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80節

“你覺的北王的女兒會嫁不出去?”追魂微微的白了飛鷹一眼,這個到底長不長腦子呀,北王的女兒可能會嫁不出去嗎?

“那倒也是,有她那身份在那兒,就是再醜,也不可能嫁不出去,不過,北王這麽著急,肯定這小公主長的不怎麽樣,當初北王還打算把這小公主強塞給主子呢。”飛鷹想到當天的情形,微微的呼了一口氣,“好在主子沒有答應。”

追魂再次白了他一眼,不過,心中卻也跟飛鷹想的差不多,隻是,他不會說出來。

百裏墨的眸子卻是突然的一沉,並沒有再說什麽,而是快速的出了客棧,再次進了皇宮。

這一次,他沒有直接的去找秦紅妝,而是先去找了北王,直接向北王說明了有要事要見公主,讓北王帶他去見秦紅妝。

既然上次,北王暗中阻止他見秦紅妝,這一次,他直接的找到北王,他倒要看看北王還如何的搞鬼。

“你要見紅妝?”北王見到他,心中了解,隻是,他沒有想到,百裏墨竟然直接的來找他,看來,百裏墨已經發現,是他從中阻止他見紅妝的事情了。

或者,百裏墨發現的還不止這一點。

所以,北王的心中更多了幾分謹慎,畢竟,明天就是他大婚的日子,一切計劃就安排在明天,他不想在這天晚上計劃被破壞了。

“是。”百裏墨望向他,一臉的淡然,但是那語氣卻是十分的堅定。

“現在天色也不早了,”北王望了一眼外麵已經黑下來的天色,眉頭微蹙,神情間帶著幾分為難。

“墨不懂,北王為何一直阻止墨見公主?難道北王有什麽事情瞞著墨?”百裏墨的眸子直直的望向北王,臉色微沉,語氣中更多了幾分堅定,卻也明顯的多了幾分冷冽與果絕。

今天,不管怎麽樣,他都一定要見到秦紅妝。

北王望著百裏墨這神情,唇角微扯,這小子,這脾氣,還真是夠厲害的。

“行,那朕陪你去見紅妝,免的你誤會,也免的你亂猜。”北王知道,若是再這麽拒絕,以百裏墨的精明,隻怕更會懷疑,所以,隻能答應了。

然後還真的起身,向外走去。

百裏墨的眸子微眯,隱隱的有著幾分意外,似乎沒有想到北王會答應的這麽的爽快。

不過,百裏墨並沒有多說什麽,而是快速的跟著北王出了書房。

“紅妝回來後,一直陪著朕的王後。”北王勻步走著,微微側身,望了百裏墨一眼,顯然是在百裏墨解釋著。

百裏墨唇角微抿,沒有說話,北王此刻所說的跟追魂所查到是一樣的,

而且,北王現在所去的方向也的確是跟追魂所描述的王後的宮院的方向是一致的,那麽,北王現在是真的要帶他去見秦紅妝了。

此刻北王的神情間,語氣上都沒有任何的異樣。

“跟公主回來的,可還有其它的人?”百裏墨想了想,還是略帶試探的問道,其實追魂已經查到,秦紅妝是一個人回宮的。

但是,他十分的肯定,上次看到的那個身影,絕對是可兒,絕對不會錯的,所以,百裏墨才會如此的問北王。

“你是說紅妝?紅妝是一個人回來的,其實,朕倒也希望她能帶一個人回來,她也老大不小了。”北王自然明白百裏墨的心思,但是卻是故意的扭曲了他的意思。

百裏墨聽到北王這話,再次的保持了沉默,隻是,心中卻仍就帶著幾分疑惑,若不是那天看到那個身影,他或者不會去懷疑那麽多,但是那個身影真的是可兒。

不過,北王是見過可兒的,是認識可兒的,若是可兒在皇宮中,北王一定是知道的,按理說,北王沒有理由瞞著他這件事情。

“王後的寢宮就在前麵了,紅妝也在。”北王饒過一個路口,極為隨意地說道。

“恩。”百裏墨低聲應著,說話間,微微抬眸,恰在此時,一個身影恰恰饒過了前麵的一個路口。

那身影、、、就是她、、、

百裏墨的眸子微睜,這一次,沒有絲毫的猶豫,也沒有半分的遲疑,猛然的閃身,直接的閃了過去,這一次,他甚至沒有給她逃離的機會,直接的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

北王微怔,眸子隨即微微輕閃。

------題外話------

親們,明天就能發現了,接下來可以說是本文最精彩的*部分,親們不要錯過了哈。

親們的月票什麽的記的投呀,已經是月底了,再不投就浪費了。

☆、156北王大婚,楚王的震撼與震怒

北王微怔,眸子隨即微微輕閃。

不遠處,百裏墨緊握住女子的手,微微用力一扯,可能是想要將那人扯入懷中,隻是,動作到了一半,卻猛然的停住,一雙眸子亦是猛的一沉,速的變冷,因為,他突然意識到,那種感覺不對。

