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59節

秦可兒微微閉了閉眸子,快速的上了馬車,她害怕自己再這麽待下去,有可能會哭出來。

這樣的男人,這般的深情,隻怕是任何一個女人都無法拒絕的,隻是,她卻注定要辜負了他的一切深情。

寒逸塵再見了,希望他可以忘了她,找到屬於他自己的幸福。

看著馬車越走越遠,寒逸塵臉上的笑慢慢的隱去,那壓抑的情緒也滿滿展開,那份傷痛,直讓人心碎。

“你就這麽讓她走了,你真的舍的呀?”太後走到了他的身邊,微微歎了口氣,聲音中滿是無奈。

他明明就是喜歡,而且愛入骨髓的,怎麽就這麽輕易的放棄了呢,至少他也該爭取一下呀。

她為他安排的這一切,明明就是一個大好的機會,他為何偏偏就這麽把人送走了呢?

“可兒的性格我了解,在她的心中我永遠隻是舅舅,既然如此,我就做好舅舅吧。”寒逸塵不曾轉眸,一雙眸子仍就望著馬車遠去的方向,雖然此刻馬車早就已經沒有影了。

“你怎麽知道永遠都隻能是舅舅呢,你都沒有爭取過,沒有試著改變著,你怎麽就知道不可能改變呢?”太後有些氣惱,他做事也太規矩了,感情的事情,特別是男人,就要主動,你越主動,機會才越大。

有時候,用一些非常的手段都是可以的,那能像他這樣呢。

寒逸塵垂眸,唇角微抿,沒有再說話,若是其它的女人,或者可以,但是,他知道,這個女人是可兒,就絕不可能。

因為,從他開始了解可兒的那一刻起,便明白,隻要是她決定的事情,任何人都無法改變,這一點,倒是與他有些相似。

“算了,人都走了,說那麽多也沒有用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解決眼前的事情了。”太後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又是無奈,又是心疼。

難道她這兒子,這一輩子就真的要獨自一生嗎?

寒逸塵卻仍就不曾轉身,仍就望著秦可兒剛剛遠去的方向,靜靜的立著,不動不語。

太後又是一聲長歎,更是心疼,她這個兒子,怎麽就這麽癡情呢?而且為何偏偏就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心又不在他身上的女人呢?

秦可兒跟軒兒出了京城,跟著秦紅妝給他們留下的小蝶兒,一路向東而去,東麵的方向,正是雪山的方向。

秦可兒微微蹙眉,當初娘親說是要去雪山找父親的,隻是,按著秦紅妝所說的,娘親應該早就跟父親相遇了,兩人為何還去了雪山呢?

難道是為了娘親身上的毒?是為娘親去找解藥的?

應該是這樣的,想到這一點,秦可兒便加快了速度,一路向雪山趕去。

隻是,畢竟去雪山距離遙遠,以他們馬車的速度,要達到雪山,可能都是一兩個月。

而她們去雪山,走的路相對而言比較的偏遠,軒兒手中又有寒逸塵的令牌,一路上隨時調動著寒門的人為他們打掩護,楚王的人倒是並沒有找上他們。

隻是,秦可兒與軒兒不知道的是,楚王殿下追到蜀宇國後,沒有找到他們,勃然大怒,一時間,掀起了狂風暴雨般的驚動,各國的局麵都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

二個月後,秦可兒跟軒兒終於到達了雪山,卻沒有找到北王跟寒殤衣。

秦紅妝也沒有趕上來,秦紅妝給他們留下的小蝶兒就那麽活生生的餓死了。

“娘親,現在怎麽辦呀?”軒兒看著那用盡最後的一點力氣,然後終於趴在盒子裏,一動也不動的小蝶兒,有些傷心地說道。

“我就知道,姑奶奶沒有那麽快趕過來,現在好了,小蝶兒真的餓死了。”軒兒畢竟是小孩子,跟這小蝶兒相處了這麽久,真心喜歡上了它,看到它死的,一臉的傷心。

秦可兒望著那茫茫雪山,微微呼了一口氣,父親跟娘親不在這兒,如今小蝶兒死了,她跟軒兒更是不好找了。

若是留在這雪山,不被凍死,也被餓死。

所以,現在,隻能先回去,實在不行,就去北洲大陸,說不定父親跟娘親已經去了北洲。

“先去北洲吧。”秦可兒看著那小蝶兒,也有些傷心,卻更帶著幾分無奈。

“要回去嗎?”軒兒快速的抬眸,望向她,眼睛微眨,“我們是一路跟著小蝶兒尋來的,現在回去,能找到外公他們嗎?”

