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62節

哎,瞧瞧飛鷹此刻這樣子,直接的就傻掉了。

有必要那麽驚訝嗎?不就是一個親爹,後爹的問題嗎?

“你,你不是蜀宇國太子?你是?”飛鷹愣了半天,終於算是回過神來了,隻是,望著軒兒的眸子中卻更是不可思議的驚愕,此刻連話都有些說不清了。

“小爺是百裏軒。”軒兒再次掃了他一眼,然後微昂起頭,帶著幾分得意,有著幾分狂妄,更顯著幾分傲驕地說道。

這是軒兒第一次承認自己的身份,突然覺的,這個名字還是挺不錯的,喊起來,十分的順口呢。

“百,百裏軒?跟主子一個姓呀?”飛鷹此刻的腦子可能是直接的當掉了,轉不過彎來了,聽到軒兒的話後,竟然還下意識的冒出了這麽一句話。

“天下百裏隻有一家。”軒兒直接的白了他一眼,這人出門是不帶腦子的嗎?

這麽明顯的事情,他竟然還轉不過彎來。軒兒自己也知道,此刻他的樣子,就是他親爹的反版。

他覺的,隻要是有眼睛的,隻是看上那麽一眼,便立刻就能看出,他是百裏墨的兒子。

但是,現在看到飛鷹的反應,軒兒覺的,他必須要再補充一點,不僅僅是要有眼睛,還要多少的帶點腦子才行,像飛鷹這樣的出門直接不帶腦子的,就算再明顯的事情,擺在飛鷹的麵前,飛鷹都看不懂呢。

“是呀,天下隻有天元王朝皇室姓、、、、”飛鷹竟然還順著軒兒的話接著說話,不過,話說到了一半,終於還算是轉過了彎來,雙眸再次圓睜,連連的向前,一臉欣喜,卻又不失恭敬地喊道,“那你就是小主子了。”

軒兒歎了一口氣,終於算是轉過彎來了。

“小主子,剛剛主子吩咐飛鷹帶小主子回去,小主子,請吧。”飛鷹明白過來後,更加的熱情。

軒兒眼睛飛轉,想到娘親被楚王帶回去了,他不能就這麽扔下娘親不管,一個人逃走,而且現在整個千平國已經是楚王的了,他就算逃的了一時,也逃不過長久,若是再被楚王抓到了,下場會更慘,所以,他倒不如直接的跟飛鷹回去。

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他要像個男子漢一樣,轟轟烈烈的。

所以,軒兒沒有再說什麽,而是極為乖巧的跟著飛鷹往回走去。

“飛鷹,一般情況下,得罪了你家主子,會有什麽下場。”不過,軒兒終於還是有些擔心,忍不住的問著飛鷹。

“得罪了主子?天呢,得罪了主子,那下場可就不是一個慘字能夠形容的了,那簡直就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生不如死呀,什麽千刀萬刮,碎石萬段的,在主子這兒,那都不叫懲罰、、、”飛鷹此刻很高興,很高興,因為認了小主子呀,所以,他一時間,並沒有明白軒兒為何會這麽做,隻是實話實說的回答著。

當然,飛鷹此刻是想到的是主子對待淑妃時的情形描述的。

軒兒聽著他的話,徹底的驚住,不是吧,真的有這麽慘?真的會這麽狠?

“真的有那麽慘嗎?”軒兒小小的身子忍不住的輕顫,想著百裏墨接下來可能會對他的懲罰,那聲音都微微的變了調,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不如死呀?

而且,就連千刀萬刮什麽的都不叫懲罰,那什麽才叫懲罰呀。

“當然了,你是沒有看到,你若是見著,保證你幾天睡不著覺。”飛鷹繼續向前走著,想著當初淑妃的下場,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身子還下意識的微顫了一下,“我那天見了,都幾天睡不著覺了,眼睛一閉,就害怕、、”

軒兒的腳步明顯的僵滯,下意識的狠狠的咽了口口水。

“我跟你說,那情形,倒情願死了,但是,卻又偏偏死不了,所以,就更慘了。”隻是,飛鷹隻顧自己說道,並沒有去看軒兒,所以,並沒有發現軒兒的異常,還再次一臉恐懼的描述著。

“不過,誰讓她得罪了主子呢,那是她最罪有應得的。”飛鷹話語頓了頓,最後補充道,“所以,得罪了主子,就別想有好日子過了。”

軒兒突然感覺到後背發寒,冷嗖嗖的驚恐,真的有這般的恐怖嗎?

那他要是這麽跟著回去了,自己會不會也是那樣的淒慘呀。

還有他的娘親,會不會也是那麽慘呀?

哎呀,他現在後悔了,再逃,還來的及嗎?

