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22節

“軒兒回來了,王妃說想讓你去王府照顧軒兒,怎麽?王妃還沒有跟你說嗎?”楚王殿下微眯的眸子閃了一下,再次說道,那神情倒是極為的自然,說的完全跟真的一樣。

他說話間,一雙眸子更是直直的盯著映秋,觀察著她的所有的反應。

“是嗎?小少爺回來了?小姐說要奴婢去照顧,好呀,好呀,奴婢也很想小少爺的。”映秋聽著楚王殿下這話,並沒有多想,隨即一臉興奮的回道。

當然,映秋怎麽都不會想到,向來深受百姓愛戴,英勇神武的楚王殿下會跟她來陰的,用話詐她。

所以,她此刻完全就是本能的反應,並沒有絲毫的掩飾。

楚王殿下看到映秋的反應,微眯的眸子快速的閃過幾分沉思,小少爺?

這稱呼有可能是對可兒的孩子稱呼,但是,也可以是對寒逸塵的兒子的稱呼。

因為,映秋本來就是寒逸塵的人,按理說,小少爺的稱呼,其實是更適合寒逸塵的孩子的。

所以,這個稱呼,並不能說明什麽。

但是,映秋此刻的這種開心,興奮,卻說明了,她跟軒兒的感情,應該是不一般的。

當然,映秋本就是寒逸塵的人,就算軒兒不是可兒的孩子,映秋也極有可能接觸到軒兒,不過感情應該沒有那麽深,畢竟映秋才跟著秦可兒回到京城,並沒有多長時間。

為了進一步的確認,楚王殿下思索了一下,再次的開口說道,“恩,王妃說,你照顧了軒兒三年,最清楚軒兒的一切,所以,讓你去照顧軒兒她最放心。”

那三年的時間,映秋一直是跟著秦可兒住在山穀的,所以,此刻,楚楚王殿下故意的說出映秋照顧了軒兒三年的事情。

那麽若是他說的是真的,軒兒這三年一直是跟可兒住在山穀的,那麽映秋便隻能有兩種反應,第一,因為太開心,太高興,不去多想,下意識的便應了,這算是直接的肯定的回道。

第二反應,便是映秋不提三年的事情,隻是就那麽帶過了,那麽,這也算是默認了。

所以,接下來,不管映秋是怎麽樣的反應,他都能夠得到一個準確的答案。

楚王殿下的眸子此刻更是望向映秋,觀察著映秋的所有的情緒的變化,等待著映秋的回答。

他覺的,映秋應該符合第一種情況,因為此刻的映秋明顯的太高興,太興奮,而且對他也並沒有太多的戒心。

------題外話------

親們,已經是這個月的最後幾天了,月票再不投就浪費了,所以,有月票的就投給影吧。

再次推薦影的完結文《神醫傻妃》真的很精彩的,親們千萬不要錯過呀。

順便再次公布一下影的群,群號:320122108,歡迎親們加群哈

☆、126 軒兒是誰的兒子

他覺的,映秋應該符合第一種情況,因為此刻的映秋明顯的太高興,太興奮,而且對他也並沒有太多的戒心。

“奴婢、、、、、”映秋此刻的確是如楚王殿下所猜的一般,的確是因為太興奮,並沒有多想,隻是想要盡快的見到軒兒,那話便直接的脫口而出。

不得不說,這丫頭有時候的確很單純的。

隻是,就在她開口之時,可能是因為太過激動,一時間忘記了她剛剛在刺繡,手中還拿著針的,此刻因為太激動,手無意識的一動,然後手便恰恰的壓在了針上,那針便硬生生的刺進了她的肌膚中。

“啊、、、”那針雖然不大,但是這樣突然的刺下去,還是會很痛的,映秋下意識的痛呼出聲,一時間,剛要回答楚王殿下的話,便也硬生生的被打斷了。

話被打斷,因著手中的痛,映秋便也冷靜了下來,突然覺的這件事情有些不對。

她剛剛明明去見過小姐了,還跟小姐聊了一會,後來是見小姐跟老爺,老夫人好像有什麽事情談,所以,她才找了個借口出來的。

若是小姐真的想讓她去照顧小少爺,為何當時沒有跟她說呀?

