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81節

畢竟,北王並沒有阻止他見秦紅妝,而他今天晚上進宮的主要的目的就是見秦紅妝,隻要見到了秦紅妝,他相信一定可以找到答案的。

一定能夠知道關於可兒的事情的。

“楚王稍等片刻,青卓讓人去請長公主過來。”北王離開,青卓自然也‘伴’在楚王身側,因為剛剛主子吩咐的很清楚,其它的事情,他看著辦呢。

他要離開了,若出了什麽事情,那就都由他擔著了。

百裏墨唇角微抿,不曾說話,隻是一雙眸子突然的轉向了青卓,冰冽中有著一種似乎要剝皮剖骨的危險,一時間,讓向來波瀾不驚,雷打不動的青卓硬生生的打了一個冷顫。

這一刻,青卓突然感覺到,這楚王比主子更要可怕,真正的可怕,嚇人。

若是目光可以殺人的話,他現在隻怕已經骨頭都不剩了。

青卓雖然心中驚顫,卻又不得不硬著頭皮,頂著那讓人膽顫心驚,讓人透不過氣來的危險,強裝出一副連他自己都覺的有些勉強的冷靜。

“你去請長公主。”青卓暗暗的呼了一口氣,這才轉向一側的侍衛,沉聲咐咐著,那侍衛是他親自訓練出來的,反應敏捷,十分的機智,事先也是知道一些關於小公主的事情的,所以,青卓才特意吩咐他去,不至於露出破綻。

畢竟,他這邊要瞞著楚王殿下,另一邊還要瞞著小公主,甚至還要瞞著王後。

“是。”那人恭敬的應著,連連轉身,進了宮院。

“楚王請。”青卓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然後硬著頭皮轉向百裏墨,恭敬卻更是畏懼的說道。

“公主去天南城,古羽沒一起回來嗎?”百裏墨並沒有動,隻是,突然的開口說問,那話問的有些突然,也有些意外。

“沒有。”青卓愣了愣,沒有覺的楚王此刻問的問題有什麽問題,卻仍就極為小心謹慎地回道。

隻是,他不懂,一心急切的要找楚王妃的楚王怎麽會突然的問起公主的事情來?

他覺的,楚王肯定是另有目的的,所以,必須要更加的小心才行呀。

“北王大婚,古羽未到?公主跟古羽之間發生了什麽事情?”百裏墨此刻臉上的冷冽與危險似乎已經隱去,看似極為隨意的跟青卓聊起天來。

青卓沒有感覺到半點的受寵若驚,反而更感覺壓力山大,他可不覺的楚王殿下,就隻是為了單純的跟他聊天而跟他就這些的。

但是,這些話聽起來,真的是沒有什麽異常的。

“這個,青卓就不太清楚了。”青卓也是實話實說,畢竟這件事情連主子都不知道,而且主子更讓人查著呢,但是,青卓卻仍就感覺到被楚王的氣息壓的透不過氣來。

“上次,本王來找公主的事情,公主可知道?”百裏墨的眸子微眯,唇角微動,再次問道,那話語聽起來並沒有什麽特別,似乎仍就是極為隨意的一問。

百裏墨並沒有登上皇位,所以,他在外人麵前,仍就會自稱本王。

但是,青卓卻是猛然的驚出了一身的冷汗,隻感覺到後背冷嗖嗖,如冰錐刺入。

楚王這話問的,當真是讓他心驚肉跳呀。

他若是說,公主知道了,那公主待會過來了,若是楚王再問公主這個問題,公主回答不知道,那他就是明顯的欺騙楚王,這罪名可是真真不小呀。

先不說,現在楚王其實已經是天元王朝的皇上,還是其它幾個小國的皇上,單單是這駙馬的身份,對他而言,就足夠悲慘的了。

畢竟,其它的身份,或者還不能把他真正的怎麽樣,但是這駙馬的身份,若是真要對他做什麽,他避都不能避的。

若是,他說公主不知道,那麽,這事楚王一聽,就知道有問題了,他來找公主,就算公主當時有事,或者當時休息了,事後也定應該有人稟報呀。

刻意不報,就是隱瞞,試問誰敢隱瞞此事?

