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318節

“臣惶恐。”國太傅聽到他這話,愣住,一時間真不明白小皇子這意思,他那些東西,在世上的眼中,都是有些不務正業的,小皇子此刻特意的提起是什麽意思?

眾人聽到他的話,也都紛紛的愣住,極為的不解,這般危急的情況下,小皇子怎麽突然提到了這麽一件不相關的事情,而且小皇子這才來北洲沒有幾天,怎麽會知道太傅的這一個習慣的。

“太傅別急,你這一愛好這次可要派上大用處了,我隨後會畫一些圖給你,你按我的圖設計出來,然後讓人連連趕製出來,分開所有前去瘟疫重區的士兵與官員。”百裏軒唇角微揚,略略的揚起了幾分笑意,少了剛剛的那份果絕的凜然,倒是多了幾分和氣,讓國太傅高高懸起的心落了下來。

“是,臣遵旨。”國太傅雖然不知道小皇子到底是讓他做什麽,但是卻仍就沒有絲毫的猶豫的應著,一時間,心中亦是多了幾分壓抑不住的激動,沒有想到他的這一份才能竟然能夠得到小皇子的賞識與重視。

“李大人,你用最快的方法替我發布幾條消息出去,通知北洲所有的百姓。”百裏軒轉向李大人時上,臉上再次的恢複了先前的鄭重。

“小皇子請講。”李大人也下意識的恭聲,略略提高聲音應著。

“第一,不管有沒有發生瘟疫的地方,讓所有的百姓用蒼術、雄黃等煙熏室內,以消毒防病,第二,讓各地的藥店免費向所有的百姓提供藿香、甘草、苦參、等可以預防瘟疫的藥材,所需銀兩統一向當地府衙申報,最後由國庫支出,第三通知所有百姓盡量不要外出,現在預防相當的重要。”

百裏軒極為清楚明要的快速的說了幾點。

“是。”李大人自然也是連連應著,隻是神情間更多了幾分錯愕,小皇子這麽小的年紀竟然懂的這麽多,不僅僅懂的藥理,還懂的如何的預防瘟疫。

眾臣此刻的心情也都已經不能再用驚愕來形容,這真的隻是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嗎?

這怎麽可能?他怎麽可能會懂的那麽多?而且他這安排的當真是滴水不漏,步步到位。

對於他說的所有的藥材都由國庫而出的話,眾臣震撼之餘更是極力的讚成,現在的情形下,沒有什麽比人更重要,更何況北洲不缺錢。

“呈禦醫,你帶著朝中幾位太醫隨我一起去齊城,一定要盡快的研製出醫治瘟疫的法子。”百裏軒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突然的轉向了吳禦醫,聲音中更多了幾分凜然的果絕,防禦隻是暫時的減緩瘟疫的傳播,研製出法子才是最重要的。

“小皇子,不可、”

“不要,萬萬不可。”聽到百裏軒的話,一時間,整個大殿的眾臣幾乎是異口同聲地驚呼。

“小皇子,絕對不可以,齊城是最早發現瘟疫的地方,可以說是瘟疫最先傳開的地方,現在齊城的百姓已經死亡過半,可以說齊城現在是最危險的地方,所以臣絕不能讓小皇子去齊城。”丞相大人向前邁了一步,厲聲喊道,不管怎麽樣,他都不能讓小皇子去冒險。

“就因為齊城是瘟疫最先傳出的地方,所以,去齊城才能夠真正的最快的找到醫治瘟疫的法子,丞相放心,我會讓國太傅也給我研製出一套防禦的服裝,進齊城前也定會做好防禦措施、、、”百裏軒自然明白丞相大人的擔心,他也明白此刻去齊城有多麽的危險,但是他必須要去。

當聽到眾朝的稟報時,他便自然的有了這些應對的法子,包括一些藥理上的事情,所以正如娘親所說,他有著無限的潛能。

“不可,絕對不可。”丞相不等他說完,突然打斷了他的話,聲音更是略略的提高了幾分,突然的跪在了地上,“隻要今天有老臣在,絕不會讓小皇子去齊城。”