還要讓楚王殿下來說?

不,這樣的事情,小姐肯定不會讓楚王殿下來跟她說?畢竟,她又不是楚王殿下的人。

若非小姐的讓楚王殿下而來,以楚王殿下的性格,不可能會特別的跟她提起這件事情,而且,剛剛還是楚王殿下刻意的喊的她。

她不覺的楚王殿下是那般隨和的人。相反的楚王殿一直都是十分的冷漠,惜字如金的,當然,對小姐除非。

那麽這件事情就奇怪了?

楚王殿下為何一反常態的特意的來跟她說這件事情?楚王殿下到底是什麽意思?到底是什麽目的?

若是剛剛她沒有見到小姐,也就罷了,她倒也有可能不會想那麽多,但是偏偏她剛剛才見了小姐,若是小姐真有此意,肯定一見到她就說了。

而事實卻是,她跟小姐聊了很多的事情,小姐都沒有提起,甚至都沒有說起小少爺回來的事情,直到她離開,都沒有說。

很顯然,小姐還在刻意的回避著小少爺的問題,很顯然,這件事情,小姐還沒有讓外人知道,甚至還是滿著老爺跟老夫人的。

所以,小姐就更不可能會把這件事情,告訴楚王殿下了。

她是知道小少爺回來的事情,因為,青梅這一次也跟著小少爺一起回來了,隻是,青梅不方便出麵,怕泄露了小少爺的身份,怕有人懷疑,所以,沒有出現。

所以,映秋也知道現在小少爺的身份是蜀宇國的太子,也是以蜀宇國的太子的身份住進楚王府的。

既然小少爺是蜀宇國的太子的身份,那麽,剛剛楚王殿下提到的三年的照顧就更是驚人,更是可疑。

想到這些,映秋暗暗驚滯,心中暗道好險,很顯然,楚王殿下可能是見到了小少爺,懷疑小少爺跟小姐的關係,但是又不能確定,所以,剛剛這分明是來詐她的話的呀。

若是她剛剛剛真的一下子說漏了嘴,那可能就把小姐害慘了,畢竟有哪個男人能夠容忍自己的妻子在成親之前就有一個三歲的孩子呀?

“楚王殿下剛剛說什麽?奴婢照顧了小少爺三年?沒有呀,奴婢也是回京之後才見到小少爺的,照顧小少爺也沒多久,甚至,小少爺也根本就不是由奴婢專門照顧的,隻是小少爺太可愛了,太惹人喜歡,所以,每個見到小少爺的人都是十分的喜歡小少爺,奴婢也是真的很想小少爺了。”想到了這一層,映秋極力的壓下心中的錯愕,再次抬起頭時,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疑惑不解,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極為認真地說道。

跟在小姐身邊三年,這一點功夫總算還是學到了那麽一點,那就是裝無辜,越心虛的時候,越要裝出一副認真的表情來,隻有這樣,才不會讓人懷疑。

當然,映秋剛剛心中的想法,也僅僅就是一瞬間的事情,並沒有太多的停頓,幾乎是在手被刺痛,痛呼過後,便隨即想明白了,然後便快速回答的。

如此一來,倒像是她剛剛因為太驚疑而被刺到了。

楚王殿下的眸子微沉,並沒有說什麽,隻是目光,慢慢的轉向映秋被針刺到的手,他覺的,這丫頭在被針刺到之前,要說的話,絕對不是如此的。

但是,就因為剛剛被針刺到,這突然的疼痛,肯定會讓她多少的冷靜下來,想到什麽了,然後改了口了。

所以,楚王殿下此刻對於映秋的話,並沒有怎麽相信,反而更多了幾分懷疑。

隻是,映秋竟然都這麽說的,那他現在想要再從映秋的口中探出什麽,很顯然是不可能了。

“楚王殿下剛剛說,王妃想要讓奴婢去照顧小少爺,那奴婢就去收拾一下。”映秋見楚王殿下這般的望著自己,心中忍不住的發慌,畢竟,剛剛她說了慌,就有些心虛,而此刻楚王殿下的目光太過犀利,更是讓她忍不住的害怕,生怕楚王殿下發現了什麽,便連連說道。

楚王殿下眉頭微動,這丫頭的反應什麽時候變的這麽快了,竟然懂的用他剛剛的話來搪塞他了?

