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319節

所以眾人顧不得一身的疲憊,也紛紛的都進了城,齊城是最早發生瘟疫的地方,在朝中得到消息時,齊城的百姓就死亡了大半,現在又過了這麽多天,原本繁華的齊城,已經見不到人了。

太醫等人進了齊城,看到眼前蕭條的情形,一個個都驚的目瞪口呆,一個個的都忍不住的心顫,這瘟疫實在是太厲害了。

“臣等來遲,還請小皇子恕罪。”太醫與同來的幾位大臣看到百裏軒,連連的向前,臉上都帶著幾分愧疚。

心中也有幾分惶恐,畢竟小皇子比他們先到,而且還先到了那麽久。

“你們既然來了,你各個地方檢查一下吧。”百裏軒並沒有半點責怪的意思,隻是低聲咐咐著。

“是。”幾位太醫暗暗呼了一口氣,連連的去開始檢查,畢竟他們都是朝中的老太醫,有幾個太醫,以前還是見過瘟疫的,所以還是比較的有經驗,隻是沒有這一次的瘟疫這般的厲害。

此刻已近黃昏,夕陽斜下,那略略有些暗淡的陽光撒在齊城,讓此刻的齊城更顯蕭條。

百裏軒抬眸,對上那映來的陽光,突然的感覺到眼前有些恍惚,頭微微發痛,他微微的閉起眸子,眼前似乎浮現出了一些奇怪的影像。

那影像如夢如幻,仿若夢境,影像中亦是這般的蕭條的情形,而且,屍體遍地,更顯恐怖,更透著一股死亡的氣息。

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一個男人,影像中,隻見他的背影,看不到他的樣子,但是,那手中發著寒光的長劍,身上那反映著白光的盔甲卻是看的極為的清楚。

“小皇子。”段將軍看到小皇子望著夕陽,一動不動,連眼睛都不眨一下,似乎完全魔怔了一般,忍不住的小聲的喊道。

“恩。”百裏軒聽到他的喊聲,似乎如夢中醒來一般,輕應了一聲,然後下意識的轉眸,望向他,一時間,似乎還有些沒有完全的回過神來。

“小皇子怎麽了?”段將軍看到他的樣子,更是一臉的擔心,忍不住問道。

“可能太累了,剛剛站著都睡著了,還做了個夢。”百裏軒唇角微動,神情間仍就帶著幾分茫然,剛剛那影像真的她清楚,就跟真的一樣,但是,他剛剛明明是望著夕陽。

所以,他覺的,他剛剛可能是睡著了,然後做了一個夢,要不然,實在是解釋不通剛剛的事情。“小皇子先回去休息一下。”段將軍暗暗呼了一口氣,心突然有些揪起,痛的厲害,小皇子這是有多累著,剛剛竟然站著都能睡著了。

“好。”這一次,百裏軒也沒有拒絕,他覺的他可能是真的太累了,都要出現幻覺了。

隻是,此刻腦中,剛剛的情形卻似乎越來越清楚,似乎如同真正的發生過一樣。

盡管,百裏軒的安排非常的到位,盡管所有的防禦已經達到了眾人原本根本無法想像的地步,但是,因為這瘟疫有較長的潛伏期,在發現之前就已經傳到了各處,所以,接下來,還是不斷的有全國各地發生瘟疫,有很多的百姓死去。

情形要比預期的更要嚴重,不過,幸好有了百裏軒的安排,各處早就準備周全,一旦發現了瘟疫,便快速的隔離,防禦,倒沒有讓事情進一步的惡化。

北洲各處的邊界都嚴格設關卡,不要說是人,就是蒼蠅都別想飛出一隻去。

這般的防禦,肯定會引起外人的懷疑,所以,百裏軒命令對外宣布,他正在進行秘密計劃,外人不可窺探,北洲之人也不可外出泄露的秘密。

北洲的君主北王帶妻子去看病,將國事交給小公主的事情,其它國家都是知道,畢竟這可不是小事。

而後來,小公主離開北洲回天元王朝,然後竟然將北洲的事情交給了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來處理,這件事情各國自然也都得到了消息。

一個個都忍不住的搖頭輕笑,都覺的這小公主真是太胡鬧了,更有甚者還猜測著,這小公主是不是想要霸占了北洲呀。

如今,北洲發生這樣的情況,再傳出這樣的傳言,各國更是一個個搖頭輕歎,這還真胡鬧呀,還秘密計劃,一個五歲的孩子能有什麽秘密計劃,莫不是過家家呢?

