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58節

不過,這件事情上,秦紅妝應該不會太吃虧,畢竟,古羽是明顯的對秦紅妝動了情的,但是秦紅妝現在卻根本還沒有那方麵的覺醒。

感情方麵,往往都是誰先動了心,誰就可能會比較吃虧的。

想到此處,秦可兒微怔,那她跟百裏墨之間呢?

“沒有想到,我的外公竟然會是北王,北王呀,天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敬的北王呀,想想就威風呀。”軒兒似乎這才反應過這個問題來,臉上頓時漫開興奮的笑意,有些迫不急待地說道,“娘親,那我們是現在就要去找外公,外婆他們嗎?”

秦可兒眉頭微動,如今寒逸塵立後這件事情迫在眉睫,那麽他們肯定是要離開的,隻是,她也不可能就這麽無聲無息的悄悄的離開。

她至少要跟寒逸塵說一下。

“我們先去跟寒逸塵說一下吧。”秦可兒起了身,腳步輕邁,直直的走到房門,想要去找寒逸塵。

“太後咐咐,秦姑娘剛剛醒來,身體還沒有完全的恢複,需要好好的休息,秦姑娘有什麽事情可以讓我們去做。”隻是,秦可兒剛邁出了房門,一個侍衛便攔在了她的麵前。

話說的是十分的好聽,但是那意思卻隻有一個,就是不讓她出去。

這不等於是軟禁了她嗎?

秦可兒臉色微覺,心中略有不滿,太後原本來跟她說那件事情,她都能理解,但是不管怎麽樣,太後也不該軟禁了她呀。

“本太子可以出去吧?”軒兒臉色一沉,快速的向前,冷冷的望向那侍衛,隱著些許的怒意。不過,既然是太後的意思,他也不好違抗,隻能去找寒逸塵,

“太子…”那侍衛看到軒兒,怔了怔,“太子可以、、、、”

“娘親,我去找皇上,你等著。”軒兒不等那侍衛的話說完,便快速的離開。

隻是,軒兒找遍了寒逸塵平時會去的所有的地方,都沒有發現寒逸塵的影子。

軒兒的眸子微眯,不對勁,真的是太不對勁了,寒逸塵自己是絕對不可能會躲起來的,畢竟,他應該也是想要多見見娘親的,而且,寒逸塵是絕對的不會逼著娘親嫁他的。

那麽,便隻有一種可能,就是太後把寒逸塵帶到了什麽地方,極有可能寒逸塵還不知道自己要立後的事情。

那麽現在寒逸塵會在哪兒?

正如軒兒所料,太後跟太上皇的確隱瞞了寒逸塵。

而此刻,寒逸塵被太上皇騙到了平時避暑的和院中。

此刻的太上皇雙眸緊閉,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皇上,太上皇突然昏迷,微臣也查不出原因。”太醫檢查過後,小心翼翼的回道,隻是,雙眸微垂,隱去了眸子中的所有的情緒。

【寒逸塵眸子微閃,太上皇身體向來極好,怎麽會突然暈倒,還查不出原因?

隱隱的,他覺的事情明顯有些不對勁。

“塵兒,你看你父王好好的怎麽會暈倒,而且還查不清原因,這可怎麽辦呢?”太後一臉的擔心,一臉的著急。

“無防,我也懂的一些醫術,我來看一下。”寒逸塵微上的眸子中快速的一閃,還不等太後反應過來,有所表示,便已經快速的向前,走到了太上皇的床前。

“塵兒?你,你懂醫?”太後怔住,臉色微變,明顯的多了幾分錯愕,聲音中也泄露了些許的情緒。

寒逸塵雖然沒有回頭,沒有看到她神情的變化,但是獨獨聽著她這話,他明白了事情的另有蹊蹺、

“恩,懂的一些。”寒逸塵極為隨意的回著,然後坐在床前,一隻手已經搭上了太上皇的手腕。

片刻之後,他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絲笑意,果然如此。

“太後費盡心機的把我騙到這兒,到底是何用意?”寒逸塵並沒有回頭,一雙眸子仍就望著太上皇,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

他這話語一落,便看到躺在床上的太上皇的眸子忍不住微動了一下。

寒逸塵唇角的笑更多了幾分,不過,卻也多了些許的冷意。

他希望,他們最好不是什麽重要的事情騙了他。

他在意的人,他從不會欺騙,所以,他也希望,他們不要騙他。

“沒有呀,母後怎麽會騙你,真的是你的父皇突然暈倒,母後一時著急,所以才把你喊過來的、、、”太後的眸子也忍不住驚閃,但是還是想要再做最後的掙紮。

“太後、、、”寒逸塵突然再次的出聲,打斷了太後的話,此刻,他的聲音中明顯的多了幾分冷意,他給了他們機會,他們若還要騙他,那麽他、、、

太後唇角微抿,不再說話。

“太上皇還要裝到什麽時候?”寒逸塵知道太後心細,做事謹慎,不過太上皇卻最是急燥,說話間,一隻手,突然的對著太上皇的手腕用力。

“哎呀,你、、、”太上皇一時沒忍住,突然的便睜開了眸子,痛呼出聲,狠狠的望向寒逸塵,“你用的著這麽狠嗎?”

