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54節

“其實,我剛剛服下的不是血色杜鵑,隻是再普通不過的麵粉,請原諒我剛剛騙了你們。”寒逸塵突然唇角微勾,再次勾起一絲笑意,帶著他獨有的沉穩,不慌不亂,不顯山,不露水。

“塵兒,你,你說什麽?”太後僵了僵,一時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我說,我剛剛服下的不是血色杜鵑,所以,你們不必為我擔心。”寒逸塵的眸子望著她,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話語堅定。

“真的?真的嗎?塵兒你說的是真的嗎?”太後的身子明顯的一顫,雙眸猛然的圓睜,直直的盯著寒逸塵,臉上是無法控製的激動。

“恩,是真的。”寒逸塵微微點頭,回的更是肯定。

太後狠狠的鬆了一口氣,臉上的沉痛與絕望也終於隱去,換上了幾分欣慰,幸好,幸好兒子沒事,太好的,真是太好了。

“什麽?你說什麽?你再給我說一遍?你竟然敢這麽騙我們。”太上皇聽到他那極為肯定的話,一顆心也瞬間的落下,不過那怒火卻是突然的升騰,狠狠的瞪著他,“你真是好大的膽子,你看我怎麽收拾呀,混帳東西,竟然敢這麽騙我,你給我過來,看我不打死你。”

太上皇那脾氣還真是夠爆的,說話間,便真的衝了過來,似乎真的要打寒逸塵。

“好了,好了,你鬧什麽呀,兒子沒事,你就偷著樂吧,你裝什麽裝。”太後看到他的樣子,卻是暗暗搖頭,忍不住的輕笑,向前,輕輕的拍了拍他。

“你心裏知道就行了,幹嘛說出來呀,你讓我嚇嚇他也好呀,怎麽著也要出出這口氣呀,剛剛都快把我嚇死了。”太上皇被她這麽一拍,便立刻的安靜了下來,隻是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就你這樣子,能嚇著誰呀,還是歇著吧。”太後更是好笑,就他那樣子,還想嚇兒子,他以為誰都跟他一樣呀。

寒逸塵看著他們看似鬥嘴,卻是無比甜蜜的樣子,微勾的唇角更多了幾分弧度。

不過,他並沒有再說什麽,隨即拿著鳳血玉蟬轉身,向外走去。

“臭小子,你就想這麽走了,你給我站住,真是豈有此理。”太上皇見他要走,再次動手,做勢要衝過來。

“謝謝父皇,謝謝母後。”寒逸塵的唇角繼續勾起,雖然不曾停步,不曾轉身,卻突然說道。

隻是,寒逸塵邁出房間後,唇角的笑便消失,眸子深處隱隱的漫起幾分複雜的情緒,似乎有著幾分極力控製的痛。

房間裏,太上皇與太後紛紛的僵滯,一時間,兩人的臉上都有著太多太多的驚訝與驚喜。

“塵兒終於肯喊我們了。”還是太後先回過神來,一臉的驚喜,那聲音中更是因著那驚喜帶著明顯的輕顫。

“是呀,他這還是第一次喊我們。”太上皇反應過來後,也是忍不住的欣喜,“還真是難得呀。”

“用鳳血玉蟬換來塵兒的一聲父皇,母後,我覺的值了。”太後笑的一臉的幸福,一臉的慈愛。

“值?那可是我們的國寶呀?難不成,我們的鳳血玉蟬就這麽白白被他騙走了。”太上皇卻是有些不甘心,一想到他的國寶就這麽被自己的兒子騙走了,他就極為的鬱悶。

“要不然呢,你還想怎麽樣?”太後望向他,一臉的好笑,這個人就是這樣,明明心中也是高興的,偏偏嘴上還不肯承認。

“不能怎麽樣?”太上皇更加的鬱悶,被搶了,被騙了,還不能把人家怎麽樣,才更讓他鬱悶呀。

太後搖頭,輕笑。

“對了,秦可兒現在不是從楚王府逃出來的嗎?可能她並不喜歡楚王呢,既然塵兒那麽喜歡她,要不,我們就讓塵兒娶了她,你覺的怎麽樣?”太上皇的眸子閃了閃,突然說道。

“咳,她現在還是楚王的妻子,她從楚王府逃出來,並不代表著她就不喜歡楚王,而且就算她不喜歡楚王,也未必就一定會接受塵兒,所以,我覺的這件事情難,太難。”太後愣了愣,慢慢地說道,她可以不在意秦可兒嫁過楚王。

