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317節

☆、180絕對的震攝

全朝眾臣聽到他這話,一瞬間的全部驚住,一個個的紛紛快速的轉眸,望向此刻坐在大殿之上的他。

大殿之上,龐大的龍椅之中,他小小的身子坐在中間,顯的極為的寬闊,感覺椅子更是龐大,他的身子更顯輕小。

雖然,剛剛他那話著實驚人,雖然,他此刻那氣勢足夠震撼,但是,眾朝望向他,看到這般的情形,還是忍不住的暗暗的歎了一口氣。

哎,真是一個孩子呀,他又怎麽會懂的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又怎麽會知道,這件事情的可怕,弄不好就是完全的毀滅了,不,現在的情形是明擺著的會毀滅了,隻不過是早幾天,晚幾天的事情。

“小皇子,這件事情非同小可,不是鬧著玩的,小皇子就不要管了,由老臣來撐著吧,老臣與北洲共存亡。”丞相大人也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慢慢的搖了搖頭,眼前的情況實在危急,弄不好,所有的人都會死。

或者到時候毀滅的還不僅僅是北洲,極可能是整個天下。

但是,不管怎麽樣,他都是盡量的保護小皇子,隻希望小皇子可以沒事。

對於北洲,他也隻能盡力了。

“我們與北洲共存亡。”眾人聽到丞相話,也紛紛的一臉鄭重的表態。

“好,大家一起努力。”丞相的聲音略略提高了幾分,更多幾分無畏的凜然,隻是眸子深處卻仍就隱著幾分黯然,如今這件事情並不是眾人團結一起就能夠解決。

現在的情形,越是眾人都聚集在一起,越是危險。

“青卓,你將小皇子送去天元王朝,那邊離的遠,而且由楚王殿下跟小公主在,應該會比較的安全。”丞相大人的眸子再次的轉向了軒兒,臉色微凝,突然說道,他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保住小皇子。

天元王跟與北洲離的遠,隻希望,還沒有傳到天元王朝,更希望,楚王殿下跟小公主能有辦法解決。

“是。”青卓恭敬的應著,隨即抬眸望向百裏軒,“小皇子,屬下送你、、、”

青卓現在也是最擔心軒兒的安危,小公主離開時,可是咐咐他好好照顧小皇子的,若是小皇子出了事,他怎麽向小公主交待呀?所以,青卓聽到丞相的話,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便答應著。

軒兒突然站起身,一雙眸子緩緩的一一掃近大殿下的眾臣,身子仍就輕小,但是,此刻,他的那雙眸子卻似乎一瞬間的能夠把人給震攝住,竟然讓人有一種忍不住想要臣服的衝動。

他那小小的身上,不斷的散發出一股讓人無法抗拒的氣場,微微抬眸,舉手間,都帶著一種王者的狂妄與霸氣。

一時間,剛剛那些大臣都一動不動,也沒有人說話,隻是那麽愣愣的望著他,忘記了所有的反應。

“我,百裏軒,絕不會在這個時候離開。”他的眸子望過一周,收回,唇角微動,一字一字的話語慢慢的從他的唇間溢出,聲音仍就帶著幾分稚嫩,但是卻更帶著一股讓任何人都無法忽略,讓任何人都不敢違抗,甚至不敢有絲毫懷疑的魄力。

“如今的情形雖然危急,卻並非沒有辦法,事在人為,在我看來,人定能勝天。”軒兒的話語微微的頓了一下,聲音中更多幾分堅定,那驚人的氣場不斷的散開,竟是絲毫都不輸北王或者楚王殿下。

大殿之上,眾臣一時間似乎瞬間的變成了雕像,一時間,都直直的望著他,一臉難以置信的錯愕,即便是他們親眼所見,都不敢相信,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竟然會有這麽強大驚人的氣場,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說出這樣的話來。

單單是這份氣魄,這份擔待,就足以讓眾臣從內心深處的敬佩與震撼。

不愧是小皇子呀,果真是非同尋常,隻是這件事情、、、、

“老臣明白小皇子凜然無畏,心懷天氣,氣度非凡,但是這件事情,小皇子最好避開,最好立刻回天元王朝。”丞相大人首先回過神來,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心中欽佩萬分,卻也更是心疼這孩子,所以,更想快點送他離開。

“丞相大人所言極是,現在的情形是無法控製的,它不是戰爭,戰爭殘忍,卻隻要分出勝負就能終止,它也不是火災,雪災,水災,雪災危及的也隻是一方,現在是瘟疫,是一種十分可怕的瘟疫,而且還是在這冬天突發的瘟疫,很難控製。”李大人聽到丞相的話,臉色微沉,也緊跟著說道。

