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303節

雖然他知道,寒逸塵未必會稀罕他的一句謝謝,但是,他還是要說,他真的欣賞寒逸塵這種性格。

放眼天下,能夠做到像寒逸塵這般隨心所欲的人並不多,更何況,寒逸塵還是蜀宇國的皇上,有些堅持就會更難。

寒逸塵沒有說話,臉上也並沒有太多的神情,隻是,一雙眸子似乎微微的閃了一下。

“走了,我們就別在這兒打擾人家了。”古羽也並沒有等待他的回答,隨即便攬著秦紅妝離開了,直接的帶著秦紅妝進了另一個房間。

“古羽,你放開我。”進了房間後,秦紅妝有些憤憤地說道,眸子微轉,看到這竟然是她的房間,“古羽,你怎麽會知道我的房間。”

“我的女人事情,我自然都是一清而楚的。”古羽輕笑,攬著她的手不斷沒有鬆開,反而更緊了幾分,望著她的眸子中帶著毫不掩飾的情意。

他現在突然發現,其實秦紅妝的心中是有他的。

“誰是你的女人?你不會是跟蹤我吧?不對呀,我離開皇宮的時候,你明明不知道的,你怎麽跟蹤我的?”秦紅妝對於他這麽快找來,而且竟然還知道她的房間的事情,真的是極為的驚疑。

“你是我的女人,所以,你不管走到哪兒,我都能感覺到,這叫做心有靈犀。”古羽輕笑,他自然不會告訴她,他在皇宮時,就在她的身上散了追蹤香,那種香,即便是用水都洗不掉的,所以,她不管走到哪兒,他都能第一時間找到她。

若是他告訴了紅妝這件事情,他敢肯定,她肯定跟他急眼。

“哼,胡扯,鬼才信你。”秦紅妝冷哼,自然不相信他的這種說法,“誰跟你心有靈犀。”

“當然是你,除了你,這一輩子,我的心中絕不會再有他人,這一輩子,除了你,我也絕不會娶他人。”古羽自然明白她在氣什麽,望著她的眸子中更多了幾分笑意,然後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

“古羽,你騙誰呢,你當我三歲小孩呢,你前段時間不是才娶了那個女人嗎?自己才做的事情,就不記的嗎?而且,你還帶著那個女人來我的麵前炫耀來著。”秦紅妝聽到他的話,微怔,卻是眸子卻是隨即眯起,這個人說謊都臉紅的嗎?

“紅妝,那件事情可兒已經告訴我,我已經知道了,但是紅妝覺的,我會隨便的去娶那麽一個女人嗎?”古羽聽到她話,有些好笑的微微搖頭,看來,她還真的在糾結著這件事情。

“什麽意思?”秦紅妝怔住,其實對於那件事情,她也是有些懷疑的,但是那個男人明明能清楚的說出一些隻有她跟古羽知道的事情,所以,她不能不信。

“意思就是,我古羽這一輩子隻會娶你,絕不會娶別的女人,明白的了嗎?”古羽不想她再亂想,所以直接的明明白白的告訴她他的心意。

“可是,那個、、、”秦紅妝看著他此刻那極為鄭重的樣子,眸子微閃,他此刻的樣子不像是說謊,而且,他似乎也沒有必要這般的來騙她吧?

“可是什麽?可是你親眼看到我娶了別的女人,是吧?秦紅妝,我現在明確的告訴你,你以前見到的’古羽‘是假的,我這半年一直在閉關,都沒有出來過,所以,那個真的不是我。”古羽極為仔細的跟她解釋著。

“那他怎麽會知道那些事情的?”秦紅妝望著他,眸子再次的閃了閃,不知為何,聽到他的解釋,她第一反應竟然是相信了他。

“這件事情我一定會查清楚的,所以,紅妝就不要再因為那件事情生氣,吃醋了。”古羽攬著她的手微緊,讓她貼近他的身上,輕聲的笑著。

“誰生氣了?誰吃醋了?”秦紅妝聽到他的話,雙眸圓睜,有些憤憤地說道,不過,神情間還是隱隱的多了幾分異樣。

而且,聽到他的解釋後,心情似乎也明顯的好了很多。

“好,好,紅妝沒生氣,沒吃醋,是我生氣,我吃醋了,行不?我聽到你要嫁給寒逸塵的時候,妒忌的都要發狂了。”古羽看到她此刻的樣子,唇角不斷的上揚,笑的更為燦爛,這樣的她,其實挺可愛的。

