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84節

秦可兒也不等他回答,便直接的向外跑去,一刻心都快要跳了出來,若是軒兒出了什麽事情,她該怎麽辦?

該怎麽辦?

大火?大火?一場大火,可以燒掉一切,也可以毀滅一切,甚至可以不留證據,若是真有人想害軒兒,這是最好的辦法。

百裏墨快速的回過神,也連連的跟了上去,隻留下飛鷹愣在原地。

秦可兒雖然緊張,著急,此刻卻還是極力的讓自己保持著冷靜,原本想要讓人去趕馬車,隻是,百裏墨已經走了過來,直接的攬住了她,並未多說什麽,而是直接的抱起,用著輕功,以最快的速度,直奔皇宮。

還未進皇宮,遠遠的便看到後宮的方向還冒著濃煙,隱隱的還帶著雜亂的聲音。

會宮與後宮是同一個方向的。

秦可兒僵滯的身子忍不住的輕顫,不要,不要,千萬不要,軒兒千萬不可以有事。

“放心吧,他那麽聰明,不會有事的,更何況,他的身邊還有那麽多人保護,一般的人也不可能有機會放火。”百裏墨感覺到她的害怕,輕聲安慰著,此刻他已經冷靜下來,便感覺到這件事情太過蹊蹺。

軒兒如今是蜀宇國的太子,又是一個小孩子,不可能有人要害他呀。

“那若是那個人呢,若是襄王呢,他可是什麽事都做的出來的。”秦可兒極力的壓抑著心中的害怕,聲音卻仍就發著顫,其它的人她不擔心,她就是怕襄王會動軒兒動手。

百裏墨沒有再說話,隻是望向她的眸子中隱隱的多了幾分擔憂,若真是襄王,這件事情就、、、、、、

隻是,進了皇宮,才發現,那冒煙的地方,並不是會宮,而是皇後的寢宮,還有太後的寢宮。

秦可兒見不是會宮失火,頓時的鬆了一口氣,隻是,隨即眉頭輕蹙,既然不是會宮失火,怎麽會跟軒兒扯上關係呢,難道說,軒兒在太後或者是皇後的寢宮中?

“師兄,你來了。”恰在此時,花夙揚突然的冒了出來,此刻皇宮中有些混亂,他此刻是侍衛打扮,所以並沒有人注意到他。

“師兄,我跟你說,那小子真厲害,太厲害了,連我都不得不佩服了,這玩的,比我還刺激呢。”花夙揚靠近百裏墨與秦可兒的身邊,臉上帶著太過複雜的情緒,不過,最多的卻是興奮,似乎是那種終於找到了知己的興奮。

隻看到秦可兒一愣一愣的,隱隱的感覺到頭皮有些發麻。

“把皇後跟太後嚇的,那可是魂飛魄散,如今太後跟皇後,一看到他就發抖呢。”花夙揚也不等百裏墨回答,他連聲說道,越說越興奮,越說越亢奮。

“你到底做了什麽?”秦可兒現在總算明白了,看來不是有人要害軒兒,而是軒兒捉弄了太後跟皇後。

“你們還是自己去看看吧。”花夙揚見秦可兒問起,眉角微動,一雙眸子望向她時,多了幾分別有深意的輕笑。

秦可兒微微白了他一眼,他說了半天的費話,卻一句都沒有說到重點,白白的耽擱她的時間,若不是他攔著,她現在已經過去了,已經知道是怎麽回事了。

秦可兒見他還站在麵前攔著路,手臂伸開,直接的將他疤瘌到了一邊,那感覺就像是掃垃圾一樣,再加上那一白眼,直接的讓花夙揚崩潰了。

“哎,哎,你,你這是什麽態度呀,枉費我這大一清早的,替你來查看你、、、、、”花夙揚站直了身子後,極為不滿的抗議,一時間差點說漏了嘴,連連改了口,“替你們查看清楚。”

