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89節

那一刻,秦紅妝的身子猛然的僵滯,雙眸圓睜,有些難以置信的望向麵前的男人,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古羽,真的是你嗎?”

以前的古羽雖然說話有時候會氣的人發狂,但是卻是絕對不會是這般的惡毒,對,他這話真的是太惡毒的。

難道說,他是因為她刺傷了他,所以心中恨她?

但是,這應該也是不古羽的性格呀?!

秦紅妝想起先前可兒的推斷,此刻心中也是有著一些懷疑,她覺的,眼前的男人可能並不是真正的古羽,畢竟現在的他跟她以前的認識的他,真有差別太大了。

“當然是我,要不然,你覺的是誰?”男人眉角微動,略略一笑,似乎是極為隨意地說道。

站在一側的女人聽到秦紅妝的話臉色卻是微微的變了變,似乎快速的隱過幾分擔心。

“我不相信,你不是古羽。”秦紅妝的眸子一閃,突然十分堅定地說道,不,他不是古羽,若是真正的古羽絕對不會這樣的。

站在秦紅妝身側的女子臉色更變了幾分,眸子中更多了幾分緊張與擔心,隱在衣袖下的手甚至還下意識的緊了緊。

“嗬嗬,秦紅妝,你說我不是古羽,怎麽,你想讓我把你做過的那些事情再一一的敘述一遍,比如說,你闖進我的浴室,所做的那些事情、”隻是,男人卻突然的冷笑出聲,一雙眸子直直的望著她,隱隱的帶著幾分怪異的笑。

秦紅妝聽他提起此事,身子再次完全的僵滯,當時,她闖進古羽的房間,進了他的浴室時的那些事情,除了古羽,似乎沒有人知道了,當時,她並沒有發現其它的人在場的。

對了,還有那個小姑娘,但是,那個小姑娘也是最後才進來的,而且,那個小姑娘應該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別人吧。

畢竟,那是古羽的妹妹。

所以,知道那件事情的人應該不多。

那麽,難道這個人真的是古羽嗎?

“還有,那次你邀請我一起沐浴,一起睡覺的事情。”正在秦紅妝暗暗思索之時,那男人的話語再次的響起,這一次更是讓秦紅妝完全的驚住。

若是她闖他浴池的事情,還有其它的人知道,還有可能傳了出去,但是,他易容成了可兒進她的房間,然後,她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邀請他一起沐浴,一起睡覺的事情,外人是絕對不會知道的。

她曾告訴過可兒,但是,她知道可兒是絕對不會告訴其它的人的。

那麽,此刻站在她麵前的這個男人就真的是古羽了,要不然,他絕對不會知道那件事情的。

這一刻,秦紅妝甚至找不到一個可以再說服自己的理由。

“對了,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我本來也是該對你負責的,你若實在嫁不出去,我還是可以免為其難的娶了你的。”看著她的神情,男人眸子微閃,突然半真半假,略帶邪氣地說道。

隻是,那話語卻更是惡毒,若是她嫁不出去,他會免為其難的娶了她,這是人話嗎?

“是呀,秦紅妝,你若是實在嫁不出去,城主會負責的,而且我也能容的下你,不過,肯定是我做大,你做小。”原本站在秦紅妝身側的女人扭動著腰肢走到了那男人的身邊,一隻手臂輕輕的攬向那男人的手,故意的刺激著秦紅妝。

男人眸子微閃,快速的望向女人攬住她的手,臉上明顯的隱過幾分複雜的情緒。

“我,秦紅妝,不需要任何人負責。”秦紅妝看著兩個親密的樣子,突然感覺到有些刺眼,隱在衣袖下的手,暗暗的收緊,然後突然的轉身,離開。

她以為,她真的可以瀟灑的轉身後,便什麽都忘記了,隻當什麽都沒有發生過,但是,她卻發現,自己竟然做不到,不知道為何,她的心中真的很痛,很痛。

特別是在想到他的那句話時,她突然有了一種瘋狂的,似要崩潰的感覺,所以,在那一瞬間,她幾乎沒有多想,便直接的來到了大殿。

然後恰恰聽到秦可兒不用再選駙馬了,當時,剛剛邁進大殿的她,便接上了那麽一句話。

那一刻,她或者是衝動的,或者是賭氣的,但是,這一刻,她卻不想改變主意,其實她覺的都無所謂的,就這麽嫁了也好。

畢竟她的年紀也早該嫁了,所謂的什麽真愛,都是夢,那有那麽多的真愛等著你呀。

“什麽事都沒有。”盡管她的心真的很難受,但是,秦紅妝還是極力的壓下了心中的沉重,裝出一副完全沒事的樣子,望向秦可兒時,還微微的一笑。

隻是,秦可兒看到她的樣子,卻更加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測,看來,秦紅妝真的在與她分開後發生了什麽事情。

到於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那就隻有秦紅妝知道了。

秦紅妝不說,肯定是沒有人知道。

她剛剛悄悄的讓青卓出去,不知道青卓能不能查到什麽?