“是,這一次的瘟疫發生的太突然,一夜之間,已經有三個村莊,兩個城鎮被感染,一夜之間,百姓死亡大半。”丞相大人聲音沉重的讓人有些透不過氣來。

“已經查出,這次的瘟疫極有可能是從齊城傳出來的,齊城位於北洲中心,除了京城,可以說是北洲最繁華的城鎮,而且齊城還是經商重地,每天來來往往的人不計其數,而且軍醫查了死去百姓,說這瘟疫有潛伏期,並且潛伏期很長,當時感染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異樣,等到七八天的時候才會發作,一發作就無藥可救,不到幾個時辰就死去了。”站在丞相身邊的一個大臣,也是一臉的凝重。

“而因為齊城是繁華的經商重地,每天進進出出的人無數,七八天的時間,都不知道有多麽的人進出過,不知道有多少的人身上感染了瘟疫,更不知道那些人都把瘟疫帶到了什麽地方,這樣的情形要如何控製,如何能控製,隻怕用不了幾天,整個北洲的人就全部死掉了,隻怕到時候連京城都逃不過,畢竟京城中每天進出的人也是不計其數的。現在就算是各地封鎖都沒有用處了。”有人更是清楚的分析著現在的情形,字字如實,卻是字字讓人心驚肉跳,如此說來,大家都要死了。

眾人聽到那個的分析後,一個個的臉上都更多了幾分凝重,眸子中也都多了幾分害怕,畢竟誰都怕死,而且還是這般恐怖的瘟疫。

這瘟疫這麽厲害,說不定明天就會傳到京城,他們也都活不成了。“而且現在也沒有可以醫治瘟疫的方子,軍醫是一點法子都沒有,宮中的禦醫也都是束手無策,根本無處下手,一點頭緒都沒有,宮中老太醫說,這瘟疫太過詭異,太過複雜,想要短時間內研製出解藥隻怕不太可能。”另一個大人想了想,慢慢地說道,那聲音也是低沉的讓人壓抑,一時間,整個大殿的氣氛變的格外的沉重,一時間,似乎整個大殿中都被死亡蒙罩起來。

其實北洲重臣分工倒是明確,配合也是極好,所以,北王不在北洲,北洲也還算穩定,但是這一次、、、、

“短時間內無法研製出解藥,哎,隻怕到時候研製出解藥來,人都死光了,也起不了作用了。”這樣的情況下,這樣的氣氛下,隻怕任何人都會害怕絕望。

“是呀,所以,現在我都不抱什麽希望了,感覺就像是在等死一樣,這種感覺真的是折磨人呀。”

“一夜之間,幾個村莊,幾個城鎮就這麽毀了,而且,前天的一些小村莊裏,就已經出現了很多突然死人的現像,隻是沒有昨天那麽嚴重,那麽恐怖,現在很明顯這瘟疫已經擴散,而且這擴散的速度太過驚人,可怕。”眾人越說越是低沉,越說越是恐怖。

“所以,現在的情形根本就無法控製,更無法挽回了,就算北王在這兒,隻怕也沒有辦法了。”

“是呀,這樣的情形,就是神仙下凡,都沒有辦法了。”

“所以,小皇子現在必須要盡快的離開北洲,趁著這瘟疫還沒有傳到京城,還來的及。”丞相大人此刻還擔心著軒兒的安危,還想著要把軒兒送走。

“不錯,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把小皇子送走。”

“小皇子,現在北洲的事情,就算北王在,楚王殿下跟小公主在,都沒有辦法,所以,小皇子就不要再管了。”丞相大人雖然知道他這話太過低沉,消積,但是事實如此,他又怎麽能夠樂觀起來。

他們這些老臣,一個個都年過半百,見過的風浪都不少,誰都知道,如今這情形是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就算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北洲,也回天無力了。

不是他們消沉,而是眼前的情形太過嚴重,的確不是人力能夠解決的了。

所以,更是沒有人相信,眼前這個五歲的孩子會有辦法解決,隻以為他是不了解情形的嚴重性,想的太過簡單。

就連北王都不能解決,一個小娃兒怎麽可能?

