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29節

他不能相信,無法相信,此刻的她,竟然還喊著百裏墨的名字,不能相信,更是無法接受。

他甚至在想著,這一刻,或者是他聽錯了。

“百裏墨,你不能、、、、”秦紅妝眯著眸子望著他,感覺到眼前更是恍惚,根本分不清,隻是聽著問話,便下意識的答著,她要說的是,百裏墨,你不能這麽對可兒。

但是,古羽在聽到她再次說百裏墨時,臉便瞬間的陰沉,一雙眸子更是快速的冰冷到了極點。

握著她的肩膀的手猛然的用力,隱著怒,帶著冰,咬牙切齒的低吼,“秦紅妝,你看清楚了,我不是百裏墨。”

因為心中太氣,古羽忍不住的微微的搖著她,狠不得能把她搖醒,讓她看清楚,他不是百裏墨,這個女人,在這種時間竟然喊著別的男人的名字。

有那麽一瞬間,古羽似乎聽到了自己的心碎裂的聲音,難道她的心中,就隻有百裏墨嗎?

在看到了那協議後,又重新對百裏墨燃起了希望。

秦紅妝的眸子更加的眯起,被他這麽一搖,更加的迷亂,她極力的想要看清楚,但是卻感覺自己的頭痛的更加的厲害,更是分不清楚。

腦中似乎完全的一片混亂,什麽都分不清楚了。

“百裏墨?”百裏墨?百裏墨是誰?她記不起來了,腦子中什麽都記不起來了。百裏墨到底是誰呀?

似乎的秦紅妝隻怕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

“秦紅妝、、、”古羽聽到百裏墨三個字,再次的從她的口中喃喃的吐出,一時間,完全的瘋狂,忍不住咬牙切齒的低吼,這一刻,他突然有著一股想要將她直接的掐死的衝動。

這個女人到底有沒有心?

古羽狠狠呼氣,吸氣,再呼氣,再吸氣,才終究忍住的要將她直接的掐死的衝動。

望著她仍就一臉的恍惚,極度迷茫的樣子,再次的深深的倒抽了一口氣,突然的起身,轉身離開。

他怕,他怕再留在這兒,再從她的口中聽到別的男人的名字,他會瘋掉,會真的做出傷害她的事情,所以,他現在隻能離開。

或者,他不能再這般的強迫的追著她,或者,他該給她一些自由,一些空間,讓她自己來選擇。

或者是他追的太緊了,他給她幾天的時間,讓她好好的想想吧。

古羽突然的輕身,秦紅妝感覺到身上突然輕了,一下子似乎也沒有那麽熱了,眼睛微微的眨了眨,腦子中似乎多多少少的恢複了些許的思索。

“古羽,你混蛋,你憑什麽誤會我。”突然想起了她喝酒的真正的原因,突然感覺到心猛然的揪起,好像很痛,很委屈。

他憑什麽誤會她?憑什麽?

她秦紅妝有那麽的不堪嗎?

但是,此刻,古羽已經離開,已經聽不到她的話了。

床上,秦紅妝終究還是因為醉的太厲害,暈沉沉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秦紅妝醒來,頭痛的快要裂開,隱隱的似乎記的昨天晚上好像發生了什麽事情。

好像是古羽把她送回房間的,隱約的記的古羽好像是把她抱回房間,然後還為她整理好了被褥,後麵的事情,她就不記的了,應該就睡著了吧。

也不知道古羽是什麽時候離開的。

想到昨天古羽抱她回房間,她的臉微微一紅,不知道,她醉酒後有沒有失態?

她起了床,出了房間,卻沒有像平時一樣,第一眼就看到古羽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不知為何,秦紅妝的心中隱隱的些失落,有些懊惱。

“公主,你醒了。”一進大廳,軒兒便迎了過來,微微吐了吐舌頭,有些不好意思,昨天要不是他帶公主去喝酒,公主也不會喝醉了。

“恩。”秦紅妝應著,臉微微一紅,一雙眸子卻是下意識的掃過大廳,似乎在尋找著什麽。

秦可兒看到她的神情,眉頭微動,一下子便猜到了她應該是在找古羽,遂裝似隨意地說道,“天南城城主今天早上離開了,他說雨水已經停了,他當初答應了我,要幫著百姓防禦瘟疫的,所以,他去城外幫顏淩了。”

秦紅妝快速的轉眸,直直地望向秦可兒,神情間明顯的多了幾分錯愕,或者更隱著些許其它的情緒,不過,隨即意識到自己的反應可能太過了一點,遂再次慢慢的垂下了眸子,裝似自然的應了一下,“哦。”

隻著似乎隨著,但是,此刻,她的心中卻是極不舒服,古羽離開,為何竟然都沒有跟她說一聲,難道說,是因為昨天的事情,他還誤會她?

還是,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麽事情?

