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02節

客棧。

“你們家公主還沒有回來?”趕到客棧的秦可兒聽到秦紅妝一夜未歸,臉上更多了幾分緊張。

昨天,北洲公主若不是為了她,也不可能會惹上百裏屠,也不會有危險,而且此刻,秦可兒覺的自己似乎還不僅僅是因為這個原因,她此刻更是是從心底裏的擔心北洲公主。

“回小、、、”侍衛看到秦可兒,極為的恭敬,連連行禮,那話語更是恭敬到了極點,隻是,剛一開口,便突然停住,看了一眼跟著秦可兒一起來的侍衛後,連連改口道,“回楚王妃,公主昨夜獨自出門,到現在還未歸。”

“難道出事了?會被會被他抓住了?”秦可兒身子微僵,向來冷靜的她,臉上卻是明顯的多了幾分害怕,若是北洲公主因為她被百裏屠那個變態抓了,那個變態不知道會怎麽對等北洲公主。

突然想到秦蘭中的藥,想到昨天晚上,秦蘭回來後,那瘋狂卻又痛苦的樣子,便忍不住害怕。

最後若不是飛鷹回來後,直接打暈了秦蘭,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麽事。

“去找,不管怎麽樣,一定要找到北洲公主。”想到這些秦可兒更是害怕,隨即轉眸,望向身後的侍衛,沉聲咐咐著,不管怎麽樣,都一定要找到北洲公主。

想到北洲公主極有可能是被百裏屠抓住了,秦可兒想著,她是不是該去一趟襄王府。

畢竟,那個男人最主要的目的是她?

但是,萬一北洲公主沒有被他抓住,她去了反倒更是麻煩了。

“公主處事冷靜,沉穩,不會有事的。”侍衛見秦可兒一臉著急的樣子,有些不忍,遂出聲安慰著。

“可是,那人實在太陰險,狠毒,這萬一有個什麽事情、、、、”秦可兒知道北洲公主非一般女人,但是她更了解那個男人的厲害,早知道這樣,她真的該直接炸死他的。

“你家公主這般幫我,我卻陷她與危險之中,都是我的錯。”秦可兒此刻更是懊惱自責。

“公主做這些都是心甘情願的,小公主不必、、、、、”那侍衛見著此刻侍衛都已經離開,隻剩下他跟秦可兒兩個人,想了想,再次開口,突然改了稱呼,其實,他覺的可以讓小公主知道自己的身份。

那樣一來,小公主跟公主之間,就不會有任何的誤會,可以一起合作。

“可兒,你沒事吧?”隻是,那侍衛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個人影便快速的閃了過來,手臂一帶,便直接的將秦可兒攬進了懷裏,那聲音中更是滿滿的緊張。

侍衛隻能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停住了剛要脫口而出的話。

因為某人突然的衝了過來,突然的打斷,秦可兒也沒有完全的聽懂那侍衛的話,約約的聽到一個小公主,卻也沒有往其它的方麵想,以為那侍衛是對秦紅妝的稱呼。

“我沒事,北洲公主沒有回來,我擔心,所以、、、、”秦可兒感覺到此刻抱著她的男人明顯的緊張,連連解釋著。

“她不會有事的。”楚王殿下眸子微閃,秦紅妝的能力,他比誰都清楚,能抓住她的人不多,就算是百裏屠也不可能輕易的抓住她。

“但是都一個晚上,她還沒有回來,若是沒事,她應該早就回來了。”秦可兒卻更提心,再強大也有意外的時候,更何況,秦紅妝隻是一個女人。

“追魂,去找,一個時辰內找到北洲公主。”楚王殿下眸子微閃,恰恰便看到剛好趕來的追魂,唇角微動,直接的下了命令。

以追魂的能力,一個時辰都能夠把整個京城反過來,找個人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追魂微怔,一雙眸子下意識的轉向飛鷹,突然覺的剛剛飛鷹說的可能是真的,先前,主子可能真的把他忘記了,現在看到他,才想起來了。

“是。”隻是,追魂也不敢有絲毫的遲疑,連連應著,快速離開。

與此同時。

秦紅妝看著天慢慢的變亮,太陽都快要升起來了,但是,封在窗口,門口的冰,卻似乎半點都沒有融合的痕跡,反而似乎比起昨天晚上更厚了一些。

秦紅壯站在窗口,直直的盯著那厚厚的一層冰,呆愣,一臉的難以置信,為何會是這樣呢?

現在可是夏天,這麽高的溫度,整整一個晚上,為何卻沒能融化掉這層冰呢?

真是活見鬼了?

這冰沒有融化,那她要怎麽出去呢?

