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84節

“不知道呀,沒有見過。”

“我也不知道,我也沒有見過。”

“我也沒有見過。”眾人都紛紛搖頭,表示沒有見過小公主的樣子。

“你們說,這小公主會不會長的不怎麽樣呀?”有一個看上去,應該有三十歲左右的男子更是極力的壓低的聲音,一臉神秘地說道。

其它的男人聽到他的話,紛紛微怔,北王防的這麽嚴,不讓任何人見到小公主的樣子,倒是也有這種可能。

“不可能呢,北王是何等的風彩,北王的女兒絕對不會太差。”有人想了想,小聲的反駁。

“是呀,應該不會,可能是北王想給眾人一個驚喜呢。”

“恩,聽說,北洲的公主可是個個絕色,你們應該都見過長公主吧,看看長公主就知道了。”

“長公主的絕色與風彩,豈是一般人能比的,我覺的,這小公主就算再怎麽著,也不可能比的過長公主的。”

“恩,那倒也是,我第一次見長公主,真是驚為天下呀。”

“其實我們都是瞎操心,不管小公主長什麽樣,跟我們有關係嗎?再怎麽著,北王也不會選我們做為小公主的駙馬,今天到場的,比我們優秀的那可是多了去了,你們看到沒,那邊的,天元王朝的楚王殿下,現在的皇上,還有蜀宇國的皇上,我們來,也就是做做陪襯,湊湊熱鬧的。”這人倒是有自知之明。

“不見呀,聽說,天元王朝的皇上跟蜀宇國的皇上,都不參與這次的駙馬之選,聽說,北王還特意的問過兩人,讓他們娶公主,隻是被他們拒絕了。”

“是嗎?為什麽呀?難道說,這小公主真的長的很醜?”

“或者真的是這樣的,要不然,也不可能他們兩個人都拒絕了北王呀。”

“今天是朕大婚,很感謝各位的到來,當然,今天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就是朕想要為自己的女兒選一個如意郎君,朕特意邀請各位來,最重要的也是為了此事。”恰在此時,北王的聲音突然的在整個大殿下傳來,雖然不是太大,卻是最最都帶著他獨有的魄力,讓人從內心深處的服從與尊重。

一時間,所有的議論聲紛紛的停住。

百裏墨聽到北王的話,眸子再次速的眯起,北王這話說的很清楚,說是為他的女兒選駙馬的,那麽他的女兒除了可兒還有別人嗎?

難道說,北王真的是要為可兒選駙馬?

不,不可能,就算北王有這個意思,可兒也絕對不會同意的,絕對不可能?

或者,北王此刻所說的女兒並一定是北王的親生女兒,並不是可兒。

百裏墨的因為深信秦可兒絕對不會答應選駙馬的事情,所以,心中暗暗的想著其它的可能,一時間也沒並沒有動。

寒殤衣也是瞬間的驚住,一時間,差點自己摘下了頭上喜帕,隻是想到在這樣的場合,她若是那麽做,實在不妥,終究還是忍住了,隻是一隻手,緊緊握緊了他的手,詢問著他這到底是什麽意思,為什麽好好的要為可兒選駙馬呀?

而且,這件事情她為何一點都不知情,可兒似乎也不知情。

“衣兒,相信我。”北王微微靠近她的耳邊,輕聲低語著。

寒殤衣聽著他的話,雖然還有著太多的不解,但是卻並沒有再說什麽,是的,她應該相信他,他那麽疼愛可兒,是絕對不會害可兒的。

但是,可兒明明跟楚王已經成了親了,怎麽還能選駙馬呢?

他這到底是什麽用意思。

“關於選駙馬的規矩,朕事先說明一下,凡是接到了邀請涵,同意參與的,都可以參加,而事先拒絕了參與的,便失去了資格,具體的參與的眾人的名單朕已經看過,接下來一切都按規矩來。”北王見寒殤衣沒有再說什麽,話語微頓了一下,再次緩緩地說道。

隻是,這話聽起來,卻分明有著幾分刻意,顯然是故意的說給某人聽的。

百裏墨眯起的眸子微閃,他自然聽的出,北王這話是故意的說給他聽的,隻是,若是選駙馬的不是可兒,他看都不看一眼,但若真的是可兒,他今天就算把這大殿翻過來,也絕不會允許可兒選駙馬。

“真的要為小公主選駙馬了。”

“當然是真的,你以為北王會開這樣的玩笑。”

“也是,真的很想知道這小公主到底長什麽樣子。”

“很快就能知道了,接下來,小公主肯定要出來了。”

