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80節

而且,她知道,不管此事是真,還是假,就算襄王當眾找到足夠的證據澄清了自己,以皇上多疑的性格,心中也定然會落下了一根刺,也定然對會襄王多了幾分懷疑。

所以,她今天安排這一切的目的,就是要挑拔襄王跟皇上之間的關係,讓襄王以後無法利用皇上,這樣一來,襄王以後的計劃定然會受到很大的阻礙。

隻怕皇上還會暗中給襄王使拌呢。

似乎隻是一個看似不太周密的‘指認’,可是作用可是非同小可的。

“什麽?你說是襄王讓你模仿外公的字跡寫的信?”隱去眸中的笑,秦可兒突然轉眸望向襄王,一臉難以置信的驚呼,那神情要多逼真就有多逼真。

秦可兒話語微頓了一下,對上襄王那狠不得將她直接撕裂的目光,心中更多了幾分冷笑,卻突然蹙起眉頭,一臉不解地說道,“可是,襄王為何要這麽做呀,襄王剛回京城,跟外公也沒有任何的衝突,為何要這般的陷害外公呢?沒理由呀,沒理由呀?”

襄王此刻望向她的那雙眸子完全的可以噴出火,卻偏偏又冰到滯血,若是可以,他此刻隻怕真的會把她撕裂了。

眾臣聽著秦可兒這話,神情間都微微的起了幾分變化。

沒有理由嗎?沒有理由那就更讓人懷疑其目的了。

皇上那陰沉的臉上也明顯的多了幾分懷疑,冰冷中更隱過幾分狠絕。

武止南的唇角卻是略略上揚,這丫頭真有意思,這性子倒是與她有些相似,難怪她們能處的來。

“夫君,你說這到底是為什麽呢?”就在眾臣神情不一,各有心思時,秦可兒卻突然的望向楚王殿下,仍就是一臉的疑惑,一臉的無解,隻是那聲音明顯的輕柔了幾分,而此刻她這問話,更是讓眾人紛紛愣住。

“這個問題,你想不通,就別想了,這也不是你該想的問題,你隻要天天想著本王就行了,其它的事,自然有該想的人去想。”楚王殿下向前,輕輕的點了一下她的額頭,毫不掩飾他對他的寵愛。

一瞬間,整個大殿上的人都驚的目瞪口呆,都是難以置信的望著他們,即便親眼見著,眾人都不敢相信,這真的是他們那冷傲的楚王殿下?

這真的是他們無情的楚王殿下說的話?

都說這楚王殿下跟楚王妃恩愛有加,看這情形當真是沒錯了。

不過,此刻在場的都是精明之人,也都聽出了楚王殿下最後一句別有深意的話,該想的人去想?誰是那該想的人?

眾人都心知肚明。

寒老爺子的眸子深處多了幾分欣慰,雖說此刻他們這般的恩愛,有可能是做給別人看的,但是那神情,那自然間流露的情意,卻是絕對的偽裝不出來的,絕對是真實的。

看來,楚王殿下對可兒當真是愛到了極點。

襄王的身子暗暗繃緊,一雙眸子中更是噬血的狠絕,這個女人分明是故意的,他現在真的很想直接的掐死她,一下子,狠狠的直接的要了她的命。

“襄王剛剛回宮,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實在讓朕頭痛,襄王,你自己說說,這到底是怎麽回事?”皇上此刻可能是真的頭痛,畢竟襄王剛剛回京,他才隆重招待了,若是隨後便懲罰了,知情的倒是無防,不知情的,隻怕都會認為是他容不得襄王。

更何況,他也知道襄王在東嶺的勢力不小,若非迫不得已,他不想在現在引起不必要的動亂。

再說,這隻是一個書生的一麵之詞,也的確是可大可小的。

不過,皇上心底中卻是對他更多了幾分戒備,或者該找個機會,剝奪了襄王的一切。

“皇兄,難道你懷疑臣弟嗎?”襄王聽到皇上的問話,收起對秦可兒的恨意,轉向皇上,低聲回道,“臣弟剛回京,對一切都不熟悉,所以,絕不”

“啊,襄王剛回京,對一切都不熟悉,卻能安排出這樣的事情,襄王可真厲害呢。”秦可兒的眼睛眨了眨,極為無辜,極為真誠的驚呼,那語氣中還帶著幾分恰到好處的欽佩,當然是直接的打斷了襄王的話。

一時間,隻氣的襄王差點吐了血,他知道這個女人是故意的,就是想要故意的激怒他。

“皇上,臣有事要奏。”馮將軍望了秦可兒眼,突然的跪在了地上,一雙眸子也是快速的抬起,明顯的多了幾分絕裂。

襄王本就陰沉的臉色頓時黑了大半,若說那個秦可兒找來的男人的話可大可小,但是若是馮將軍說出了什麽,那就不一樣了。

但是,此刻他又不能明言威脅,隻是一雙眸子冷冷的望向馮將軍,想要給他提個醒,但是此刻馮將軍卻並不看他,刻意的避開了他的目光。

“你又有何事?”皇上此刻正為這事氣惱,見馮將軍突然跪下,聲音更冷,“你誣告寒將軍之事,朕還沒跟你算帳呢?”