“神仙不能做到的,不代表我們不能做到。”軒兒突然的邁步,向著大殿的高處走了一步,讓他的氣場更加的張揚,雙眸微沉,一字一字緩慢卻堅定地說道,“就算這是天意,我也要與天爭,老天想要毀掉北洲,我不同意,就絕不可能,我自有辦法,讓北洲度過這次的危急。”

------題外話------

親們,明天萬更,絕對的精彩驚人哈,親們不要錯過了呀,影的下一本書會寫百裏軒,到時候也會有舅舅的故事,喜歡軒兒的親,喜歡舅舅的親們,開心了哈。

下本書可以讓親們選擇角色客串,想要客串的親們,可以加影的群,跟影或者跟管理員聯係,提前預定,早定早得,親們要趕緊的,心疼舅舅單身的,你們也終於有機會把舅舅娶回去了,哈哈哈,

☆、181鋒芒初現,絕對的震撼

“小皇子有辦法?”眾人聽到他竟然說有辦法,更是徹底的驚住,這樣的情形下,任誰都沒有辦法,無力回天了,但是小皇子卻說有辦法?

這怎麽可能?

“小皇子,這可是瘟疫,不是鬧著玩的事情。”丞相回過神來,神情間明顯的多了幾分急切,他以為小皇子隻是一時興起,把這件事情想的太簡單,當成玩的了。

“段將軍。”這一次,百裏軒沒有理會丞相的話,而是突然的轉眸,直接的望向了站在一側的段將軍。

“臣在。”段將軍本來也是跟丞相一樣的心思,根本不相信百裏軒此刻的話,不相信一個不到五歲的小孩子會真的有辦法,原本也想著跟丞相一起勸百裏軒的,但是聽到百裏軒的喊聲後,竟然下意識的便立直了身子,恭敬的應著。

百裏軒那聲音並不是太大,但是卻有著一種讓人不敢忽略的,本能的便讓人想去臣服的震撼。

此刻,他站在高處,身子仍就輕小,但是,那氣場卻是瞬間張揚到極致,一時間,隻讓人有些睜不開眼。

大殿之上,眾人一時間隻驚的目瞪口呆,剛剛勸著他的丞相也下意識的停住了話,此刻是真正的被他的氣勢鎮住。

“封鎖北洲所有邊界,從這一刻,不準任何人進出北洲。”就在眾人目瞪口呆的驚愕中,百裏軒的聲音再次傳來,第一句話,更是讓人徹底的驚住。

封鎖北洲所有的邊界?!不準任何人進去,小皇子這意思?

“特別是邊界的幾個小國,小鎮,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出入。”就在眾人暗暗疑惑時,百裏軒再次凝聲強調著,“小國散亂,治理不嚴,一旦瘟疫傳了過去,極有可能會快速的傳散到全天下。”

眾臣震撼,不得不說,他雖然不到五歲,想的卻是絕對的周全,比他們想的都多,而且直接的封鎖了整個北洲,瘟疫傳出去的幾率就大大的減小了。

“記住,瘟疫解決之前,不準任何人進入,是任何人。”百裏軒的眸子微沉了一下,再次開口,聲音中突然的多了幾分果絕。

這般刻意的強調,自然是更有用意的,而且,他說的是進入,絕不準任何人進入。

眾臣的心微微的輕顫,雖然百裏軒沒有明說,但是大家也都隱隱的猜到了他的心思,更是忍不住的感歎,這孩子的心思當真是慎密,他真的是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嗎?

而且因為都猜到了他的心思,明白他的用意,也更為著他的這份情意而感動。

“小皇子,那楚王殿下跟公主、、、”青卓的眸子驚閃,他自然猜到了小皇子的意思,但是就是因為猜到了,心中才更是震撼,一時間竟然忍不住脫口問道。

“我說的是任何人?怎麽?還有什麽不明白的嗎?”百裏軒的眸子突然的轉向他,微微一眯,突起的聲音更多了幾分果絕與堅定。

“是,屬下明白了。”青卓的身子一顫,隻感覺到一瞬間似乎有著什麽直透過他的肌膚刺進了心底的深處,一時間,他突然有了一種想要哭的衝動。

“封鎖所有的消息,不可讓瘟疫的消息傳了出去,特別是天南城,蜀宇國、、、”他的眸子微閃,似乎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然後才再次略帶沉重地說道,“包括天元王朝。”

若是瘟疫真的到了最後都不能挽救,那麽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盡量的保住所有自己最在意的人。

天意安排他來麵對這一切,那麽,他就必須像個男人一樣的擔待起一切,就如寒逸塵對他說過的,他已經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了。

眾人聽到他這話,聽著他聲音中的語調,一個個都隻感覺心中沉重的發疼。

這還是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呀!

