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20節

楚王殿下聽到他的話,眸子微閃,不過並沒有說什麽,隻是剛好走到了藥池前,望向他,剛想要說什麽。

卻突然感覺到頭猛然的痛了起來,似乎要裂開了一般,痛的他忍不住的蹙眉。

“師兄,你怎麽了?”正在開著玩笑的花夙揚看到他的樣子,猛然的一驚,快速的起身,走向前,著急的問道。

師兄好好的這是怎麽了?

楚王殿下的手忍不住的按住頭,卻感覺痛的更加的厲害,一時間,似乎裏麵有著什麽要衝出來了,那感覺,似乎要讓他瘋狂,讓他崩潰了,一時間,楚王殿下甚至忍不住,彎下了腰。

“師兄,你怎麽了?這到底是怎麽了?”花夙揚驚的臉色都變了,聲音也明顯的多了幾分輕顫,雖然他此刻也受了傷,但是卻還是忍不住的用力的扶住了楚王殿下。

“頭,痛。”楚王殿下狠狠的呼了一口氣,卻隻說出這麽兩個字,或者不僅僅是痛,更是難受,似乎有著什麽快速的膨脹著,想要出來,卻又冒不出來,那感覺真的好難受。

“頭痛?好好的頭怎麽痛?”花夙揚更是心驚,一隻手快速的搭向楚王殿下的手腕,想要為他檢查一下,看是不是中了什麽毒,。

隻是,楚王殿下一時間,似乎痛的實在受不了了,或者,這一刻,也的確是在些瘋狂,有些崩潰,突然的揮手,直接的揮開了他。

而楚王殿下此刻剛好站在藥池邊,一時間,竟然直接的跌進了藥池中。

然後,他便突然感覺到腦中快速的閃過一些極為奇怪的片刻,似乎就是在這藥池中,有一個女人,進了他的藥池,然後、、、、、、

------題外話------

接下來,會越來越精彩。

強烈推薦一下影的完結文《神醫傻妃》,很精彩的,等文著急的親,可以去看看。麽麽達,影愛你們。

☆、125 楚王的怒火,三年前,她竟然敢?

然後,他便突然感覺到腦中快速的閃過一些極為奇怪的片刻,似乎就是在這藥池中,有一個女人,進了他的藥池,然後、、、、、、

然後那個女人好像壓在了他的身上,當時,他在療傷,解毒,所以並沒有穿衣衫,那個女人便就這麽壓在他的身上。

當時,她好像還狠狠的咬了他一口,他記的,當他發現了她,在她咬上他之前,他第一感覺,便是要殺了她的,但是,他似乎並沒有那麽做?

在她咬了他之後,他應該是沒有殺她的。

那以然後他做了什麽?這後麵的片刻似乎是空白的,實在是想不起來。

楚王殿下閉起眸子,狠狠的蹙眉,想要記起,記起,被她咬了以後他到底做了什麽,但是,卻發現,真的沒有太多的記憶,真的想不起來。

頭又痛了起來,痛的似乎連呼吸都極為的困難,一時間,楚王殿下狠狠的將自己埋進了藥池的藥水中,然後腦中便隱約的又多了一些片刻。

隻是,這一次太快,太模糊,根本就連不起來,根本就分不清楚,所以,有跟沒有完全是一樣的。

“師兄,你沒事吧?你可別嚇我呀?”花夙揚看著眼前的情形,一時間有些無措,也跟著跳進了藥池,看著楚王殿將自己埋在水中一段時間,仍就見出來,隻能用力的將他拉了起來。

要不然,就算他水性再好,長時間悶在藥水中也是會悶死的。

“師兄,到底發生什麽事了?好好的你怎麽會頭痛?還有,你不要命了,這麽潛在水底,會悶死的。”花夙揚緊緊的抓著楚王殿下,不讓他再繼續的沉入水中,臉上更多了幾分著急擔心。