秦可兒此刻的心思全在軒兒身上,所以也並沒有去太在意其它,也沒有注意到他那微斷的話語。

百裏墨與秦可兒直接的趕到了人最多,也最是混亂的皇後的寢宮處。

走到近前,看到眼前的情形,秦可兒都驚的目瞪口呆,昨天還是好好的,華麗無比的皇後寢宮一夜之間,竟然全部的化為了灰燼。

而向來雍容高貴的皇後娘娘此刻也是極為的狼狽,衣衫不整,頭發淩亂,臉上還帶著幾處黑,那樣子,有點像街頭的叫花子。

此刻,皇後望著自己燒成了灰燼的宮殿,想著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燒沒了,那可是她一生的積蓄呀,如今竟是連件衣服都沒有給她留下。

她現在身上披的都是宮女的衣服。

據說太後那邊,比她這邊也好不了多少。

秦可兒透過人群,終於找到了軒兒,此刻軒兒站在人群正中間,卻是一臉的天真,一臉的純淨,一臉的無辜,不見絲毫的慌張。

那樣子,似乎這所有的一切都跟他沒有半點的關係。

秦可兒終於鬆了一口氣,管它什麽太後,皇後的咋樣,隻要她的兒子沒事就行。

皇宮中出了這樣的大事,自然驚動了所有的人,包括皇上,也都來了。

同樣被燒了寢宮的太後竟然也跟著皇上一起來了,太後顯然已經整理過了,所以,看起來,還算可以,不至於太過狼狽,隻是那臉色卻是十分的不好。

秦可兒看著臉色陰沉,隱著怒,含著憤走來的太後,唇角微扯,昨天才剛則中了暑的人,經過了昨天晚上的驚險,竟然還能這樣的有精神,真是厲害呀。

“這,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呀?”皇上走到近前,看到眼前的情形,也是徹底的驚住,雖然已經有人向他稟報,但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竟然這麽的嚴重。

“皇上,皇上,你要為臣妾做主呀。”皇後見著皇上,急急的走了過來,直接的哭喊出聲,本來是想要表現出楚楚可憐讓人疼的,但是她現在的樣子實在是狼狽,看著實在是有些驚竦。

“你說,這到底是怎麽了?”皇上的步子下意識的退了一步,聲音中明顯的帶著幾分冷硬的警告。

皇後跟了皇上那麽多年,豈能對皇上不了解,頓時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連站直了身子,極力的讓自己安靜下來,這才再次說道,“皇上,是蜀宇國的太子,他燒了臣妾的寢宮,還有,還有太後的寢宮。”

秦可兒聽到皇後的話,暗暗呼了一口氣,看來這件事情真的跟軒兒有關,隻是軒兒向來懂事,又極有分寸,應該不會亂來的,為何要燒了太後跟皇後的寢宮呢?

“蜀宇國的太子,你能告訴朕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嗎?”皇上的眸子望向軒兒,臉色盡量的緩和了一些,畢竟是蜀宇國的太子,而且還是個小孩子,他若是有些許的處理不當,隻怕都會引來別國的議論。

“沒什麽事呀,怎麽了呀?本宮就是玩了幾隻老鼠,怎麽了呢?”軒兒抬眸,那雙又黑又大的眼眸子眨了眨,一臉的無辜,一臉的天真,純淨到讓人感覺你就算是有一點點的懷疑都是罪過。

眾人都紛紛的愣住,想著,這皇後不會是故意的誣陷蜀宇國太子吧?

雖說玩老鼠是有些不可思議,不過小孩子,貪玩,抓幾隻老鼠玩玩也沒什麽呀。

皇上眸子微閃,再次望向皇後,明顯的多了幾分質疑與不滿。

“你隻是玩幾隻老鼠,你那是僅僅的玩老鼠嗎?”皇後本就氣的快要吐血,如今聽到軒兒這話,再對上皇上那神情,氣的差點跳腳。

“是呀,本宮在蜀宇國都是這麽玩的,沒什麽問題呀?”軒兒的眼睛再次的眨了眨,回的更為無辜。

皇後直接的氣結,一口中氣差點呼不出來了。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軒兒還慢悠悠的補了一句,“在蜀宇國,皇上還誇本宮有創意呢?”