以楚王的精明,定然會懷疑到主子的身上。到時候,以楚王的性格,豈會罷休,若真讓楚王得了理,以楚王這脾氣,定然是什麽事情都做的出來。

到時候,肯定會發現小公主,那麽,主子的計劃隻怕就、、、

這楚王實在是太,太狡猾了,青卓再一次在心中覺的楚王比他的主子更可怕。

青卓越想越怕,越想越驚,背上冷汗直流,突然感覺到,跟在楚王身邊,一下子就能讓他老了十年,這折磨,真不是一般人能夠受的了的。

“這個問題、、、”青卓此刻不曾抬頭,沒有對上百裏墨的目光,卻仍就感覺到那驚人的危險。

“這個問題,並非青卓負責的。”青卓的腦子轉了幾轉,然後終於找了一個他認為還算可以的說辭。

“恩,本王知道了。”百裏墨的唇角卻是突然勾起一絲冷笑,冷冷的了掃了青卓一眼,別有深意地說道。

青卓的心中驚顫,一時間,突然意識到,自己這話還是回錯了,其實,他知道,關於楚王這個問題,他不管怎麽回答都是錯。

而不回答也是錯。

所以,楚王這話,根本就是把他往死路上逼的,而且半點餘地都不給他留。

他長這麽大,還沒有見過像楚王這麽絕的,這還讓人活嗎?

是的,連他家主子都跑了,避開了,他怎麽可能會是楚王的對手呀。

哎,他這命真是苦呀。

好在,恰在此時,他看到公主已經走了過來,這才暗暗的鬆了一口氣,公主來了,他應該能夠得救了吧。

“剛剛青卓說,先前可兒來找你了,現在跟你在一起。”秦紅妝還沒有完全的走近,還離著一段距離,百裏墨的眸子突然抬起,望向她,唇角微動,突然說道。

青卓徹底的驚住,瞬間的石化,不是,他,他什麽時候說過這句話的,他什麽時候說了?

他明明沒有說呀,他怎麽可能會說這樣的話。

這,這楚王殿下也太陰險了吧,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竟然用這一招。

青卓突然意識到,剛剛楚王殿下最後的那一句,本王知道了,還不僅僅是回答他的,不僅僅是把他逼向死路的,還是同時說給剛好走過來的公主聽的。

故意的用來迷惑公主的。

公主先前聽到楚王的那句話,此刻楚王再問起這話,公主心中肯定就摸不清方向了。

天呢,青卓突然有了一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試問,怎麽能有腹黑到這種地步的人呢?

但是,青卓此刻也不敢抗議,不敢頂撞楚王,不敢當著楚王的麵說他剛剛根本就沒有說那話。

他知道,若是此刻他敢在楚王麵前說這話,楚王可能真的一掌拍死了他。

但是,不說吧,萬一公主說漏了嘴,北王的計劃被破壞,他肯定也會被北王給直接拍死了。

現在,他的處境,那就是左右,前後都是一死。

青卓發現自己真的悲劇了。

此刻的秦紅妝的確是有些亂了方向了,青卓是王兄身邊最信的過的人,青卓告訴了百裏墨這件事情,是不是表示,王兄不再瞞著百裏墨,而且,她剛剛也聽到青卓好像是告訴了百裏墨什麽事情。

而且,秦紅妝是真的不想騙百裏墨的,就算是為了他好,她那欺騙的話,也說不出來呀。

“我跟可兒在一起。”秦紅妝下意識的便順著他說的話說道。

一時間,隻把青卓驚的毛骨悚然,心中暗道,完了,完了,徹底的完了。

“青侍衛,北王說,小公主選駙馬的事情出了一點紕漏,讓青侍衛過去看一下。”恰在此時,一個侍衛快速的走了過來,略帶急切地說道。

“啊,這事可萬萬不能出差錯,主子可是千叮萬囑的,出了差錯,可就完了。”青卓是聰明人,一下子便明白了這是主子的意思,是主子讓人來給他跟公主解圍的呢,主子就是主子呀。

所以,青卓立刻的隨著那侍衛的意思說道,當然,他此刻這話是說給秦紅妝聽的。

告訴秦紅妝主子的意思未變,所以,剛剛他絕對不會說那話,那話就是楚王殿下詐公主的。

青卓話一說完,便想著離開,因為,他覺的,自己在繼續待在這兒,隻怕能心髒承受不住,英年早逝了。

秦紅妝亦是聰明之人,自然一下子便明白了過來,隨即心中暗暗的驚顫,天呢,這事弄的。

“我跟可兒在一起?誰說的,青卓你是這麽告訴楚王殿下的。”秦紅妝回過神後,隻能硬著頭皮說道,喊住了,剛想逃開的青卓。

青卓在心底無數的哀歎,卻又不得不停住了腳步,狠狠的抽了一口氣,這才說道,“沒有呀,剛剛青卓沒有說這話,可能是楚王聽錯了。”

隻是,此刻的青卓卻隻敢望向公主,不敢去看楚王。

“屬下先去處理小公主的事情了。”青卓話一說完,不等其它人反應過來,便連連的邁步離開,不管怎麽樣,先離遠點再說。

“紅妝,連你也要騙本王?”百裏墨是何等精明之人,豈能看不出異樣,雖然,剛剛那侍衛來把一切的事情給饒過去了,但是想要騙他,豈是那麽容易的。

此刻,他的一雙眸子望向秦紅妝時,也是毫不掩飾的冰冷的危險。

“沒有,我怎麽敢騙楚王殿下。”秦紅妝隻感覺自己的心似乎一下子停止了跳動,那感覺比死亡更可怕,騙百裏墨,她真的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現在卻讓她去做,還不如直接的殺了她。

但是,很顯然,王兄分明是把一切的事情推到她身上,一邊是王兄,一邊是楚王,她要怎麽辦?

