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306節

也不知道賊仇是從哪兒找來的這些人,汙頭垢麵,滿臉的汙穢,衣衫破爛不堪,更是髒的看不出顏色,最最要命的還不是這些,而是他們每一個不知道是得了什麽怪病,一個個都是一頭的膿包,有些還流著惡心的濃水,縱是在這冬天裏,仍就散著一股刺鼻的臭味。

“賊仇,你從哪兒找來的這些人?”帶著古羽前來的侍衛周揚狠狠的控製著自己那要吐出來的衝動,卻更是感覺到心中堵的難受。

“怎麽了?有什麽問題?”賊仇卻是一臉冷硬的望了他一眼,不帶半點的異樣,聲音也是完全的平淡無波,似乎這對他而言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不過,隨即,他轉向古羽時卻是一臉的恭敬,“主子,都已經按你的咐咐處理好了,主子要進去嗎?”

“恩。”古羽的臉色微沉,除了驚人的殺意,還是驚人的殺意。

“那屬下略略準備一下。”賊仇聽到主子應了,快速的轉過身,將那最後的幾個乞丐打發了出去。

此刻,房間裏的宋玉春,也是一身的汙垢,更沾著滿滿的濃血,都是剛剛那些乞丐身上,所以,此刻的她亦是一身的惡臭,極為的惡心,恐怖。

賊仇扯過一張破席子將她遮住。

他家主子是何等最貴的身份,可不能被這種惡心的東西汙濁了眼睛。

“主子,可以了。”賊仇準備好了一切,這才再次恭敬的過來稟報。

不得不說,賊仇做事,的確是一絲不苟的。

周揚唇角微扯,賊仇這處理了一下,他總算敢進房間,不至於讓自己吐出來了。

房間裏,宋玉春癱軟在地上,已經一動都不動,完全沒有了力氣,她此刻一身的汙垢,都沒有去整理,顧不得了。

而且,此刻的她一臉的絕望,一臉的恐懼,身子還不斷的發著抖。

“主子。”賊仇在古羽快要邁進房間時,不知是無意,還是刻意的喊了一句。

房間裏原本麵如死灰的宋玉春臉上突然多了幾分情緒。

有痛,有恨,有怒,更有著恨到了極點的絕望。

為什麽?為什麽他要這麽對她?

她的眸子略帶強硬的轉動,慢慢的轉向了剛好走進來的古羽,一時間,一雙眸子中頓時的漫起嗜血的仇恨。

“為什麽?為什麽要這麽對我?為什麽要這麽殘忍的對我?”她此刻雖然全身沒有了力氣,但是卻還是極力的拚命的嘶啞的喊著,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在場的都是武功高手,自然都是聽到了。

古羽冷冷的望向她,沒有說話,隻是眸子中的殺意更為的肆意,這個女人竟然還有臉問他為什麽?

“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隻是把你要害北洲長公主的手段還給你,怎麽?你覺的殘忍了嗎?你當初計劃這麽對長公主的時候,就沒有想到殘忍嗎?”周揚見主子沒有出聲,便替主子開了口,這個女人的確是有些可笑,她原本是想要用這樣的法子對付長公主的,現在竟然還有臉指責別人殘忍。

“你,你是為了那個賤女人,為了那個賤女人,你竟然這麽的對我,我們可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你竟然為了那個不要臉的賤女人,這麽對我?”女人聽到周揚的話,眸子中嗜血的狠絕更為的恐怖,一時間,簡直瘋狂的讓人害怕。

周揚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氣,這個女人真的是不知死活呀,這個時候竟然還敢罵長公主,她是嫌自己還不夠慘嗎?

跟主子一起長大的,切,還真虧了她說的出口,她不過就是小的時候,跟老潭主去過城宮,在城宮住了幾天,見過主子,這也像是一起長大的。

“拔了她的舌頭。”古羽聽到她咒罵秦紅妝,一雙眸子猛然的陰沉,更是席卷起驚心動魄的恐怖,這個女人想要找死,他不介意成全她,不過,他卻絕不會讓她死的那麽輕易。

“不,不要,不要,你不能對我這麽殘忍,不能,我們可是一起長大的。”宋玉春聽到古羽的話徹底的驚住,一雙眸子更是瞬間的圓睜,恐懼到了極點,絕望到了極點,身子更是抖的厲害。

他,他竟然要撥了她的舌頭。

周揚聽到主子的話,再次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不得不說,這一次主子是真的生氣了,主子此刻說的是撥了她的舌頭,而不是割了,硬生生的把舌頭拔出來,那種痛,就算是他,想想都感覺到恐怖。

“我說,宋大小姐,你能不能不提從小長大這事呀,你跟主子從小一起長大?虧你說的出口。”周揚實在是有些聽不下去了,這女人的臉皮也太厚了吧?而且這樣的話,對主子都是一種侮辱,在這種情況更會讓主子厭惡。

