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85節

“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秦可兒卻是更加的疑惑,今天是父母大婚之日,還能有比這件事情更重要的事情嗎?

“恩,是關於你選駙馬的事情,今天父王邀請的各國未成家的優秀的男子前來,就是想要為可兒選一個如意郎君。”北王拉著秦可兒的手,麵向著大家,略略提高了聲音,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

秦可兒一瞬間完全的,徹底的驚住,一時間似乎直接的石化,連腦子都僵住,沒有了思索的能力。

她,她沒有聽錯吧?父王說什麽?說要給她選駙馬?這,這怎麽可能呀?

怎麽可能要給她選駙馬呢?她可是已經成了親了,而且還有了軒兒,父王怎麽會這麽做。

而且,父王都沒有問過她的意思,一切都是瞞著她安排的。

她事先竟然一點都不知道的。

所以,一時間,她隻是呆呆的站在了那兒,忘記了所有的反應,甚至忘記了說話的能力。

“這就是朕的女兒,駙馬之選現在開始,一切都按規矩來。”北王拉著呆呆愣愣的秦可兒麵向著大家,再次提高了聲音說道。

“哦,這小公主好美呀,我長這麽大,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麽美麗的人,真的是跟天上的仙子一般呀。”

“是呀,真的好美,若非親眼所見,真的不敢相信這天下竟然會有這麽美的人。”

“這小公主比起長公主,隻怕更加美上幾分。”

“如此仙般的人兒,不知誰有那樣的福氣,可以娶回去。”

“我們也是應邀而來的,也是有機會的,北王不是說了嘛,一切按規矩而來,既然如此,那就說明任何人都有機會呀,而且,天元王朝的皇上跟蜀宇國的皇上都不參與,那就少了兩個最強的勁敵,不管怎麽樣,拚了命都要爭取。”

“是,拚了命也要爭取。”

那議論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卻恰恰離百裏墨不遠,所以,他們的聲音便全部的都落在了百裏墨的耳中,百裏墨那眯起的眸子中驚人的危險更濃了幾分,更是毫不掩飾的漫開,一雙眸子冷冷的對著那幾個男人掃了過去,一時間,隻讓那幾個人男人身子輕顫,話語也瞬間的僵住。

拚了命也要爭取,哼,他的女人,他們也敢?

他們拚了命,也是白送命,有他在這兒,他們想都別想。

“那人不是天元王朝的皇上嗎?好嚇人呀。”等到百裏墨的眸子轉回去後,有一個人鼓起勇氣,極力的壓低聲音說道。

“對,對,他就是天元王朝的皇上,不過,他瞪我們幹嘛,他不是不參加這駙馬之選嗎?難不成是看到這小公主長了漂亮,所以改變主意了。”

“他想改變主意就能改嗎?剛剛北王可是說的清楚,一切按規矩來,先前拒絕參與的,現在根本就沒有機會了,所以,不用怕他。”

“對,他再怎麽厲害,此刻也是在北洲,有北王在,他還翻了天不成。”

雖然那些人的聲音極力的壓低,但是,百裏墨聽力極好,所以還是一字不露的將他們的話聽的清清楚楚,一時間,唇有微扯,扯出一股足以冰封千裏的冰冷。

哼,就算是在北洲,就算北王在,他百裏墨要翻天,有人能阻止的了嗎?

寒逸塵的唇角也微抽了一下,百裏墨要翻天,還管在什麽地方?是什麽人嗎?

百裏墨向來都是那種隨心所欲的人。

大殿正中間,站在北王身側的秦可兒終於算是回過神來,雙眸速抬,直直地望向北王,一臉難以置信的驚呼,“父王,你為是什麽意思,為什麽要選駙馬?”

雖然剛剛北王的話說的十分的清楚,但是這一刻,秦可兒還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父王不是說了嘛,為你選一個如意郎君,父王知道可兒跟楚王成親是被他所騙,也知道可兒先前逃走的事情,所以,父王明白可兒的心思,可兒不必擔心,這件事情就由父王來處理。”北王望向她,一臉慈愛的輕笑。

“父王,我、、、”秦可兒驚滯,父王這話是什麽意思?是以為她不喜歡百裏墨,所以才要給她重新選駙馬的嗎?

“好了,可兒什麽事都不用管,都交給父王就行。”隻是,北王卻是快速的打斷了她的話,然後不等秦可兒反應過來,便突然的轉眸,望向眾人,唇角微扯,再次一字一字緩慢卻堅定地說道,“之前,天元王朝的楚王跟蜀宇國的皇上拒絕參與駙馬之選,所以,這兩人沒有資格參與的。”

本就被震到已經找不到東南西北的秦可兒聽到這話,更是直接的淩亂,什麽意思,她選駙馬,百裏墨還不能參與,百裏墨沒有資格?

百裏墨沒有資格,那誰還能有資格,不管怎麽說,百裏墨可兒是軒兒的親生父親呢。

這算是怎麽回事呀?