秦紅妝的眸子悄悄的望了一眼同一房間內,但是明顯的有些遠的男人,見那男人躺在床上,似乎還沒有睡醒。

秦紅妝暗暗的運功,想要用自己的內功打開這些冰,其實,運功的法子,她昨天晚上已經暗暗試過了,但是沒有用,不過,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晚上,或者能夠擊破了。

但是,秦紅妝再一次悲劇的發現,竟是一點用都沒有,她明明運足了所有的功力,但是對那冰,卻沒有任何的影響,甚至連一丁點的碎片都沒有打下來,也沒有一丁占的融化。

秦紅妝直接的傻了眼,這?這到底是什麽冰呀?

“怎麽?娘子這是在觀賞晨景嗎?等太陽出來,陽光透過冰層照過來,是很美的。”一道聲音突然在秦紅妝的身後爆開,說是爆,一點都不誇張,因為那聲音太突然,隻驚的秦紅妝差點跳了起來。

他剛剛明明還躺在床上,怎麽一下子就到了她的身後了,而且還讓她驚愕的是,她竟然一點都沒有感覺到?

這個男人是人嗎?

怎麽一點聲音都沒有呀?

觀賞晨景,他是在跟她開玩笑嗎?

他覺的,她現在有心情觀賞什麽晨景?

而且,這個男人剛剛喊她什麽?娘子?她什麽成了他娘子了?

他難道都不懂的什麽叫做拒絕嗎?

她昨天晚上明明清清楚楚的告訴他,她不會嫁給他,不會嫁他,難道他聽不懂嗎?

“不如我們一起來觀賞晨景吧。”偏偏那男人還在這個時候,突然的靠近了她,手臂伸出,甚至想要將她攬入懷中。

其實,他根本就沒有睡,一直都在觀察著她,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就這麽站在窗口中,直望著窗口的冰盯了一夜。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當真是與眾不同的,這舉動連他都有些意外。

當然,看到她那明顯的錯愕,明顯的震撼,他真的很想大笑,這個女人真的是可愛到了極點。

秦紅妝一驚,身子快速的一閃,險險的避了過去,望向他,極力的壓下心中的不滿,還算好聲好氣地說道,“這位公子,你不覺的,我們若是出去,可以更好的觀賞晨景嗎?”

“不會呀,在房間裏,別有一翻風味。”男子唇角微勾,好看的弧度帶著他獨有的誘惑,那話語更是帶著幾分刻意的曖昧。

“這位公子,你這是想要囚禁我嗎?”秦紅妝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很顯然,這個男人的意思就是不打算讓她去了。

她此刻還能夠這般心平氣和的跟他說活,而不是直接的衝過去殺了他,連她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好修養了。

“恩?你若想這麽認為,也可以。”沒有想到,男人唇角的笑卻更是漫開了幾分,毫不掩飾的回道。

“我能問一下公子到底是何意思嗎?你總不能一直這麽關著我吧?”秦紅妝氣結,縱是她修養再好,她覺的自己此刻也快要爆了。

“當然不會。”男子微微一笑,如春風般的舒服,如清水般的純淨,一時間,秦紅妝仿佛看到了希望。

“等成親時,我會帶你回去,成親後,我會天天陪著你,你想去哪兒,我就陪你去哪兒。”男子話語頓了頓,然後緩緩的補充道。

一時間,秦紅妝突然有了一種想要罵人的衝動,他的意思是,要把她關到他們成親的時候,成親後還要天天跟著她?

“這位公子,其實,我已經成親了,所以真的不能嫁給你。”秦紅妝再次的暗暗呼了口氣,調節了一下心情,望向他,極為認真地說道。

她若是已經嫁了人,這人總不可能再強迫她了吧?

男人聽到她的話微怔,隻是臉上卻隨即漫開燦爛到極點的輕笑,唇角微動,一字一字緩緩地說道,“無防,我可以先殺了那個男人,我們再成親。”

他才不相信她已經成親了。

就她昨天晚上親吻時那笨笨的表現,怎麽都不可能是成了親的女人。

而且,就她昨天晚上那瘋狂的破壞力,他覺的,若是她已經成了親,那個男人也可能已經被她殘害死了。

更何況,若是她成了親,還能深更半夜的到處跑,有哪個男人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秦紅妝直接的僵滯,瞬間的淩亂,這?這是一個正常人該說的話嗎?

他?他到底是什麽人?他腦子裏裝的是什麽?

