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87節

秦可兒轉向百裏墨,看到百裏墨正直直的望著她,唇角的笑更是慢慢的展開,突然的邁步,直接的走到了百裏墨的近前。

百裏墨眉角微動,一時間,突然感覺到心跳加速,竟然有著一種莫名的緊張。

他一時間,也猜不出,此刻可兒突然走到他的麵前,是想做什麽。

秦可兒的眸子隨即一轉,再次一一掃過整個大殿的眾人,唇微啟,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他,是我的男人、、、、”

她此刻的聲音明顯的提高了幾分,那語氣中,更是明顯的帶了幾分驕傲般的宣誓。

她這話一出,整個大殿上瞬間的沸騰,一個個都是難以置信。

她說,這天元王朝的皇上是她的男人?這是什麽意思?

站在她身側的百裏墨聽到她的話,身子更是下意識的一僵,不過,隨即卻又是十分暢然的放鬆,唇角更是忍不住的上揚,綻開燦爛的輕笑,他真的沒有想到,她竟然會當著眾人的麵,說出這樣的話來,竟然直接的宣誓,他是他的男人,這種感覺真的不錯。

北王聽到她的話,唇角也更是忍不住的上揚,可兒終於邁出了這一步,他的心血總算沒有白費,總算有效果了。

“他是將我明媒正娶過門的夫君,他也是我兒子的父親。”秦可兒的話語微微的頓了頓,再次接著說道,這一次的聲音,更是不斷的提高了些許,帶著幾分洋溢的情緒。

百裏墨的唇角繼續上揚,眉角,眼角,也跟著上揚,她的女人終於承認,他是她的夫君了,而且還是當著這麽多的人麵,主動的承認。

這種感覺真的不是一般的美妙。

秦可兒的話語再次的停住,然後慢慢的轉眸,望向了百裏墨,唇角的輕笑繼續的綻開,燦爛而迷人,讓百裏墨一直的恍惚,百裏墨還沒有完全的回過神來,她便再次慢慢地說道,“這一生,我嫁給了他,那麽這一生一世,我都會陪在他的身邊,不離不棄,直到永遠,絕不可能再另嫁他人。”

這一刻,她突然覺的自己以前的逃避實在是太過可笑,百裏墨對她的感情,其實,她早應該明白,即便是在這古代,即便有著很多的其它的因素,但是,就他對她的感情,她應該清楚,他絕不會因為任何的事情而妥協,也絕不會因為任何的因素,而讓她受到半點的委屈的。

其實,她早就應該明白,早就應該勇敢的去麵前對這一切,她也知道,對他,她其實早就動了情。

隻是,這一刻,她才明白,原來她還不僅僅隻是動了情,而是早已經情到深處。

這一瞬間,百裏墨聽著她這話,瞬間的僵滯,一時間竟然感覺有些回不過神來。

那本來就有些激動的心,此刻似乎突然注入了五彩的音符,瞬間的雀躍,飛揚,那心似乎要真正的飛了起來,那感覺是從來沒有過的,興奮,開心,激動,此刻,他覺的沒有一個詞可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他原本以為,她能夠當眾承認她與他的關係,已經是她今天給他的最大的驚喜,卻是萬萬沒有想到,她竟然還說出了這麽一翻話來。

她說,一生一世都會陪著他,不離不棄,直到永遠,這一刻,百裏墨突然有著一種不知身為何處的感覺。

寒逸塵慢慢的閉起了眸子,似乎想要隱過眸子中所有的情緒,隻是,那臉上,卻還是泄露了太多,太多的異樣。

他真的沒有想到,可兒能說出這麽一翻話來,若非情到深處,愛的太深,隻怕怎麽都不會說出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直到永遠的話來。

他是知道可兒對百裏墨的感情的,卻是萬萬沒有想到,原來可兒早就在不知不覺中對百裏墨愛的那麽深。

幸好,他沒有去強迫可兒,做出一些過分的事情。否則,極有可能會傷了可兒。

寒逸塵仍就緊閉著眸子,隻是唇角卻是慢慢的扯動出一絲看似像笑,卻又不完全是是笑的弧度,這一刻,沒有人能夠看懂他的心情。

這一刻,他的心,隻有他自己知道。

眾人聽著秦可兒這話,更是驚的目瞪口呆,這般的宣誓,意思已經很明顯,那麽她剛剛為何說要同意選駙馬呢?