花夙揚本來就受了傷,身上的傷還沒有完全的好,剛剛這般用力,傷口因為拉扯,便又裂開了,緩緩的滲出血,但是,他卻毫不在意,絲毫都沒有去管。

楚王殿下此刻顯然沒有了平時的冷靜,因為頭太痛,而且有著一種快要讓他崩潰的瘋狂,此刻的他,甚至是有些恍惚的,有些迷茫的。

若不是此刻花夙揚緊緊的抓住他,他真的不知道會做出什麽事情來。

“師兄,你說句話呀,你這到底是怎麽了?”花夙揚見他不答,雙眸似乎有些恍惚,更是驚的倒抽了一口氣,師兄不會是被迷了心智吧?

但是,他剛剛為師兄檢查時,並沒有發現師兄有中毒的痕跡,也沒有發現有什麽病症,怎麽會突然變成這樣的?

楚王殿下此刻雖然接近瘋狂,但是卻還是能夠聽的到花夙揚的話,而且也感覺到了花夙揚此刻的擔心,極力的控製著自己,有些艱難的回道,“本王沒事,本王隻是好像記起了一些三年前的事情。”

“什麽?你,你記起來?你真的記起三年前的事情了?”花夙揚聽說他沒事,一顆心才終於放下,隻是聽到他說記起了三年前的事情,隨即忍不住的大聲的驚呼,一時間,整張臉上,全都是滿滿的期待。

“那三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麽?”對於這件事情,花夙揚可是一直都是十分的好奇,比楚王殿下自己更想知道,畢竟,在這兒發生那樣的事情,實在是太詭異,詭異的讓他跟師兄都無法相信。

“好像真的有一個女人進了這兒。”楚王殿下眉頭皺的更緊,再次閉起眸子,顯然是在極力的想著,聽到花夙揚問,他便下意識的回道。

“真的有有一個女人?真的是一個女人?師兄你真的確定當時有一個女人進來了?那麽是誰?那個女人是誰?”花夙揚驚滯,雖然看到師兄身上的牙齒印,便想到可能是一個女人留下的,但是,這種地方,真的是一個女人可以隨便出入的嗎?

就連他,沒有師兄的帶領,都無法自己出入,就像這一次,他受了傷,師兄把他遺忘在了這兒,他便隻能在這兒挨餓,幹等著。

那麽,有哪個女人有這樣的能力,可以自由的出入這兒?

所以,此刻花夙揚急切的想要知道那個女人是誰?

但是,楚王殿下認真的想了想後,卻是慢慢的搖了搖頭,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苦惱,再次緩緩地說道,“不知道,本王記不起來,本王隻是模糊的記起有一個女人進了本王的藥池,本王記不起她的樣子,很模糊,很模糊,似乎什麽都看不清楚。”

楚王殿下此刻也是狠不得能夠立刻的,完全的想起了,但是,他卻發現,自己越是想要記起來,卻偏偏就更記不起來,而且那片段太模糊,他根本記不起那女人的樣子。

或者,當時,他根本就沒有看清那個女人的樣子,所以才記不起來。

但是,怎麽會有一個女人進了他的藥池呢?

“那後來呢,後來發生了什麽事情?”花夙揚愣了愣,看到楚王殿下此刻極為懊惱的樣子,知道他肯定也是很想記起那個女人是誰,但是很顯然,他自己實在也是記不起來。

記不起那個女人是誰?但是,總應該記的當時發生了什麽吧?

花夙揚覺的,其實這一點更重要。

“當時,她進了藥池,當時,本王在解毒、、、、”楚王殿下的眸子似乎閉的更緊,仍就在極力的懷疑,此刻的他,隻感覺到腦子快要炸開,瘋狂的想要找到一個突破口,但是,卻偏偏又找不到,所以,花夙揚此刻的問話,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刺激著他的回憶的。

“恩,恩,這個我知道,當時你在解毒,當時我本想來陪你,但是你卻堅持不要,對了,我記的你當時解毒時,應該是不能穿衣服的,那個時候,那個女人進了藥池,那你們、、、、”花夙揚雙眸突然的圓睜,想到當時的情形,不由的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

“師兄,你當時沒有直接的把她劈死嗎?”隻是,花夙揚隨即又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以師兄的性子,若是真的有那麽一個女人在那個時候進了師兄的水池,師兄不是應該第一反應,便把她真接劈死嗎?