“是,臣都絕不能讓小皇子去齊城。”眾臣見些情形,也都齊刷刷的跟著丞相大人跪在了地上,此刻,他們對這個不到五歲的孩子,不僅僅是心疼,不僅僅是愛護,而是一種超越了一切的敬畏,所以,更是誓死的一種維護。

這一刻,他們覺的,隻要小皇子在,他們就有了主心骨,此刻不管發生事情,似乎都不算事,此刻似乎天踏了下來,都不是那麽可怕的。

此刻的他,小小的身子站在那兒,卻如同一個全身散發著光芒的萬能的神,不所不能。

百裏軒的眸子望向此刻齊齊的跪在地上的眾臣,眼神微轉,隱隱的多了幾分感動,但是,他知道,有些事情他必須要去做。

“小皇子,國不可一日無君,小皇子離開京城,京城中的事情無人處理,隻怕會亂,到時候要怎麽辦?”曾經以為小皇子隻會是一個擺設,不會起到任何的作用的丞相大人這一刻卻突然想用這個理由來留下小皇子。

“不錯,丞相大人說的對,朝中的事情還需要小皇子處理,小皇子怎可離開。”這一刻,已經沒有人再懷疑這個不到五歲的小孩子的能力。

他能夠在這般危急的情形,將眾人認為已經完全毀滅的事情安排的滴水不漏,讓眾人一瞬間的找到了希望,一時間覺的那件事也並沒什麽了不起的。

他能夠在這麽段的時間內,扭轉乾坤,撐控全局,那麽朝中的這些事情又算的了什麽呢?

甚至可以說,小皇子剛剛撐控的不僅僅是全局,還有人心,他們如今在場的每一個人的心。

讓他們的心在一瞬間的完全的發生了變化。

一個人,連別人的心都能夠撐控了,那麽還能有什麽是不能撐控的呢?

“京城之中現在並沒有特別棘手之事,一切都算順利,由丞相做陣,相信絕不會有任何的問題。”百裏軒輕呼了一口氣,鄭重的聲音中更多了幾分不容忽略的威嚴。

“臣無能,不敢擔此重任,還望小皇子親自來處理。”丞相聽著這話,連連的說道,竟然當眾說自己無能,為了讓小皇子留下,他當真是夠拚的了。

“是,臣等無能,還請小皇子親自處理朝中事情。”眾臣也隨即跟著丞相附和的喊道。

“你們都應該知道,找不到醫治瘟疫的法子,在哪兒都不是安全的,找不到醫治的法子,就算防禦的再好,北洲有可能還是無法逃過毀滅的厄運,甚至危及整個天下。”百裏軒眸子微閃,心中輕動,聲音中也略略的多了幾分異樣,但是眼前的情形,他是最清楚的。

“臣帶朝中禦醫前去,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找到醫治瘟疫的法子。”段將軍突然的抬頭,一臉凜然無畏。

“臣等都可以前去,所以,小皇子不必親自去。”、

“是,臣等都可以前去,但是小皇子萬萬不能去,北洲少了臣等無所謂,但是不能少了小皇子。”重臣一時間,都自請前去,不管怎樣,絕不同意百裏軒前去。

“剛剛段將軍已經說過,軍醫與當地的衙醫,都去查看過了死去的屍體,都沒有發現任何的異樣,毫無頭緒,所以,我懷疑,這一次的瘟疫可能不是由人身上引起,我這次前去,更想查看一下當地的環境,食物,水源,要從各個方麵找原因,我對這方麵的事情,了解一些,而且,我也會讓人通知長老前去幫我,長老對這些也是比較了解的,寒逸塵曾經給我服下雪山玉蓮,此物可養身壯體,更可解百毒,防百毒,此刻,我可以說是百毒不侵入,所以,你們不用為我擔心。”百裏軒想了想,這才比較仔細的解釋著。

