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15節

“可兒,謝謝你。”百裏雅唇角的笑微微展開,輕輕的話語中也帶了幾分笑意,她覺的,今生能夠有可兒這個朋友知足了。

話一說完,她再次的轉身,向外走去,這一次,更加的堅決,更為的絕裂,不給別人,也沒有自己留下任何回旋的餘地。

秦可兒驚滯,沒有想到,說了半天,事情還是回到了原點。

她還是要出去送死,她這一出去,肯定、、、、、

秦可兒快速的邁步,便想要跟過去。

“哎,女人呀,怎麽我在天元王朝見著的女人一個個都是這麽不得了,更勝男人呢?”古羽輕呼了一口氣,話語中卻是帶著毫不掩飾的稱讚。

“你還有時間說風涼話,還不想想辦法。”秦紅妝望向他,唇角微瞥,聲音中也帶著幾分急切,這樣的百裏雅也讓她欽佩,她也不想讓百裏雅出事。

“要想不讓她出去,還不簡單呀。”古羽唇角微扯,手微翻,掌中便突然多了一些水珠,手掌輕揚,那水珠便快速的飛向百裏雅,隨即百裏雅的腳步便完全的僵住,一動都不能動了。

“這樣,她不會有危險吧?”秦紅妝驚滯,連聲問道,他這也實在太驚人了,隻是這麽把百裏雅冰住,會不會把她凍壞了。

秦可兒也有些擔心的望向他。

“這個不會,隻是幾滴水珠,阻止了她的動作,對她的身體不會有任何的影響。”古羽連連解釋著。

“外麵的百姓要怎麽辦呢?”飛鷹此刻才回過神來,忍不住的問道,那些百姓此刻跟瘋了一樣,隻怕不好對付呀。

公主不出去,但是那些百姓該怎麽辦呢?

“走吧,出去看看。”秦可兒知道,不理會是不可能的,因為是有人刻意的在鼓動,所以,那些百姓絕不會輕易的離開,若是不理,隻怕還會把事情鬧大,所以,肯定還是要想辦法解決。

“可兒,可兒,你不能這麽做,不可以,放開我,讓我出去,可兒。”百裏雅雖然不能動,但是還可以說話,聽到秦可兒要出去,急急的喊著。

秦可兒沒有理她,而是直接的向著楚王府外走去,古羽跟秦紅妝自然也是連連跟著,飛鷹則是聽從秦可兒的命令,留下來照顧軒兒。

“可兒,現在這樣的情形,隻要我出去,大家都沒事,但是我不出去,大家都可能會危險,可兒,你懂嗎?難不成,你為了保全我,就要連累這麽多的人嗎?”百裏雅見秦可兒不理她,再次大聲的喊道。

“公主放心吧,我們心甘情願的被連累,有時候為朋友做一些事情,其實不是連累,而是必須的。”秦紅妝轉眸望向她,微微一笑,那話卻是十分的堅定。

“不錯,所以公主不必擔心。”古羽也接著她的話說道,不過一雙眸子卻一直鎖在秦紅妝的身上,都不知道他這話是對誰說的。

百裏雅此刻再急也沒有用,因為她根本動不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秦可兒離開。

因著他們剛剛的話,心中更是忍不住的感動。

“把非雅公主交出來,交出來,快點交出來祭祀龍神,要不然這雨是不會停的,到時候整個京城隻怕都會毀了,所有的人都會死提掉的。”

還沒走到楚王府大門,便已經聽到府外有人的喊聲。

秦可兒眸子微眯,很顯然,這人是在故意的煽動百姓,什麽叫做不把百裏雅祭祀雨就不會停,全是鬼話。

侍衛見秦可兒過來,連連向前,有些擔心地望向她,“王妃,現在府外的百姓,情緒十分的激動,王妃若是出去,隻怕會有危險。”

“把門打開。”秦可兒卻是沒有絲毫的猶豫,沉聲咐咐著,她知道這個時候出去,可能會有危險,但是若不出去,事情就更危險。

百裏墨不在,隻有她來處理這件事情。

侍衛愣住,看到秦可兒一臉的堅定,這才快速的打開了府門。

“門開了,開了,出來了嗎?是非亞公主出來了嗎?”外麵的眾人看著大門打開,一個個都靠過來。

“好像不是非亞公主,而是楚王妃。”有人認出了秦可兒,隨即喊道。

“楚王妃帶領我們在水災前做好了準備,才讓我們沒有受害,大家都退後,不要傷到了楚王妃。”有人突然大聲的喊道,聽他這話,很明顯是真正的百姓,而且,對秦可兒也是極為的尊重的。

