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72節

是她的錯,她不是一個好母親,她沒有盡到一個母親的責任。

“沒有。”秦可兒愣了愣,回過神,隨即明白了寒殤衣的意思,看到寒殤衣一臉的自責與愧疚,連聲說道。

她知道,寒殤衣可能看出什麽,以為她是在離開京城的三年中發生了什麽,所以才會自責,但是,她的事情,跟那三年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關係,相反的,她倒是十分的喜歡那三年的平靜的生活。

“可兒,你還要瞞著娘親嗎?雖然娘親是幫不了你什麽,但是,你說出來,心中總會舒服一些。”寒殤衣更是心疼,她的女兒,到底是承受了怎麽樣的打擊,怎麽樣的傷痛。

“娘親,可兒真的沒事、、、”秦可兒輕輕呼氣,這件事情,她一時間,根本無法跟娘親解釋,因為,那件事情太過荒謬,而且,那樣的傷害,她若說出,娘親肯定會跟著心疼,她何必說出來,讓娘親傷心呢。

寒殤衣的眸子微閃,心痛的輕顫,她的可兒,為何總是把所有的事情都一個人承擔呢?

“啟稟王後,啟稟小公主,長公主回來了。”寒殤衣剛想再說什麽,恰在此時,一個宮女急急的跑了過來。

因為秦可兒回來了,所以,宮中的人便自動的把秦紅妝喊為長公主。

“啊,姑姑回來了。”秦可兒聽到那宮女的話,心中一喜,忍不住的歡呼,也暫時的避開了剛剛那沉重的話題,她覺的,剛剛隻是想起那件事情,心情就忍不住的沉重,傷痛,甚至害怕。

寒殤衣深深的歎了一口氣,雖然看著可兒心疼,但是可兒不想說,她也勉強不了可兒。

隻希望這孩子能夠想的通,放下以前的一切,不要再這般的自己折磨著自己。

“長公主人呢?”秦可兒站起身,望向門外,卻沒有看到人,不由的暗暗疑惑,不是說紅妝回來了嗎?

怎麽沒看到人呀?

“長公主回自己的寢宮了,還說,暫時不要讓人去打擾她,長公主好像很累的樣子。”那宮女聽到秦可兒的話,連連回道。

秦可兒微微蹙眉,更加的疑惑,這完全不是秦紅妝的性格呀?

就算秦紅妝不知道她在這兒,但是,肯定知道娘親回來的消息,以秦紅妝的性格也定然會是先興奮的趕到這兒呀?

“長公主一個人回來的嗎?”秦可兒頓了頓,再次問道,心中更多了幾分疑惑。

當初,秦紅妝跟她分開時,是去找天南城城主的,如今都已經半年了,秦紅妝去了半年的時間,不知道有沒有找到天南城城主?

以秦紅妝的能力,半年的時間,要找到古羽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那麽這一次,古羽又沒有跟秦紅妝一起回來。

按理說,北王大婚,古羽就應該來,更何況,古羽本就喜歡秦紅妝,肯定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的。

“是呀,長公主是一個人回來的。”那宮女微愣,略帶疑惑的望向秦可兒。

“真的沒有其它的人一起來嗎?”秦可兒卻有些不太相信,或者是有些不能理解,想了想,再次補充道,“那在長公主回來的前後,有沒有其它的年輕的男子進宮?”

秦可兒想著認識古羽的人不多,所以,才會刻意的這麽問的。

隻是,那宮女聽到她的話後,眸子卻是明顯的閃了一下,不過,那宮女反應倒還算快,隨即說道,“有,蜀宇國的皇上進宮了。”

“舅舅來了。”秦可兒再次一愣,隨即低呼,隻是卻更覺的不對,再次追問道,“還有別人嗎?”