她突然明白了,先前百裏墨那般憤怒的原因了,很明顯應該就是為了這事的。

隻是,她的信中明明把自己的身份寫的很清楚,若是真的有公主之選,百裏墨應該沒有理由拒絕。

不,不對呀,若是百裏墨看到了她的信,知道了她真正的身份,那麽以他的性子,此刻就絕對不會是這般安穩的坐在大殿,隻怕早就直接的去後宮找她了。

難道說百裏墨並沒有看到她的信,一時間,秦可兒都有些想不通了。

一雙眸子望向百裏墨,對上百裏墨那狠不得將她生吞活剝了的目光,秦可兒身子微顫,她也是不知情的呀。

“現在,駙馬之選開始,除了天元王朝的楚王與蜀宇國的皇上,其它符合條件的都可以參與。”北王的聲音再次在整個大殿中傳來,聲音雖然不是太高,卻是讓了驚心動破的震撼。

“太好了,太好了,我也有機會,說不定我真的能夠勝出,可以娶到小公主。”有人已經開始忍不住的歡呼。

秦可兒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眸子微沉,心中多了幾分不滿,雖說北王是她的父王,但是卻也不能瞞著她,替她決定這樣的事情,不要說,她現在跟百裏墨還是夫妻,就算她真的跟百裏墨分開了,她也不可能會去選駙馬。

秦可兒轉眸,望向北王,唇角微動,剛想說什麽。

“誰敢動本王的女人,試試。”隻是,恰在此時,一道冰冷刺骨,比那催命閻王的聲音更要冷上幾分,更加恐怖上百倍的聲音猛然的在大殿中蕩了開來。

一字一字如冰錐刺骨,一聲一息如利劍穿心,一句話,直讓整個大廳中所有的人瞬間的僵滯,一時間,一個個都不敢移動絲毫,都不敢出聲,甚至連氣息都極力的屏住。

寒逸塵的唇角微扯,終於坐不住了,終於發作了。

就連北王此刻都不由的驚住,百裏墨這氣場實在是太過驚人。

秦可兒望向他的眸子也不由的怔住,直直的望著他,一時間,忘記了的應有的反應。

隨即,眾人便看到百裏墨站起身,然後直直的一步一步的用著不太快卻也絕不能算慢的腳步走到了秦可兒的麵前。

眾人驚顫之餘都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氣,這百裏墨是把這北洲大殿當成他自己家的了嗎?竟然在北王麵前放出狂言後,就這麽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

而且,看他這樣子,對小公主好像是勢在必得,剛剛他說了什麽?

他說小公主是他的女人,可是,這駙馬都還沒有選呢,他憑什麽說這樣的話。

此刻,所有的人都是一肚子的不滿,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抗議,因為,誰都知道,若是此刻,誰敢抗議,接下來,百裏墨絕對能一掌把那人拍死,這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所以,此刻,所有的人隻是直直的盯著百裏墨,想要知道,他接下來會怎麽做。

百裏墨一雙眸子直直的盯著秦可兒,仍就是那種冰火兩重天的驚人的危險,“你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幾天不見,竟然選起駙馬了。”

他本以為,以她的性子,絕對不會去選駙馬,但是,卻沒有想到,竟然真的是她。

秦可兒望著他,心驚顫,下意識的本能的搖了搖頭,她,真的不知道,真的不是她的意思。

她也是被蒙在鼓裏的,突然想起了先前的一些事情,瞬間明白了,原來,這一切早就設計好了的,而且,連秦紅妝都有參與,一起騙她的,她現在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先前絕對是秦紅妝故意的拖延她的時間,而且,她房間裏測時間的儀器也絕對是秦紅妝事先調過了。

想到這些,秦可兒的心中忍不住多了幾分怒意,他們是什麽意思?

“恩,這還差不多。”看到她搖頭,百裏墨微愣,隨即了解,唇角微勾,勾起一絲淡淡的輕笑,隨即伸手,直接的將她攬入了懷中,聲音在那一瞬間,突然變的輕緩。

隻是她的一個搖頭,他便在那一瞬間,毫無條件的相信了她,相信了她並不知道這件事情,相信了這不是她的意思,而完全都是北王的意思。

看來,關於選駙馬這件事情,北王不僅僅瞞著他,還瞞著可兒的。

被他這般突然的攬入懷中,聽著他那瞬間變的輕柔的聲音,秦可兒眸子輕閃,突然有一種仿若在夢中般的恍惚。

他就這麽相信她了?

她甚至一個字都沒有說,更沒有解釋,他就完全的相信她了?

眾人看著這一切,都是驚的目瞪口呆,不是吧,這百裏墨前一刻明明暴風狂雨般的恐怖,比閻王還要冷上幾分,這會竟然一下子就變的這般的柔情款款了?

而且,百裏墨竟然就直接的把小公主抱住了,這,這也太過分了吧?

這駙馬還沒有選呢,百裏墨這也太不把眾人放在眼裏了吧?

“這不是要選駙馬的嗎?不是說天元王朝的皇上沒資格的嗎?這算是怎麽回事呀?”有人實在是忍不住,硬著頭皮,壯著膽子提出了抗議。

當然,他也是仗著現在是在北洲,剛剛北王又說了那樣的話,對敢在此刻說出這樣的話來。

百裏墨卻是看都沒有看那人一眼,隻是攬著秦可兒,轉向了北王,一雙眸子冷冷的盯著北王,唇角微動,一字一字冷冷的說道,“北王,現在還需要選嗎?”

