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86節

那麽,當初極有可能是長老親自出馬去把可兒帶走的。

“嗬嗬,我是奉了北王的命令去接小公主回來的。”長老見他猜到,也不掩飾,畢竟掩飾也掩飾不住了。

“然後呢。你還做了什麽?”百裏墨卻是再次的步步緊逼,他覺的長老當時,肯定還做了其它的事情。

“今天,先談公主選駙馬的事情,其它的事情先不談。”長老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想到自己偷偷的改了小公主的信的事情,百裏墨還不知道,若是讓他知道了這件事情,自己可就慘了。

“老頭,你覺的,有本王在,會允許發生那樣的事情?”百裏墨唇角勾起的冷意更深了幾分,那聲音中的強硬亦更為的驚人。

“好徒兒,你也明白,現在的情形,可不是你能做主的,你現在是在北洲,不是在你的天元王朝,更何況,北王做為小公主的父親,要為小公主選駙馬,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你以為你能夠阻止的了嗎?”長老仍就是一臉慈愛的輕笑,不過那話語也變的強硬。

“好徒兒,你要明白,那些侍衛或者不能攔住你,但是師傅我在這兒,是絕對不會讓你帶著公主離開的。”長老的話語微微的頓了頓,隨即直接的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好,很好,本王今天倒要看看,誰能攔的住本王。”百裏墨微眯的眸子速沉,那驚起的聲音片片如雪,字字如錐。

“百裏墨,這兒是北洲皇宮,你若真敢亂來,就別怪朕不客氣了。”北王的眸子眯了眯,聲音亦冷了幾分,而此刻說出的話,更是驚人,那意思已經非常的明顯,也就是說,若是百裏墨真的再敢阻止小公主選駙馬的事情,北王可能真的不會放過他的。

眾人聽著北王這話,一個個都驚的目瞪口呆,若是北王真的動真格的,百裏墨隻怕、、、

被百裏墨攬在懷裏的秦可兒聽著北王的話,眸子微沉,她真的不懂,父王為何要這麽做,為何要給她選駙馬,而且還要這麽的逼迫百裏墨。

“好,那本王倒要看看,北王如何的不客氣法。”百裏墨卻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突然的冷笑出聲。

“怎麽?楚王這意思是要公然的跟北洲為敵?”北王的眸子閃了閃,對於此刻的百裏墨更多了幾分讚賞,但是卻還是不得不強硬地說道。

“若北王當真步步緊逼,本王隻有如此。”百裏墨身子微僵了一下,他自然知道這與北洲為敵的後果,但是,不管怎麽樣,他都絕對不允許可兒去選駙馬。

他的女人去選駙馬,這怎麽可能。

秦可兒聽到他的話,卻是直接的僵滯,心都跟著輕顫,一雙眸子快速的望向他,帶著滿滿的錯愕與異樣,微顫的手,突然的緊緊的握住了他的手。

今天,若是父親真的非要那麽做,她與百裏墨共進退。

她絕不會讓他一個人去麵對這一切,當然,這駙馬,她也絕對不會去選。

百裏墨感覺到她的動作,微怔,隨即快速的望向他,唇角微微扯出一絲欣慰的輕笑。

“隻是,此刻是在北洲,你覺的你有勝算嗎?”北王是何等精明之人,豈能看不出他們之間的動作,心中亦是欣慰,卻又不得不再一次的緊逼著。

“不管有無勝算,今天,若想為可兒選駙馬,除非本王死。”百裏墨攬著秦可兒的手猛然的收緊,一雙眸子冷冷的望向北王,毫不退讓。

而他此刻說出的這話,更是讓所有的驚的倒抽了一口氣,若是讓小公主選駙馬,除非他死。

是怎麽樣的執著,才能夠讓他說出這樣的一句話來。

秦可兒心驚顫,卻又似乎有著什麽狠狠的揪,痛的無法呼吸,卻又似乎有著什麽快速的膨脹,似乎要忍不住的迸發而來。

這一瞬間,她突然感覺到一直沉封起的心,似乎被著什麽,一寸寸的撕裂開來,痛著卻更多了幾分無反顧的堅定。

這一刻,她突然覺的自己以前的種種的顧及是那麽的可笑。

是,她是受過一次傷,但是,眼前的這個男子,卻不是傷她的那個男人,她不應該因為受過一次,就封起自己的心,這般無情的對等百裏墨。

她更不應該去害怕,不應該去擔心嫁給了百裏墨後會再次發生那樣的事情,那對百裏墨的感情,分明就是一種傷害。

秦可兒握著百裏墨的手更加的緊了緊,心中暗暗的地發誓,今天不管是怎麽樣的結局,她都絕對的毫不猶豫的跟他一起。

“百裏墨,你怎麽做朕不管,但是,你不要連累了可兒。”北王自然看到了可兒臉上的神情的變化,眸子微閃,再次刻意地說道,那話聽似是對百裏墨說的,其實就是說給秦可兒聽的。