而這北洲的人也都瘋了嗎?竟然也都陪著這個不到五歲的孩子瘋鬧。

也正因為現在管理北洲的是百裏軒,是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傳出這樣的消息後,眾人反而沒有多想,也沒有去過多的懷疑,這樣一來,倒是更好的掩飾了北洲真正的情況,防止瘟疫的事情傳了出去。

段將軍可是立了生死狀,所以自然更是謹慎,可以說是安排的滴水不漏,外人是絕對的不可能探到半點的風聲的。

但是,風聲還是傳了出去。而且很快的傳到了天元王朝。

☆、183 叱吒風雲,空前絕後的洞房

按理說,全國封鎖這般的嚴密,外人是絕對的不可能得到消息的,而北洲的人也是絕對不可能把這消息傳出去的,更何況北洲各個邊界嚴密防守,根本就不可能有人進出。

那麽,消息到底是怎麽傳出去的?到底又是什麽人傳出去的呢?

對於這一點,一時間,沒有人知道。

隻是消息卻如同長了翅膀般,快速的在天下各地瘋狂的傳開。

一時間,附近各國的百姓都人心慌慌,這一次,不用官兵防守,周圍的百姓便都離的遠遠的,不敢靠近,生怕自己被感染了瘟疫。

當然,附近的各國也開始紛紛的打起了其它的心思,畢竟,這瘟疫這麽厲害,那麽接下來,可能北洲的人都會死。

到時候若是北洲的人全部死光了,那麽他們這可以攻進北洲,奪得北洲的地盤與資源。

野心,在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以前沒有,是他們不敢,現在有了這樣的機會,他們豈能放過,至於瘟疫,隻要等北洲人死光了,等段時間,燒上一把大火,就沒什麽大問題了。

所以,此時,附近的一些國家都暗暗準備著,窺探著,尋找著合適的機意,蓄意待發。

但是,他們卻沒有想想,若不是現在北洲全麵的封鎖,瘟疫隻怕早就傳了開來,像他們這樣的小國隻怕早就已經毀滅了。

接理說,若真有消息傳出,傳到附近的幾個小國倒也可能,若說傳到天元王朝,總需要些時間的,畢竟天元王朝離北洲是最遠的,但是,偏偏天元王朝那邊,第一時間就得了消息。

“主子,北洲、、、”追魂快速的進入房間,臉上是從來沒有過的凝重,一雙眸子中還明顯的帶著幾分無法控製的害怕,他的話說了一半,望向秦可兒時,欲言又止。

“北洲出什麽事了?”秦可兒聽到他的話,再看到他這神情,瞬間的驚住,她知道,追魂不是飛鷹,若不是有十分嚴重的事情,他絕不會這般的冒然闖進來,更不會是這樣的神情。

追魂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知道這件事情也不可能瞞的過王妃,想了想,這才再次沉聲說道,“北洲傳來消息,說北洲發生了特別嚴重的瘟疫,現在北洲百姓已經死去大半,具體情況,屬下已經讓人去查了。”

追魂的消息是靈通,但是他沒有主子的命令,這一次,他並沒有去刻意的打探北洲的事情,更何況北洲那邊百裏軒又讓人封鎖了消息,所以,這一次,他並不是自己查到的這個消息,而是有人刻意的將消息傳給了他的。

“什麽?你說什麽?”秦可兒聽到他這話,身子猛然的僵滯,忍不住的一搖,差點栽倒地上,一隻手快速的扶住了床沿才勉強的站住,但是身子卻是不受控製的發著顫,雙腿更是明顯的發軟,即便此刻扶著床沿,身子還是慢慢的下壓著。

瘟疫!瘟疫!瘟疫有多麽的可怕,她是最清楚的,在現代有著那麽先前的醫藥設備,有著那麽先前的防禦,有時候都是無法避免的,更何況是在這什麽都沒有的古代。

在這古代一旦發生瘟疫,往往就代表著毀滅,更何況追魂還說是特別嚴重的瘟疫,還說,北洲的百姓已經死了大半。

北洲,北洲的百姓、、、

北洲,她的軒兒還在那兒呀,不,不要,千萬不要,她的軒兒絕對不能有事,。

此刻,楚王殿下也突然的坐了起來,一雙眸子直直地望向追魂,縱是向來冷靜,波瀾不驚的他,此刻的臉上也明顯的多了幾分驚愕,甚至害怕。

“消息可能會有些出入,但是瘟疫的事情應該是真的,北洲國內的情況不明,但是北洲各處邊界現在都完全的封鎖,不讓任何人進出、、、”追魂將他探到的消息一一稟報著,因為,北周封鎖,裏麵的情況,他也不太清楚。