“對不起,我絕不會嫁給你。”秦紅妝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你對這個男人太委婉,這個男人絕對聽不懂。

所以,她不得不清楚的,強硬的表明自己的態度。

“你覺的在經過了昨天晚上那樣的事情後,你還有選擇的權利嗎?”男人微微眯了眸子,卻並不是那種驚人的危險,而是滿滿的笑意,他早就知道這個女人不會乖乖的嫁給他。

所以,他才封了房間所有的出口。

她既然是他今生命中注定的人,他既然找到了她,又豈能放開她的道理。

所以,不管她同不同意,這親都是結定了。

“靠,不就是看了一眼,摸了一下嗎?有啥了不起的,本姑娘看過的男人多了去了,若是都要嫁了,本姑娘、、、、”秦紅妝終於怒了,忍不住了,直接的爆了粗口,其實,在北洲皇室,男人跟女人從小所受的訓練是差不多的。

更何況,因為北王這麽多年,一直在尋找著他的妻子,所以,有很多事情便落在了秦紅妝的身上,這麽多年,秦紅妝基本上就是當男人使的,她甚至還在軍營中等過幾年,所以,那性格的確是有些、、、、、、

隻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男人卻突然的閃到了她的麵前,突然抬起她的臉,他的唇更是快速的,狠狠的壓向了她的唇,一時間,完全的堵住她的話。

他此刻的吻,不似昨天晚上那般的輕柔,似乎微微的帶著幾分霸道,帶著幾分狂亂,或者帶著幾分生氣的報複。

秦紅妝完全的驚住,一時間,雙眸更是極力的睜開,直直的望著他那不斷放大的臉,他什麽意思呀?

為什麽在這個時候突然吻她?

她是在跟他說不能嫁他的的原因,他竟然吻她?

好吧,這個男人的思維的確跟正常人不一樣。

“看過很多男人?恩?”男人的唇終於鬆開,隻是,抬著她下巴的手卻沒有移開,讓她的眸子直直的對著他那深邃的足以把人吸進去的眸子,唇角微動,那聲音中明顯的多了幾分危險。

“是又怎麽樣?有什麽稀罕的?還不都是一樣。”有那麽一瞬間,秦紅妝心中發顫,但是向來倔強的她,卻絕不允許自己在這個時候退縮,硬著頭皮,大聲的回道,其實,她除了追百裏墨,對其它的男人,根本就沒有多看過一眼,更不要說是看到那種情況了。

但是,此刻為了讓這個男人死心,她隻能這麽說,她總不能真的就這麽嫁給了他吧?

他們還是第一次見麵,她到現在甚至都還不知道他叫什麽名字呢?

“都一樣?”男人的眸子速的眯起,這一次,卻不再是滿滿的笑,而是讓人心驚膽顫的危險,那話語,聽著像是從牙齒縫中擠出來的。

“本來就都一樣。”秦紅妝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卻硬是挺直了身子,一雙眸子更是直直的望著他,直接的回道,已經到了這個時候,她就更不能退縮。

反正他跟她也不認識,誰知道誰呀,她也沒啥好怕的,不管怎麽樣,總比就這麽被他囚禁著,被他逼著嫁了的好。

“你確定?要不要試一下?”男人眯起的眸子中冷意橫生,並快速的漫開,毫不掩飾的直直的射向秦紅妝,此刻這話,不是曖昧,倒更像警告。

“對你,我沒興趣。”秦紅妝知道他已經生氣,可能還是非常非常的生氣,但是,就算知道他生氣,她情願冒險,也絕不會嫁他。

“那麽,你對誰有興趣。”男人抬著她下巴的手明顯的一緊,本就陰覺的臉此刻更是瞬間的黑了,似乎隨時都能夠滴下雨來。

他不否認,當他聽到這個女人說,她竟然還看過其它的男人時,他心中十分的在意,非常的不舒服。

以至於,當時他就生氣了,所以,那一刻,他忍不住的向前吻了她。原本以為,接下來,這女人定然會求饒的。

卻沒有想到,她竟然這般的倔強,越說越過分。

“當然是我喜歡的人。”秦紅妝感覺到自己的下巴微微傳來的疼痛,更是倔強的回道,一時間,並沒有想太多,隻是話說出口時,才想到,自己喜歡的人,已經娶了別人,而且娶的還是她的親侄女,她跟那個男人早就已經不可能了。

“你喜歡的人?你有喜歡的人?”他的身子微僵,一雙眸子中快速的隱過什麽,突然感覺到心中似乎被著什麽狠狠的刺了一下,她有喜歡的人?

“當然,你覺的像我這個年齡的女人會沒有自己喜歡的人嗎?”秦紅妝見他神色微變,再次說道,“所以,我絕對不會嫁給你,這一生,除了他,我絕不會嫁。”

她絕不可能就那麽草率的嫁了,她曾發過誓,這一生,若非自己所愛,絕不會嫁。

她曾經瘋狂的愛著百裏墨,但是百裏墨現在已經娶了別人,或者,她這一輩子都不會嫁人了。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