北王聽到秦可兒終於說出了自己的心聲,終於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心中欣慰,終於鬆了一口氣。

寒殤衣感覺到他那細微的情緒,眸子微閃,突然明白了他的用意,遂靠近他的身邊,低聲說道,“你這麽做,就是為了讓可兒認清自己的感情。”

北王望著她,微微一笑,好在,還有她是理解他的,現在的可兒,隻怕是恨他的,怪他的吧。

“你放心,可兒不會怪你,更不會恨你。”寒殤衣對上他的眸子微怔,自然明白他此刻的心思,突然輕輕一笑,極為自信地說道,她的女兒她了解。

下一刻,秦可兒突然的轉身,再次的望向北王,微微呼了一口氣,隨即極為堅定地說道,“這是我的父親,不管在外人的眼中,他是什麽身份,但是在我的心中,他就隻是一個父親,我的父親,我生命中最親,也是最重要的人。”

北王原本有些黯然的眸子突然的一亮,快速的望向秦可兒,那眸子深處更是快速的漫過難以置信的驚喜,他以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不知情的可兒會怪他,會恨他,但是,他怎麽都沒有想到,可兒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可兒說,他隻是她的生命中最親,也是最重要的人。

他身為北洲的君王,奉承的話聽過無數,再怎麽好聽,再怎麽動人,他都從不放在心上。

但是,這一刻,可兒的這翻話,卻不僅僅是讓他高興,讓他激動,更是讓他感覺到心靈深處的震撼。

他的女兒,果真是天下獨一無二的。

“所以,今天這駙馬之選的事情,我來承擔。”秦可兒再次的轉向眾人,眸子快速的掃過大殿,再次一字一字堅定而果斷地說道。

北王唇角微微的上揚著,隻是卻突然感覺到眼寬突然變的濕潤,眼前甚至慢慢的變的模糊。

這一刻,他是真正的被感動了,他的女兒是想自己承擔下一切,不讓他為難。

他何其幸運,能夠有這麽一個女兒。

百裏墨此刻的心情隻怕比起北王更為的激動,他自然明白,可兒這麽做,最重要的就是為了不選駙馬。

眾人此刻更是驚的呆若木雞,一時間,都隻是直直的望著秦可兒,忘記了所有的反應,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的動靜。

若非親眼所見,他們真的不敢相信,一個女人竟然會有這樣的魄力,會有這般驚人的氣勢,此刻北王在此,楚王在此,而且在場的都是各國最優秀,最出色之人,但是,此刻,這場麵卻是完全的被她所撐控。

她說,這駙馬之選的事情,由她來承擔,那麽就還是剛剛的那意思,若想選駙馬,先打倒她。

此刻,整個大殿上,沒有人動,但是,那一雙雙望向她的眸子中卻都帶著無法掩飾的期盼,畢竟,她這般顯赫的身份,這般絕色的容貌,讓人就這麽的放棄了,誰都不情願呀。

“娘子,做為你的男人,我可不可以替你出戰呢?”而恰在此時,百裏墨突然的望向她,一臉輕笑地問道,那話聽著似乎是在問著她的,但是卻是分明是在說給其它的人聽的。

而他這話說的,當真是讓人無可反駁,做為她的男人,他可不可以替她出戰?

若說剛剛他沒有資格參與駙馬之選,那麽此刻,他就是最有資格的人了。

因為,他是她的男人。

“這樣不好吧?”秦可兒微怔,望向他,略帶幾分猶豫,就他那驚人的武功,這麽做,會不會有著那麽一點的欺負人呀?

“我是你男人嗎?”百裏墨望向她,眸子輕閃,笑意更深,借著她剛剛的話問道。

“恩。”秦可兒沒有絲毫的猶豫的直接的點頭。

“我是你夫君嗎?”百裏墨唇角,眉角不斷的上揚,繼續問。

“恩。”秦可兒仍就毫無猶豫的點頭應著。

“我是你兒子的父親嗎?”百裏墨看著她點頭的樣子,笑的更為洋溢,心中更是滿滿的幸福。

“恩。”秦可兒更是快速的點頭,關於這一點更是毫無懷疑的。

眾人聽著他們這一問一答,一個個都傻了眼,現在是什麽情況呀?

不過,對於最後的一個問題,眾人還是忍不住的驚疑,剛剛雖然聽秦可兒說起關於兒子的父親的問題,他們卻都以為,秦可兒說的是將來的事情,畢竟,若是他們兩人若是連兒子都有了,北王應該不會再為她選駙馬了。

但是,現在楚王卻又再次的刻意的提起了這個問題。

“那麽,我能讓我的女人,我的妻子,我兒子的娘親,去跟人打鬥?所以,接下來,有誰想要來做駙馬的?誰想要做本王的女人,本王的妻子,本王的兒子的娘親的駙馬的,上來。”百裏墨的眸子突然的轉向大殿上的眾人,那盛氣淩人的人話,簡直就是狂妄到了極致。

秦可兒的唇角狠狠的抽了抽,現在,誰不知道他那武功高驚人,誰敢不怕死的會上來跟他打呀。

不過,她剛剛站出來是迫不得已,那就是完全的拚了命的做法,若真的有人向來,隻怕用不了幾下,就能夠把她打倒了。

“誰有意見嗎?”百裏墨的眸子冷冷的一掃,更是霸道,狂妄。

一時間,整個大殿完全的靜寂,鴉雀無聲,誰都知道這半年的時間,楚王先後收服了十幾個小國,而且大家都知道,楚王能這麽快收服那些國家,不僅僅是他那強大的勢力,更是因為他那讓人聞風喪膽的武功,聽說,他的武功真的是到了出神入畫的地步,隻要是他看不順眼,隻要動一動手,就能夠立刻的把他看不順眼的人或者東西直接的化為灰燼了。