所以,具體的情況還要去查。

追魂的話還沒有說完,秦可兒已經快速的站起了身,直直地快速的向外走去,隻是,那雙腿還是明顯的發著顫,身子也繃的更緊。

“可兒。”楚王殿下神色微變,快速的起身,拉住了她。

秦可兒微愣,快速的回眸,望向他,眸子微眯,然後望向他身上的‘傷口’,冷冽中隱過幾分怒意,看來,他並沒有受傷,原來,他竟然是騙她的。

不過,她並沒有說什麽,因為,這個時候,這些都不重要了,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隻有她的軒兒,她現在隻要她的軒兒能夠平安。

“我要去北洲,馬上,立刻。”秦可兒的眸子速抬,望向他的臉,對上他的眸子,聲音中有著急切的害怕,卻亦是格外的堅定,她要去北洲,必須去,她的軒兒還在那兒,還有北洲的那些百姓,父親離開時,把北洲交給了她,但是現在、、、、

“王妃,若是傳言是真,現在北洲瘟疫蔓延,可能應該到了無法控製的地步,若是王妃現在去北洲肯定會很危險,隻怕救不了什麽人,反而、、、”站在一側的追魂,更是驚的臉色速變,若是傳言是真,誰都知道,這樣的情況下去北洲,那肯定是十分的危險,一旦惹上了瘟疫,那就沒命了。

所以,他希望王妃可以冷靜下來,其實王妃做事向來冷靜,應該明白這個道理的。

但是,縱是平時再冷靜的人,聽說自己的兒子有危險,也再也無法保持冷靜。

“縱是刀山火海,縱是十八層地獄,縱是粉身碎骨,我也要去。”秦可兒的眸子仍就直直的望著百裏墨,一字一字的話語從她的口中擠出,是讓人無法懷疑的緊定,卻偏偏有著一種讓人聽到心碎的輕顫。

她現在好恨,好恨自己,為什麽當初,她要把軒兒一個人留在了北洲,讓軒兒一個人來麵對這一切?

她真的不敢相信,她的軒兒,在麵對這樣的死亡的恐怖中,會是多麽的害怕,那麽的無助,而她這個做母親,卻不能陪在他的身邊。

她該死,她真的該死,所以,現在不要說是瘟疫,就是刀山火海,就算明知一進去了就是粉身碎骨,她也絕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好,我們一起去。”百裏墨握著她的手一緊,已經快速的站起身,緊緊的攬著她,快速的向外走去。

那是她的兒子,也是他的,他的兒子現在在北洲,北洲情況不明,他豈能不擔心,豈會不管。

正如她所言,現在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要去,而她的心情,他能明白,所以,他雖知這一次去,她跟他都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但是這一次,他卻決定了不會阻止她。

是生,是死,他陪著她,是生是死,他們都在一起。

“主子。”追魂更是驚的膽顫,但是,他也知道,主子決定的事情是沒有人可以改變的,而且現在這樣的情況下,身為父母的他們,的確不可能看著自己孩子出事而不管。

所以,追魂並沒有再阻止,而是沉聲說道,“屬下馬上準備。”

“可兒,別太擔心,不會有事的,軒兒不會有事的。”百裏墨緊緊的抱著她,明顯的感覺到身子此刻的輕顫,他知道此刻的她,肯定是怕到了極點。

“瘟疫,是瘟疫。”秦可兒的手斷的握緊著,想要控製住自己身子的輕顫,卻發現竟然一點用處都沒有,身子似乎反而顫抖的更加的厲害,若是別的事情,那怕是殘酷的戰爭,以軒兒的聰明與機靈,都有可能會避開。

但是,現在卻是瘟疫,瘟疫麵前人人都是一樣的,隻要感染了,沒有醫治的法子,那就是必死無疑,而現在,北洲還是全麵封鎖的,便說明,還沒有找到醫治的法子。

瘟疫麵前,不管你再聰明,再機靈,都沒有用處的。

“軒兒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百裏墨知道,此刻他說什麽都是空洞的,沒有看到軒兒之前,他說的什麽話都不可信,而且,此刻他也完全不知道是什麽情況,但是現在他卻必須要這樣的安慰著她。