周揚思索著要不要向前去執行主子的命令,但是他此刻看到她一臉的濃血,都忍不住的惡心,實在是不敢向前。

也就在此時,賊仇一個快步,走到了宋玉春的麵前,他一臉的冷冽,不見半點的情緒,似乎對於此刻宋玉春的髒亂根本就沒看在眼裏。

走到她的麵前,他的手快速的伸出,真對著宋玉春的嘴伸出,那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了。

“不,不要,你敢,你敢撥我的舌頭?我爹可是潭主。”宋玉春驚的毛骨悚然,身子快速的縮到了一邊,再次急聲的喊著,現在,她也隻有靠她的爹救她了。

不管怎麽樣,她的爹爹也是天南城的潭主,她就不信,他們真敢那麽對她。

隻是,不得不說她的確是想的太簡單,也太蠢了,像先前那樣的事情,古羽都做的出,更何況是拔她的舌頭。

更何況,現在古羽是當麵直接的下的命令。

周揚暗暗的搖頭,她還有臉在這個時候提潭主,潭主真是被她害慘,她若不提,或者主子還能多少的放過潭主,此刻主子正在氣頭上的時候,她竟然用潭主來威脅主子,哎,蠢,太蠢了。

真的是害人害己,害親爹呀。

“賊仇,你敢,我爹是潭主。”她見著賊仇的手就要伸到了她的嘴上,再次拚命的喊著。

“宋潭主昨天就被主子罷去潭主的職位,丄等待著主子的發落,宋小姐覺的他還能救你嗎?”周揚看著她到了這個時候還張狂的樣子,還是好心的提醒著她。

“什麽?你說什麽?罷去了我爹的潭主的職位?這怎麽可能?要罷去潭主的位子可是要經過全臣的討論才能夠決定的,不可能,我不相信。”她此刻的眸子瞪跟銅鈴一般,一臉的難以置信,一臉的不可思議,帶多了幾分恐怖的絕望。

這怎麽可能?他的爹怎麽會被罷免了潭主的職位,若是那樣,她還能依靠誰呢?

“周揚,傳令下去,將宋立介驅離天南城。”古羽聽到她的撕吼聲,冷冽中寒光猛射,原本,他隻是打算廢去了宋立介的潭主之位便算了,卻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敢給紅妝下那種毒,還要想徹底的毀了紅妝,所以,這件事情,他絕不能原諒。

周揚聽到他的話,驚住,將宋立介驅趕出天南城,這樣的處置已經算是天南城最重的懲罰,不過,若是按常情來說,主子若是真的如他人一般的狠,為了以絕後患,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的處死宋立介,主子終究不是那種殘忍之人,也做不出殘害無辜的事情。

隻能說,這個宋玉春實在是太蠢,害了宋家全家。

“不,不要、、、”宋玉春似乎這才終於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嘶吼的聲音中更多了幾分崩潰的絕望。

“秦紅妝,你這個賤人,我要殺了你,殺了你,是你,是你把我害成這樣的。”她的回過神後,突然發了瘋的般狂喊起來,一時間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喊聲極為的恐怖刺耳。

她自然不敢把氣發在古羽的身上,也不敢怪古羽,所以,隻能把滿腔的怒火跟仇恨發在秦紅妝的身上。

但是,她似乎忘記了,明明一直都是她在害秦紅妝,她先是讓人易容成古羽的樣子欺騙秦紅妝,然後還直接的進宮欺負秦紅妝,更是想要給秦紅妝下毒。

自始至終,秦紅妝根本就沒有對她做過任何的事情,也真虧了她能夠這般理直氣壯的喊出是秦紅妝害了她。

哎,有些人的臉皮當真是厚到無藥可救的。

“賊仇。”古羽的那原本深邃的眸子此刻幾乎眯成了一條線,但是那冰到刺骨的殺意卻絲毫都受影響的直直的射向她。

若不是不想太便宜了她,她此刻就算是十條命都不夠死的。

“是。”賊仇原本沒有動手,也是在想著,或者主子還不至於真的廢了她,畢竟宋潭主在天南城的威望還是極高的,而再次聽到主子的命令,他自然不再有絲毫的遲疑,快速伸手,隻是一眨眼的功夫,手中突然的多了一塊血肉模糊的東西。

“呼,呼、、”宋玉春痛的在地上不斷的打著滾,口中鮮血直流,隻是此刻被拔了舌頭的她,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其實這種痛苦之下,就算她的舌頭沒有被拔,可能也說不出話來了,痛的。

周揚看著眼前的情形,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他跟在主子身邊這麽多年,什麽場麵沒有見過,但是眼前的情形還是讓他頭皮發麻。

偏偏剛剛的執行者,此刻手中還握著那東西的賊仇,卻是一臉的木然,沒有半點的神情。

宋玉春痛的臉色慘白,身子緊緊的縮在了一起,一雙眸子直直的盯向古羽,沒有了舌頭,不能發出聲音,但是那唇卻在動著,從她那口形可以辯出她要表達的意思是,“殺,殺,殺死秦紅妝那個賤人,絕不放過她。”

周揚驚的毛骨悚然,狠狠的倒抽著氣,這個女人當真是蠢到了極致,這種時候怎麽還說這樣的話?

