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10節

秦紅妝的性格一直都有些男人般的豪爽,所以,若是自己做錯了,她便會毫不掩飾的真誠的道歉,她從來就不覺的那是丟人的事情。

秦可兒的眼睛再次的眨了眨,一隻手輕輕的扶向了額頭,秦紅妝是何等聰明的人呀,此刻竟然是硬生生的沒有察覺到古羽的苦肉計。

好吧,她覺的秦紅妝在某種意義上,已經開始迷茫。

當然,那是秦紅妝絕對的沒有意識到的。

恰在此時,下人已經拿了藥箱過來。

秦紅妝並沒有多想,便直接的拿了過去,“我來吧。”

對於包紮傷口這樣的事情,她並不陌生,以前在軍營的時候,她就曾經不止一次的為傷員包紮傷口。

其實,她這個公主一直都是十分的平易近人的。

或者,這一刻,秦紅妝並沒有多想什麽,隻是想著,這人是她傷的,她為他包紮傷口也是應該的。

古羽聽著她的話,眼睛卻是猛然的一亮,看來,他這傷真的是值了,太值了。

秦可兒的唇角卻是微微的揚起一絲淡淡的弧度。

秦紅妝已經打開了藥箱,然後十分熟練的拿出藥與紗布,先為他清理了傷口,上了藥。

古羽的眸子一直望著她,那神情是那麽的專注,那麽的陶醉,那般的享受,那麽深的傷口,她清理,上藥,總是會痛的吧,而且應該是會很痛的。

但是,他竟然似乎沒有任何的感覺,眉角都沒有動一下,隻是含情默默的望著秦紅妝。

若不是剛剛親眼看著秦紅妝的劍劃傷的他,秦可兒會以為那傷口是假的。

請問?他的愛情已經達到了可以做為麻藥的作用嗎?不知道痛的?

哎,真是神人呀,生平第一次見著這樣的男人。

不過,不得不說,從各個方麵來講,他真的是那種天下難找的好男人呢。

秦紅妝隻是認真的包著傷口,並沒有去望向他,所以,並沒有注意到他那神情。

秦紅妝動作很熟練,很輕,卻也很快,沒過多久,就把傷口包好了。

“好了。”秦紅妝微微呼了一口氣,這才轉眸,望向了古羽。

古羽微怔,快速的回過神,那隻受傷的手,突然的扶住了額頭,有氣無力地說道,“我怎麽突然感覺到有些頭暈,是不是因為剛剛流了太多的血的原因呀?”

秦可兒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道,不過,卻是硬生生的惹住,這種情況下,她是真心的不想打擾到他們。

他這分明是想要賴在這兒。

“恩,流血過多,真的會頭暈的,而且可能還會引起其它的一些危險。”秦可兒看著某人演的這麽辛苦,忍不住的說道,而且,她說的是實情,流血過多是會頭暈的,不過,她覺的,古羽應該還沒有到那種地步。

秦可兒這麽說,也是想要再看一看秦紅妝的反應。

所以,秦可兒說出這樣的話時,一雙眸子暗暗的望著秦紅妝。

看著秦紅妝的臉色明顯的變了一下,秦可兒的心中更多了幾分笑意。

所以,這一刻,她決定了,若是古羽想要賴在楚王府,她可以答應了。

“那要不,我讓人送你回去,你好好休息吧。”秦紅妝想了想,牙齒微微咬了咬唇,慢慢的說道,隻是,那聲音中卻似乎隱隱的帶了幾分擔心。

“我頭暈,怕不能動,而且,你也知道,我住的地方,除了我一個人都沒有,我回去了,連個照顧的人都沒有,若是出了個什麽事情,都沒人知道。”古羽聽著她的話,心中有些鬱悶,這個女人還真是說的出口呀,不過,卻也有些欣慰,她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關心他了,而且也不像昨天那般的排斥他了。

所以,他此刻極力的裝可憐。

秦可兒靜觀不語,因為,這種事情,外人終究還是不方便插手,最主要的還是要看秦紅妝的態度。

秦紅妝的齒再次的咬了一下唇,一時間,似乎有些猶豫,再次的想了想,隨即說道,“那我讓我的侍衛去照顧你吧。”

畢竟是她傷了他,若是真的這樣不管他,她實在是過意不去。

秦可兒再次被自己的口水嗆了一下,隻是仍就強忍著,沒有發出什麽任何的聲音。

她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秦紅妝在感情方麵,其實是十分的遲鈍的。

這麽一個對感情遲鈍的女人竟然追了百裏墨兩年,當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她現在甚至忍不住在想,秦紅妝追百裏墨,到底是真正的因為心底愛的不能自拔?還是因為有些不服輸呢?