所以,此刻誰都沒有那個膽量敢向前跟他打。更不敢有任何的意見。

再美的女人,再高的權勢,也得有命享受才行,更何況,現在北王都一直不吭聲,很顯然,沒有半點要阻止百裏墨的意思,這會誰上去,都是直接的送死的。

秦可兒看到此刻完全靜寂的大殿,唇角再次下意識的抽了抽,好吧,百裏墨已經成功的震住了所有的人。

秦可兒轉眸,看到站在一側,毫無動靜,一臉淡然,似乎完全的事不關已的北王時,眸子更是下意識的輕閃,咦,父王先前不是說,這事不能更改的嗎?

不是說,不選駙馬是不能收場的嗎?

這會怎麽這般由著百裏墨。

由著百裏墨這般就能夠收場了?父王就不怕場麵越來越亂嗎?

不過,竟然連父王都不著急,那她有什麽好著急的,所以,秦可兒決定了,這件事情,就將給百裏墨來處理吧,雖然的確是有那麽一點欺負弱小的感覺,但是誰讓百裏墨有那樣的資本呢。

不服?不服可以用實力說話。

就算先前選駙馬,百裏墨沒有資格,但是,現在,百裏墨可是百分之一百的有了,而且是最有資格的。

所以,這也不算是欺負弱小,而是完全的用實力說話的。

“有人上來嗎?”百裏墨見沒有人動,也沒有人說話,一雙眸子再次冷冷的掃過眾人。

眾人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氣,沒有人敢上來,卻也沒有人說放棄之類的話。

畢竟北王現在也沒有發話,或者他們還有那麽一點的機會呢?

“父親,娘親。”恰在此時,一個小人兒突然的跑了上來,直接的撲在了秦可兒的懷中,然後另一隻手還緊緊的拉著百裏墨,一臉的委屈,滿臉的淚珠,可憐惜惜地說道,“娘親,你不要離開父親,父親以後不會再惹你生氣了、、、、”

秦可兒愣住,這孩子,演的這是哪一出的,咳,還哭的這麽傷心?

這淚來的還真快,怎麽好像一擠就出來了,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

百裏墨一時間,也有些愣住,話說,軒兒還是第一次喊他的,他都還沒有來的及應一聲,怎麽一下子就把話岔開了。

而此刻,就連北王都愣住了,這孩子怎麽怎麽這麽突然的跑了上來,而且怎麽哭的這麽傷心?

“外公,你不要給娘親選駙馬了,父親不是故意惹娘親生氣的,娘親也不是真的要離開父親的。”而軒兒卻是突然的轉向了北王,繼續哭道。

秦可兒的眸子輕閃,突然明白了軒兒的用意,哈,原來軒兒是上來圓場的呀,不得不說,軒兒這心思,當真驚人呀。

百裏墨自然也瞬間明白了軒兒的心思,望向軒兒時,一雙眸子明顯的多了幾分錯愕,這小子,也太聰明了吧。

北王的眸子望向軒兒時,也是滿滿的驚愕與讚賞,原來如此,若是這幾天跟軒兒相處,已經對軒兒完全的了解,北王此刻都以為這孩子是真的傷心,難過呢。

大殿之中的眾人聽到軒兒的話後,臉上都多了幾分了然,原來如此呀。

看來應該是楚王做了什麽對不起小公主的事情,所以,北王生氣,便想要為小公主重新的另選駙馬。

不過,很顯然,人家是小兩口鬧著玩的,並不是真的要分開的,更何況,人家都有兒子的,兒子還都這麽大的,也不可能說分開就分開呀。

原本那些還多多少少的有些不甘心的,聽到軒兒的話,清楚的看到了軒兒的存在,也不得不死心了。

更何況,剛剛小公主也已經明確的表態,不會離開楚王了,所以,他們還奢望什麽呢。

最重要的,人家的兒子都那麽大的。

既然事情已經成了定局,眾人都是識時務之人,自然都不會再去鑽牛角尖,非要問個清楚,探個明白。

當然,其實,真正的收到北王的邀請涵的並沒有幾人,而且邀請涵上也並沒有特意表明選駙馬的事情,更何況,收到邀請涵的都是跟北王關係不一般的,自然都明白了北王的用意,更不會去計較了。

至於其它的,並沒有真正的收到邀請涵的,自然更沒有理由計較了。

北王做事,向來都是滴水不漏,雖然為了逼真,精心策劃了這麽一出大戲,卻也絕不會出了大的紕漏。

“我要跟父親跟娘親在一起,我要我們一家人在一起。”軒兒一隻手抱著可兒,一隻手拉著百裏墨,再次哭著說話,此刻,哭的那叫一個傷心,一個難過,任何人看都不忍。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