“恩,好。”楚王殿下唇角微動,突然說道,他知道,這丫頭這話是搪塞他的,但是,他卻剛好可以利用這一點,再試探一下。

“哦,好。”映秋明顯的怔了一下,很明顯沒有想到楚王殿下竟然答應了,很明顯剛剛楚王殿下說的不是真的,隻是想要詐她的,那為何楚王殿下又答應了呢?

楚王殿下就不怕被小姐發現了嗎?

不過卻也不敢多說什麽,隻能隨即連聲應著,然後,便快速的轉身離開了。

走到了一段距離,知道楚王殿下看不到她了,映秋這才停下了腳步,一臉的為難,十分的糾結。

她現要可以肯定楚王殿下先前的話明顯是要詐她的,她覺的,小姐肯定是沒有跟楚王殿下提過那樣的事情。

那她現在該怎麽辦?是去準備呢?還是不去呢?

她怎麽覺的,她剛剛雖然突然警覺了,極時的回過神,改了口,卻仍就掉進了楚王殿下的陷阱中了。

所以,她現在真的是進退兩難,若是不去吧,隻怕更會讓楚王殿下懷疑,若是去吧,到時候,她見了小姐,要怎麽說呢?萬一說錯了話,被楚王殿下發現了什麽,怎麽辦呢?

但是,映秋知道,不管怎麽樣,剛剛楚王殿下已經發了話了,那麽,她肯定是要收拾一下,連連過去,要不然,這件事情更是說不過去,隻怕還會惹出別的麻煩了。

所以,映秋快速的回了房間,收拾了一下,心中卻是萬分的糾結,小姐呀,你倒是來幫幫映秋呀,映秋現在該怎麽辦呢?

此刻,秦可兒正與寒老爺子,寒老夫人,還是秦羿淩在大廳,並不知道,涼亭之下發生的一切,自然也聽不到映秋的求助。

“外公,真的一直沒有娘親的消息嗎?”秦可兒想到娘親離開那麽久,卻一直沒有消息回來,便忍不住的擔心。

“沒有。”寒老爺了也是一臉的擔心,一臉的沉重,“本來,我是派了很多人跟著你的娘親,保護她的,但是,不知為何,卻一直沒有消息傳回來。”

其實,當時,寒殤衣與北王相遇後,怕寒老爺子會擔心,所以,派了一個人回來報信的,隻是,誰都沒有想到那人在回京城的路上,為了繞近路,走的山路,遇到劫匪,被殺了。

再接下來,北王帶著寒殤衣去尋找解藥,越走越遠,再送信回來,顯然不太容易的。

而且,當時北王是交待侍衛,讓秦紅妝來處置這件事情的,所以,寒殤衣以為,可兒他們已經知道了她找到了北王,已經跟北王在一起的事情,也就沒有再讓人送信回來。

所以,到現在,寒老爺子就一直沒有收到寒殤衣的消息,不知道,寒殤衣身在何處,也不知道,寒殤衣已經找到了北王的事情。

“會不會發生什麽意外呀?”秦可兒聽到寒老爺子的話,更是擔心,忍不住的說道。

娘親做事向來周全,不管有什麽事情,都該讓人送信回來的?

但是,為何這麽久了,卻一點的消息都沒有呢?