此刻,皇宮宮院中。

秦羿淩坐在樹上,望著前方急急離開的兩人,眸子慢慢的眯起。

因為父王吩咐,在姐姐的事情沒有處理好之前,不讓他去大殿,害怕被百裏墨識破了計劃,所以,父王跟娘親拜堂時,他一直站在大殿外,看不到,所以,隻能用聽的。

等到父母拜完了堂,他原本是打算去看看姐姐過來沒有,卻沒有想到,走到半路時,突然聽到了有些怪異的冷笑聲,隨後便聽到了姑姑的聲音。

秦羿淩心中驚疑,便悄悄的爬到了假山上,然後順著假山爬到了附近的一棵大樹上,遠遠的望去,便看到,有一男一女跟姑姑站在一起。

因為距離太遠,他聽不到他們的談話,但是,他卻認出了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正是前兩天進宮找姑姑麻煩的那個女人。

那麽,那個男人?秦羿淩眸子微轉,望向那個男人時,臉色微變,他在父王的書房中看到過青卓畫的他的畫像,那個男人分明是天南城城主。

天南城的城主跟這個欺負姑姑的女人一起來找姑姑到底是什麽事情?

隨後,秦羿淩看到姑姑跟天南城城主說了幾句話,然後姑姑似乎十分的生氣,也有些傷心的離開了。

但是,姑姑走的急,顯然沒有發現,當姑姑離開後,那個女人的臉上明顯的得意。

還有那個男人奇怪的神情。

但是,他卻看的十分的清楚,所以,心中更是奇怪。

隨後,他甚至看到那個女人跟天南城城主似乎爭吵了起來,原先在姑姑麵前,還挺親密的,為何姑姑一走,兩個人就吵起來了,然後兩個人竟然快速的向著皇宮外走去。

“奇怪呀,今天是父母大婚之日,天南城城主來到北洲,進了皇宮,竟然不去大殿祝福父王,卻隻是來找姑姑,而且,也不知道跟姑姑說了什麽,把姑姑氣走後,天南城城主竟然就這麽離開了,這是一城之主該做的事情嗎?這城南城城主不至於這麽不通人情事故吧?不對,真的是不對。”大樹之上,秦羿淩眉頭緊蹙,一臉疑惑的喃喃低語,“堂堂一城之主,絕對不會做出這等猥瑣的事情,這裏麵肯定有問題。”

不行,他要下去看看,到底是怎麽回事,秦羿淩想著,便小心的移著腳步,想要再移回到假山上。

“喂,你一個人鬼鬼祟祟,嘀嘀咕咕的在上麵做什麽?”

隻是恰在此時,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突然的響起,聲音雖然好聽,卻明顯的帶著幾分危險的威嚇。

“啊、、、”秦羿淩聽到突起的聲音,再看到突然冒出來的人,一時間失神,腳下突然的踩空,直直的便向著地上落下。

站在下麵的女孩子,眨了眨眼睛,然後身子一閃,快速的移動,恰好的接住了他。

“我這算不算是英雄救美呀?不過,我是英雄,你是美人。”女孩子一雙靈動的眸子望向懷中的秦羿淩,怔了怔,突然一臉燦爛的輕笑,似乎對於自己這麽抱著一個男人,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妥當,也沒有半點想要放開他的意思。

秦羿淩聽著她這話,望著她那燦爛的輕笑,眸子輕閃,他堂堂一個男人被一個小丫頭喊做美人,他應該是生氣的,但是,此刻他卻不知道為何,偏偏氣不起來,隻是感覺到有些好笑。

竟然還望著她,半真半假的補了一句,“然後呢?”

“然後?”小丫頭聽到他的話,明顯的愣了一下,然後認真的想了想,突然再次笑道,“然後就該以身相許了,你對我以身相許呀。”

“咳、、”秦羿淩差點被自己的口水搶道,他隻是覺的這丫頭挺可愛的,想要逗逗她,卻怎麽都沒有想到她竟然會說出這樣的一句話來,以身相許,她還真敢說。

這小丫頭知道以身相許是什麽意思嗎?

此刻,他們已經安全的落地,秦羿淩看著她那嬌小的身子攬著他,怎麽看怎麽詭異,遂連連站直了身子。

他從小生病,腿剛好沒多久,現在才能夠算是完全的自由的行走的,他原本是想要跟著外公學武功的,但是外公說他腿才剛好,不能太急,而且還說,他這個年紀再開始學武功會很辛苦。

現在,他竟然被一個小丫頭英雄救美,還被人家要求著以身相許,這一刻,他深切的感覺到武功的重要性。

“你長的真好看,所以,你以身相許倒也不錯的,你叫什麽名字,你要以身相許的話,我總應該知道你的名字吧。”小丫頭那雙靈動的眸子一直望著秦羿淩,再次的話出驚人。

秦羿淩的唇角狠狠的抽了抽,這丫頭這話說的也在直接了吧,就因為他長的好看,所以同意他以身相許了?