“其它的奴婢就不知道了。”那宮女微微垂了眸,聲音明顯的低了些許。

秦可兒此刻糾結著秦紅妝的事情,沒有去注意其它,更何況她也絕對不會想到,北王會有那樣的計劃,所以根本就沒有多想。

“這怎麽可能?這到底是怎麽回事,他們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麽事?”秦可兒微微蹙眉,喃喃的自語,秦紅妝去找古羽,一去就半年的時間,怎麽會一個人回來呢,秦紅妝跟古羽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此刻的正院中,因為寒逸塵沒有離開,所以,百裏墨便也留了下來。

“青卓,去你安排一下,朕今天要好好的款待蜀宇國的皇上跟楚王。”北王眉角微揚,輕聲吩咐著身側的青卓。

雖然,他也知道,把百裏墨現在留在皇宮中,極有可能會被可兒發現,但是,他還是這麽做的,誰讓他對百裏墨太滿意了呢。

“是。”青卓再次恭敬的應著,隻是,這一次,他的眉角卻是極為細微的輕動了一下。

誰都知道,楚王向來都是比狐狸還要狡猾,精明的讓人咬牙切齒,但是,這一次,卻也中了主子的計了。

有著是關心則亂,可能就是形容楚王這樣的。

不過,他們的主子做事,向來都是滴水不漏的,想要發現破綻,也不是那麽輕易的,就算是楚王,也不是主子的對手,畢竟楚王還年輕呢。

主子卻是經曆了太多,太多。

“啟稟主子,楚王的侍衛求見,說是有急事。”青卓去而重返,雖是楚王的侍衛,但是也要經過自家的主子的同意才行。

百裏墨的身子微僵,他進宮時,便讓追魂去找秦可兒,現在追魂這麽急著來找他,肯定是可兒有下落了,想到這一點,百裏墨心中忍不住的激動,剛欲轉身離開,去見追魂。

“哦,讓他進來吧。”北王卻已經開了口。

“是。”青卓應著,立刻的轉身離開。

百裏墨心中雖然著急,也隻能先等一會了,畢竟,北王都吩咐讓人進來了。

“主子,找到了,已經找到了。”追魂進來後,神情間明顯的多了幾分欣喜,“已經找到了。”

“真的,在哪兒?”百裏墨更是忍不住的激動,忍不住的欣喜,有些控製不住的急聲問道。

北王的眸子卻是微微一閃,找到了?找到可兒了?

這麽快?若是讓百裏墨找到了可兒,知道了可兒的真正的身份,那他接下來的計劃還怎麽進行呀?

就連一直跟石頭一樣的青卓的臉上都多了幾分錯愕。

------題外話------

有人說,可兒嬌情了,但是,你們為何不想想可兒曾經承受過什麽?當初,她也是因為那成親協議上隻是一年的期限,她會答應簽的,如今卻突然成了一生一世,她又怎麽可能不擔心,不害怕。

而且,可兒才被抓回來,就直接跟著百裏墨回去,做他的皇後,乃們覺的,那樣的情節就合理,隻怕影若真的那麽寫,有人會說一切都太隨意了。

你們說,一家人都欺負楚王?請問怎麽算是欺負,若不是在意,隻怕根本就不會理會。

總之,影這幾天真的很鬱悶,很煩躁,哎,好難呀,

☆、150楚王的狂妄,紅妝崩潰

“主子,屬下在北洲發現了那人的行蹤。”追魂看到自家主子的激動,微愣了一下,想到主子可能是誤會了,肯定以為他是找到了王妃了,遂連聲解釋著。

剛剛他也是因為太過著急,生怕耽擱了,所以,才這般急急的稟報主子,因為,他知道,那個人對主子而言,也是十分的重要,其重要性,隻怕不低與王妃,隻不過性質上不太一樣。

上一次,主子也正是因為去找那人,才讓王妃留信離開了。

他也沒有想到,在北洲竟然又發現了那個人。

果然,百裏墨聽到追魂的解釋,微愣了一下,神情間明顯的閃過一絲失落,不過,隨即一雙眸子中卻明顯的又多了幾分特別的情緒。

“墨有急事,先走了。”這一次,百裏墨的話一說完,並沒有等北王開口,便快速的轉身離開了。

“什麽事情,竟然能夠讓他這般的著急,而且向來都是波瀾不驚的他,剛剛似乎有些緊張,甚至還有一種沒有掩飾好的慌亂。”北王看到百裏墨快速的離開,隻是一眨間的功夫便沒有了身影,眉頭輕蹙,臉上多了幾分意外、