“青卓,去把小公主請來。”果然,北王隨即便沉聲吩咐著身邊的青卓。

“是。”青卓連聲應著,然後快速的退出了大殿。

百裏墨握著麵前的一杯茶,手微微的收緊,卻並沒有喝,隻是僵在半空中,似乎是想要掩飾著什麽,又似乎是想探知到什麽。

寒逸塵看到他的樣子,唇角微扯,百裏墨此刻還能這般冷靜的坐在這兒,真的讓他十分的驚訝,也十分的佩服,不過,他知道,百裏墨像這般的冷靜的時間不會太長了。

接下來,若是可兒來了,隻怕、、、、

“青卓,父王跟娘親拜堂了嗎?時辰到了嗎?”急急趕來的秦可兒看到青卓,快速的向前,急聲問道。

青卓眸子微閃,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卻沒有直接的回答秦可兒的問道,隻是有些模棱兩可地說道,“主子正在等著小公主呢,小公主快點過去吧。”

他這話可是說的全是真的,主子現在的確是在等著小公主的。

隻是,青卓眸子微抬,看到秦可兒此刻的樣子時,不由的呆住,小公主真的是太美了,他一直以為,長公主是天下最美的女人,但是現在,小公主似乎比長公主更要美上幾分。

當然,小公主的美跟長公主的美是不同的,應該是各有風韻。

“哦,好,好,快點。”秦可兒以為青卓說的是父王正在等著她趕過去,然後拜堂成親呢,所以連聲應著,下意識的也加快了腳步,千萬不能因為她而耽擱了父王跟娘親成親的時辰。

青卓看著她急切的樣子,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哎,小公主這麽趕了過去,隻怕、、、、

“小公主到。”走到大殿外時,青卓突然的提高了聲音,大聲的喊著。

他這一喊,把秦可兒都驚了一跳,有些奇怪的望向他,“你幹嘛呢?”今天是父王跟娘親成親的日子,父王跟娘親才是主角,她來了,青卓竟然這般刻意的報場嗎?

她又不是今天的主角,她隻是來祝福父王跟娘親的。

不過,青卓竟然已經報了,她也不好再說什麽,而且,想著這時辰隻怕已經到了,她也不能再耽擱了,便也沒有再多想什麽,而是快速的邁步,走進了大殿。

她踏入大殿的那一瞬間,頓時,整個大殿中所有的人的目光都齊齊的望了過來,幾乎是所有的目光,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間,都是本能的滯住,呆住。

一個個都是一臉的難以置信的驚豔,更有著一種仿佛在夢中般的恍惚,若非親眼所見,他們真的不敢相信,就天下竟然會有這麽美麗的人。

一時間,整個大殿瞬間的靜寂,所有的人都沒有出聲,似乎都忘記了說話,甚至連那氣息都盡力的屏著,生怕自己氣太大,會把這眼前的仙子給吹跑了。

此刻,隻怕是一根羽毛落在地上,眾都能夠聽的清楚。

百裏墨的眸子望向她的那一瞬間,也是完全的定住,一時間,眸子深處,光采異動。

北王看著此刻的可兒,眸子都忍不住微閃了一下,臉上也頓時漫開燦爛到了極點的輕笑,看到此刻後背僵滯,靜坐不動,直直的盯著秦可兒的百裏墨,唇角微動,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這就是朕的小女兒秦可兒。”

不得不說,北王此刻解釋的更是極為的仔細,連名字都報了,而且,在說到秦可兒的名字時,似乎還刻意的加重了一下語氣,似乎生怕某人聽不到。

百裏墨那僵滯的身子猛然的輕顫,一雙直直的望向秦可兒的眸子中明顯的多了幾分複雜的讓人驚顫的情緒,握著茶杯的手,用力的收緊了一下。

“可兒今天真美。”寒逸塵也是完全的驚住,望著緩緩走來的可兒,真心的稱讚中帶著太多的來不及掩飾的異樣,一雙眸子微微的轉向百裏墨,看到百裏墨竟然還能坐在哪兒,唇角微抽,再次緩緩的補充道,“要知道是可兒要選駙馬,我當初怎麽著都要參加,隻是,現在,隻怕沒有機會了。”

“啪。”百裏墨手中的茶杯突然的裂開,一張臉也瞬間的陰沉到了極點,而他那雙深不可測的眸子中,此刻憤怒與冰冷同時漫開,硬生生的上演著冰火兩重天。

好,很好,竟然還真的是她,真的是她要選駙馬。

------題外話------

親們,接下來看可兒跟楚王要如何的應付?乃們的月票呢,月票,投出你們的月票,給影點動力,也給楚王些威力哈,

☆、158誰敢動本王的女人,試試?(高潮)

秦可兒感覺到那直直的射過來的,讓人避無可避的驚人的目光,轉眸,望了過去,不偏不移的對上他的那冰火兩重天的眸子,一時間,不由的驚住。

他此刻的樣子,真的是太過恐怖,太過恐怖,雖然她以前也見過他生氣的樣子,但是,卻絕對的沒有這樣的恐怖,就連上一次,他抓到她時,都沒有此刻這般的可怕。

很顯然,此刻的他不僅僅是生氣,而且是憤怒,甚至可以說是暴怒到快要瘋狂的地步。

隻是,他為何會這般的生氣,暴怒?