他還需要再推最後一把,讓可兒徹底的爆發出來,隻有這樣,可兒以後才能夠完全的打開心菲,其實,他感覺的到,可兒現在已經認識到自己對百裏墨的情感了,隻差最後一步了。

其實,北王倒是很想看看,可兒到了最後一步時,會是如何的表現。

“父親覺的他連累了可兒嗎?”秦可兒暗暗呼了一口氣,突然向前邁了一步,雙眸抬起,直直的望向北王,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

“難道不是嗎?”北王聽到秦可兒的話,唇角微扯了一下,不答反問,這丫頭終於忍不住了。

“可兒請問父親,為何要為可兒選駙馬?”秦可兒沒有聽到他的正麵的回答,眸子微眯,再次追問,對於這個問題,她是真的想不通。

“父王這麽做,自然是為了可兒的幸福,父王一可不能讓自己的寶貝女兒受半點的委屈。”北王唇角再次微扯,這丫頭強硬起來,當真也是不容小視呀。

“若是,我說我並沒有委屈,父王能否取消了這次選駙馬的事情?”秦可兒聽到他這話,暗暗呼了一口氣,繼續問道,父王這麽做的目的,若是為了怕她受委屈,那麽,她此刻的請求,父王能否同意?

“可兒,現在的局麵,可不是朕說取消就能夠取消的,邀請涵都已經全部發出,規矩也都已經定了,話都說出了,豈能收回,朕是北洲的國君,豈能言而無信。”北王愣了愣,倒是沒有想到她會這麽直接的提出這種要求,不過,她此刻隻說自己不會委屈,卻終究沒有表明自己的態度,所以,北王自然不可能在這最關鍵的時刻讓步了。

“你為何要、、、、”寒殤衣雖然一直告訴自己要相信他,相信他,但是,聽到他這般的強迫可兒,終於還是不能放心,忍不住的問題,手也下意識的伸向頭上的喜帕,想要掀開。

“衣兒,相信我,我這麽做都是為了可兒跟墨兒,所以,你一定要相信我。”北王快速的伸手,按住了寒殤衣的手,靠近她的耳邊,快速的低語了幾句,他明白她此刻的心情。

其實,此刻不管是誰,都肯定會誤會他,就連可兒跟墨兒不都已經誤會了嗎,都以為是他在故意的為難他們,逼迫他們嗎?

所以,殤衣肯定會著急,擔心,若非殤衣相信他,她也絕不會忍到現在才問。

所以,他的心中十分感激她對他的信任。

此刻,秦可兒就站在他的麵前,所以,自然看到北王對寒殤衣所做的動作,隻是北王的聲音太小,她並沒有聽到他說的話。

“父王的意思就是,不管怎麽樣,今天就駙馬之選一定要進行,是嗎?”秦可兒的眸子速的一沉,臉色也明顯的冷了幾分,那明明是疑問的聲音中,卻偏偏有著一種將一切全部掌控在手中的霸氣。

“是。”北王眸子微閃,唇角微動,輕緩卻又堅定地吐出了一個字。

隻是,此刻,北王望向秦可兒的眸子中,卻快速的隱過了一絲輕笑,看來,這丫頭是真的被他激怒了,不知道這丫頭接下來,會怎麽做?

“選駙馬是吧,好,很好。”隻是,沒有想到,秦可兒望向北王,微微一笑,突然一字一字緩緩地說道。

眾人驚住,不明白,她此刻為何會突然說出這麽一句話,不知道,她此刻到底是什麽意思?

更不明白,她所謂的好字到底是什麽意思,而且,眾人看到此刻她臉上的笑,更是一個個完全的呆住,因為不明她此刻為何會笑出來,也更因為,那笑看起來的,真的美的讓人移不開眼睛。

百裏墨望向她,眸子也快速的驚閃了幾下,也不明白,她到底是想要做什麽?

寒逸塵的眸子也是直直的望著她,深邃之下再次浮出幾分異樣的光亮,他也很想知道,可兒到底會怎麽做?

就在眾人的錯愕之中,秦可兒突然的向前走了幾步,一雙眸子快速的一轉,一一掃過,大殿之中,那些前來參加駙馬之選的眾人。

------題外話------

親們,乃們的票票呢,影為毛沒有看到呢,

☆、159她不選駙馬,我選,今天就成親

就在眾人的錯愕之中,秦可兒突然的向前走了幾步,一雙眸子快速的一轉,一一掃過,大殿之中,那些前來參加駙馬之選的眾人。

“選駙馬是吧?”秦可兒的唇角微微輕啟,一雙眸子收回,突然的伸手,快速的抽出了身側一位侍衛身上的劍,轉回,在自己麵前輕輕的晃了幾下。

眾人都驚的倒抽了一口氣,這小公主不是被北王逼急了,想要自盡吧?

