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77節

“你?你也太囂張了,你這意思分明是要挑拔起北洲跟天南城的矛盾,你實在是太狂妄了,你說這話,可是要負責任的,就憑你這話就足以死無葬身之地了,”那女人望向秦可兒,眸子中明顯的多了幾發驚愕,不過,卻還是極為囂張的叫囂著。

雖然天南城沒有北洲強大,但是卻也絕對是不容小視的,這個女人竟然這麽的囂張,說出這樣的話,看來,這個女人根本就沒腦子,沒常識,隻知道逞強。

“我敢說,我自然敢當,而且,我說到,必然會做到。”秦可兒豈能看不出她的心想,心中暗暗冷笑,更加不相信,古羽會讓這麽一個女人代表天南城來北洲。

“不像某人,拚命的炫耀,其實隻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心虛,其實,根本什麽都不是。”秦可兒的話語微頓了一下,一雙眸子冷冷的掃了他一眼,聲音中帶著毫不掩飾的嘲諷。

“你說什麽?你說誰呢?你這話是什麽意思?你說誰什麽都不是呀,我可是、、、”那女人聽到秦可兒的話身子明顯的僵了一下,臉色微變,一雙眸子中似乎快速的隱過幾分慌張,連連爭辯著,那情緒一時間也明顯的有些激動。

“我有說你嗎?你那麽緊張,那麽激動幹嘛,怎麽,心虛呢,也對呀,說了謊不心虛才怪呢。”秦可兒的唇角明顯的多了幾分嘲諷,更帶著幾分別有深意的嘲笑。

說話間,一雙眸子轉向秦紅妝,心疼中多了幾分輕柔,微微的點了點,希望秦紅妝明白,這個女人剛剛說的那些,都是假的,都是刻意的要騙她的。

秦紅妝愣了一下,眸子微閃,神情間多了幾分疑惑。

“哼,笑話,我有必要說謊嗎?秦紅妝知道我的身份,你問秦紅妝我有沒有說謊。”那女人也跟著冷冷一笑,然後突然的轉向秦紅妝,更為得意地說道。

隻是,她那極力的炫耀的得意中,明顯的帶著幾發底氣不足。

“別說了,我不想聽了,可兒,她,她的確是代表天南城來的。”秦紅妝聽到那女人的話,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臉上更多了幾分沉重,似乎連那聲音都壓的人透不過氣來。

秦可兒眸子微眯,她真的不知道,到底在天南城發生了什麽?秦紅妝到底是看到了什麽,竟然會如此的相信這個女人的身份?

但是,她分明覺的,這個女人根本就是在說謊,而且分明是在掩飾著什麽。

秦可兒覺的,這個女人肯定是在某些方麵欺騙了秦紅妝。

“哼,現在知道我的身份了嗎?我倒要看看,你還敢不敢趕我。”那女人聽到秦紅妝如此說,囂張的快要登到天上去的,轉向秦可兒,更是一臉得意的炫耀著,似乎她就是那天上的王母娘娘一般。

秦可兒眸子微沉,沒有看她,而是突然的轉向一側的宮女,直接說道,“放狗趕人。”

這個女人的樣子,她看著就惡心,不管她是什麽身份,也不管她是什麽來頭,她才懶的管那麽多的。

敢跑進皇宮中來這般明目張膽欺負秦紅妝,哼,她豈會就這麽放過她。

她今天就要放狗趕這個女人,她倒要看看,這人能有什麽能耐,能把她怎麽樣了。

不要說,秦可兒心中原本就懷疑她的話,覺的古羽不可能會讓這麽一個女人代表天南城來北洲,就算她真的是代表天南城而來,就算是此刻是古羽親自而來,敢這麽的欺負紅妝,她都絕不會放過。