是誰惹到他了嗎?

難道是因為她的離開,但是她明明留了信,也都跟他說明了,甚至把她的身份都告訴他了呀?

他就算會生氣,也不至於會氣成這樣呀。

那目光,似乎能夠瞬間的將她化為灰燼,不,甚至是連灰都不剩的。

此刻,秦可兒還並不知道北王為她安排的選駙馬的事情,所以,一時間,實在猜不到他的怒火是從何而來的?

“可兒,過來。”恰在此時,北王的聲音響起,輕緩溫柔,帶著滿滿的寵愛,望向秦可兒的眸子中,更是滿滿的笑意。

“哦。”秦可兒聽到北王的喊聲,下意識的應著,想到今天可是父王跟娘親成親的日子,所以,自然是要過去的,至於百裏墨此刻那狠不得殺人的怒氣,等父母拜堂過後再去看看他到底是怎麽回事。

秦可兒答應著,便也轉了身,繼續向著北王走了過去。

百裏墨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深處的冰火在那一瞬間快速的蔓延,沸騰,似乎隨時的都能夠迸發而出,此刻,他的全身上下都透著一股似乎可以將人冰凍三尺,又能瞬間將人焚燒掉的危險。

坐在他身側的眾人感覺到他此刻那危險的氣息,都忍不住的驚顫,有些膽子略小的,還下意識的緊縮著身子。

百裏墨微眯的眸子直直的盯著轉了身,向著北王身邊走去的秦可兒,此刻那眸子中的火與冰都齊齊的跟著射了過去,若是目光可以殺人的話,秦可兒肯定早就骨頭都不剩了。

這個女人明明看到了他,竟然理都不理,招呼都不敢他打一下,竟然在聽到北王的話,就那麽聽話的直接的向著北王走去?

她到底是什麽意思?

難不成真的想要選駙馬嗎?

若是她真的敢那麽做,他保證,他絕對會、、、、

寒逸塵望向百裏墨,眉角微動,對於百裏墨此刻還能這般的坐在這兒,倒是真的讓他有些意外,他本來以為,百裏墨看到可兒的一瞬間就會暴跳起來,直接的衝過去的,但是現在,他卻還穩穩的坐在這兒。

雖然百裏墨此刻的目光,比起任何鋒利的武器都要可怕,但是,也僅僅隻是目光。

秦可兒此刻雖然沒有回頭,但是,卻也能夠清楚的感覺到百裏墨直射過來的目光,一時間,心中更是驚疑,百裏墨今天到底是怎麽了呀?

為什麽會那麽的生氣,他向來冷靜,波瀾不驚,什麽事情能夠讓他這般的生氣呢?

隻是,想著此刻父王成親的時辰應該馬上就到了,總不能因為她而耽擱了,畢竟拜堂也用不了多久,所以,不管怎麽樣,不管是什麽事情,都要等父母拜完堂。

“父王,娘親,可兒來遲了,沒有耽擱你們拜堂的時辰吧?”秦可兒此刻已經走到了北王跟寒殤衣的麵前,想到自己剛剛因為裝扮的問題耽擱了太多的時間,略帶歉意地說道。

秦可兒的聲音不大,也隻有北王跟寒殤衣能夠聽到。

“可兒,堂已經拜過了。”北王望向她,微微一笑,聲音仍就溫柔,卻略略帶了幾分異樣。

“啊,不對呀,時辰還沒有到呀?”秦可兒驚滯,忍不住的輕呼,她雖然剛剛的確耽擱了一些時間,但是,她可是看著時辰來的,應該還沒有到呀。

“這是怎麽回事,我來遲了?我竟然來遲了?”秦可兒的眸子快速的轉向寒殤衣,臉上更多了幾分懊惱,她還是來遲了。

“可兒,沒事的。”寒殤衣聽到秦可兒懊惱的聲音,忍不住的輕聲安慰。

“父親跟娘親拜堂成親,我竟然來遲了,怎麽會沒事呢?我、、、”秦可兒聽到寒殤衣的話,不但不能釋然,卻更是自責,雙眸微轉,突然想起了什麽,疑聲問道,“咦,淩兒跟軒兒呢?”

她來遲了,難道淩兒跟軒兒也來遲了,為何也沒有看到他們呢?

“可兒先不管這件事情了,今天父王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北王對上她一臉的不解,唇角的輕笑更多了幾分,隨即拉起她的手,將她拉到了他的身側。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