“不會的,不會的,衣兒不會有事的?”寒老夫人聽到秦可兒的話,連連說道,“衣兒可能是走的遠了,不太方便讓人送信回來,你的外公已經讓人去找了,應該很快就有消息了。”

“恩,娘親不會有事的。”秦可兒看到寒老夫人一臉著急的樣子,也連連的改了口,隻是心中卻感覺到更是奇怪。

“我的腿已經好了,我想去找娘親,隻要、、、、”一直沉默不語的秦羿淩突然開口,他的腿已經好了,已經可以跟平常人一樣行走了,如今娘親一直沒有消息,他也很擔心,所以,他想去找娘親。

“不行,你不能去,你的腿才剛好,還需要人照顧,怎麽能趕那麽遠的路。”寒老夫人卻是不等他說完,便急急的打斷了秦羿淩的話。

雖然她也擔心女兒,但是卻絕不能讓淩兒去。

“外婆,我已經二十歲了,我是一個男人,我該承擔起自己需要承擔的責任,娘親現在沒有消息,我就應該去找。”秦羿淩卻突然站起身,一臉的堅決,沒有絲毫的動搖,這一次,他是打定了主意的。

“姐姐,你覺的我該不該去找娘親?”秦羿淩的話頓了頓,轉向秦可兒,一臉鄭重地問道。

“你是男子漢,有些責任,你是必須要承擔,不過,我覺的,娘親不會有事,江老爺子是跟著娘親一起離開京城的,應該會跟在娘親身邊的,所以,若是娘親出了什麽事情,江老爺子肯定會傳消息來,當年,我在山穀時,我記的江老爺子有他獨特的傳遞消息的方式,因為,當時,江老爺子從未離開過山穀,卻能夠清楚的知道外麵的一切,而且,我有一次,也看到江老爺子,似乎收到了一個很小的字條,雖然當時不知道他是怎麽收到的,但是很顯然速度很快,也很方便,所以,若是娘親真的有什麽危險,就算娘親不能傳消息回來,江老爺子也一定會傳消息回來,如今沒有消息回來,倒是好消息,恰好說明娘親安然無恙。”秦可兒眸子微閃,冷靜地分析著。

淩兒已經長大,腿也已經好了,有些事情的確需要他來承擔,但是,她覺的,現在讓淩兒去找娘親,隻怕是白費力氣。

“那?那要是連江老爺子也、、、、”秦羿淩見秦可兒也反對他,神情間多了幾分鬱悶,下意識的便脫口說道。

“不會的,江老爺子不會有事的,娘親也肯定不會有事的,所以,淩兒先不用擔心,外公外婆也不用擔心,我再讓人去查一下這件事情,到時候再做決定。”秦可兒連聲打斷了秦羿淩的話,畢竟現在這種情況下,外公,外婆已經很擔心了,淩兒的話,隻怕更會讓他們擔心害怕。

楚王殿下身邊的能人不少,或者可能查出娘親的消息。

而且,她記的古羽說過,放眼天下,隻要是他想知道的事情,就沒有查不到的,所以,她也可以讓古羽幫忙去查一下。

應該能夠查到什麽的。

在查清之前,她還是不希望淩兒冒然行動,畢竟淩兒從小生病,一直被娘親保護著,見過的世麵太少,太過簡單,若是自己出了京城,隻怕會有危險,更何況,他的腿才剛好,也的確不適合遠行。

“恩,可兒說的對,先讓人去查一下再說,你們的外公也已經派人去了,再等等,等有了消息再做決定吧。”寒老夫人聽到秦可兒的話,微微點頭,極為的讚同。

“不錯,這件事情急不得,而且,越著急,隻怕會越亂,畢竟,現在不知道你們娘親在哪兒,冒然的出發去找,隻怕會浪費更多時間。”寒老爺子也是十分中肯的下了決定。

總之,三個人都不同意秦羿淩自己出去找寒殤衣。

秦羿淩雖然心中還有些鬱悶,但是大家都說這麽說,他便沒有再說什麽,隻是微微的垂下了眸子。

“老爺,老夫人,楚王殿下來了。”恰在此時,管家進來稟報。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