“可兒,你、、、、”秦紅妝驚住,有些錯愕的望向秦可兒,明顯的帶著幾分擔心。

“這事你別管。”隻是,秦可兒卻是快速的打斷了她的話,都被人欺負成這樣了,秦紅妝忍的,她可忍不得。

“小公主,可是這兒沒有狗呀。”宮女愣住,看小公主這意思是要來真的了,其實,她覺的,小公主這做法,當真是大快人心,可是,她們這兒真的沒有狗呀,要怎麽辦呢。

“沒有狗,不是有隻狼嗎,去把那隻狼放出來、。”秦可兒望向那宮女,想了想,然後極為自然的,十分平靜的,用著如同隻是說著今天的天氣很好般的語氣說道,話語頓了頓,還再次的補充道,“其它人回避,小心誤傷,放狼咬人。”

☆、153直接上,

秦可兒用著如同隻是說著今天的天氣很好般的語氣說道,話語頓了頓,還再次的補充道,“其它人回避,小心誤傷,放狼咬人。”

秦紅妝望向秦可兒的眸子閃了閃,那原本沉痛而無神的眸子中此刻多了幾分錯愕,也多了幾分其它的情緒。

她知道可兒這麽做是為了她出氣的。

“小公主?!什麽小公主呀?”那女人聽到宮女對秦可兒的稱呼,驚住,一臉的疑惑不解。

什麽小公主呀?北洲不就是隻有秦紅妝一個公主嗎?什麽時候又多出一個小公主,又是怎麽多出的這個小公主?

北王好像就隻有這麽一個妹妹,再無其它的兄弟姐妹了,而且,北王也沒有成親,更無兒女,這個公主到底是怎麽來的呢?

對於秦可兒的身份,北王其實並沒有對太多的人公開,所以,外麵知道有北洲多了個小公主的人並不多。

這個女人自然更不會知道。

那女人可能是因為對秦可兒的身份太過驚愕了,一時間,隻是在糾結著這個問題,似乎沒有聽到秦可兒後麵說放狼咬人的事情。

而此刻關於她提出的問題,秦可兒沒有理會她,就連那些宮女都直接的無視了她。

看都沒有看她一眼,這個女人在兩位公主的麵前,竟然敢那麽的囂張,她以為她是誰呀?

就她那德行,就她那素質,絕對也不可能會是什麽好人,更不可能是什麽有地位尊貴的人,而且就算這個女人還真的有點地位,難道還能尊貴過他們北洲國的兩位公主嗎?試問天下,有哪個女人,還能尊貴過,他們北洲的兩位公主?

都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在是在炫耀什麽。

“小公主呀,你說的是後院養的那隻狼嗎?那隻狼是平原進貢而來的,聽說,非常的厲害,就是一頭牛,用不了多久,都能被它咬死了。”小宮女倒是極為的機靈,故意的配合著秦可兒的意思說道,那語氣更是說的極為的誇張。

“恩,就是它,讓飼養員把它帶過來,就說,公主閣中來了一個極不受歡迎的人。”秦可兒明白那宮女的意思,唇角微微扯出一絲輕笑。

不得不說,這宮女配合的不錯,不虧是秦紅妝身邊的。

“什麽?什麽意思?你是什麽意思?放狼咬我?你嚇誰呢?我就不信你真敢那麽做。”那女人聽著他們的對話,臉色微變,但是卻仍就極力的堅持著,她斷定,就算眼前的這個女人真的是北洲的公主,也斷然不敢放狼來咬她。

“還不快去。”秦可兒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似乎看她一眼,都玷汙自己的眼睛,隻是冷冷的吩咐著宮女,不敢,還真沒有她秦可兒不敢做的事。