“恩,這的確不像他,我隻看到他在麵對可兒的事情,才會緊張,擔心,但是,剛剛他那反應,似乎更為明顯,更為複雜,不知道追魂到底是找到了什麽人,竟然讓他有這樣的反應?”寒逸塵的臉上也多了幾分不解,冷聲分析著。

“主子,要不要屬下去查一下。”站在一側的青卓略帶小心的問道。

畢竟,能夠讓楚王這般緊張的,肯定是對楚王十分重要的人,但是,實在想不出,會有什麽人,在楚王的心中會是那麽的重要。

楚王的皇上,半年前已經死了,楚王的母親也早在多年前就去世了,親人好像不太可能,但是,除了親人,還有什麽人能夠讓一個人這般的緊張,著急呢?

那麽,似乎就隻剩下一句可能了、、、、

“不必,他的性子,向來是不喜歡別人插手他的事情,朕了解他,所以朕尊重,更相信他,若真有什麽事情,該說的,他自然會說,不該說的,應該就是沒有必要說,那朕就更不應該去查。”隻是,北王卻是微微一笑,打斷了青卓的話,對於百裏墨他是了解的,更是欣賞的。

他也明白青卓的意思,應該是擔心追魂剛剛所說的人可能是一個女人,所以才想去查一下。

但是,他相信百裏墨,百裏墨做事,從來都不會藏著掖著的,若是百裏墨真的還有其它的女人,肯定不會瞞著可兒。

“北王果真是名不虛傳。”寒逸塵聽到北王的話,轉眸,望向北王,神情間明顯的多了幾分欽佩。

信一個人,就該如此。

百裏墨當真是太幸運了。

“北王為何要隱瞞可兒的身份?”寒逸塵想了想,終究還是將自己心中的疑惑問出口,他向來不是多事多話的事,但是這件事情關係到可兒,他就不能不問了。

而且,他也是真的想不通,既然本王那麽相信百裏墨,為何還要在百裏墨的麵前刻意的隱瞞可兒的身份呢?

“哎,你應該看的出,可兒的心中,對男女感情的事情,一直是極為的排斥,似乎還一直十分的害怕,甚至有著本能的恐懼,可兒的心中雖然也是在意百裏墨,但是,可兒卻無法完全的放開自己的心,若是如此,可兒肯定不能真正的接受百裏墨,所以,朕這麽做,其實是想逼著可兒做出一個選擇,可兒隻有邁出了這一步,他們兩個才能真正在一起,才能夠幸福,要不然,可兒的內心的那一處,可能會永遠的封閉著,那怕是她答應了百裏墨,做了百裏墨的皇後,那內心的最深處,也無法完全的打開。”北王是知道寒逸塵的感情的,所以,見他問起,便沒有絲毫的隱瞞。

寒逸塵怔住,一時間,眸子中更多了幾分錯愕,不得不說,北王看事情,當真是太過透徹,他雖然也感覺到可兒對男女之情的排斥,從可兒回京城後,他見到可兒的第一次,就有這種感覺,但是卻並沒有北王看的那和深,那麽遠。

這一刻,他真的羨慕百裏墨,甚至忍不住的有些妒忌。

他也明白,以可兒現在的心態,想要完全的接受百裏墨,隻怕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所以,北王的這個計策,絕對是一記猛藥,可能也隻有在那樣的情況下,可兒才能夠放開心中的一切,去努力,去爭取。