所以,應該沒有發生其它的事情的可能吧?

雖說當時師兄中了毒,但是那樣的能力應該還是有的,隻要師兄想。

“是呀,本王的確是應該那麽做的。”楚王殿下也隨著他的話,下意識的回道,此刻,楚王殿下用了一個應該,便足以讓所有的事情,更加撲朔迷離。

他是應該那麽做的。

但是,他那麽做了嗎?當時那麽做了嗎?

是將她直接的劈死了嗎?

他為何真的怎麽都想不起來了。

“那師兄你劈死她了嗎?應該沒有吧?要不然,總會有屍體的呀?”花夙揚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心情突然有些緊張,似乎比發生在他的身上更讓他緊張,他現在更加的覺的這件事情極為的詭異了。

楚王殿下的眉頭此刻皺的都可以夾死一大批的蒼蠅,關於這個問題,他也很想知道。

但是,他實在想不出來。

“你若是沒有劈死她?那麽當時肯定是發生了什麽事情的,要不然,以師兄的性格是斷然不會饒她的。”花夙揚見他不答,一臉的困擾,再次慢慢引導著說道。

他覺的,師兄應該快要記起了,隻是顯然還差一點的刺激,或者是一點的提醒,這件事情,已經困擾了師兄三年,所以,他希望今天師兄能夠記起來。

“本王不記得了,本王記的當時的確是很想殺了她的,然後,她卻咬了本王一口,再後來發生的事情本王真的記不起來了。”楚王殿下卻仍就隻記的被她咬時的情形,後麵的,卻怎麽都想不起來。

畢竟,當時的秦可兒是中了媚藥的,秦可兒咬了他後,那媚藥便傳到了他的身上,而且因為當時的藥效將那媚藥的效果擴大了十倍,這對於當時本就中毒的他而言,的確是無法抵禦的。

所以,當時他接下來所做的事情,本來就不是有意識下所做的,當時,他意識若是清楚的,肯定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

“就咬了一口,然後就什麽都沒有了嗎?這正常嗎?”花夙揚聽到他的話,眉頭也忍不住的皺起,他怎麽覺的事情不應該僅僅是那樣的。

“師兄,你再想想,再想想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你當時到底有沒有把那女人吃了,或者說,你到底有沒有那那個女人吃了?”花夙揚再次的引導著他去回憶,花夙揚覺的所有的一切,可能就是這一瞬間的事情,能不能想起,這應該就是最最關鍵的時刻了。

楚王殿下緊皺著眉頭,慢慢的搖了搖頭,關於花夙揚所說的那個吃沒吃,或者是誰被誰吃的問題,他真的記不起來。

“本王真的記不起當時有沒有對她做什麽,不過,本王好像記起了另一件事情、、、、、”楚王殿下緊皺的眉頭,鬆了鬆,卻是隨即皺的更緊,臉上似乎多了幾分帶著怒意的懊惱,似乎有著幾分驚疑,難以置信的驚疑,又似乎有著一種下意識中的咬牙切齒的恨意。

“什麽事?師兄你又記起什麽事情?”花夙揚看著他那明顯的有些奇怪的表情,再次忍不住的問道,他覺的,此刻師兄記起的事情,有可能比那個有沒有吃的問題更驚人。

要不然,師兄絕對不會是這樣的神情,到底是什麽事情,竟然能夠讓師兄驚疑,而且甚至還恨的咬牙切齒呢?

“後來,她給他了本王幾張銀票,然後還說了一句話,說是賞本王的。”楚王殿下此刻的腦中更加的混亂,更加的瘋狂,崩潰,但是,突然的有著幾張清楚的畫麵浮在了他的眼前,比起先前的畫麵,都要清楚,似乎這是他記的最深刻的。

對,他記起來了,當時,那個女人的確扔給他幾張銀票。

扔張他銀票?!