雖然沒有聲音,但是她那口形,他們都能看懂。

這個女人當真是見了棺材都不掉淚的。

“斬斷了她的手筋,腳筋,將她扔去跟那些乞丐一起。”古羽眯著的眸子遽起刺骨寒光,冰冷的殺意似乎破冰而出的鋒劍,直刺的人無處可避。

他的聲音並不大,但是他那話語卻是絕對的讓人毛骨悚然。

他的話語略頓,再次一字一字冷冷的補充道,“讓她多活幾天,別讓她死的太快。”

此話聽著似乎挺不錯的,但是,誰都明白,被斬斷了手腳,還跟那些惡心的乞丐扔在一起,不管是誰,都情願直接死了算了,死了也就解脫了。

但是,主子這意思分明是不會讓她死的那麽容易。

周揚在心中暗暗的歎了一口氣,他跟了主子這麽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主子這般的狠絕。

這個女人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動長公主,還想用那種下三濫的手段對付長公主。

他看的出,這一次主子對長公主是動了真情的,而且還是很深很深的感情,說不定用不了多久,長公主就會成為他們的城主夫人。

敢對城主夫人動手,城主豈能容她。

賊仇的臉上仍就沒有半點的情緒,突然的拿起了手中的劍,對著宋玉春的手腳快速的挑了幾下,動作快速而利索,自始至終,做著這一切的賊仇眉角都沒有動一下。

似乎就跟踩死了一隻螞蟻一般。

他向來隻聽主子的命令,主子要他怎麽做,他就怎麽做,其它的絕不會理會。

宋玉春的身子不斷的抖著,縮著,手筋,腳筋全斷,此刻她的身子看起來,整個都是軟的,就如同一灘爛泥一樣的灘在地上。

若不是她的眼睛還在睜著,偶爾還轉動一下,這麽一眼望去,真的會以為是一堆爛泥巴。

她此刻不能動,也不能說話,全身已經一點力氣都沒有,手筋,腳筋被斬斷,舌頭被拔掉,此刻的她已經痛的快要失去了知覺,痛的連呼吸都快沒有。

所以,此刻的她,就隻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了。

她那氣息似乎還越來越弱,越來越弱,一雙眸子似乎連仇視的力氣都沒有了,慢慢的閉了起來,此刻不管是誰,都想快點的死掉,早死早解脫呀。

她也想著就這麽死掉,把她弄成這樣,再把她扔到那些乞丐堆裏,她隻要一想到那樣的情況,就忍不住的發抖,而先前發生的事情,更是讓她恐怖到了極點。

死了吧,死了好。

隻是,賊仇看到她的氣息越來越弱,突然的拿出了一粒東西,快速的扔進了她的嘴裏。

“服了這粒東西,保證在五天之內不會斷氣。”賊仇極為難得的做出了解釋,隻是這樣的解釋,誰都不情願聽到。

周揚望向他,唇角忍不住狠狠的抽了一下,賊仇這東西的確是好,延長生命呀,隻是用在這裏真的好嗎?

讓她死了就算了吧,哎,這賊仇真是讓人徹底的無語了。

宋玉春聽到賊仇的話,一雙眸子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快速的睜開,直直的瞪向賊仇,仇恨中是直接的崩潰與絕望。

五天,還要五天,她還要這般生不如死的活上五天?而且還是活在那些乞丐堆裏。

而她現在就算想要自殺都不可能。

為什麽?為什麽要這麽對她?

為什麽要對她這麽的殘忍?

但是,她顯然忘記了,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怪不得別人的。

古羽沒有再多看她一眼,冷冷的轉身,直接的離開,他來,就是為了親自為紅妝報仇,她的女人被人欺負了,他自然要親自解決。

現在事情辦完了,他也該回去好好的陪著他的女人了。

房間裏,周揚再次望了一眼地上的宋玉春,狠狠的吞了口口水,這個女人現在的樣子真的是太慘,太慘了。

宋玉春看到周揚望向她的目光,微愣了一下,然後望向他的眸子中多了幾分哀求,當然,她現在不是求生,而是求死。

周揚微怔,隨即狠著心轉開了眸子,主子交待的事情,他豈能違抗。

而恰在此時,賊仇竟然不知道從何處拿過一個勾子,直接的勾住了她,然後冷冷的轉身,無情的拖著她向外走去。

周揚雙眸圓睜,瞬間驚的目瞪口呆,這賊仇,竟然用勾的?就這麽把人勾走了。

宋玉春本就痛的無法呼吸,此刻被他這麽勾住,在地上拖著,更是痛的撕心裂肺,鑽心刺骨,身子一顫顫的抖著,隻可惜她現在不能說話,甚至連掙紮一下的能力都沒有,隻能這麽硬生生的被賊仇拖著,越走越遠。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