看她那樣子,那劍似乎隨時都能晃到自己的脖子上。

一時間,眾人紛紛變了臉。

“可兒、、、”就站在她的身後,一直靜觀著她的動靜的百裏墨直接的驚住,一顆心瞬間的懸起,緊緊的揪起,身子一閃,下意識的便想要向前。

“可兒,別、、、”北王也是驚的變了色,身子亦是下意識的想要衝上前去,他這麽做,隻是想讓可兒認清自己的感情,勇敢的去麵對自己的感情,可不是想讓可兒有什麽危險。

若是可兒因為這件事情受了傷,那他絕不能原諒自己。

寒殤衣此刻再也管不了那麽多了,聽到北王驚呼,知道肯定是發生了什麽事情,所以,快速的扯掉了自己的頭上的喜帕,看到眼前的情形時,更是驚的目瞪口呆,亦是本能的便想要向前阻止。

一直坐在下麵的寒逸塵更是直接的站起了身,想要衝上來。

“都別動。”隻是,秦可兒卻是突然的把手中的劍一揮,眸子一轉,寒光四射,不是太高的聲音,卻有著一股讓人不敢違抗的魄力。

一時間,所有的想要衝向來的人,都瞬間的止住了動作,都被她此刻明明極為的平靜,卻足以讓人震撼的氣勢驚住。

百裏墨的眸子驚閃,直直的望著她,一眨都敢眨,生怕她突然的做出什麽事情,傷到了她自己。

畢竟那劍可是極為的鋒利,不是鬧著玩的。

此刻,他就停在離她不過兩米的距離,其實就算她真的做什麽,他也能夠阻止,隻是,他此刻卻仍就感覺膽顫心驚。

北王更是著急,雖然知道,以可兒的性子,不可能會故意的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但是,她不懂武功,拿著那麽長的一把劍,這麽揮來揮去的,很容易傷到她自己的。

寒殤衣握著他的手,已經緊到不能再緊,身子更是極力的繃緊著,一臉擔心的望著秦可兒。

眾人的眸子也都是齊齊的望著秦可兒,一眨都不眨。

“剛剛父王說了,選駙馬的事情,是早先就定好了的,不能更改,好,既然不能更改,那就選。”隻是,誰都沒有想到,秦可兒竟然突然說出了這麽一句話。

百裏墨的身子猛然的僵滯,一雙眸子極力的圓睜,有著幾分難以置信的錯愕,她,她說什麽?那就選?

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就她那性子,絕對不可能會同意選駙馬,她此刻如此說肯定是另有用意的,百裏墨隨即便快速的打斷了自己的想法,他了解她,亦相信她。

北王聽到秦可兒的話,也徹底的驚住,一雙眸子也是猛然的圓睜,實在猜不出,秦可兒這是什麽意思?

是因為,他說了不能更改,所以,她真的同意了嗎?

可兒不會是為了他,真的答應選駙馬吧?

那可不是他的本意呀?

寒逸塵的眸子眯了眯,慢慢的轉向秦可兒手中的劍,看到她越握越緊的手時,眉頭微動,可兒不會是想要、、、、

“今日,誰要選駙馬的向前,首先打倒了我、、、、”就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秦可兒的唇角微動,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這一句話,更多了幾分凜然的氣勢,更多了幾分狂妄的魄力。

而她此刻這話語中的意思,更是驚人。

誰要選駙馬的,先要打倒了她,不是打敗,而是打倒,雖是一字之差,意義上卻是相差甚遠。

她此刻表達的意思已經很明顯,那就是,要想成為她的駙馬,除非打倒她,除非她爬不起來,沒有了反抗的力氣。

但是,此刻這大殿之上的人是來選駙馬的,都是想要娶她的,誰會跟她動手,還打的她爬不起來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她可是北王的公主呀,誰敢跟她打,不要說是把她打倒,就是一個不小心把她傷了,就肯定是吃不完兜著走了。

北王是好惹的嗎?而且北王可是出了名的護短的,傷了北王的寶貝女兒,小命還能保住?

百裏墨僵滯的身子微顫,一雙眸子中突然漫起太多的複雜的情緒,此刻的她,這般的果然,這般的無畏,卻都是為了不選駙馬。

看來,她的心中還是有他的,因為心中有他,所以才不會去選駙馬。

想到這些,百裏墨的心中忍不住的激動。

當然,有他在,自然不會讓她受到半點的傷害,誰敢跟他的女人動手,試試?

“可兒,你不懂武功,不要亂來?”寒殤衣終於忍不住的驚呼,用力掙開了北王的手,突然的向前,竟然直接的去奪秦可兒手中的劍。

“衣兒。”北王驚住,快速的拉住了她,望向秦可兒時,眸子中也是毫不掩飾的擔心,“可兒,別亂來,這可不是好玩的。”

秦可兒轉眸,望向北王,靜靜的看了一會,突然輕輕一笑,北王看到秦可兒臉上的笑,雙眸驚閃,實在猜不透,此刻秦可兒的笑是何意,一時間竟然有些恍惚。

隻是秦可兒卻並沒有說什麽,而是突然的轉向了另一側的百裏墨。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