皇後的身子明顯的一僵,似乎還微微的晃了一下。

站在不遠處的秦可兒,唇角微扯,皇後不會被氣暈吧?

聽到軒兒最後的那句話,秦可兒微微蹙眉,這蜀宇國的皇上到底是誰呀,為何要封軒兒為太子,而且,聽著似乎十分的縱容軒兒。

“那太子能不能告訴朕,你到底是如何的玩的老鼠呢?”皇上十分的不解,按理說,玩幾隻老鼠也不可能引起這麽大的火災呀。

眾人聽著皇上的話,眸子紛紛的望向軒兒,所有的人都想知道,這太子到底是怎麽玩的老鼠,竟然能引起這樣的大火。

“其實吧,也沒什麽了,本宮就是抓了幾隻特別肥大的老鼠,然後呢,在它們的尾巴上綁了棉布,再澆上一些煤油,最後呢,在綁在老鼠尾巴的棉布上點了一點火。如此一來,老鼠就會到處的跑,跟本宮躲貓貓,可有意思了。”軒兒仰起小臉,極為天真的望著皇上,十分認真的回答著。

他那神情,他那無辜,看上去,似乎就像是在說著一朵花兒真美,一朵雲兒真白一樣的。

但是,眾人聽到著他此刻說出的話,一個個都驚的呆若木雞。

在老鼠尾巴上綁了棉布,澆了煤油,再加了火?他這麽一弄,那老鼠不發瘋才怪,不到底亂跑才怪。

難怪,難怪太後跟皇後的寢宮全部燒掉了。

這不管是換了誰的寢宮都能燒的啥都不剩呀。

那情形想想就恐怖。

而這太子還說的這般的雲淡風輕,理所當然,還躲貓貓,有這麽躲貓貓的嗎?這又再讓他躲幾次,隻怕整個皇宮都沒有了。

秦可兒的眸子微微圓睜,這孩子,這是從哪兒學來的花樣呀,這也太狠了。

她知道軒兒向來懂事,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亂來的,所以,她猜想,昨天可能是發生了什麽事情,激到了軒兒。

“皇上,你是不是也覺的本宮很有創意呀?”軒兒繼續仰著小臉,眨了眨眼睛,用著那無比的天真,無比的純潔的語氣說道。

萌萌的童年聽起來極為的好聽,那可愛的樣子,更是讓人愛到極點,一時間,眾人望向軒兒時,都多了幾分溫柔,似乎一下子便忘記皇宮被燒的事情。

“啊,恩,。”皇上一時間也不由的愣住,竟然不知道要如何的回答,說不是吧,這可是蜀宇國的太子,又是小孩子,實不好拒絕。

說是吧,實在是太違心,說不出口,把後宮燒成這樣,還誇你有創意,除非是腦子有問題。

“看吧,天元王朝的皇上也覺的本宮極有創意,還是天元王朝的皇上英明。”隻是,皇上這啊恩的閃爍其詞,卻是被軒兒自動的化為了認可。

秦可兒的唇角再次忍不住輕扯了幾下,這孩子反應能力越來越厲害了,這話說的,哎、、、、、

皇上怔住,一時間無言以對,此刻更是說好也不是,不好也不是了。

他怎麽覺的,這一下子就掉了這小孩子的陷阱中了呢。

但是,這太子都這麽說了,他再去追究,似乎有些不太合適,如今其它的國家的使者也有已經住進會宮的,甚至也有正出來看熱鬧的。

他總不能再這個時候真的去跟一個孩子計較。

“太子,你現在燒了本宮的寢宮,還燒了太後的寢宮,你要知道這已經不是玩遊戲的問題,這是很嚴重的損壞。”皇後此刻已經氣的身子亂搖,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麽難纏的孩子,明明犯了這麽嚴重的錯,怎麽還能如同得了獎一般。