但是,現在秦可兒還是楚王的妻子,而且,更關鍵的是秦可兒自己的意思。

“要不,你想想辦法,你的辦法最多的,一定會有好辦法的,我看兒子是真的喜歡秦可兒,你就忍心讓兒子傷心嗎?”太上皇就是如此,一旦想起了一件事情,也不管對不對,可不可行,就急著去做。

“辦法倒是有,但是我們這麽做真的好嗎?”太後跟著太上皇久了,也受他的感染,有些事情也是想做,就去做了。

不過,她還是有些顧慮的。

“怎麽不好了,肯定好呀,你想呀,可兒為何從楚王身邊逃走呀,那肯定是百裏墨那小子做了對不起可兒的事情,讓可兒傷心的,但是,以塵兒對可兒的感情,是絕對不會讓可兒傷心的,所以,這絕對是好事,美事,別猶豫了的,趕緊的去做吧。”太上皇別的本事沒有,卻是練就了說服太後的本事。

太後沒有再說話,似乎在想思索著太上皇的提議,而且,她還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塵兒做事,向來都不會弄假的,今天竟然會想到用這樣的法子來騙鳳血玉蟬?

她的心中還是對這件事情有些不太放心。

“別想那麽多了,為了咱們兒子的幸福,不管用什麽辦法,都一定要把可兒給搶過來。”太上皇以為她是在猶豫著他說的事情,再次催促著。

搶別人的妻子能夠搶的這般的理直氣壯的,放眼天下,隻怕再找不到第二個人了,而且還是替兒子搶的。

不過,若是讓楚王知道了有人竟然這麽般明目張膽的搶他的女人,肯定的絕對放過那人的。

剛剛太上皇明明還是害怕惹到楚王殿下,知道惹了楚王殿下是絕對沒有好下場的,但是此刻似乎忘記了。

好吧,為了自己的兒子的幸福,他可能真的是把所有的危險都拋之腦後了。

“寒逸塵,你回來了。”軒兒看到寒逸塵走進房間,連連跑了過來,一臉期待的望著他,“拿到鳳血玉蟬了嗎?”

“當然。”寒逸塵對著他微微一笑,然後將手中的盒子在他的麵前輕輕的揚了揚,“我答應的事情,定然會做到。”

他笑的很輕,很淡,很是隨意,但是卻似乎又有著幾分其它的東西隱在裏麵。

“這鳳血玉蟬可是蜀宇國的國寶呀,你就這麽輕易的拿到了,用你們的國寶來幫可兒解毒,太上皇跟太後就沒有意見嗎?”秦紅妝看到鳳血玉蟬也是一臉的欣喜,隻是心中卻是有些不解,忍不住的問道。

寒逸塵卻隻是微微蹙了一下眉角,並沒有說什麽、。

“是呀,你是怎麽拿到了,太後倒還好說,太上皇那性子,隻怕不會輕易的把國寶交出來。”軒兒想到太上皇那脾氣,忍不住唇角微扯,也十分好奇寒逸塵到底是怎麽從太上皇的手中拿到鳳血玉蟬的。

“先給你娘親解毒。”寒逸塵同樣的沒有回答軒兒的問題,隻是,一雙眸子輕輕的閃了一下,隨即將盒子打開,小心的將鳳血玉蟬拿了出來。

“哦,哦,好的,先給娘親解毒。”軒兒聽說要給娘親解毒,連連點頭,是呀,現在最重要的是先給娘親把毒解了,他畢竟是小孩子,隨然在麵對緊急的情況時,會很自然的想到應付的辦法。

但是,平時,還是有著孩子的簡單與天真,一時間並沒有多去想,也沒有注意到太多。

隻是,秦紅妝的眸子望向寒逸塵時,神情微動,雖然寒逸塵表現的很平靜,似乎什麽事情都沒有一樣。

但是,她卻覺的,事情隻怕沒那麽簡單。

畢竟,這是蜀宇國的國寶,而且她還知道,這鳳血玉蟬解了一次毒後,需要三十年後才能夠恢複,也就是說,這三十年內,都不能為別人解毒,到時候,若是皇室中有人中了毒,也是沒有辦法解的。

所以,她覺的,太上皇應該不可能會那麽輕易的把這國寶拿出來。

而且,她剛剛看到寒逸塵拿出那鳳血玉蟬時,手似乎微顫了一下,雖然不是太明顯,但是她卻知道自己不會看錯的。

她覺的,寒逸塵肯定是有什麽事情瞞著他們。

剛剛寒逸塵到底做了什麽?