她不防試試她秦可兒到底敢還是不敢。

“是,奴婢這就是去。”宮女看到秦可兒極為認真的臉色,愣了愣,知道小公主並不是開玩笑,也並不隻是嚇嚇這個的,而是來真的了。

宮女心中雖然害怕,但是,卻並沒有說什麽,而是恭敬的應著,然後快速的轉身離開。

畢竟這個女人這個樣子,她都實在是看不下去的了。

秦紅妝眉角微動,唇角輕扯,似乎想說什麽,但是最後卻並沒有說什麽,而是望向秦可兒時,眸子中更多了幾分感激。

她知道秦可兒是為了她,既然如此,她又何必阻止可兒。

畢竟,她並不是怕那個女人,而是因為先前的事情,不想去做的太絕情而言,但是,這個女人現在明顯的欺人太甚,她總不能一直忍著。

“你敢,你們敢?你們敢放狼咬我?哼,我還就真不信了,不管怎麽樣,我是你們北洲的客人,我是代表著天南城來祝賀你們北王大婚的,我倒要看看,你們哪個敢放狼咬我。”那個女人還是以為秦可兒隻是嚇嚇她的,不敢來真的,還是硬著頭皮在那兒逞強,若是就這麽被嚇走了,那豈不是太丟人了。

而且,她覺的,她可是代表天南城來的,再怎麽著,她們也絕對不敢亂來。

“來人,把這個女人扔出去,然後再放狼。”秦可兒聽到她的話,眸子微眯,冰冷中帶著幾分嘲諷。這個女人,還真是不長眼睛的。

到了這個時候不在說狠話,她倒要看看這個女人能囂張到什麽時候。

“是。”立刻的,便有一個侍衛走進了房間,直接的走到了那個女人的身邊,伸手,一把便拽著那女人向外走去。

那姿勢就跟拽著一隻死狗一樣,毫不留情,毫無憐香惜玉,就直接的那麽死拽著。

“放開我,放開我,你們不能這麽對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你們竟然敢這麽對我?”那女人那侍衛抓著,拖著向外走去,一邊的掙紮,一邊大聲的喊著。

隻可惜,沒有人理會她,秦可兒不發話,侍衛直接的把她拖到了院子裏,然後突然的鬆手,然後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用力推了一把,然後那個女人一時間沒有站穩,竟然直接的坐在了地上。

那力道有些猛,直接的把地上的灰塵掀起,直撲了她全身,狼狽不堪。

一時間,院子裏的宮女,太監,都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那女人惱羞成怒,一雙眸子狠狠地瞪向那些笑她的宮女跟太監,然後快速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隨即對著房間,再次大聲的喊道,“秦紅妝,你竟敢讓人這般的欺負我,你明明知道我的身份,你竟然還敢這麽做,你分明是故意的,你到底是什麽意思?”

“你不是有那一種可以讓人吃下,就不能說話的藥嗎?”秦可兒微眯的眸子一沉,突然轉向身邊的侍衛說道。

這個女人顯然很清楚秦紅妝在意什麽,所以,她這分明是故意的威脅秦紅妝,也是故意的打擊秦紅妝。

“你敢,我看你敢?”那女人聽到秦可兒的話怔了怔,眸子微閃,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害怕,畢竟,剛剛秦可兒可是真的直接的讓人把她給扔出來的,說不定真的有可能會把她毒啞了。

她看的出,這個宮女稱呼的小公主,當真是什麽都敢做。

所以,此刻,她雖然仍就在囂張的大喊著,身子卻是下意識的微縮著,甚至慢慢的向後退了幾步。

“秦紅妝你真的敢讓他們這麽對我?”那個女人還是想要利用秦紅妝,再次的對著房間大聲的喊著。

“我為什麽不敢?你都欺負上門了,你覺的我還有什麽不敢的嗎?”秦紅妝終於走出了房間,臉上的傷痛明顯的隱過了大半,換上幾分冷冽的果絕。

她憑什麽被這個女人欺負,哼,這個女人以為,她真的是怕她的嗎?