“當然要選,選駙馬之事,是早就定好的,這眾人也都是朕邀請來的,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定好了,豈能更改。”隻是,北王卻是毫不相讓,話語中反而更多了幾分堅定。

秦可兒再次的驚住,雙眸圓睜,有些難以置信的盯著北王,實在不懂北王為何要這麽做。

百裏墨的眸子再次的眯起,那驚人的危險再次在眸子中匯集,直直的盯著北王,將他殺人般的危險毫不掩飾的直射向北王。

“而百裏墨先前就拒絕了,所以,現在沒有資格。”北王對上他的目光,心中都忍不住的輕顫,不過,卻仍就望著百裏墨,一字一字更為堅定地說道。

“本王沒資格?本王需要這資格嗎?她本身就是本王的女人,本王還需要去參加那所謂的駙馬之選嗎?而本王的女人,誰有資格為她安排這可笑的駙馬之選?就算你是她的父親,就算你是北王,同樣沒有資格。”百裏墨的眸子中更多了幾分冷意,臉色亦更沉了幾分,唇角輕動,一字一字的話語再次慢慢的傳開,同樣的冰冷,同樣的驚人,也更有多了幾分霸道的宣誓。

他的女人,誰都沒有資格為她安排那樣的事情。

是,當初,他是不知道可兒就是北王的女兒,就是北洲的小公主,所以,北王提起選駙馬之時,他便一口回絕了,當然,就算他知道可兒的身份,他也不會答應,她本來就是他的女人,還需要那麽多事嗎?

“她是朕的女兒,朕便有這樣的資格,百裏墨,你別在這兒搗亂,來人,將百裏墨帶下去,開始為公主選駙馬。”隻是,北王的聲音中也突然的多了幾分冷冽的強硬。

“父王、、、”秦可兒難以置信的驚呼,聲音中亦明顯的帶了幾分不滿,就算他是她的父親,他也不能這麽做呀。

寒殤衣的身子也微微僵滯,再次握住了北王的手,北王自然明白她的心思,隨即輕輕的回握著她,讓她放心。

喜帕下,寒殤衣眉送微蹙,但是,還是決定相信他,因為她了解他,他絕不會真正的做出對可兒不利的事情,他這麽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本王倒看看,誰敢。”百裏墨一手攬著秦可兒,一雙眸子快速的掃過眾人,那聲音更是瞬間的冰封了整個大殿,一時間,整個大殿之上,無人敢動,亦無人敢出聲,就連那侍衛,都一個個的驚住。

“父王,可兒雖不知道你為何要這麽做,但是,選駙馬的事情,可兒不會同意。”這一次,秦可兒也望向北王,毫不掩飾的表明自己的態度,那聲音也明顯的多了幾分強硬。

讓她選駙馬,那是絕對的不可能的。

“可兒,這件事情,父王已經安排好了,是絕對不能更改的,所以,這件事情,不管你同不同意,都必須照常進行。”隻是,秦可兒怎麽都沒有想到,北王不但不聽她的話,反而直接的果絕的強硬的回絕了她。

見可兒站出來,主動的表明態度,北王很是欣慰,但是這還不夠,他費盡心思的設計了這一切,可不僅僅是為了讓可兒表明自己不想選駙馬,他要的是可兒完全的認清自己的感情,直接的去爭取。勇敢的去麵對。

那怕是可兒現在恨他,他也必須要那麽做。

北王的話語微頓了一下,隨即轉向了百裏墨,意有所指地說道,“今天選駙馬的事情已定,誰都不能阻止。”

他這話,顯然是說給百裏墨聽的。

“是嗎?那就試試。”百裏墨唇角微扯,扯出一股讓人驚顫的冰到極點的冷意,那話語更是狂妄的讓人心驚肉跳。

“有本王在,本王倒要看看,誰敢給她選駙馬。”百裏墨攬著秦可兒手突然的收緊,便欲帶著秦可兒離開。

立刻,便有侍衛紛紛的湧了上來,直接的將他們圍住。

百裏墨冷冷一笑,就憑他們也想攔住他?

“好徒兒,你這樣做可不好。”隻是,一道慈祥和藹的聲音突然的響起,隨即長老緩緩的走了過來,直接的立在了百裏墨的麵前。

“當初,北王可是問過你的,想讓你娶小公主的,但是你拒絕了,那麽現在你就不應該來阻止小公主選駙馬的事情,好徒兒,你還是先下去,等公主選駙馬的事情結束了,再、、、”長老望向他,又開始他的長篇大論。

“老頭,你做了什麽?”隻是,百裏墨卻突然冷冷的打斷了他的話,微眯的眸子中寒光猛射,毫無掩飾的盯著長老。

“我什麽都沒有做?”長老身子微僵,卻仍就硬著頭皮說道。

“是你帶走的可兒?”百裏墨的眸子卻是愈加的眯起,當初,飛鷹明明守在外麵,卻絲毫都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動,一般人絕對做不到。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