此刻的誤會解釋清楚,所以,古羽也不想再掩飾自己的感情,有了這一次的事情,他覺的還是什麽事情都說開了比較好。

“誰要你生氣了?誰稀罕呀?”秦紅妝聽到他的話,心中微動,不過,卻故意的側過眸子,不去望他。

“紅妝不稀罕,我稀罕,紅妝這一輩子,都別想再逃開我,我也絕不會再讓你離開我的身邊。”古羽看著她那略帶別扭的樣子,臉上的輕笑中更多了幾分異樣,沒有想到,他的紅妝也有不好意思的時候。

“憑什麽?我又不是你什麽人。”秦紅妝聽著他的話,心中突然有著一種奇怪的感覺,臉上微微的有些發紅,更是感覺到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

其實,對於感情的事情上,秦紅妝並沒有什麽經驗,而且很顯然,她的情商並不高。

“怎麽?紅妝這意思是嫌我沒有快點把你娶過門,紅妝放心,我定會以最快的速度娶你過門。”古羽聽到她的話微愣了一下,隨即一臉曖昧的輕笑,他敢保證這丫頭剛剛說那話時,絕對沒有經過大腦。

“你?我?我根本就不是那意思。”秦紅妝怔住,神情間更多了幾分窘迫,她那話是這意思嗎?根本就不是,他分明是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行了,紅妝就別解釋了,我明白紅妝的意思就行了。”古羽卻是笑的更為得意,眸子微閃,“娘子,天色不早了,我們不如早點休息吧。”

“誰,誰是你娘子,誰跟你一起休息?”秦紅妝聽到他的話,驚的目瞪口呆,這人什麽意思呀?

誰是他的娘子,還要一起休息?

他還真敢想。

“這是我的房間,你出去,我要休息了。”秦紅妝微微用力,想要掙開他的懷疑,有些急急地說道,以古羽的性格,可是什麽事情都能做的出來,所以,若是再把他繼續留在這兒,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麽事情。

雖然誤會解釋清楚了,但是不代表著,她就一定要接受了古羽,一定要嫁給他呀,她可是還沒有想好,還沒有決定呢。

說真的,她真不打算這麽快嫁人,此刻的她甚至對嫁人這件事情有些害怕。

古羽看著她的神情,不難猜出她的心思,心中暗暗輕歎,看來雖然誤會解釋清楚了,但是,他想要把秦紅妝娶回去,隻怕還不是那麽簡單的事情。

畢竟,秦紅妝不是其它的一般的女孩子。

看來,他的追妻之路,還要很長呢,他總不能真的這麽強上她,若真是那樣,她說不定真的不理他了,直接離開。

“紅妝,剛剛我問過掌櫃的了,他說,沒有房間了,紅妝這個時候趕我出去,是想讓我睡大街上嗎?紅妝忍心嗎?”古羽的臉色突然變了,楚楚可憐的望著她,說出的那話,更是讓人徹底的無語。

“古羽,你騙誰呢?這麽大一家客棧會沒房間了?就算這一家沒有了,不是還有別家嗎?那你去家的客棧住。”秦紅妝雙眸圓睜,悻悻的望向他,這人說謊都不用打草稿的。

“不要,我不去,我身上沒有錢,我怕我去住客棧,人家會把我打出來,紅妝就忍心看我被打。”古羽微微的側了頭,靠在秦紅妝的肩膀上,那神情更加的楚楚可憐。

秦紅妝的唇角狠狠的抽了抽,他能找個有說服力的理由嗎?他說沒錢,誰相信呀?他堂堂天南城城主會沒錢?