真是好笑。

“你明明知道我的身份,你、、、”那女人愣住,有此錯愕的望向秦紅妝,似乎不太敢相信秦紅妝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管你是什麽身份。”秦紅妝冷冷的打斷了她的話,眸子中更多了幾分冰冷,她決定了,此刻再不會受他們的影響,再不會了。

是,她是做錯了事情,但是,她也已經受到了懲罰,要還,她也已經都還了,夠了,以後她跟他們再無點的關係,所以,她再也不必顧及其它。

“秦紅妝?你,你什麽意思?”那個女人驚的目瞪口呆,望著秦可兒呆呆的,有些還不過神來,實在不敢相信秦紅妝會變的這麽快。

“我的意思就是,放狼趕人。”秦紅妝的眸子望向她,冷冷一笑,微扯的唇角明顯的多了幾分嘲諷。

秦可兒也微愣了一下,她也沒有想到,秦紅妝一下子竟然這般突然的轉變了態度。

對於秦紅妝這般的轉變,秦可兒心中暗暗欣喜,不管怎麽樣,這樣一來秦紅妝至少可以轉移一部分傷痛。

“秦紅妝,你敢,你試試。”

那女人身子微僵,雙眸圓睜,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害怕,卻還在極力的叫器著。

“還需要試嗎?直接的,上。”秦可兒眸子微眯,一雙眸子突然的望向不遠處的小路上。

那女人聽到秦可兒的話,一驚,隨即順著秦可兒的目光望了過去,竟然看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竟然真的牽著一匹狼向著這邊走來。

那個女人一時間身子完全的僵滯,雙眸極力的圓睜,一雙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來,雙腿更是忍不住的發著抖。

一時間,那個女了似乎忘記了所有該有的反應,似乎直接的嚇傻了,一動都不能動了,唇微微的張著,一時間,似乎失去了說話的本能了。

眼看著五大三粗的男人已經越走越近,她才似乎猛然的回了神,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轉身,望向秦紅妝,狠狠地說道,“秦紅妝,算你厲害,你等著,我,我絕不會放過你的。”

那個女人嚇的臉都變了色,全身都不斷的發著抖,但是卻還沒有忘記放狠話。

“還需要等嗎?現在就試試吧,李四,你知道該怎麽做了。”秦紅妝的眸子速的眯起,威脅她嗎?她秦紅妝長這麽大,還沒有被威脅過呢。

現在放下了心中的顧及,她豈能還由著這個女人來威脅她?

“是公主,小的明白。”那牽著狼來的男子恭敬的應著,然後突然將手中的繩子一抖,那隻狼竟然猛然的向著那女人撲了過去。

那女人本就嚇的全身發抖,其實在她對著秦紅妝放狠話的時候,就已經轉身,邁步,想要逃走了,隻是她沒有想到,秦紅妝竟然這麽快就下令,讓狼來咬她。

一時間,也顧不得叫囂了,快速的拔腿就向外跑去。

那狼剛剛那一撲雖然很猛,但是,畢竟李四並沒有完全的放開繩子。

畢竟狼有狼性,萬一全部鬆開了繩子,怕傷到了別人,更何況北王大婚將近,發生了什麽事情,總是不太好。

隻是,眾人看著那個女人狼狽逃走的樣子,一個個忍不住的大笑出聲。

“話該,還是第一次見到這般惡心的女人。”一個宮女有些憤憤地說道,“竟然敢欺負公主,真是自不量力。”

“可兒,謝謝你。”那女人離開後,秦紅妝轉向秦可兒,滿臉的感激。

“你我之間需要說謝字嗎?隻是,她是誰?你這次去天南城到底發生什麽事情?”秦可兒真的不明白,到底在天南城發生了什麽事情,讓紅妝傷心成那樣,而且,剛剛她來的時候,那個女人都欺負人欺負到那個份上了,秦紅妝竟然沒有去反抗的意思。

“進房間,我告訴你。”秦紅妝微怔,臉色速變,隨即暗暗呼了一口氣,然後低聲說道。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