“是嗎?會嗎?若是軒兒真的出了什麽事,我會恨死我自己,是我的錯,我當初不應該把軒兒一個人留在北洲的。”秦可兒此刻是完全的慌了,心中是忍不住的害怕,她也想讓自己冷靜下來,但是一想到現在軒兒的處境,她的心中就像是有千刀萬刀同時的刺了進去,沒有了一處完好的地方,痛的滯血,痛的無法呼吸。

“不會的,可兒不會有事的,軒兒一定不會有事的。”百裏墨聽到她這話,一時間驚的心跳都停了,她此刻這般的自責,把一切責任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若是軒兒真的有什麽事,那她、、、

不,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他這話與其說是說給秦可兒聽到,倒不如說是安慰自己的。

“可兒,北洲現在還全麵封鎖著,並沒有亂,說明朝中是穩定的,瘟疫應該還沒有傳到京城,軒兒在皇宮,不會有事的。”百裏墨攬著她的手再次的緊了緊,唇角微動,輕聲勸著她。

隻是,他的眸子深處卻是更多了幾分凝重與驚疑,北洲發生了瘟疫,是誰下令封鎖了北洲?又是誰下令封鎖了消息的,若非有人刻意的封鎖消息,追魂不可能到現在才知道,而且追魂現在顯然還不是自己得到了消息,而是有人刻意傳來的。

若是有人封鎖了消息,為何消息又傳了出來,而且這麽快就傳到了天元王朝?

所以,此刻,百裏墨的心中有著太多的疑問,也更有著太多的擔心。

“去北洲,去北洲,隻有到了北洲,才知道。”秦可兒聽到他的話,微怔,雖然他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不知為何,她的心中總是害怕,而且是那種似乎快要抽離了她的靈魂的害怕,所以,她現在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趕去北洲。

“好,好,可兒不著急,我們立刻去北洲。”百裏墨轉眸,看到追魂準備好的寶馬,快速的攬著秦可兒躍了上去,幾乎沒有任何的停頓的,便快速的急馳而去。

追魂一時間都沒有回過神來,等到反應過來時,已經完全的沒有了自家主子的身影了。

天南城。

“紅妝呀,你看看這個你滿意嗎?要是不滿意的話娘親再讓人去換。”一個美豔絕倫的中年貴婦一臉親切的望向秦紅妝,笑的那叫一個燦爛,甚至還帶著那麽幾分毫不掩飾的諂媚的討好。

隻所以說她是中年貴婦是因為她在紅妝麵前,自稱娘親,其實她那美豔的臉上根本看不到任何歲月留下的痕跡。

秦紅妝的唇角微扯,古羽得到消息帶著她來到天南城,原本以為真的有重要的事情,卻沒有想到,根本什麽事都沒有,唯一的原因就是古夫人聽說了她的事情,想要見她。

秦紅妝永遠也忘不了她來到天南城第一次見到古羽的娘親時的情形。

當時,古夫人遠遠的便直向著她的方向撲了過來,那速度,那架勢,差點把她嚇呆了,當時,她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古夫人不會是看她不順眼,然後想要衝過來打她的吧?

隻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是讓秦紅妝直接的呆愣,她怎麽都沒有想到,古夫人直接的衝到了她的麵前,然後突然的抱住了她,抱的那叫一個興奮,那叫一個激動。

然後,古夫人便一臉熱情的拉著她進城,完全的將古羽晾在了一邊,似乎都沒有看古羽一眼。

那一刻,秦紅妝就這麽被她拉著,一時間根本就回過神來,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麽情況。

而被晾在一旁的古羽,也是一臉的驚愕,呆呆的看著他的娘親已經親切的拉著自己女人走出了很遠,很遠,才終於回過神來,他的娘親竟然真的這般的無視他。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冷宮囚歡 一朵紅杏爬牆去 皇後好銷魂 貓妖女 在異界的日子 亂世蘭陵王妃夢 穿越之絕色獸妃:鳳逆天下 夜寵為妃 醜妃無良 庶女有毒 穿越之采花王妃 破身愛妃 嫡庶有別 農門青雲路 明朝女人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