楚王殿下的眸子猛然的睜開,眸子深處明顯的帶著幾分讓人驚顫的怒意,不錯,他記的,當時那個女人的確是扔給了他幾張銀票,而且,她當時還該死的說了一句,那是賞他的!

賞他的?!

花夙揚聽著他的話,瞬間的呆住,直接的僵住,一時間忘記了所有的反應,一時間甚至沒有完全的轉過彎來,沒有完全的明白師兄這話的意思。

那個女人最後扔給師兄幾張銀票,然後還說是賞師兄,請問什麽情況下,一個女人會給男人銀票,還說賞男人的?

他實在是想像不出那樣的場麵,一個女人給師兄扔下銀票,然後說賞師兄的那種驚世駭俗的場麵。

他其實根本不敢想像,那樣的事情會發生在師兄的身上。

本就已經驚愕的無法形容的花夙揚,看到楚王殿下突然的睜開了眸子,身子竟然下意識的顫了顫,師兄現在的樣子好可怕。

真的好可怕,他跟在師兄身邊那麽久,還是第一次見到師兄這般可怕的樣子,那樣子,似乎狠不得立刻的把某人吃掉。

就站在楚王殿下的麵前的他,甚至害怕,楚王殿下一怒之下,把他當做某人給直接的吃掉了。

“師兄,那個女人既然給了你銀票,是不是表示真的對你做了什麽?然後才賞給你的銀票?”花夙揚咬了咬牙,還算冷靜的為他分析著,若是當時什麽都沒有做的話,那個女人就沒有理由給師兄銀票了。

楚王殿下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冰冷中卻偏偏又醞釀著暴風雨來臨般的怒火,他豈會想不到這一點,而就是因為想到了這一點,他此刻突然有一種殺人的衝動。

但是,偏偏他到現在,還沒有記起那個女人是誰?

明明記的她給他扔銀票,明明記的她說賞他的話,卻為何偏偏記不起她的樣子,記憶中,她的樣子太模糊,太模糊,真的看不清楚。

不要說她的容貌,就連她整體的樣子,都是十分的模糊,什麽都記不清楚。

花夙揚見他不說話,隻是臉色卻明顯的更為陰沉,更加的恐怖,那咬牙切齒的狠絕更是讓人毛骨悚然。

“師兄,你不會是被那個女人強了,然後,她還給了你銀票吧?”花夙揚的唇角狠狠的抽了抽,隨即又恢複了他那惟恐天下不亂的興奮,他覺的實在是太有那種可能了。

他的師兄,被一個女人強了,而且那女人完事後,還給了師兄幾張銀票,哈哈哈,這件事情,實在是太勁霸了。

“你不說話,沒有人把你當啞巴。”楚王殿下此刻本來就已經鬱悶到要死,再聽到花夙揚這話,看到他那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一雙眸子席卷起驚人的危險。

“師兄,我說的可是實情呀,就實際情形分析,師兄當時很顯然是被一個不認識的女人給強嫖了。”花夙揚對上他的那眸子,微微一驚,雖然有些害怕,但是他偏偏就是那種不要命也要作死的人。

身為一個男人,被一個女人嫖了,那本來就已經是十分丟臉的事情,而且還是被一個女人給強嫖了,哈哈哈,沒有想到師兄竟然也有這麽一天呀。

楚王殿下本就陰沉的臉色瞬間的變的烏黑,一時間,似乎快要滴下雨來,一雙眸子中的怒火更是不斷的蔓延,升騰,雖然花夙揚此刻的話,聽著十分的難聽,但是,他卻無法否認花夙揚的說法。

因為花夙揚的說法是最能說的通的,最有可能的?

難道說,三年前,他真的被一個女人給強嫖了?

他?!百裏墨?!被一個女人?強嫖了?可能嗎?可能嗎?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