他剛剛的腦中,突然的就冒出了很多的關於瘟疫方麵的事情,他知道,有些事情,靠說其它的人隻怕不會明白,所以他必須要親自去。

為了北洲的百姓,更為了他在意的那些人,他必須的盡快的親自去。

眾人聽到他的話再次的驚住,他竟然說,他懂的這方麵的事情?一個五歲的孩子,隻怕都還從來沒有經曆過瘟疫的事情,怎麽會懂的這方麵的事情。

但是,眾人看著他的神情,卻竟然又無法懷疑,特別是在聽到他說出要從各個方麵找原因時,更是驚的目瞪口呆,也是頓時的心服口服,再無半點的懷疑。

“這件事情,就這麽定了,準備一下,今天下午便起程。”就在眾人目瞪口呆的回不過神時,百裏軒一字一字極為堅定的下了命令。

“小皇子、、、”丞相回過神來,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氣,還想要說什麽。

“誰都不必說了,我主意已定,絕不會改變,若再有人反對就依違抗聖旨處置。”百裏軒手一擺,冷冷的打斷了他的話,那聲音中更透著一股讓人不敢違抗的威嚴。

一時間丞相怔住,眾臣怔住,眾臣也明白,此刻小皇子是主意已定,真的是不可能改變的。

他雖然隻是一個還不到五歲的孩子,但是此刻卻絕沒有一個人再把他當做五歲的孩子看待。

此刻的眾臣,已經完全的把他當做了北王,甚至更為的敬畏。

“臣服從小皇子的命令。”丞相大人意識到已經無法改變小皇子的主意,那麽,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完全的服從小皇子的命令,不讓小皇子再分心操心別的事情。

“臣等服從小皇子的命令。”臣眾也再次的跟著丞相連聲喊道。

一時間,大殿之上眾臣一心,而且再沒有了剛剛黯然,失望,甚至害怕,一個個的都是鬥誌昂然,一臉的堅定,信心十足。

“記住,要絕對的封鎖所有的消息,絕不能讓北洲發生瘟疫的事情傳了出來。”百裏軒見他們答應了,這才暗暗的鬆了一口氣,隻是卻再次沉聲吩咐道。

北洲發生瘟疫的事情絕對不能傳出去,若是讓父親跟娘親知道了,他們肯定會不顧一切的,第一時間趕來北洲,他不能讓父親跟娘親冒險,絕對不能。

這所有的事情,都由他一個人來擔著,那怕是與天爭,與地鬥,他都要爭一次,鬥一次,一定要解決這次瘟疫的問題,救北洲百姓,救天下百姓。

“是。”段將軍提高了聲音,一臉堅定的應著,“小皇子放心,若是此事傳了出來,臣提頭來見。”