秦紅妝突然有一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

“那就打死算了,省的來煩我。”秦紅妝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看到他的頭靠在她的肩膀上,臉緊貼在她的側麵,他的唇都能夠添到她的唇了,更加的無語。

“紅妝,你怎麽能這麽狠心,你這是要謀殺親夫呢,紅妝,若是我真的被打死了,你就要守寡了,到時候,我會心疼的。”古羽貼近她耳邊的唇微動,有一下無一下的微微的蹭過她的唇,那話語更是帶著明顯的可憐。

“誰說你死了我就守寡了,誰規定的。”秦紅妝感覺到他的動作,身子微僵,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硬著頭皮再次憤憤地說道。

“不必規定,這是事實。”古羽唇角微勾,勾起一絲略帶異樣的輕笑,唇故意的輕輕的碰了碰她的耳垂,隨即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紅妝,不如我們現在就讓它成為事實。”

“滾。”秦紅妝聽到他的話,眸子一瞪,然後快速的伸手,直接的毫不留情的推開了他的臉,這個人還能想點別的嗎?還能嗎?

“紅妝、、、”古羽一臉委屈,可憐惜惜的望著她。

再次的再心中哀歎,看來,要真正的把她追到手,讓她真正的成為他的女人,還真的不是那麽簡單的。

這事,怎麽就這麽難呢?

秦紅妝直接的別開臉,徹底的無視他,因為秦紅妝知道,這個人就是那種你給點陽光,他就燦爛,你給他點笑容,他絕對就能夠瞪著鼻子上臉的。

不過,接下來,秦紅妝終究經不住古羽的軟磨硬泡,不得不答應讓他留在了房間裏,不過,卻沒有允許他到床上,而是讓他睡在桌子上。

第二天早上。

“主子,劍南死了,中毒身亡,現場無任何異樣痕跡,不是畏罪服毒,便是自願被害的。”侍衛站在古羽的麵前,恭敬的稟報著。

“果然是他。”古羽的眸子遽然眯起,席卷起驚人的殺意,他早就料到可能是他,因為這一次跟他去天元王朝的暗衛並不多,其中就有他,而且,他是最可疑的。

而且,他當時離開時,留下的暗中保護紅妝的暗衛也有劍南,所以,劍南極有可能是暗中聽到紅妝的談話,知道了他跟紅妝之間的事情。

好,很好,他倒沒有想到,他的身邊,竟然還真的出了叛徒。

中毒死了?哼。

“屬下查到,劍南之前曾跟北潭潭主的女兒宋玉春在一起,劍南對主子其實也是忠心一片,可能是因為宋玉春才會一時間糊塗,做錯了事情。”侍衛想了想,略帶試探的小心地說道。

“背叛就是背叛,沒有理由。”古羽的臉色卻是更為的冰冷,他死了,但是這件事情還沒完。

侍衛低下頭,不敢再說話。

“那個女人呢?”古羽冷冽的眸子愈加的眯起,那股殺意似乎能透過重重阻隔直接的殺了那個女人。

“劍南中毒前,她還跟劍南在一起,後來,帶著人離開了,好像還想對長公主不利。”侍衛聽到問話,微微抬眸,更為恭敬的回道。

“哼,找死。”古羽的唇角微勾,勾起毛骨悚然的殺意,一字一字吐出的話語,如冰錐刺骨,驚心動魄。

那個女人膽子還真是不小,竟然還想要對紅妝不利,好,很好,他倒要看看她有幾條命夠他殺的。

侍衛看到自家主子此刻恐怖的樣子,都驚的心驚肉跳,知道這一次有人是真的要倒黴了。

不過,那個女人也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惹主子,也的確是自己找死的,她自己找死不要緊,隻怕還會連累到北潭潭主。

“傳我的命令,撤去北潭潭主的職位,等候我的發落。”果然,接下來,主子那冷到刺骨的命令傳已經下達了。

“是。”侍衛知道主子這一次是真的生氣了,也知道這件事情是真的嚴重了,按理說,要撤消潭主之位是應該經過眾臣的商量的,但是主子此刻竟然就這般果絕的撤了。

那個宋玉春先前做的事情,就足夠死上個十次八次的了,若是她再敢不知死活的來傷害長公主,那下場,他都不敢想像,而且說不定北潭潭主都要跟著她陪葬。

“主子,那要不要屬下阻止她。”侍衛想了想,再次硬著頭皮問道,若是他能阻止了那個女人接下來的計劃,或者能夠保住北潭潭主一命。

“不必,讓她來。”隻是,古羽的眸子突然漫過嗜血般的驚人的狠絕,他倒要看看,那個女人想要怎麽個死法。

有他在這兒,放眼天下,隻怕還沒有人能夠傷的到他的女人。

“是。”侍衛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心知這事是真的沒有回旋的餘地了,隻能在心中暗暗祈禱那個女人不要做出太蠢的事情。