握著的手臂給他的感覺不對,那氣息,那味道,那姿態,更是不同,統統的不對。

那一刻,雖然他不曾看到那人的臉,但是,卻是百分之一百,千分之一千的可以肯定,這個人並不是秦可兒,絕對不是,就隻是身影長的相似而已。

下一刻,百裏墨的手猛然的鬆開,因為鬆的太突然,那女人的有些沒有站穩,猛的向前奔了幾步,才勉強的站住了身子。

北王的眸子中,慢慢的浮出一絲略帶深意的輕笑,他剛剛看的清楚,百裏墨絕對沒有看到那女人的臉,便已經鬆開了她,而看到那女人似要摔倒是,卻一臉的無動於衷,一點要扶她的意思都沒有。

所以,足以說明,百裏墨在握住那女人的那一瞬間,便發覺了,那個女人不是可兒。

這是一種愛到深處,深入了靈魂後,才會有的本能的感覺,那樣的愛是深入骨髓,甚至滲入到身體中的每一份血液中的。

正如他一般,即便分開再久,隻是再細微的碰觸,都能在那一瞬間發現,是不是她。

不得不說,百裏墨對可兒的愛,的確很深,很深。

這一點,真的讓他很欣慰。

也正因為如此,他更要讓可兒認清自己的感情,勇敢的去麵對一切,隻有這樣,可兒才能夠回應百裏墨同樣的感情,也隻有這樣,他們兩個才能夠好好的相處,才能夠幸福。

百裏墨愛的這麽深,若是可兒不能回以他同樣的感情,那對百裏墨真的不公平,太不公平。

他愛著,所以,他明白。

百裏墨,隻有一個晚上了,過了今天晚上,一切就都好了,所以,請原諒他,今天晚上還不能讓他知道實情。

那個女人勉強站穩了身子,轉身,望向百裏墨那比閻王還要恐怖上幾分的臉,忍不住的輕顫,一時間雙腿發軟,差點跪在了地上。

“你先下去吧,剛剛楚王殿下隻是認錯了人,沒事。”北王向前,看到那女人嚇的全身發顫,暗暗搖頭,其實,他向來都知道,在百裏墨麵前,從來就沒有憐香惜玉這種說法,因為,百裏墨的眼中,從來都容不下女人,更不要奢望他會憐香惜玉了。

當然可兒除外,有時候,他都覺的奇怪,為何眼中從來容不得女人的百裏墨會發了狂般的愛上可兒呢?

畢竟,像百裏墨那般,都不會正眼去看一眼女人,所以,根本就不可能有機會發現一個女人的好,但是,他為可就能發現了可兒的好呢?

或者,真的是緣分,真的是上天注定的。

“是。”那女子如獲釋重,連聲應著,快速的轉身離開。

百裏墨望著她離去的背影,一雙眸子愈加的眯起,滿滿的都是驚人的冰冷與危險。

這身影,的確很像,那麽,那天他看到的熟悉的身影,是這個女人嗎?

身影的確很像,但是,事情卻似乎太過巧合了。

“我要見秦紅妝。”百裏墨的眸子突然的轉向北王,聲音冰冷不再半點的溫度,語氣強硬沒有絲毫回旋的餘地,放眼天下,敢如此的跟北王說話的,隻怕再難找出第二個。

而此刻,他也不是再自稱的墨,而是用的我,雖然隻是一個稱呼的不同,但是那意義上,卻有著很大的差別。

若是,這件事情是有人刻意的安排的,那麽,他覺的,他也不必太過客氣,更不必再有任何的顧及。

北王聽著這語氣,唇角微扯,不得不說,百裏墨這脾氣當真是越來越大了,不過,誰讓他是他的女婿呢,誰讓他的確是騙了他,現在還是理虧的一方的,所以,北王很是坦然的接受了百裏墨此刻狂妄霸道而強硬的態度。

“好,去傳公主過來。”北王側眸,轉向一邊的青卓,低聲吩咐著,當然,對於青卓,他不需要說太多,青卓就知道該怎麽做。

他自然不可能在這個時候讓百裏墨進王後的宮院,因為,殤衣跟淩兒都住在這兒,就算到時候百裏墨見不到可兒,隻是隨便看到其中的一個人,以百裏墨的精明,立刻就能夠猜到是怎麽回事。

“北王好像有什麽事瞞著我?”百裏墨聽到北王的吩咐,臉上卻是更多了幾分冷意,一雙眸子直直的望向北王,狂妄中更是毫不退縮的果絕,若是北王真的有什麽事情瞞著,若是真的跟可兒的事情有關,即便他是北王,這事也絕對沒完。