“好,一切就這麽定了,大家按我剛剛的吩咐去安排一切。”百裏軒微微點頭,緩慢的聲音中仍就帶著一股王者獨有的霸氣。

不得不說,北洲眾臣的確是團結的,不過一上午的時間,所有的事情都按著百裏軒吩咐的準備妥當。

特別是國太傅,按著百裏軒畫的圖片,非常精確的做出了防禦服。

眾人看著那防禦服,一個個驚的目瞪口呆,如同看到了怪物一樣。

穿上這衣服,幾乎就完全的跟外麵的一切隔絕了,這樣一來,就完全不怕感染了,而且還不妨礙呼吸。

眾人再一次為小皇子完全的折服,這樣的設計,他們就算是挖空了腦袋,都想不出來,不知道小皇子是怎麽想出來的。

一時間,眾人就感覺小皇子就是上天派來解救他們的天神。

這一次,沒有等小皇子吩咐,眾臣便發動了所有的能夠利用的力量,紛紛的大量的去製作這種防禦服。

下午的時候,百裏軒真的按事先所言一樣,與眾太醫一起動手,前去齊城。

眾臣看到意欲離開的小皇子,一個個的臉上都是明顯的帶著幾分擔心與凝重。

雖然說,有了小皇子研製出的這防禦服,而且小皇子也說自己百毒不侵。

但是,誰都知道現在,齊城是瘟疫最嚴重的地方,又是瘟疫最先傳播

的地方,此刻的齊城隻怕比地獄更為可怕。

不知道小皇子這次去,會不會有危險呀、、、、

☆、182

段將軍安排人選出自願去瘟疫災區的士兵,決定陪著百裏軒一起去齊城,這一路上,他也好保護小皇子。

為了趕時間,百裏軒拒絕做馬車,而是選擇乘馬。

畢竟現在事情緊急,每每耽擱一刻的時間,可能就會隨時有大量的百姓死去。

“好,臣帶小皇子一起騎馬。”段將軍此刻對百裏軒已經是從心底深處的完全的敬佩,對於百裏軒的話更是言聽計從,一聽百裏軒說騎馬,立刻的便喚來了他的血汗寶媽。

“好。”百裏軒心中一喜,以這馬的速度,若是路上不停不歇,可能隻要幾天的時間就能夠到了。

“我與段將軍騎馬先行,眾人也盡快跟上。”百裏軒坐在馬背上,一雙眸子快速的望過眾人,聽似十分隨意的一句話,卻仍就有著王者獨有的氣魄。

有一種人,天生就有著一種讓人臣服,讓人敬佩,讓人心甘情願追隨的魄力。

“是。”眾人幾乎同時的齊聲回答,小皇子親力親為,不怕危險,而且還一馬當先,他們豈能落後。

所以,一時間,原本想要乘馬車的眾人都改為了騎馬,隻有幾個年紀實在太大的太醫,不得不坐馬車。

一路上,因百裏軒的要求,日夜兼程,根本沒有好好的。隻除了路上遇到酒家,飯莊,會停下添飽肚子,喂飽馬之後,其它的時間,他們就根本沒有停過。

縱是段將軍這般久戰沙場的鐵血漢子,也深深動容,心底震撼。

一個隻有五歲的孩子,竟然會有這般的毅力,他一生隻佩服一人,那就是讓他心甘情願追隨的主子,但是,現在,這個五歲孩子卻是讓他徹底的完全的折服。

“小皇子先睡一會吧,你這樣就算趕到齊城也累壞了。”鐵血漢子這一刻心也柔了,心疼不已,手緊緊的抱著他,盡量的給他一個舒服的姿勢,“小皇子怕耽擱時間,可以躺在臣的身上休息一會。”

“段將軍,還有多久能到。”百裏軒的小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疲憊,但是一雙眸子中卻還是透著幾分不容忽視的堅定。

“以這樣的速度,後天早上應該就可以到了,所以小皇子要好好的休息,養足了體力到了齊城,才能夠盡快的找到醫治瘟疫的法子。”鐵血男人第一次如此溫柔的去勸一個人。

“恩,好。”百裏軒想了想,低聲應著,這幾天他的確是累了,所以,躺在段將軍的懷中,盡管馬兒仍就急弛著,他卻很快睡入了夢香。

段將軍的眸子望向他,瞬間的化的輕柔,抱著他的手略略的緊了緊,卻更顯輕柔,這一輩子,他從來沒有這麽心疼過一個人。

而這個孩子是真的讓他疼到骨頭裏的。

百裏軒與段將軍到達時,並沒有驚動太多的人,而直接便好了防禦的措施,便直接的進了齊城。

百裏軒先檢查了幾個得了瘟疫的百姓,雖然他做了全麵的武裝,但是段將軍還是一臉的擔心,一臉的害怕,步步不離的跟在他的身邊,原本想要組織他,但是想到他來的目的,想到他那果絕的態度,最終便沒有說什麽。

他知道,有些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麽,決定的事情就絕不會更改。

百裏軒仔細的為百姓檢查過後,又去仔細的看了當地的環境,當時的生畜,以及各處的水源,並非一一吩咐士兵將他看過的東西都帶了回去。

百裏軒整整一天都在齊城的各處不斷的檢查著,沒有絲毫的停歇,跟在他身邊的段將軍更是心疼,但是,他畢竟不懂這些,又替不了小皇子,隻是傳來了軍醫,可以協助小皇子。

但是,這瘟疫畢竟不是別的簡單的病災,而且這一次又十分的嚴重,一時間,百裏軒也不可能就找到解決的辦法。

畢竟,他還隻是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

所以,隻能等朝中的禦醫趕來後,再一起研究。

跟隨而來的太醫,直到第二天傍晚的時刻,才趕到,當時,一聽說小皇子比他們到了兩天,這兩天一直在齊城查看,而且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