古羽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他突然有一種自己的撞死自己的衝動,這個女人不是向來都是十分的聰明的嗎?這會怎麽就這麽的遲鈍了?

還是,她是故意的?

但是,看她這樣子,真不像是故意的。

“我不要侍衛照顧我,我無法接受一個陌生男人的照顧。”古羽想了想,再次的開口,這一次的話語更明顯了一些,他就隻想讓她照顧。

秦紅妝眸子輕閃,不要?侍衛怎麽了呀?怎麽就不能接受了?想到他現在受了傷,也不好跟他計較,隨即再次說道,“那我去找個女人來照顧你?!”

男人接受不了,女人應該可以了吧,不過,若是說到照顧這事,也的確是女人更合適。

秦可兒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手輕輕的扶向額頭,卻隻感覺到額頭上似乎冒出根根黑線,她此刻突然有一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

秦紅妝怎麽就到現在還沒有明白過來,古羽是想讓她去照顧他呢,哎、、、、

古羽聽著她這話,臉卻是瞬間的黑了大半,一雙眸子中也明顯的多了幾分怒意,什麽意思呀,找個男人去照顧他,他這是狠不得把他推給別的女人嗎?

“其它的女人更不行,一有其它女人靠近我,我就全身發寒,極為的厭惡。”古羽望著她,有些恨恨地說道,這一次,他這話說的夠明顯了吧。

“我也是女人。”這一次,秦紅妝終於明白過來了,隻是,唇角卻是狠狠的抽了一下,望向他,有些憤憤地說道。

那神情間,擺明了的不相信,一有女人碰他,他就全身發寒,厭惡?

騙誰呀?那天晚上,他明明就、、、、

他明明還吻了她的。

更何況,她是答應了百裏墨要好好的照顧可兒的,更何況,就她跟可兒的關係,她也不可能這個時候離開可兒。

所以,她是不可能去照顧他的,而且,她也有些害怕跟他的獨處。

“你除外,所以,你是我的娘子。”古羽眉角微揚,微微帶笑,卻是回的極為的認真。

這句話,詐一聽,似乎有些不太對,感覺這前後的關係似乎是反了,但是,對於古羽而言,的確是如此的。

“我說了,我不是你的娘子,我看你的樣子也不像是有事的,你還是自己回去吧。”秦紅妝聽著他那話,微怔了一下,眸子輕閃,突然有些懊惱地說道。

而此刻,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何而懊惱。

“我看,城主這傷也的確不輕,而且又是在楚王府受的傷,若是真出了什麽意外,的確不好,不如,就先在楚王府養幾天傷,看看情況再說吧。”秦可兒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一刻,她突然為古羽感覺到可憐。

她覺的古羽追秦紅妝的道路上,一定會十分的艱難。

所以,她終究還是不忍心,想要幫他一下。

當然,最重要的是秦紅妝在無意識下的那些反應,似乎並不是那種真正的排斥的古羽的,反而似乎有些幾分不同的異樣。

“可兒?你?”秦紅妝沒有想到秦可兒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完全的驚住,快速的望向秦可兒,一臉的疑惑。

古羽也是一臉錯愕的望秦可兒,不過,那神情間卻是明顯的多了幾分感激,很顯然,秦可兒是明白了他的心思,是在幫他的。

“他畢竟是在楚王府受的傷。”秦可兒暗暗呼了一口氣,硬著頭皮說道。

雖知這樣的理由有些牽強,以秦紅妝的精明,隻怕未必能夠騙的過她,但是,秦可兒一時間,也實在想不到更好的辦法。

古羽的眸子再次轉向秦紅妝,明顯的多了幾分緊張,他也覺的,秦可兒這樣的理由,秦紅妝可能不會那麽輕易的相信。

“恩,那倒也是。”隻是,沒有想到,秦紅妝認真的想了想後,卻慢慢的點了點頭,竟然冒出了這麽一句話。

俺的神呢?!秦可兒感覺自己似乎突然的被雷辟到了一般,一時間實難相信秦紅妝在認真的想了想後,竟然冒出來這麽一句。

她真的很想知道,秦紅妝剛剛那麽認真的想了想,她到底是想的啥呢?