“不錯,楚王妃是幫著大家避過了危險,但是,也是楚王妃極力的阻止用非亞公主祭祀,甚至闖進大殿搶走了非亞公主,楚王妃這麽做,分明是置天元王朝的百姓與不顧,若是惹怒了天神,我們天元王朝隻怕會有更大的災難。”隻是,立刻的便有人故意的煽動,很明顯是偽裝在百姓人群中的,其實是百裏屠安排的人。

秦可兒的眸子掃向那人,微微一沉,然後向前走了幾步,一雙眸子快速的掃過前麵的百姓,此刻還在下著雨,秦可兒沒有打傘,也沒有穿任何的雨具,就那麽直接的站在雨水中,雨水很快便打濕了她的衣衫,濕了她的發,濕了她的臉,水珠順著她的臉滑下,她卻仍就那般直直的站著,似乎不受絲毫的影響。

秦紅妝看著心疼,但是卻也明白這種情況下,這種效果會起到一些作用,所以忍著沒有向前。

一時間,百姓全部靜了下來,包括那些鼓動百姓鬧事的人,一時間也不由的驚住,安靜了下來。

“大家聽我說幾句,我隻想問大家,若是今天,這個要祭祀的女人,換成了你們的親人,你們的女兒,或者是妻子,你們會怎麽樣?”秦可兒見眾人安靜下來,這才緩緩的開口,在這雨水中,聲音自然是盡量的提高,可以讓更多的人聽到。

眾人聽到她這話,紛紛愣住,一時間,都無言以對,是呀,若是今天,這個要被祭祀的人,換成了他們的親人,他們會怎麽做?

會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親人交出去?

隻怕,沒有一個人可以做到這般的無私。

“好,現在沒有人回答,那麽,我是不是可以把你們的沉默理解為,若是今天換了是你們的親人,你們也斷然不希望,更不忍心,讓自己親人去祭祀,既然如此,為何,你們要如此殘忍的逼迫公主去祭祀呢?將心比心,你們如何的忍心?”秦可兒的眸子沉了沉,聲音愈加的提高了些許。

一時間,眾人再次的沉默,是呀,他們的親人,他們不忍心,又為何要這麽殘忍的逼迫公主呢?

“她是公主,她是上天選中的玉女,為了營救天下的百姓,就應該要主動的犧牲,以解天元王朝眼下的災難。”隻是,那些隨在百姓群中的侍衛卻再次大聲的喊道,“要不然,這雨水不停,到時候大家都要死。”

“對,她是公主,但是,她的犧牲就真的能夠讓這大雨停止嗎?雨其實是陸地和海洋表麵的水蒸發變成水蒸氣,水蒸氣上升到一定高度後遇冷變成小水滴,這些小水滴組成了雲,它們在雲裏互相碰撞,合並成大水滴,當它大到空氣托不住的時候,就從雲中落了下來,然後形成了雨,它就是一種自然的現像,不是由什麽天神龍神控製的,你若懂的觀測天氣,或者就能夠知道何時會下雨,何時會起風,正如國師一樣,其實國師那天早就看出會有暴雨,然後緊接著會有六七天的連續降雨,這也正是我能夠在暴雨來臨之前,帶領著你們做好準備的原因,因為這些國師早就通過觀察天像發現了。”秦可兒冷冷的掃了那人一眼,讓那人微縮了回去,然後再次說道。

她此刻提起國師,而且將那天的事情也聯係起來,如此的說法,自然更能讓人信服。

“不管是不是把公主祭祀,這雨都會下個六七天,這是國師早就算好了的,現在大家要做的是,做好防護措施,再有兩天,這雨水就能停了,到時候不必把公主祭祀,雨水就會停,而現在,你就算是把公主祭祀了,雨水也不會停。”秦可兒此刻的話語說的十分的緩慢,但是卻有著一股讓人無法違抗的魄力。

“更何況現在雨越來越小,就算再下幾天,也不會對身在京城中的你們有什麽危害,至於城外的百姓,也都已經安全的轉移,而皇上也已經下令發放糧食,去救災,那些百姓也不會有什麽危險了。”秦可兒停了停,再次的分析著,說的恰恰是百姓最擔心的問題。

一時間,眾人再次的沉默,畢竟有了那天的事情,再加上國師的預測,眾人也不能再說什麽。

再聽秦可兒這麽一分析,也覺的現在也的確沒什麽多大的危險,真正的危險,應該避過了。

“你說不能停就不能停嗎?說不定現在把公主祭祀了,雨就立刻能停了呢,這個雨再下個兩天,到時候,就算京城沒有被掩,說不定房子也會被淋塌了,到時候你負責呀,現在明明有辦法阻止那樣的悲劇發生,楚王妃為何非要攔著,是不是故意要讓天元王朝百姓受難呀?”隻是人群中再次的煽動起來。

