟疫感染給小公主他們。

其實即便小皇子真的得了瘟疫死去,他也實在不忍心那麽做,但是,這件事情不做是不行的。

不能眼睜睜的把小皇子燒掉,但是他們卻可以跟小皇子一起,一起燒掉。陪葬。

而他們現在都是沒有任何的防禦的跟小皇子在一起的,若是小皇子染了瘟疫,他們也都避不開,也肯定都會染上瘟疫,也都是要死的,到時候跟小皇子一起燒掉是最好的結局,也是他們做為北洲臣子的一種榮幸與驕傲。

“是。”在場的眾人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沒有絲毫的遲疑的,幾乎是同時的齊聲喊道,他們不做任何的防禦進來的那一刻,其實就已經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

“好,好,都不愧是我北洲的好男兒。”聽到眾人齊聲的回答,段將軍的臉上雖然仍就沉重,卻也多了幾分別樣的欣慰。

“不過,現在我們還不能放棄,要想盡一切辦法救小皇子。”段將軍的眸子再次的望向床上雖然閉著眼睛,卻仍就極不安定的小皇子,眸子中更多了幾分心疼。

他剛剛說的是最壞的打算,現在還沒有到那一步,隻要小皇子還有一口氣在,他們就不能放棄,一定要想辦法。

“是。”眾人再次的齊聲喊著,朝中最老的禦醫已經走到了床邊,手伸出,直接的搭在了百裏軒的手上,其它的太醫也都紛紛的圍了上去,都沒有絲毫的害怕,沒有半點的回避,躲閃。

天元王朝到北洲的路上,楚王殿下與秦可兒已經連續的不眠不休的趕了幾天幾夜的路,連馬兒都有些跑不動了。

“可兒,你先休息一會,再這樣下去,你會把自己累壞了。”楚王殿下看到站在一側,一邊啃著幹糧,一邊喝著水,一雙眼睛還直直地盯著他喂馬的秦可兒,忍不住的心疼。

“不行,我不能休息,我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趕到軒兒身邊,絕不能有半點的耽擱。”秦可兒狠狠的咽下口中的幹糧,急急地說道,現在,她狠不得可以直接的坐上火箭飛過去,怎麽還能休息。

“可兒,你已經幾天幾夜沒有和眼了。”楚王殿下將食料放在馬前,然後走向她,聲音中更是滿滿的心疼,他也明白她此刻的心情,也知道,她心中現在牽掛著軒兒,不肯休息,也不敢休息,但是再這樣下去,她會把自己累壞的。

“可兒,你不休息,總要讓馬兒休息一下,再這樣下去,馬兒都會累死了,這兒一時間也弄不到馬,到時候,我們就更不能趕路了。”楚王殿下隻能換了個方式勸她,“來,先坐一會,讓馬把食料吃完。”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