王兄說了,這麽做,是為了可兒好,為了百裏墨好的,所以,她隻能選擇先瞞著楚王了。

“可兒在哪兒?”百裏墨聽到她的話,眸子猛然一沉,聲音中更多了幾分冷意,直接的,開門見山的問道。

雖然,百裏墨對於秦紅妝的說法根本不相信。

他覺的,秦紅妝一定知道可兒在哪兒?

但是,他不明白,秦紅妝為何要瞞著他。

他跟可兒的事情,秦紅妝是最清楚的,秦紅妝對他也早就已經放下了,按理說,實在沒有理由瞞他。

而且,他了解秦紅妝,秦紅妝的性子,向來都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絕不會說謊的。

這也是他要親自見到秦紅妝的原因,他以為,隻要見到了秦紅妝,就能得知了所有的實情。

“墨,我明白,你找可兒,心中著急,隻是,你這麽來逼問我也不是辦法呀。”秦紅妝暗暗呼氣,吸氣,讓自己盡量的平靜下來,模棱兩可的說道。

“可兒在哪兒?”但是,百裏墨卻是根本不聽她的費話,再次的冷聲問道,這一次,那聲音中,更多了幾分冰冷的威脅。

隻驚的秦紅妝差點跳了起來。

“明天就是王兄王婚之日,還要為小公主選駙馬,能不能等把明天的事情解決了,我再幫你去找可兒。”秦紅妝再次硬著頭皮說道,隻是感覺到百裏墨那越來越驚人的氣場,她都感覺到自己快要撐不住了。

“好,很好,既然你們要隱瞞,那本王也不介意,今晚把北洲皇宮直接的翻過來。”百裏墨微眯的眸子中寒光猛現,那驚人的氣場瞬間的張揚,擴散,百裏之外,都驚的喘不過氣來。

秦紅妝驚滯,全身僵滯,一時間,似乎連那血液都冰住,不是吧,百裏墨說要把整個皇宮翻過來?

他,他真敢呀?

她了解百裏墨,百裏墨向來都是敢說就敢做了,今天為了可兒,他可能真敢那麽做。

那麽,以她的能力,根本就無法阻止,要不,她直接告訴了他實情?

“好徒兒,你這樣可不好呀,不管怎麽說,明天就是北王大婚之日,還是小公主選駙馬的日子,你今晚把皇宮翻過來,實在不妥當,要不,等明天,等明天你再翻,怎麽著,也要讓北王把這親成了,讓小公主把這駙馬選了呀,你不參加駙馬之選,可是全國各地幾乎所有的優秀的男子都應邀來參加小公主的駙馬之選,現在出了事,對大家都不好,你不給為師的麵子,你總要給北王個麵子,你就算不給北王麵子,你總要給小公主個麵子,小公主長這麽大,還是第一次選駙馬呢,你真的打算給破壞了?”恰在此時,老長緩緩的走了過來,語重心長地說道。

隻是,那話說的,當真是讓人直接的無語。

就連心神不寧的秦紅妝都忍不住的微微扯了扯唇角。

長老的話語微微的頓了頓,再次補充道,“你著急找可兒,難道就連這一個晚上都等不了嗎?難道這一個晚上,可兒還能長翅膀飛了不成?不管可兒現在在哪兒,多等一個晚上,能有什麽差別,但是小公主選駙馬,這事是一輩子的大事,北王更是看的比什麽事情都重要,我敢用我的腦袋能跟你打賭,若是你真的把小公主選駙馬的事情給破壞了,北王到時候,絕對不會放過你,到時候,若是硬逼著你娶小公主,對小公主負責,我看你怎麽辦?好徒兒,你別千萬別太衝動了,再說,若是可兒在皇宮中,她為何不出來見你呀,你現在把皇宮翻過來,有什麽用呢?”

不得不說,長老這般的長篇大論,還是很有說服力的。

但是,真正讓百裏墨聽進去的,卻隻有最後一句,若是可兒在皇宮,的確沒有理由不出來見他。

畢竟,可兒離開時,不是偷偷溜走的,而是給他留了信的,所以,自然就不可能會再避開他。

而且,若是可兒在皇宮中,不管是北王,還是秦紅妝,都沒有理由瞞他的。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