她到底是不是女孩子呀,就算是男人,也極少能有像她這般的說出這樣的話的。

“秦羿淩。”他想了想,還是慢慢的說道,望向她的眸子中卻多了幾分打量,能夠這般隨意出入皇宮的,身份應該不簡單,但是,他為何來到北洲這麽久了,以前卻從來沒有見過她?

她到底是什麽人?

“秦羿淩,恩,名字也很好聽呢,好吧,就這麽決定了,我答應你以身相許了。”小丫頭聽到他的名字,眼睛微眨,並沒有太多的異樣,隻是一臉開心的宣布。

秦羿淩的唇角繼續忍不住抽著,就知道了他的名字,就事就這麽定了,她以為這是過家家呢。

還答應了他以身相許了,說的好像他非要貼著她似的。

而且,她在聽到他的名字時,一點反應都沒有,很顯然,她不知道他,但是,她卻能夠自由的在皇宮中行走,那麽她是誰?

“你叫什麽名字?”秦羿淩的眉羽間多了幾分思索。

“恩,是呀,忘記告訴你我的名字,你要以身相許,總不能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靈稀。”小丫頭笑的更是開心,隻是卻時時不忘以身相許的事情。

“你怎麽會在皇宮中。”秦羿淩不得不避過那個以身相許的問題,轉向別的話題。

“跟著我師傅來的呀。我師傅去了大殿,說讓我隨便逛逛。”靈稀繼續笑著,直接的回道,看到秦羿淩眉頭微蹙,連連解釋著,“我師傅是長老了。”

“哦,原來如此。”秦羿淩終於明白了她為何會在皇宮這般自由的原因了。

“對了,你什麽時候跟我上山呀?”小丫頭突然的跳到了他的麵前,那張精致而靈動的臉突然的靠近他的麵前,一臉燦爛的笑問道。

“上山?”秦羿淩怔住,一時間有些回不過神來,上山,跟她上山?他為什麽要跟她上山呀?

“你剛剛要以身相許,我也答應了,所以,你當然要跟我上山了。”小丫頭望著他,笑的那叫一個美麗,那話更是理所當然的讓人不能懷疑。

秦羿淩突然有了一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她還沒有忘記以身相許的事情的。

而且,她竟然就是為了這事,要讓他跟她上山,這感覺怎麽這般的詭異,有一種被人強搶上山做壓寨夫人的感覺。

“你不會是要反悔吧?”小丫頭見他不答,小臉更加的靠近了他幾分,一雙靈動的眼睛眨了眨,那小臉上隱隱的多了幾分擔心,似乎還有著幾分委曲。

“不會、”一時間,秦羿淩怔住,不知為何,那一刻他竟然莫名其妙的說出了這麽兩個字。

“太好了,太好了,那你就是答應了。”小丫頭見他答應了,頓時歡呼出聲,此刻的她,完全沒有剛剛的擔心,一臉的明媚燦爛。

秦羿淩怔了怔,有些好笑,暗暗的搖了搖頭,隻是,不知為何,看著她開心的樣子,竟然並沒有後悔自己那脫口而來的話,反而看著她那一臉燦爛的笑,覺的倒也不錯。

“那就這麽說定了,等北王成親後,你便跟我上山。”隻是,小丫頭卻又突然的補上了一句,哎,這個急切的勁呀。

秦羿淩唇角微扯,突然有些想笑,這算是怎麽回事呢?

這以身相許這麽大的事情,就這麽被她一兩句就定了,而且還直接的搶他上山了?

此刻,大殿之上。

“今天,我意已決,誰都別阻止我,誰也阻止不了我。”秦紅妝一意孤行,一雙眸子望向勸她的北王跟秦可兒,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絕裂,毫無商量的餘地。

“紅妝、、、”北王眸子微眯,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凝重。

“王兄,我的性格,你是最清楚的,我決定的事情,是絕對不會改變的。”秦紅妝望向北王,一字一字的話語更是強硬而果絕。

北王唇角微抿,是,紅妝的性格他是了解的,紅妝決定的事情,誰都別想改變,看來,今天紅妝是打定了主意要選這駙馬了。

“那麽,紅妝想要如何的選駙馬?”北王想了想,略帶試探的望向秦紅妝。

若是紅妝選駙馬的過程還算靠譜,他都可以略略的讓點步,畢竟,若按正常的方式,事情還是有回旋的餘地的。

秦紅妝聽到北王的話,微怔,顯然她事先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雙眸微轉,突然看到了寒殤衣剛剛用過的喜帕,快速的拿了過來,卷成一團,然後再次一字一字地說道,“拋繡球,誰接住了,我今天就嫁給誰。”

“不行。”北王聽到她這話,想都沒有想便一口給加絕了,“婚姻大事,豈能這般的兒戲,絕對不行。”

“王兄,這是我的事情,所以,我自己做主,今天,我秦紅妝拋繡球選駙馬,隻要接到繡球,我秦紅妝今天就立刻嫁給他,絕不反悔。”隻是,秦紅妝顯然是打定了主意,絕不可能改變,回絕了北王後,竟然直接的轉向眾人,提高了聲音大聲地說道。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