當然,現在寒逸塵正在為可兒解毒,她也不好再繼續問,而且就寒逸塵這樣的人,她問了,他也未必會說。

寒逸塵小心的將鳳血玉蟬拿了出來,然後輕輕的放在了秦可兒的手腕上,然後,那原本冰冷的,僵滯的鳳血玉蟬突然的便粘固在了秦可兒手腕上。

如同一下了吸住了一般。

然後慢慢的便看到鳳血玉蟬的顏色微微的發生了變化,本來是如身一般的鮮豔的,慢慢的那紅開始便暗,一點一點的極緩慢的變著。

它吸毒的速度很慢,很慢。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一個時辰,兩個時辰,天色已經天黑了下來。

但是,房間裏寒逸塵,秦紅妝還有軒兒,卻都沒有半點要離開的意思,甚至飯都沒有吃。

直到深夜的時候,那鳳血玉蟬中的紅豔已經消失了大半,紅豔消失的地方幾乎全部變成了黑色後,它便突然的從秦可兒的手臂上鬆開了。

“好了。”寒逸塵狠狠的呼了一口氣,然後重新將那鳳血玉蟬拿起,想要放回盒子中。

隻是,他的手,拿起那鳳血玉蟬時,卻是再次的輕顫了一下。

這一次,秦紅妝同樣也看到了,心中更多了幾分疑惑。

按理說,以他的功夫,以他的能力,拿個這麽小的東西,是不可能有這樣反應的。

“娘親的毒,已經全部解了嗎?那娘親要什麽時候才能醒來?娘親再次醒來後,是不是就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要半天的時候才能記起軒兒了?”軒兒此刻有著太多的問題,當然,他此刻隻希望娘親快點醒過來。

“毒已經解了,明天早上就應該醒來了,她再醒來看到軒兒,第一眼就能記起軒兒,再不會忘記軒兒了。”寒逸塵卻是極有耐心的一一解答了軒兒的問題。

秦紅妝微怔,以寒逸塵這樣的性格,這樣的地位的男人,能夠對軒兒做到這種縱容的地步,當真是讓人驚訝呀。

而且,寒逸塵明明已經知道了軒兒是百裏墨的兒子。

她的心中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突然覺的寒逸塵的愛太過偉大,也愛的太深。

她突然覺的,她對以前百裏墨的愛,還不及寒逸塵對秦可兒的感情的一半。

當然,她也沒有忘記另一件事情,那就是,寒逸塵是怎麽拿到鳳血玉蟬的?

天元王朝。

“還有什麽事嗎?”楚王殿下抬眸,望向大殿下的眾臣,沉聲問道。

“回皇上,沒有了,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丞相狠狠的呼了一口氣,連連說道,說話間,身子微搖,似乎有些站立不穩。

天呢,這皇上不要命了,竟然也讓所有的大臣跟著拚命。

從早上他們把皇上勸到了皇宮,然後直到此刻已經黑夜,皇上都不曾停過,沒有喝過水,也沒有用過膳,更不要說是休息了。

然後,他們所有的大臣,便都陪著皇上,直到現在,畢竟,他們要把所有的事情,都稟報皇上。

可憐他這麽大年紀,這身子骨還真是吃不消呀。

這都快餓暈了,好不容易,終於把所有的事情處理完了。

不得不說,皇上這處理事情的速度也實在是太快了。

“很好,其它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百裏墨直接的起身,沒有絲毫的遲疑,然後快速的閃身出了大殿。

“哎呀,皇上呀,你要去找皇後也不用這麽急呀,至少用過晚膳呀,這都一天沒吃東西了,而且這都已經是深夜了呀。”丞相見著皇上竟然就這麽離開了,驚愕之後,一臉緊張的喊著。

隻是,那還有皇上的影子呀。

百裏墨出了皇宮,追魂便快速的將準備好的寶馬牽了過來。

百裏墨沒有絲毫的停頓的,直接的躍上馬,飛馳而去。

耽擱一天,他已經夠著急了,那還有時間吃飯,那還能等到明天呀。

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去找她回來。

以這馬的速度,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夠趕到蜀宇國了。

可兒,軒兒,你們等著、、、、

可兒,這一次,他倒要看看,她還如何逃掉。

------題外話------

這兩天有事,更新少一些,明天起繼續萬更

☆、142他要立後 她的父親是北王,古羽死定

這一次,他倒要看看,她還如何逃掉。

蜀宇國。

“你們都去休息,我陪著她。”房間中,寒逸塵的眸子望向秦可兒,隱隱的含了幾分笑,那是一種璀璨著異光的滿足,卻又蘊涵著沉痛的漣漪。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冷宮囚歡 一朵紅杏爬牆去 皇後好銷魂 貓妖女 在異界的日子 亂世蘭陵王妃夢 穿越之絕色獸妃:鳳逆天下 夜寵為妃 醜妃無良 庶女有毒 穿越之采花王妃 破身愛妃 嫡庶有別 農門青雲路 明朝女人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