太後不由的歎了一口氣,哎,讓他配合著演戲,真的不能抱太大的希望。

“說吧,到底是什麽事情?”這一次,寒逸塵沒有問太後,而是直直的望向太上皇,一眸子中有著讓人無法違抗的驚人的魄力。

一時間,太上皇都不由的驚住,下意識的便開口回道,“還不是為了你立後的事、、、”

太上皇這嘴還真不是一般的快,一下子便脫口說了出來。

太後回過神,想要阻止已經是來不及了。

“什麽意思?”寒逸塵的眸子遽然的眯起,瞬間的漫起驚人的冰冷,隱隱的還壓著幾分怒火。

他立後的事情,他什麽時候答應立後了。

“太後,先前的事情,我並沒有答應。”寒逸塵首先想到的便是太後在交出鳳血玉蟬時跟他談的條件,但是,當時他並沒有答應,太後是什麽意思?

“我知道,我也明白,你不會喜歡其它的女人,所以,我也不會強迫你娶別的人女人的。”太後見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再隱瞞是不可能了,隻能如實的告訴他了。

她的計劃本來是想要瞞著塵兒,兩天後直接的立後,到時候秦可兒不拒絕,出現在大殿之上,塵兒肯定就不會拒絕,這件事情定然就能夠順利完成了。

隻是,沒有想到,這才第一步就被塵兒發現了。

那麽就全部的告訴塵兒吧,塵兒那麽喜歡可兒,應該不會拒絕的。

“恩?”寒逸塵滿是冰冷的眸子驚閃,直直的望向太後,似有著幾分疑惑,卻更有著幾分僵滯的擔心。

“所以,我跟你父王商量著,讓可兒當你的皇後,我也已經去找過可兒,可兒也沒有反對,所以,這件事情、、、、”太後對上他那冰冷的眸子,微微一顫,不過,卻仍就硬著頭皮說道。

至於她所說的秦可兒沒有反對,那是因為,她根本就沒有給秦可兒反對的機會。

“你們逼我,我可以原諒,但是你逼迫可兒,我絕不允許。”寒逸塵狠眯的眸子中寒光猛射,帶著毫不掩飾的冰冷,甚至還有著幾分絕裂。

“塵兒,我沒有逼可兒,我、、、”太後是何等聰明之人,豈能聽不懂他的語氣,看不出他的絕裂,一時間不由的驚住。

寒逸塵望了她一眼,沒有再說什麽,突然的轉身,出了房間。

他比誰都清楚,可兒絕不可能會答應做他的皇後,先前可兒的態度就已經很明顯。

所以,這件事情,肯定是太後逼迫可兒的,想到這些,他的臉色便忍不住的更沉了幾分。

“太後到底還做了什麽?”寒逸塵出了房間,轉向緊跟過來的侍衛,冷聲問道。

很顯然,太後已經吩咐了宮中所有的人,把這件事情瞞著他,所以,他要知道,太後還做了什麽。

“太後已經把皇上要立後的事情公告天下,時間就定在兩天後,相信此刻這消息已經傳遍整個蜀宇國了。”侍衛見他問,再不敢隱瞞,小聲地回道。

寒逸塵的身子明顯的一僵,隱在衣袖下的手,也略略的收緊,冰冷的眸子中怒火慢慢的升騰,太分,真的太過分了。

立不立後,那本是他的事情,但是他們卻瞞著他,公告天下,而且還逼迫可兒。

寒逸塵沒有絲毫的遲疑,快速的向著秦可兒的房間走去。

“皇上,終於找到你了,太後讓人軟禁了娘親,不讓娘親出門。”軒兒遠遠的看到急急趕來的他,連連迎了上去。

“恩,我知道了。”寒逸塵應著,此刻麵對的是軒兒,所以語氣極力的緩和,但是卻仍就有著幾分無法控製的冰冷。

果然如他所料,是太後逼迫可兒的,太後甚至還軟禁了可兒,真是太過分了。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沒有人可以傷害你的娘親。”暗暗的呼了一口氣,他極力的壓下了所有的情緒,停住腳步,望向軒兒,輕聲安慰著軒兒,卻也更是他的承諾。