“顏淩來信,說這一次水災之後,倒還好,並沒有什麽大的瘟疫,所以,天南城城主應該用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秦可兒看到她的樣子,唇角微微的扯出一絲輕笑,看的出,秦紅妝對古羽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有了感覺了。

要不然,以秦紅妝的冷靜與沉穩,斷然不會有這樣的反應。

“誰管他呀。”秦紅妝聽到秦可兒的話,唇角微扯,下意識的回道。

“是呀,誰管他呀,他愛去哪,去哪。”秦可兒聽著她這話,唇角更是下意識的輕揚,若說秦紅妝對古羽沒感覺,打死她她都不信。

“秦可兒,你什麽意思呀?”秦紅妝是何等聰明之人,雖然此刻有些心神飄惚,卻還是很快反應了過來,再次的抬眸,憤憤的盯向秦可兒。

“沒啥意思,我突然想起了,古城主說,那藥隻能管三天,三天後,非亞公主就能醒過來,現在城主離開了京城,希望到時候不要發生什麽意外才好。”秦可兒對上她那太過明顯的怒意,連連改了口,不過,她現在是真的擔心百裏雅那邊明天會出意外。

“恩,所以,明天一定不能出任何的差錯,而且,一定要按時下葬,下葬之後,武止南才能夠悄悄的帶非亞公主離開。”秦紅妝的臉上也多了幾分鄭重,沉聲分析著。

“武止南那邊應該沒問題吧?”她的話語頓了頓,突然問道。

“武止南做事謹慎小心,而現在又是事關非亞公主的安危,所以,他定然會萬分小心,應該不會出差錯的。”秦可兒愣了愣,連聲說道,隻是,她也明白,其實武止南那邊還是很關鍵的。

“等把非亞公主下葬後,便讓李勇挖地道將她偷偷的帶回來,神不知,鬼不覺,不可能會有人發現的。”秦可兒再次說道,是在說給秦紅妝聽的,卻也算是安撫自己的。

當然,前提時,要能夠在明天順利的把非亞公主下葬才行。

“恩,按理說,這一切安排的應該是天衣無縫,不會出什麽問題的,就算古羽不在,應該也沒什麽問題。”秦紅妝微微點頭,這一切,的確沒有什麽破綻,很難被人發現的。

“我也讓人盯著襄王府那邊的動作,襄王果然沒有離開京城,不過,卻也並沒有什麽異常的動靜。”秦可兒想到百裏屠隻怕不會死心,也咐咐飛鷹讓人盯著那邊的動作,萬一有什麽靜,也好防備。

“不錯,那個陰險的人不能不防。”秦紅妝提她提起百裏屠時,也沉了臉,一臉的厭惡,一臉的鄙視。

“現在,萬事俱備,就等明天了。”秦可兒暗暗呼了一口氣,臉上卻仍就帶著幾分不放心,她隱隱的總是覺的這件事情可能沒那麽順利,雖然他們安排的很周全。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現在楚王在那邊守著,沒有人能夠亂來,也沒有人能惹出什麽事來,明天楚王也定會在場,實在不行,再把太後弄來,壓壓陣,保證不會有什麽意外的。”秦紅妝看出秦可兒的擔心,輕聲安慰著,她相信楚王的能力。

“恩。”秦可兒輕輕的點頭,希望一切順利,百裏雅太苦了,好不容易決定邁出這一步,做出了這般義無反顧的決定,希望上天不要再折磨他們了。

對於這件事情,楚王殿下顯然也是十分的謹慎的,所以,一直沒有回府。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秦可兒便起了身,去了公主府。

就算不是擔心假死的事情,接理,百裏雅下葬,她也是應該去送的,隻是,她去的也的確是太早了些,

到了公主府,看著一切正常,便也暗暗鬆了一口氣,應該不會有什麽問題的。

畢竟誰能想到百裏雅是假死呢。

而百裏屠前天又開過棺檢查過了,已經確定了是真正的百裏雅,所以,即便他再有懷疑,也不可能亂來了,也沒有什麽理由可以亂來了。

秦可兒剛進房間,便突然的被攬入懷中,她還來不及反應,唇便突然的被吻住,狂熱而霸道,帶著幾分無法控製的渴望。

現在天還早,此刻,房間裏,並沒有人,就連宮女也被打發下去了,所以,整個房間裏,除了棺材中還沒有醒過來還如死人一般睡著百裏雅外,便隻有楚王殿下一人。

楚王殿下是真的不放心,所以,一直親自守在這兒,竟然守了兩天兩夜。

說真的,他其實很想回去,特別是在想起了三年前的事情後,特別的想好好的抱著她,好好的親她,然後,好好的愛她。

好好的把他們洞房給補上,他跟她成親了這麽久,都還沒有洞房呢,一想到這個,楚王殿下就忍不住的懊惱。

以前,她或者可能會拒絕,也或者能夠找出拒絕的理由,但是,現在他已經記起了三年前的事情,就斷然不可能再給她拒絕的機會。

他料想,這個女人也不敢再找理由拒絕的。

畢竟,她現在可是他的明正言順的妻子,更不要說,三年前,她都已經強了他了,現在還有什麽理由不洞房呀。

所以,一看到她走來,進了房間,他便忍不住將她攬進懷裏,用力的,帶著幾分懲罰,卻更有著無限纏綿的吻住了她。

纏綿的吻過後,秦可兒的呼吸微微淩亂,抬眸,錯愕的望著他,“你瘋了。”