房間裏,秦紅妝醒來,睜開眸子,快速的掃過房間,卻沒有看到古羽,不由的微微蹙眉,咦,怎麽沒有人呀?難道走了?

她的臉色微微的暗了暗,隨即紅唇微翹,自言自語般的低聲說道,“走就走了,走了更好。”

“娘子,在想我呢?”隻是,秦紅妝那喃喃低語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古羽卻突然的閃到了她的麵前,一張俊臉突然在她的麵前放大,嚇了她一跳。

“古羽、、”秦紅妝微微的拍了拍胸,狠狠的瞪著他,他是想要嚇死他嗎?

“娘子,起床了,起床吃早飯。”古羽唇角微揚,一臉的輕笑,不顧她的反抗,拉著她起了身。

對麵的酒樓處。

“你確定他們就住在對麵的客棧?”女子望著對麵的客棧,一臉的陰狠毒辣,聲音中更是咬牙切齒的狠絕。

“回小姐,是的,北洲長公主跟城主都在客棧,昨天晚上他們就住在客棧。”一個中年男子垂著頭,沉聲稟報著。

“賤女人,不要臉,勾引城主,不知羞恥,我要殺了她,殺了她。”女人聽到屬下的話,一雙眸子中更是漫過嗜血的狠毒,一雙手不斷的狠狠的收緊,似乎狠不得能夠將秦紅妝直接的撕裂了。

中年男人看到她那恐怖的樣子,都忍不住微顫,一時間沒敢說話。

“不,殺了那個不要臉的賤人都太便宜她了,我要毀了她,我要在城主的麵前徹底的毀了她,讓她再沒有可能嫁給城主。”隻是,那個女人的話語頓了頓,更為狠毒的低吼道。

中年男人抬起頭,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她,她想要做什麽?

其實城主跟長公主在一起,不要說是他們幾個人,就是來個十萬八萬的人都別想傷到長公主。

“這個給你。”宋玉春卻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現在的她幾乎上瘋狂的,隻想要怎麽毀了秦紅妝,她的眸子眯了眯,突然取出一包東西抵給了中年男子。

“這是?”中年男人愣住,略帶不解。

“這個是可以讓一個女人失去本性,變的瘋狂,變的放蕩的藥,你想辦法把這藥給那個女人服下,然後再找個十個八個的男人去好好的伺候她,我倒要看看,她還怎麽嫁給城主。”女人的眸子此刻是充斥著恐怖的嗜血,一張臉也極為扭曲著,變的格外的恐怖。

而她說的話,更是驚人。

中年男子直接的驚住,雙眸圓睜,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她,小姐這也太狠了吧,更何況,城主跟長公主在一起,這計劃成功的可能太小。

“他們住在客棧,等會肯定會點飯菜,你找個人偽裝一下,喬裝成送飯菜的,混進去,想辦法讓那個賤女人把這藥服下。”看來,女人是已經計劃好了點,轉眸,望向中年男子冷聲咐咐著。

“可是,城主跟她在一起。”中年男子愣了愣,忍不住說道,他們就算喬裝的再好,隻怕都瞞不過城主的眼睛。而且就算瞞過了城主,給長公主服下了這藥,有城主在,小姐的計劃也不可能成功,隻怕還成全了城主跟長公主。

“你隻管給那個女人下藥,隻要讓那個女人服下了這藥,我會想辦法把城主引開,到時候,你便帶著十個八個的男人過去。”她想的倒還算周全,還真是計劃好的,她的眸子猛然的一眯,更為陰險的地說道,“到時候,我還可以帶著城主再回去讓城主親眼看一場好戲,好好,想想就興奮,想想就狠恨。”

此刻,這個女人是直的瘋了,徹底的瘋了。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