“你覺的朕有什麽事需要瞞著你呀?”北王聽到他的話,卻是微微一笑,“朕的王後跟女兒都住在這宮院中,若是楚王想見的話、、、、”

北王的話語微頓,唇角微勾,隨即慢慢的補充道,“今天太色已晚,不方便,明天楚王定然就能見到了。”

青卓唇角微扯,主子這話說的,這氣喘的也太長了,聽主子那前半句話的意思,還以為主子要帶楚王進去呢,沒有想到,話說到一半,主子突然轉了彎,完全的變了意思。

北王這話說的隨意,但是意思卻是非常的明顯,就是不會讓百裏墨進去,他的皇宮中,他不允許別人進入的地方,隻怕還沒有人能夠進去,那怕這人是楚王。

百裏墨是何等聰明之人,豈能聽不出北王的意思,微眯的眸子更沉了幾分。

“其它的事情,我不在意,但是,若是事關可兒的事情,我絕不罷休。”百裏墨很清楚的明白北王的意思,但是,那雙冷冽的眸子中果絕的堅定卻更是驚人,不但沒有退縮,反而有著幾分步步緊逼的感覺。

“楚王還要不要見紅妝?”北王唇角微勾,勾起些許的弧度,聲音中,卻亦多了幾分讓人無法忽略的魄力。

“北王覺的,我該不該見?”百裏墨冷眯的眸子隱著幾分異動的危險,不答反問,那語氣更是讓人心驚膽顫。

青卓暗暗的呼了一口氣,這兩人此刻是明顯的戰上了,雖然不曾動手,但是,僅僅是兩人身上流動的那種強大的氣息,就足以讓人驚顫。

他跟在北王身邊這麽多年,還從來沒有見過這般讓人驚顫的對峙,強者果真是強者,隻是幾句話,就足以驚心動魄,比利劍鋒刀更嚇人,讓人避無可避。

而,他跟在北王身邊這麽多年,也是第一次見一個人敢用這樣的語氣,這樣的態度,而且還是這般狂妄的姿態跟北王說話的。

不,現在已經不能算是說話,而明顯的就是叫板了,不得不說,楚王殿下的確夠厲害,夠膽氣,夠魄力,畢竟,現在可是在北洲的皇宮中,這分分明明的都是北王的地盤。

但是,楚王卻還敢這般的跟北王叫板。

不過,青卓覺的,楚王這板叫的有點早了,若是楚王知道了,主子是他的嶽父大人,不知道還敢不能如此跟北王叫板呢?

得罪了自己的嶽父大人,會是什麽後果?

“若見不著紅妝,楚王今天晚上隻怕不會離開,你與紅妝也算是朋友,朕沒理由不讓你們見麵。”北王見著楚王這般狂妄的態度,卻並不惱,心中反而暗暗讚賞,不錯,他果真沒有看錯人,這小子脾氣雖然不太好,但是,他這性格,他真的喜歡。

真正的男人,就該如此。

若是今天換了是他,他為了找殤衣,也會如百裏墨這般的毫無畏懼。

“青卓,楚王要見公主,你就去請公主出來,其它的事情,你看著辦。”北王話語微頓,隨即轉向一側的青卓,再次咐咐著,隻是最後一句,那語氣中卻明顯的多了幾分強硬。

也就是,楚王要見公主,可以見,但是,若是再有其它的要求,那都是不可能的。

那話雖然就是讓青卓看著辦,但是,青卓是他身邊的人,自然最清楚他的意思。

所以,那所謂的看著辦,其實就是他的命令。

“是。”青卓自然明白主子的意思,恭敬的應著,隻是,微微垂眸時,唇角卻是再次下意識的微微一扯,哎,主子倒是聰明,把這難題交給他。

這楚王是那麽好對付的嗎?他突然覺的,主子真的是太腹黑了。

“明天是朕大婚之日,朕就不陪楚王了,先回去休息了。”北王轉向百裏墨微微一笑,話語隨意,神情自然,那理由更是完美的無懈可擊。

明天可是他大婚呢,大婚,那是多麽重要的事情呀。

青卓的唇角繼續抽,主子呀,你確定,你現在回去,真的能夠睡的著嗎?

你這分明是找理由避開楚王這瘟神呀,然後把他扔給楚王,獨自麵對楚王的冷冽與怒火呀,主子,你這麽做,是不是太殘忍了。

但是,北王沒有聽到青卓此刻心中的哀悼,話一說完,甚至都沒有給百裏墨拒絕的機會,便快速的轉身,離開了。

百裏墨看著北王離去的身影,微眯的眸子中寒意微漫,他此刻更覺的北王是有事瞞著他,但是,北王現在說要去休息,他也不可能攔著。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