而看著皇上此刻雖然不好再說什麽了,似乎想就這麽不了了知了。

她的寢宮被燒成這樣,豈能就這麽算了。

“是呀,太子這做法的確不對,這玩遊戲也該有個限度的,不能這麽玩的,太子雖小,但是這事態卻是十分的嚴重,如今是燒了寢宮,這萬一傷到人怎麽辦?這要是傷到太子,事情就更嚴重了。”太後也忍不住出了聲,當真是誰受了傷,誰知道痛呀,畢竟太後的寢宮也被燒了。

“哀家實在不明白,太子為何要燒了哀家跟皇後的寢宮呢,哀家昨天還擔心太子吃住不習慣,才接太子用過晚膳的。”太後的話語微微的頓了頓,再次說道,這句話是對軒兒說的,也是說給其它國家的使臣聽的,她昨天可是才宴請了蜀宇國的太子,對他夠好的了。

“哦,這個嘛,本宮也不太清楚,其實吧,本宮在蜀宇國玩的時候吧,從來就沒有出過這種事,可能是你們天元王朝的老鼠太笨了,不認的路,到底亂跑,所以就跑到了太後跟皇後的寢宮了。”軒兒想了想,再次仰起他那無辜的小臉,回答的更是理所當然。

天元王朝的老鼠太笨了?

咳,這老鼠還分國界?

“那為何沒有跑到別的地方,卻偏偏跑到太後跟本宮的寢宮來了。”皇後顯然不相信軒兒的說法,更是氣的全身輕顫。

一想到自己一輩子所有的積蓄,全部都燒為了灰燼,那真是心疼,肉痛呀。

那些東西,很多都是她年輕得寵的時候皇上賞的,可是現在,她老了,皇上對她早就冷淡,很少再賞她東西了。

而且還有父親尋來的珍寶,都是價值連城的,都沒有了,就這麽全沒了。

她怎麽甘心,怎麽咽的下這口氣。

“哦,關於這個問題,本宮也不是太清楚,難道說,是因為本宮昨天去過太後的寢宮用膳,所以連天元王朝的老鼠都知道了。”軒兒長長的睫毛扇扇,想了想,突然說道,臉上還恰到好處的配上了幾分錯愕的神情。

這句話,他說的十分的認真,又一臉的錯愕,似乎隻是無意冒出的一句。

但是,聽到有心人的耳中,卻不免跟太後先前的那句話連起來,太後剛剛那話分明就是想讓人知道她宴請蜀宇國的太子的事情。

此刻,軒兒的一句,連天元王朝的老鼠都知道了,那是多大的諷刺呀。

不過,自然沒有人會想到,他這麽小小的年紀會有那麽深的心思,隻當他是隨便說的。

秦可兒都不由的愣住,雙眸微閃,他這話是無意,還是故意的?

她怎麽覺的,一段時間不見,軒兒好像長大了很多,懂的了很多的事情。

太後氣結,一時間竟然也無言以對,隻是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極力的壓下心中的不滿。

“那本宮的寢宮呢,你可沒有去過本宮的寢宮呀。”皇後聽到軒兒的話,更是氣憤,忍不住的說道,此刻皇後顯然是氣急了,這問題問的有些幼稚可笑。

“哦,皇後娘娘可能不知道,昨天晚上,本宮用過晚膳,慢慢的溜達的時候,很不巧就溜達到了皇後的宮院中,當時,皇後跟一個宮女在院子中說話,可能沒看到本宮,本宮也沒打擾皇後。”軒兒仰起的小臉上,突然的漫開幾分的輕笑,更為的天真,更為的可愛。

那話語也更是隨意。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