“你覺的,我有什麽理由要讓天元王朝的百姓受難?”秦可兒望向那人冷冷一笑,“反而是你,在這種時候鼓動大家來這麽鬧事,這麽大的雨,大家隨時都會有危險,你這分明是另有目的,而且是為了達到你的目的,置百姓的安危與不顧。”

“是呀,楚王妃說的對,的確是你讓大家來鬧事的,你這麽做有什麽目的呀?”立刻便有百姓明白過後,轉向那人怒聲說道。

“不錯,現在這麽大的雨,大家出來,的確是會有危險的。你到底是按的什麽心呀?”

百姓回過神,紛紛開始懷疑那個鼓動大定來鬧事的人。

“楚王妃是不是為了天元王朝的百姓著想,本王不知道,但是,本王卻清楚的知道一點,如今,跟楚王妃在一起的,有北洲的公主,蜀宇國的太子,還有天南城的城主,本王也不好斷定楚王妃有沒有叛國之心,但是有一點,相信大家應該都能想明白,這萬一要是天元王朝有個什麽事,楚王妃可以隨時離開,可以去的地方很多,但是你們這些生長在天元王朝的百姓,能嗎?”隻是,偏偏就在此時,一道冷冷的略帶嘲諷的聲音突然傳來,隨即,百裏屠緩緩的走了出來。

原本已經安靜下來,被秦可兒說服的百姓,看到緩緩走出來的男人,都紛紛的愣住。

“本王身為天元王朝的王爺,所做一切,都是為了天元王朝,本王相信,不用本王多說,這種情況下大家該分的清楚。”百裏屠走到了秦可兒的麵前,冷冷一笑,然後突然的轉向大家,那聲音中一種大義凜然的正意,似乎自己一時間就成了那正義的化身。

“這位是?”百姓中顯然很少有人認識百裏屠,忍不住小聲的問道。

“他是襄王,襄王總不會害大家吧,大家總該相信襄王吧,襄王肯定是一心為大家著急,一心為天元王朝著想,但是正如襄王所說的,楚王妃真正的心思,隻怕隻她自己知道了,她在這個時候藏起了非亞公主,分明就是想害大家的。”隱在人群中的那人立刻附和著襄王的話說道。

“大家放心,有本王在,定然會為大家做主,為大家解決一切問題。”襄王的唇角微微一勾,冷意中卻多了幾分明顯的得意。

秦可兒的眸子遽然眯起,這個男人真的是太陰險了。

隻是,她卻也明白,這種情況下,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惹起想像不到的麻煩。

再怎麽樣,她隻是一個女人,在這個古代,女人地位是不被認可的,又極容易被忽略的,更何況,百裏屠一出麵,便刻意的扭曲了秦紅妝跟古羽的存在。

而秦可兒也明白,在這種情況,百裏屠襄王的身份,更容易讓百姓接受,讓百姓信服。

所以,在這種情況,她即便再說什麽,說的再有用,隻怕也能被百裏屠瞬間的反駁了,還極有可能會被他扭曲了,鼓動百姓鬧的更大。

這種事情,最重要的就是威信,剛剛她的話,隻所以,能夠壓的住人群中搗亂的那人,很大的原因也是因為,她這幾天建立起來的威信。

但是,很顯然,她的這種威信,跟身為天元王朝的襄王相比,就極可能會自動的被忽略。

那怕是她做的再多,而襄王什麽都沒有做。

所以,現在,除非有那麽一個瞬間可以秒殺了襄王的人出現,否則今天的事情,隻怕沒那麽容易收場。

秦可兒知道楚王殿下就是那個可以瞬間把襄王秒殺掉的人,因為,楚王殿下在百姓中的威望是極高的,但是,隻可惜那人不在京城,遠水救不了近火、

“這人怎麽還沒死呀,你也真是,當初為何不直接殺了他。”秦紅妝恨的牙齒暗咬,可兒好不容易控製住局麵,竟然就這麽被他打破了,而因為剛剛他一出現的那句話,她跟古羽現在都根本不能開口。