“小主子,你怎麽了?怎麽好像在發抖呀?”隻是,偏偏這個時間又發現了軒兒的異樣,轉頭,望向他,一臉疑惑的問道。

說話間,手快速的握住了軒兒的手,頓時再次忍不住的驚呼,“小主子,你的手怎麽這麽冰呀,這可是夏天呀,你怎麽會?”

軒兒的唇角狠狠的抽了抽,再次的覺的飛鷹出門是不帶腦子的,他此刻雖然害怕,但是卻不想被人發現,不想讓飛鷹知道,遂沉了臉,極為認真地說道,“小爺生性體寒。”

說話間,極為傲驕的摔開了飛鷹的手,然後硬著頭皮向前走去,那樣子,就像是要上戰場一樣的。

隻看的飛鷹一愣一愣的,半天回不過神來。

百裏墨直接的把秦可兒帶到他臨時的住處。

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下,直接的抱著秦可兒進了房間,然後狠狠的摔上了門。

“不認識我?恩?”隨後,他攬著秦可兒的手,猛然的一轉,讓秦可兒直接的麵對向他,一雙眸子再次死死的盯著她,唇角微動,那咬牙切齒的聲音慢慢的擠了出來。

此刻,這般近的距離,秦可兒清楚的感覺到他那眸子中驚人的危險,更是明顯的感覺到他胸腔中,那快要爆發的怒火。

而此刻,這兒隻有他跟她兩個人,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秦可兒真的有些不敢想。

秦可兒知道,現在,她不管說什麽,都沒有什麽差別,因為,此刻他這樣子,就是狠不得直接的將她生吞活剝了。

但是,她若是不承認,他總不能真的強迫她吧?他再怎麽著,也不至於在她‘失憶’的情況下強迫她吧?

他或者會多少的顧及一下呢。

會不會呢?會不會呢?

不管他會不會,她知道,此刻隻是她一承認自己是裝的,認識他是誰,他保證下一秒就能夠直接的把她給吃幹抹淨骨頭都不剩了。

想到這些,秦可兒狠狠的呼了一口氣,然後望著他,慢慢的搖了搖頭,沒有說話,隻是那神情間的茫然,已經足夠。

“不記的?恩?”百裏墨攬在她腰上的手,再次的用力,更加的收緊,那雙噴火的眸子更是直直的逼近著她,“三年前,闖進我的地方,強了我的事情也不記的了,恩?”

秦可兒暗暗呼氣,他這意思是新帳舊帳跟她一起算的節奏嗎?

“軒兒是我的兒子的事情,怎麽解釋?”這一次,百裏墨並沒有等她回答,再次的步步緊逼,這個女人,做了那麽多的事情,現在竟然敢給他來一句什麽都不記的了。

他倒要看看,她還記不記的。

“軒兒是、、、”秦可兒呼氣,唇微動,出聲。

“秦可兒,你此刻若再敢說軒兒不是我的兒子,你信不信我能直接的掐死你。”百裏墨聽她開口,卻不得她話說完,突然狠聲的威脅道,“秦可兒,你再跟說一句不認識我試試?”說話間,一隻手還真的十分配合的移到了秦可兒的脖子上,似乎秦可兒再說一句,他真的就打算直接的把秦可兒這麽掐死了。

秦可兒感覺到他此刻放在她脖子的手,微微驚顫,她也沒說軒兒不是他的兒子的呀,他用的著這麽威脅她嗎?

真是的。

他在成親協議上做假的事情,她都還沒有跟他算帳呢,憑什麽,他就一直這麽威脅她呀?

若不是因為發現他在成親協議上做假,她可能就不會這麽離開,至少協議其間的一年內,她不會離開,她可是極守信的人。

現在他竟然還能這麽理直氣壯的威脅她,哼,她是被嚇大的嗎?

“不記的了。”秦可兒聽到他的威脅,感覺到他的手還記意在她的脖子時,有意無意的移動著,突然也來了氣了,望著他,很是直接的回道。

橫豎不過就是一死,誰怕誰呀,不管怎麽樣氣勢上不能輸,又不全是她的錯。

“秦可兒,你還玩上癮了,是吧?”聽著她的話,百裏墨怒了,怒火不斷的升騰著,攬在她腰上的手猛然的一緊,然後唇突然的俯下,狠狠的噙住了她的唇。

然後狠狠,略帶著懲罰的用力,加深,瘋狂中此刻也少了平時的溫柔,隻有激烈的,狂亂的侵入,此刻,他真的狠不得把她直接的吞下肚子,免的她再逃走。

半年,他找了她半年,卻沒有一點的音訊,如今,好不容易抓到了她,不管怎麽樣,他都絕不會再讓她離開了。

想到她此刻竟然還記裝做不認識他,他就忍不住的憤怒,在鬆開她的唇時,微微用力咬了一下。

雖然沒有太過用力,但是唇本來就是十分的敏感的,他本來就是帶著懲罰的,所以,自然還是有些痛的。

秦可兒忍不住抽了一口氣,這人是瘋了嗎?竟然咬她?