有人說,戀愛中的人是會變傻的,智商是會變成零的。

那麽,誰能告訴她,現在的秦紅妝到底算是個什麽情況呢?

古羽在聽到了秦紅妝的話後,也是很明顯的愣了一下,顯然有些不太敢相信,不過回過神後,臉上的輕笑卻是更多了幾分燦爛,他覺的,這個女人的心中已經不再那般的排斥他了,或者已經有點開始接受他了。

這樣的認知讓古羽無比的興奮。

如此一來,古羽因為身受’重傷‘也住進了楚王府。

如此一來,楚王府中當真是熱鬧了。

古羽每每借著身上的傷來刻意接受秦紅妝,幾乎是天天的粘著秦紅妝。

秦紅妝從一開始知道他身上有傷,並沒有多想,慢慢的,終於發現不對了,當然很生氣,但是隻顧著生氣了,似乎卻忘記了去避著他了。

而且,對於古羽口中那句怎麽說都改不了的娘子,隻能聽之任之,久而久之的,似乎好像習慣了,便就任由著他跟著喊著。

軒兒原本是想著把秦紅妝帶回蜀宇國的,所以看著眼前的一墓十分的鬱悶,時不時的出來搞一些破壞。

也正因為古羽天天粘著秦紅妝,所以直接導致了秦紅妝跟秦可兒連獨處談話的機會都沒有。

所以,那天晚上的事情,一直都沒有被發現,沒有爆發。

“娘子,我傷口痛。”某人坐在涼亭下,看著秦紅妝端著水果過來,隻是給了軒兒,卻沒有給他,頓時醋意大發,憑什麽那小子比他的待遇好。

“傷口痛?”秦紅妝的唇角狠抽,這都已經過去六七天了,他的傷口都差不多好了,還會痛?才怪。

“傷口痛就好好休息,好好躺著,別亂動。”秦紅妝望向他,一臉溫柔的輕笑,然後再次拿起一個水果,遞給了一邊的秦可兒,隨即一臉幸福地說道,“軒兒,可兒,我們沒傷,不會痛,我們吃水果。”

“好呀,好呀,謝謝漂亮姐姐,漂亮姐姐什麽時候跟我去蜀宇國呀?”軒兒眨了眨眼睛,笑的格外的天真,說出的話,分明是刻意的。

“一邊玩去,她是我娘子,為什麽要跟你去蜀宇國,要去也是跟著我去天南城。”某人也顧不得裝痛了,快速的起了身,直接的走到了秦紅妝的麵前,那占有欲可真是十足十的。

秦紅妝的唇角微撇,沒有理會他,也沒有再去糾正他那稱呼,她也知道,根本就沒辦法讓他改過來。

“我說,你的傷也已經好了,也該離開了嗎?難不成還要賴在楚王府呀?”

“你能住,我就不能住?憑什麽呀?”某人望向軒兒,醋意大發的冒出一句十分白癡的話。

軒兒的眸子微閃,那是因為我的娘親在這兒呀,不過,這話,他卻並沒有說出來。

“對呀,軒兒說的對,你的傷也已經好了,也差不多該離開了吧?”秦紅妝突然轉眸,望向他,極為計真地說道,似乎這才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

古羽的臉瞬間陰沉,心中那叫一個鬱悶呀,經過了這麽多天的相處,她竟然還能這般無情的趕他?

難不成,這麽多天來,她對他仍就半點的情意都沒有?

古羽剛想說什麽,眸子微抬,望向天空遠處的顏色時,微微怔住,低聲驚呼,“這天氣,有問題。”

“你才有問題呢,這天氣好的很,你別想轉移話題,即然你的傷已經好了,就趕緊的收拾,收拾離開。”秦紅妝以為他是想要轉移注意力,望著他的眸子中明顯的多了幾分怒意。

“怎麽?天氣怎麽了?”秦可兒卻是暗暗一驚,看古羽的神色並不是鬧著玩的。

“天元王朝隻怕會有大災難了。”這一次,古羽的臉上再沒有了半點平時的嬉鬧,反而多了幾分凝重。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