這是什麽地方呀?他竟然吻她。

“本王想你了。”楚王殿下唇角微揚,帶著幾分異樣的誘惑,更有著忍不住的情意,說出的話,更是纏綿到了極點。

秦可兒愣住,他?他這也太直接了吧,這也太她、、、、、

不管怎麽說,這還在百裏雅的靈堂上,雖然靈堂是假的,公主並沒有死,但是這也是被外人看到了也不好呀。

他這膽子,也真是太大了。

“好了,你先放開我,讓人看到了,不好。”秦可兒暗暗呼了一口氣,微微的用力掙紮,想要掙開他的懷抱。

隻是,沒有想到,他卻是抱的更緊,唇更是突然的靠近她的耳邊,再次緩緩說道,“可兒,本王想你了。”

這一句話,明顯的更多了幾分曖昧,更多了幾分誘惑。

他知道,這個時間,不會有外人來,現在時間還太早。

也隻有她會這麽早來。

“別,別鬧了、”秦可兒身子僵滯,呼吸更是變的淩亂,想要極力的與他拉開些許的距離。

“可兒,你還想逃嗎?”隻是,他卻突然的用力,再次的將她狠狠的攬入了懷中,“你已經逃了三年了,還想逃?你以為,這一次,你還能逃的掉?你以為,這一次,本王還允許你再逃走。”

他的唇再次的靠近她的耳邊,輕輕的低語,聲音很輕,但是,他此刻說出的話,卻是徹底的讓秦可兒僵滯。

他,他果然已經記起了一切,果然都已經知道了。

那麽,他肯定也記起了三年前她對他做的那些事情了。

他現在是要跟她算總帳嗎?

“三年前,你強了本王,扔下銀票離開時,就沒有想到,本王有一天找到了你,會怎麽樣?可兒,你真的沒有想過嗎?若是想過,你覺的,本王該怎麽做?”他唇角再動,低低的聲音一點一點慢慢的傳進她的耳中,如魔音般狠狠的折磨著她,他那暖暖的氣息,更是全部的盡數的噴在她的耳中,暖暖的,癢癢的,更加的讓她難受。

但是,此刻,秦可兒聽著他這話,卻不敢動,也不能動,身子極力的繃緊著。

想過嗎?想過嗎?

其實她是想過的,真正的想過,而且還不止一次的想過,至於她想到的,他會怎麽做?

那就隻有一種結果,那就是瞬間的將她碎石萬段了。

不過,現在的情形,好像跟她相像的不一樣了,畢竟,現在他跟她之間發生太多的事情,他應該不至於會把她碎石萬段了。

但是,秦可兒卻知道,他絕對不會這般輕易的放過她,而且,她也知道,有時候,這般的折磨,隻怕比碎石萬段更恐怖。

“想過嗎?”楚王殿下見她微愣著不語,臉上明顯的帶著幾分緊張,擔心,唇角不斷的上揚,看她這情形,他更是可以肯定,三年前的那個女人絕對是她。

秦可兒的唇角狠狠的抽了抽,有沒有想過,會有什麽差別嗎?不管她有沒有想過,不管她是怎麽想的,難不成還能改變了他的決定嗎?

她可不敢有那種妄想,就他這性子,竟然記起了,斷然是不會放過她的到時候回了王府,還不知道要怎麽折磨她。

哎,秦可兒竟然有一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想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心更是忍不住的輕顫,她覺的,她跟他之間,隻怕、、、、

“可兒,你想讓本王怎麽做呢?”感覺到她明顯的帶著幾分鬱悶的樣子,楚王殿下的唇角繼續上揚,突然再次的靠近她的耳,輕輕的咬了一下,他倒是還想知道,此刻,她的心中在想些什麽。

我想讓你,忘記三年前的事情,永遠別記起來,行嗎?秦可兒在心中默默地地說道,當然,這句話,她是斷然不敢在此刻說給他聽,否則就他脾氣,還真不知道會做出什麽事情來。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冷宮囚歡 一朵紅杏爬牆去 皇後好銷魂 貓妖女 在異界的日子 亂世蘭陵王妃夢 穿越之絕色獸妃:鳳逆天下 夜寵為妃 醜妃無良 庶女有毒 穿越之采花王妃 破身愛妃 嫡庶有別 農門青雲路 明朝女人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