“現在沒有了小蝶兒,我們根本不可能那麽輕易的找到外公外婆,但是,外公外婆早晚都要回北洲,所以,我們去北洲是沒有錯的。”秦可兒跟軒兒分析著眼前的情形。

“可是,我們若是回去,會不會被楚王找到,被抓了回去呀?”軒兒微微的瞥了瞥嘴,到現在還在擔心著被楚王抓到的後果。

“從這兒到北洲,並不經過天元王朝,不是他的地盤,離天元王朝太遠,離他的勢力範圍太遠,你又有寒門的令牌,可以隨時調動寒門的人,所以,他沒那麽輕易抓到我們的。”秦可兒想了想,再次分析著,畢竟寒門的能力那是眾所皆知的厲害。

不見的就會輸給了百裏墨。

更何況,他們去北洲經過的地方,都離天元王朝太遠。

百裏墨可能都不會那麽快得到消息。

“那倒也是。”軒兒微微點頭,覺的很有道理,所謂的山高皇帝遠,他的爹再厲害,離那麽遠了,肯定也會力所不能及的。

他們這逃了兩個月了,不是也沒有被抓住了嗎?

想到這些,軒兒暗暗鬆了一口氣,“好,那我們就去北洲,到了北洲,就是外公的地盤了,我們就不用害怕了,或者時間已經過了這麽久了,他都沒有再找我們了呢。”

“恩?!”秦可兒眉角微動?沒有再找他們了?

可能嗎?

應該也是極有可能的,畢竟,百裏墨現在肯定是天元王朝的皇上,身為一國的皇上,怎麽都不可能天天在外麵找他們。肯定要處理朝中的事情。

這都兩個月了,百裏墨不是也沒有追來嗎?

當然,那也是因為,她跟軒兒走的路太偏遠了,出了蜀宇國後,一路上就沒有什麽城鎮,甚至都沒有什麽村莊,一路來到雪山,她跟軒兒在路上都沒有遇到幾個人。

百裏墨怎麽都不可能想到他們會到這兒偏遠的地方來,更何況,因為一路上沒有遇到什麽人,便不可能會有人顯露了他們行蹤,再加了寒門刻意的幹擾,要找到他們,的確是很難,很難。

“我們現在去北洲,就要先找到千平國,再經過玉斷國,流巷國等五六小國呢。”軒兒現在就如同一個活地圖,對每個地方都是極為的熟悉,計劃著他們最快的路線。

“好,那就先去千平國。”秦可兒知道軒兒的能力,所以,對於他說的話,極為的相信。

“不過,我們從這兒到千平國,可能也需要兩個月的時間。”軒兒唇角微扯,狠狠呼了一口氣,這路途還十分的遙遠呢。

“不急,就隻當遊玩了。”秦可兒的手抬起,拂向他的臉,輕聲笑著。

“那倒也是,這一路上的風景,倒是真的不錯。”軒兒的臉上也頓時滿開了輕笑,神情間多了幾分興奮。

秦可兒望著他,眸子微閃,她覺的軒兒這段時間似乎清瘦了很多,原本臉上的嬰兒肥都減去了大半,現在這麽望著軒兒,她感覺真的很像百裏墨。

那眼,那眉,那唇,那整個臉形,都是那麽的相似。

至少已經有了七八份像,現在這樣的軒兒,隻是看上一眼,就能認出是誰的兒子。

再過兩個月,到了千平國,軒兒若是再這麽清瘦下去,那嬰兒肥全部的減去,肯定會更像百裏墨了。

百裏墨到時候若是再看到軒兒,那定然是不用再有絲毫的懷疑了。

隻是,不知道現在百裏墨還有沒有在找他們?

已經過去兩個月了,不知道他的氣消了沒有。

當然,若是他沒有再找他們了,那氣肯定是消的差不多了,但是若他還是在找他們,一天找不到,他的氣隻怕就一天不會消,隻怕那氣越積越多,更是狠不得生吞活剝了他們。

回去的路上,他們並不著急,就沒有急著趕路,所以,三個月後,他們才到達了千平國。

“哎呀,終於要進城了。”軒兒看著不遠處的城門,忍不住歡呼,這麽長時間,他們可一直都是睡在馬車上呢,至於吃的東西,也都是直都是寒門的人為他們準備的,雖然不算不錯,但是畢竟不可能太豐盛。