“恩,娘親說要去找外公跟外婆。”軒兒聽到他的話,明顯的鬆了一口氣,想到這件事情,由娘親跟寒逸塵說,不如由他來說。

“她這麽快就要離開嗎?”寒逸塵剛欲再邁的腳步突然的止住,雙眸微轉,快速的望向軒兒,眸子深處明顯的隱過幾分錯愕,亦隱著些許的痛。

“娘親說,她擔心外婆,而且,娘親這次離開天元王朝本來也是打算去找外婆的,隻是因為中了毒,所以才先來了蜀宇國。”軒兒知道寒逸塵心中的不舍,但是,他也明白,娘親留在這兒,對寒逸塵也並沒有什麽好處。

隻會讓他更加的陷入矛盾的痛苦中。

“恩,我知道了。”寒逸塵望著軒兒,停頓了片刻,突然說道。

他是知道軒兒的聰明的,所以,他很清楚軒兒此刻的用意。

若是可兒想離開,他也絕不會強留,更何況如今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可兒再留在皇宮,隻怕會尷尬。

“這個是寒門的令牌,你帶著,不管走到哪兒,隻要有這個令牌,都可以隨時命令寒門的人做任何事情。”寒逸塵突然拿出一塊令牌,遞到了軒兒的麵前。

“寒逸塵,你?”軒兒愣住,沒有想到,寒逸塵竟然會把寒門的令牌給他,據他所知,寒門的令牌就隻有這一塊,令牌一出,就如同他親臨,的確是什麽事情,都能夠解決了。

“走吧,我送你們離開。”隻是,寒逸塵卻是打斷了他的話,唇角微微扯出一絲笑意,他的本意應該是想要安慰軒兒的,但是,那笑一出,卻盡是苦澀。

軒兒沒有再說話,因為,他知道這種情況下,他說什麽都不合適,隻是心中也感歎寒逸塵對娘親真的是太癡情了。

“娘親,我回來了。”進了房間,軒兒大聲的喊著,“皇上也來了。”

“舅舅、、、”秦可兒望向他,剛想要說什麽。

“剛剛軒兒已經都告訴我了,你想要去找你的父母,我過來送送你們。”寒逸塵望著她,輕輕一笑,直接的打斷了她的話,而此刻的他的輕笑中,也已經盡力的隱去了那份苦澀。

而關於剛剛給軒兒令牌的事情,他卻是隻字不提。

秦可兒怔住,沒有想到他竟然是直接的來送她離開的?

“那立後的事情?”想到先前太後所說的事情,秦可兒還是有些不放心,畢竟太後說過已經公告天下了,那麽她若是離開了,寒逸塵麵對的麻煩隻怕會很多。

“這件事情你不用擔心,我會解決的,也不是什麽大事。”隻是,寒逸塵卻是回的極為隨意,唇角的笑也再次的漫開了幾分。

不過,在他的心中,也的確沒有把那事太當回事,因為他不想做的事情,從來就沒有誰能夠勉強他。

雖然他說的隨意,秦可兒卻很清楚,那件事情絕對不是那麽簡單的,消息已經公告天下,就朝廷的那些大臣們這一關都不好過。

畢竟,寒逸塵登基卻不立後,大臣們肯定早就有意見了。

隻是,這件事情,她幫不了他,那麽再說什麽都是空話了,所以,秦可兒微微抿起唇角,沒有再說話。

秦可兒心中微微輕歎,像寒逸塵這樣的好男人,實在難得,她知道,他愛了,定然會一生一世,絕不變心的。

隻是,她一開始就把他當舅舅,從未變過,也不可能再變,或者,這就是上天早已注定的結局。

此刻,一切安慰的話,不僅僅都是空話,毫無用處,反而是對寒逸塵的真情的侮辱,所以,秦可兒選擇沉默。

寒逸塵很快便為秦可兒安排好了馬車,準備好了一切,縱是心中再不舍,隻是要她想做的,他都不會阻止,絕不會讓她受半點的委屈。

“可兒,若是有什麽事情,記的舅舅在這兒。”寒逸塵將她送上馬車,唇角的笑愈濃,愈深,卻愈是心痛,隻是,他最後的這句話,卻是完全的定格了兩人之間的關係,更是他獨有的承諾。

今天,雖不能娶她,但是,他卻還是有著實全的資格可以保護她,因為,他是她的舅舅。

“可兒記的。”秦可兒心中微動,聲音中都多了幾分異樣,這般的寒逸塵更是讓人心疼。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女觀音[揚善] 家養小嬌妻 (快穿)改變劇情的正確方法 大明奸妃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