“記起了嗎?”百裏墨微微鬆開了她的唇,攬著他的手,卻是更加的收緊,讓她緊緊的貼在他的身上,不留半點的空隙。

他此刻的聲音明顯的低了幾分,但是,卻分明的更多了幾分威脅,那意思就是,若是她再不承認,他會做出其它的懲罰。

秦可兒不說話,甚至有些氣惱的別開頭,不想看他,這人除了威脅她,還會別的嗎?

她的性格,本來就倔強的很,最不受別人的威脅的。

“很好,不記的沒關係,我有辦法讓你記起來。”百裏墨眯著的眸子微閃,然後不等秦可兒回過神來,突然的直接的將她壓在了床上。

他的身子更是直接的壓著她,讓她無能有絲毫的移動。

那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

“你、、你不要亂來。”秦可兒再怎麽逞強,被他這麽壓著,也是忍不住的害怕,略帶驚顫地低呼。

“亂來嗎?怎麽會是亂來?我們是夫妻,這可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怎麽能做是亂來。”百裏墨邪魅一笑,仍就帶著怒意,卻更有著幾分壓抑的*。

說真的,這半年的時間,他是真的很想她,想她的一切。

說話間,他的唇已經快速的落在她的身上,狠狠的吻著,一隻手,更是極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遊動著,甚至還開始撕扯著她的衣袖。

“百裏墨,你住手。”秦可兒有些急了,也顧不得再裝失憶了,總不能真的就這麽被他吃了吧,他們那協議都是假的,那她現在跟他,可以說是沒有什麽關係的。

他憑什麽這麽對她呀?

“怎麽?終於記起我是誰了?效果不錯,我們繼續,我會讓你記起我們所有的一切。”百裏墨唇角微勾,邪魅中更多隱幾分致命的危險,不錯,終於不再裝了,恩,還算有進步。

不過,不管怎麽樣,他今天都沒有打算要放過她,他本來就沒有放過她的打算。

“百裏墨,你不會是想要強迫我吧?”秦可兒狠狠的呼了一口氣,一隻手,急急的抓住他那肆意亂動的手,迫不得已,隻能急聲喊道。

她想著,百裏墨再怎麽著,都不可能強迫她吧。

他可是男人呀,而且又是那般狂妄,驕傲的男人,總不能再這種事情強迫一個女人。

隻是,接下來,秦可兒悲慘的發現,她是又一次的嘀咕了百裏墨的陰險,腹黑。

“三年前,你能強了我,我為什麽不可以強迫你。”百裏墨望著她,回答的那叫一個理所當然,那叫一個理直氣壯。

別的人,他不會,因為他不屑,但是她不同,對她,他不介意用任何的方式。

秦可兒直接的無語,鬱結,這樣的話,放眼天下,除了他,隻怕沒有人能再說的出來。

“我那時是中了毒,身不由己。”秦可兒呼氣,吸氣,感覺到他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下來的意思,不得不再次說道。

她那時候是中了毒,情況不一樣,若是她可以選擇的話,她絕不會去招惹他的。

若是時間能夠回轉,當年,她寧願難受死,都不會再對他做出那樣的事情。

“我現在是迷了心,情難自禁。”隻是,沒有想到,百裏墨望著她,微微一笑,然後極為快速的接了一句。

“何況,你現在是我的女人。”百裏墨已經不知在何時扯開了她胸前的衣袖,下一刻的動作,變的更加的肆意,更加的激烈。

“百裏墨,你在成親協議上搞鬼,做假,所以,成親協議已經作廢,我們的成親也不算數了,所以,現在我跟你沒有任何的關係,我也不是你的女人,你不能這麽對我。”感覺到他那有些近乎瘋狂的動作,秦可兒更是驚心,聽著他的那句你是我的女人時,忍不住的反駁道。

百裏墨的動作猛的停了下來,眸子再次遽然的眯起,狠狠地盯著她,一字一字咬牙切齒的低吼道,“秦可兒,有膽你再給我說一遍?”

此刻,他那聲音因著那隨時都要噴發的怒火,都有些變了聲,更加的驚心動魄。

好,真好,這個女人竟然敢跟他說他們成親協議作廢,竟然敢說他們的成親不做數?

成親不做數,她還真敢想,她想跟他撇清關係,想都別想。

“協議是假的,成親不算數,所以,我跟你之間,已經沒有任何的關係。”秦可兒雙眸圓睜,直直盯著他,沒有絲毫的退縮,也不敢有絲毫的退縮,雖然此刻他的樣子真的很可怕,隨時都能把她吃掉的樣子。

但是,她不能害怕,不能讓步,本來就是呀,竟然協議都是假的,他們的成親還能算數,竟然成親都不能算數了,那她跟他就沒有關係了。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