“我也後悔當初沒直接的殺了他。”古羽唇角微扯,他當時根本沒想那麽多,若知道這人這麽不要臉,他當時應該多加點藥,讓他直接死掉的。

但是,現在在這種情況下,肯定是不可能再對他動手了,若是這個時候,他出了什麽意外,百姓就可能完全的亂了。

秦紅妝跟古羽也都清楚,這種情況下,以襄王的身份,單憑秦可兒,隻怕、、、、

“現在,請楚王妃將非亞公主交出來,否則就別怪本王不客氣了。”襄王仍就裝出一臉的正氣,隻是望向秦可兒時,眸子中隱過幾分驚人的陰狠,今天,他倒要看看還怎麽神氣。

他今天,剛好借著百裏雅的事情,把這個女人給收拾了,正好,現在百裏墨也不在京城,沒有人能夠救的了她。

“本王倒想知道,你要如何對本王的王妃不客氣?”隻是,恰在此時,一道冷冽刺骨,卻更是霸氣驚人,魄力十足的讓人瞬間的便想要直接的臣服,不敢有絲毫的違抗的聲音,突然的傳來。

隨著聲音傳來,英勇神武的楚王殿下突然的出現,直接的站在了秦可兒的身邊,一瞬間,將他那狂妄的氣息張揚到了極致。

“啊,是楚王殿下,楚王殿下回來了,隻要楚王殿下回來,大家就不用怕了,隻要楚王殿下在,沒有什麽事情是不能解決的。”立刻,便有百姓認出了他,大聲的歡呼開來。

“對,對,是楚王殿下,楚王殿下回來了。”:

一時間,所有的百姓都歡呼起來,似乎楚王殿下這一出現,大雨就能立刻的停了一般。

與剛剛襄王站了半天,說了半天,卻沒有人認出他的情形,簡直是天壤之別。

秦可兒唇角微扯,這人回來的還真是時候,他這是算著時間,踩著點回來的吧,而秦可兒也看到不遠處,武止南正站在人群中。

☆、123死遁,楚王的魄力,瞬間秒殺

秦可兒唇角微扯,這人回來的還真是時候,他這是算著時間,踩著點回來的吧,而秦可兒也看到不遠處,武止南正站在人群中。

此刻,他一出現,百姓的情緒瞬間高漲,一時間,似乎如同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似乎什麽危險都不怕了,那是一種信任,一種長期以來的敬畏,那也是一種實力,一種可以強大的讓所有的百姓一見到他就可以安心的實力。

這更是他人格的一種魅力,無需說什麽,無需做什麽,隻是一出現,隻是站在這兒,就能瞬間的撐控一切局麵的魄力。

秦可兒望著他,眸子中璀了幾分光亮,一直以來,他在她的麵前,都是有些痞痞的,腹黑的,但是此刻,她看到了一個與平時在她的麵前完全的不一樣的他。

其實早就知道他深受百姓的擁護與愛戴,隻是卻也沒有想到,百姓對他竟然是敬佩到這種程度,那完全就是一種無條件的,本能的依賴了。

百裏屠看到此刻情緒異常高漲,甚至明顯都是興奮激動的百姓這般擁護著百裏墨,眸子微沉,臉色明顯的變得難看,明顯的多了幾分陰狠與冷意。

他怎麽都沒有想到,自己剛剛掌控的局麵,百裏墨一出現,甚至都還沒有說什麽,做什麽,就完全的打亂了。

“怎麽,襄王是趁著本王不在,欺負本王的女人,竟然欺負到門口來了?”百裏墨已經將秦可兒攬在了懷裏,維護的意思極外的明顯,更帶著毫不掩飾的寵愛,“本王倒真想看看,襄王要對本王的女人怎麽個不客氣法?”

百裏墨說話間,一雙眸子這才慢慢的轉向了百裏屠,冷冷的唇角明顯的帶著幾分嘲諷,“威脅一個女人,趁著本王不在之時,欺負一個女人,襄王還真是厲害,當真是空前第一人呀、”

楚王殿下在外人麵前,向來冷漠,惜字如金的,此刻這一翻話說出,已經完全的讓眾人驚滯,而且,這話的意思,更是光明正大的嘲諷著襄王,羞辱著襄王。

此刻,誰都看的出,楚王殿下生氣了,也對呀,楚王不在家,這襄王跑上門來欺負楚王妃,楚王不生氣才怪呢?

早就聽說,楚王殿下對楚王妃那可是寵愛的很呢。

“這襄王真是過分,楚王殿下不在,他就來欺負楚王妃,這一次,要不是楚王妃,我們隻怕早就被淹死了,絕不允許他人欺負楚王妃。”百姓中,突然有一個人大聲的喊道。

“對,對,楚王妃一心為大家,絕不能讓人欺負了楚王妃。”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