一個人往往在麵對逼到無處可逃的選擇時,才能夠真正的放開心中的束縛。

寒逸塵再次在心中讚歎北王果然是與眾不同,果然明智。

按理說,遇了這種情況,一般的父母都會護著自己的女兒,都會想法設法的給男方增加壓力,若真是那樣,隻會讓兩人之間的矛盾越來越深。

而北王此刻的做法,看著似乎是在刁難百裏墨,實則卻是對可兒的下的狠藥。

是實實在在的在幫助百裏墨的。

“我真是妒忌那小子了。”寒逸塵微微搖了搖頭,還是將自己此刻的想法忍不住說了出來。

怎麽什麽好事,都讓百裏墨給遇上了呢。

“他有什麽好妒忌的,這幾天,可有他急的了。”北王看到寒逸塵雖然極力的掩飾著但是神情間還是露出的那一絲傷痛,遂半真半假地笑道。

“是,但是,他急了這麽兩天,卻能夠解決了他最大的問題,到時候,他就可以真正的跟可兒在一起了。”寒逸塵雖然想明白了要放手,但是,真的要放下一切,心中卻還是會疼,而且很痛,就如同要從他的心中硬生生的挖掉一塊肉一般。

“對了,你是可兒的舅舅,可兒是不是遇到過什麽事情,為何可兒會對男女之情這般的排斥,甚至本能的去戒備呢?”北王從可兒那邊沒有問出什麽,此刻便問起了寒逸塵,當然,也是想趁機插開話題。

“可兒離開京城前,是曾喜歡過一個人,當時,可兒更是不顧一切的追著那個人,但是,那人卻是一次又一次的拒絕她,傷害她,那件事情,對可兒應該會有一些影響,隻是應該不會有那麽嚴重,至於軒兒的事情,我也曾聽可兒說過,是當年她離開京城時,中了媚藥,然後誤闖進了一個地方,剛好遇到一個正在遼傷的男人,後來便有了軒兒,如今看來,那個男人應該是百裏墨,可兒說起這件事情時,並沒有任何沉痛的神情,應該也不是因為那件事情,而可兒在山穀中的三年,並沒有發生什麽事情,一定都十分的平靜。”寒逸塵臉色微沉,慢慢的說道,隻是,想到先前自己沒有能夠好好的保護可兒,讓可兒受了那麽多的苦,心中更是忍不住的自責。

“可兒這丫頭,也是命苦,受了這麽多的苦,不過,你說的這些,應該不是最根本的原因,朕總覺的,可兒肯定還經曆過什麽,而且,朕覺的,可能是一種十分沉重的,十分殘酷的打擊,要不然,絕對不可能會讓一個人沉封了自己的心。”北王的臉上也多了幾分沉痛,但是,他覺的,寒逸塵說的這些,肯定都不是最根本的原因。

寒逸塵唇角微抿,沒有再說話。

北王的一眸子中卻是明顯的漫過幾分心痛,他的女兒,受了太多的苦,是他沒有盡到一個父親的責任,沒有能好好的保護她。

百裏墨與追魂快速的離開了皇宮後,便直奔追魂所說的地方。

隻是,等到他們趕到時,卻已經沒有了追魂所說的那人的身影了。

“怎麽回事,不是讓你們暗中跟著,不可以跟丟的嗎?”追魂氣急,忍不住的低聲吼道,因為事情特殊,又是十分緊急,所以,他便讓人暗中跟著,然後自己回去通知主子來,畢竟,他的速度是最快的,也是能夠最快找到主子的。

隻是,卻沒有想到,隻是這麽短的功夫,人竟然也已經不見了。

“我們是一直暗中跟著的,但是,卻不知道是怎麽回事,跟著跟著,人就不見了,我們可是有幾雙眼睛看著呢,但是卻都沒有看出是怎麽回事,好像人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侍衛有些委屈,忍不住的解釋著。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