但是,在這般危急的情況下,他想的不是去依靠那些親人,卻是想辦法保護他們。

試問天下,有幾人能做到這般?更何況還隻是一個孩子。

單單是這一點,就足以讓眾人震撼到心靈深處。

“當然,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重點封鎖瘟疫重災區,將感染到瘟疫的人全部隔離開來,重災區目前看起來沒有感染的人,也要暫時的分開,不可讓他們到處亂走,細細觀察。”百裏軒卻已經收起了那略略的沉重,臉上再次恢複了先前的果絕,雷厲風行中更是如風起雲湧般的霸氣。

有了剛剛的震撼,此刻眾人聽到他的話,再沒有任何的異議,甚至看到他此刻的神情,竟然不再有絲毫的懷疑,原本沉重的心情似乎略略的散出了些許光亮的希望,一雙雙的眸子都紛紛的直直的望著他,似乎他的身散出一種特殊的光環,讓人無法忽略,可以映亮一切。

“隔離,並不代表著不管他們死活,丞相,開放糧庫,藥庫,你親自選人押送到瘟疫重災去,必須保證糧食與藥物供應充足,必須保證糧食與藥物分配到每一位百姓手中,一旦發現玩忽職守,貪汙,私飽中囊者,不管是誰,立刻處死,絕不留情。”百裏軒的話語略略提高了些許,一時間更多了幾分讓人驚顫的威嚴。

一雙眸子更是快速的望過在場的所有的人,那眸子中淩厲的光芒似乎可以穿透過每一個人的外表,直透人心。

他這話不僅僅是說給丞相聽的,更是說給所有的人聽的。

這種情況下,若是誰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不管是誰,他絕不輕饒。

“是。”丞相大人身子一怔,突然的回道,此刻,他的聲音很高,如哄鍾一般,聽起來更有著一股震攝的威力。

而且,他此刻的聲音中隱隱的還帶著一股異樣的澎湃,他突然覺的此刻的自己鬥誌昂然,好多年都沒有這般激動過了。

眾臣的臉上也都多了幾分凜然,果斷,這種情況下,他們一定聽從小皇子的命令,絕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

不過,卻又在心中更加的佩服小皇子的睿智,英明,這樣的情況下,隻有做到這般的嚴密,局麵才不會亂,才能夠治本。

“段將軍,你從軍隊中征集自願前去瘟疫災區照顧災民的士兵,當然,所去的士兵首先要做好防護措施,這個我等下會重點安排,記住,自願前去的士兵也要家中另有兄弟的,每個士兵補賞黃金百兩,若真的遭遇不幸的記軍功。”百裏軒再次轉向段將軍,一字一字的咐咐著。

眾臣聽到他這話,再次的驚住。

不得不說,他這一決定,當真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按理說,像這種受災的重區,應該完全的封鎖,絕不讓任何人接觸裏麵的的百姓,那怕現在看著正常的百姓,也極有可能感染了瘟疫,也該離的遠遠的,若是換了有些殘暴的君主可能更會一把火把全部的村莊,城鎮焚燒了,畢竟對待瘟疫那是最好的辦法。

但是小皇子現在卻是安排人去照顧他們?不得不說,小皇子這一做法,當真是驚世駭俗,不過,誰都明白,小皇子這做法,對災區的百姓,甚至對全北洲的百姓,都是一種極盡仁義的恩惠,他這樣的做法,看似冒險,卻是最得人心,也能更好的安扶人心,安扶當麵的局麵。而且,現在這樣的情形下,就算你不去災區,也不見的就能避的過,所以,此刻隻有要有點愛國之心的人都不會拒絕這一決定的。

更何況,小皇子更是為官兵安排的仁義周全,一百兩黃金一個普通的士兵隻怕一輩子都賺不到,而且小皇子更是許下,前去的士兵若真的感染瘟疫遭遇不幸記軍功。

對於一個士兵來說,最高的容耀就是記軍功了,但是,對於一個普通的士兵而言,上了戰場,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但是軍功卻絕不是任何人都能有的,所以,有了小皇子這話,隻怕所有的士兵都會心甘情願的爭著去災區。

更何況,小皇子還說,他會特別的安排防禦措施,雖然眾人不覺的麵對這樣的瘟疫能夠防禦,但是,不知為何聽到小皇子的話,眾人心中竟然還是都多了一份希望。

甚至一下子都覺的,那瘟疫似乎沒有那麽可怕了。

“是,臣遵從小皇子的命令。”段將軍恭聲回答,聲音更加的緊定,不帶半點的遲疑與含糊,他覺的,以前北王下命令時,他都從來沒有回答的這般的快速果絕。

“國太傅,你平時最喜歡研究一些新鮮玩藝。”百裏軒的話語微停了一下,轉向站一大殿上的頭發,胡子幾乎全白的老太傅,聲音略略放緩了幾分。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