這一路上,更是沒見過什麽人,他都快忘記城鎮的樣子。

“就不怕被楚王抓了。”秦可兒看到他一臉的興奮,不由的暗暗好笑,軒兒再怎麽聰明,也還隻是一個孩子。

雖然,她知道現在的百裏墨已經成了天元王朝的皇上,但是,她還是習慣喊他楚王。

“這兒隻是千平國的一個小的城鎮,楚王就算要找,也不可能找不到這樣的地方,所以,我們應該不用太擔心的,隻要讓寒門的人去防備一下就好了,更何況,這都快過去快半年了,楚王可能早就沒有再找我們了。”軒兒望著前麵的城鎮,雙眸冒光,“我要進城,好好的吃上一頓,再好好的睡上一覺。”

“恩。那倒也是。”秦可兒微微點頭,這個小鎮的確不大,又是最為偏遠的邊界,楚王的確不太可能找到這兒來。

這兒離天元王朝,那可是太遠,太遠了。

“娘親,你就不用擔心了,說不定他已經把我們忘記了。”軒兒靠向笑,一臉的輕笑。

秦可兒微怔,忘記了?會嗎?他會把他們忘記了嗎?

半年的時間,其實也的確是不短了,對於身這一國之君的他,那麽忙碌,說不定真的把他們忘記了,說不定他有可能已經立了皇後了,畢竟他都登基那麽久了,若不立後,那些朝中大臣們也不會同意呀。

想到這些,秦可兒的心情微微有些低落,不過隨即輕呼了一口氣,不想那麽多了,跟兒子說的一樣,先進城,好好的吃一頓,然後好好的睡一覺。

兩人很快進了城,停在了一家酒樓前,兩人下了馬車,想要先進去好好的吃一頓,隻是,卻發現,酒樓一側的圍著很多的百姓,不知道在看著什麽,更在議論著什麽。

“這麽熱鬧,都在看什麽呀?”軒兒可能是太久沒有進城了,冷清的太久了,所以看到熱鬧,便也湊了過去。

他個子小,很輕易的便擠了進去,看到牆上貼的告示時,頓時驚住,那又黑又亮的眸子極力的圓睜,一臉的難以置信。

然後悄悄的出了人群,對著秦可兒招手,那臉上是掩飾不住的驚愕。

秦可兒看到他的樣子微愣,軒兒雖小,但是遇事卻是極冷靜的,特別是經過了這段時間的鍛煉,是什麽事情,竟然把他驚成這樣?

帶著疑惑,秦可兒也走了過去,看到那牆上的告示時,更是驚的目瞪口呆。

“這,這千平國的皇上是誰呀?”因為太過驚訝,向來冷靜的秦可兒一時間忍不住的驚問出聲。

“姑娘,你竟然不知道我們的皇上是誰?”一位大嬸轉眸,望向秦可兒,似乎對於秦可兒不知道皇上是誰,極為的意外。

“我,我該認識嗎?”秦可兒呼了一口氣,驚聲回道,她該認識這千平國的皇上嗎?

她十分的肯定,她絕對是第一次來這千平國。絕對不知道這千平國的皇上是什麽人,是團還是圓,是方還是扁?

但是,為何,這告示上會畫著她的畫像,寫的也是她的名字,而且,還清清楚楚的寫著,千平國的皇後。

誰若找到她,提供線索,就可懸賞白銀一百萬兩。

隻是提供線索,就能得到白銀一百萬兩,這也太有錢了吧,這麽一個小國,竟能囂張到這種地步?

隻是,錢的問題,倒是小事,重要的是,她何時成了千平國的皇後了?

為何她自己都不知道呀?

誰能告訴她,這是怎麽回事呀?

若是畫像還可能有相似的,但是不可能連名字也是一樣的吧?

“這天下,誰不知道,皇上為了找他的皇後,半年的時間,收服了幾乎所有的小國,包括這千平國。”另一位百姓望向她,也是一臉的驚訝。

“為了找皇後,收服了所有的小國,包括這千平國?”秦可兒的眸子極力的圓睜,更是驚的全身僵滯,不會是,不是會是他吧?

不,不可能,他不可能為了找他,差不多收服了整個天下吧?

若是那樣,她還能有地方可逃嗎?

答案還明顯,若真是那樣,她根本就逃都不必逃了。

軒兒此刻也是驚的目瞪口呆,一時間,似乎都回不過神來了。

“那能不能問一下,這皇上,是哪個國家的人呀?”雖然事實幾乎都擺在眼前了,秦可兒還是無法相信,或者不敢相信,忍不住的問道。

“皇上是天元王朝的皇上呀,恩,也就是當年威懾天下的楚王殿下。”秦可兒話語一落,立刻有人好心的回答著。

隻是,這話聽在秦可兒此刻的耳中,卻如國激雷一般。

天元王朝的皇上!楚王殿下!還真的是他。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