“回皇上,那些書信是今天早上襄王交給微臣的,襄王抓了微臣的小兒子,逼迫微臣,若是微臣不將這些書信交給皇上,他便要殺了微臣的小兒子,微臣汗顏,慚愧,為了自己的小兒子竟然害了寒老將軍。”馮將軍一臉的沉重,聲音中也是滿滿的愧疚,“微臣若再隱瞞,為保自己的兒子不說出實情,微臣這一輩子都要活在懊悔之中,所以,微臣不能再隱瞞。”

馮將軍此話一出,整個大殿之上的眾臣完全的驚滯,剛剛楚王妃帶回的那男人說的話雖然驚人,但是畢竟那隻是一個平民百姓,但是此刻馮將軍說出這話,那影響可就非同小可了。

秦可兒也是不由的愣住,她也沒有想到馮將軍會突然改變了主意,畢竟她也查出了那人抓到馮將軍的兒子的事情。

那人有多陰險,多狠毒,她是最清楚的,所以,她才沒有讓馮將軍來配合她,就是不想讓馮將軍的兒子有事。

但是,現在馮將軍突然自己說出了一切,那麽、、、、、

秦可兒心中微沉,暗暗擔心,以那人的殘暴,定然不會放過馮將軍的兒子。

馮將軍心中應該也是明白的,所以,馮將軍這是犧牲了自己的兒子也要保外公。

其實馮將軍不必這麽做的,畢竟現在外公已經沒事了,哎,這就是軍人的作風與性格。

不過,馮將軍這麽做,倒是可以更好的打擊到襄王。

“若真是如此,那麽襄王的用意,就真的讓人費解了。”武止南恰到好處的補了一句。

“襄王,這事,你要如何解釋?”皇上聽著武止南的話,微眯的眸子中冷意猛現,皇上是自私的,他是想要除去寒老爺子,也更想除去襄王,隻要有足夠的理由,他絕對絲毫都不會留情。

襄王想要害寒老爺子,卻沒有想到,沒有害到寒老爺子,反而把自己搭進去了,這是標準的偷雞不成,反失把米。

“皇兄如此的質問臣弟,便是相信他們的話,而懷疑臣弟,那臣弟還有什麽可說的?隻怕此刻臣弟說什麽都沒有用了。”襄王此刻倒是不見任何的慌亂,他心理變態,情緒不易控製,但是膽子卻是比天更大,再世為人的他,還真沒什麽可怕的。

“你這分明是強詞奪理,來人,把襄王、、、、”皇上眸子猛然的眯起,臉色更沉,唇角微動,冷聲的命令讓人驚顫。

“皇上,太後突然病倒,讓皇上跟襄王快點過去。”恰在此時,太後那邊的太監突然的在大殿之外喊道,“而且太後還說,為朝慶準備的東西,差不多都準備好了,讓皇上到時候去看一下。”

秦可兒的眸子微眯,暗暗冷哼,這件事情也太巧了點,而且太後昨天還是好好的,怎麽會突然病倒,分明有問題。

很顯然,襄王早就做好了準備,他知道,關鍵時刻太後可以救他。

他是太後的小兒子,太後本就偏疼他一些,又因為這麽多年的離京,太後對他更有著幾分愧疚,所以,他要求的事情,太後定會答應。

也就是說,今天不管發生了什麽事情,太後定然會全力的不顧一切的保他,那麽皇上便不可能真正的處置他。

更何況,太後還刻意的提起了朝慶的事情,分明是在提醒著皇上。

襄王這次回京本是因為天元王朝三百年的朝慶而歸的,這個時候處置他,的確不太合適,而且現在各國慶祝的使者也都已經前來。

皇上在這個時候處置了襄王,其它的國家還不知道會如何的議論。

皇上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一時間,臉上快速的變換了幾種複雜的情緒,最後,眸子微垂,沉聲道,“太後有恙,襄王先去看望太後。”

這話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秦可兒的眸子中更多了幾分冷意,她自然知道不可能這麽簡單的扳倒那人,但是如今這般情形下,卻如此輕易的饒過了襄王,實難不氣惱,但是這就是皇權,皇上的話,不管如何,是沒有人敢直接的反駁,那怕是外公也不能。

更何況外公也明白如今太後出麵,再做什麽都無用了,所以,也不並沒有提出任何的抗議。

既然來人說太後病倒,秦可兒自然也跟了過去。

“怎麽?不甘心呢?”百裏墨帶著她刻意的走在了最後麵,微微靠近她的耳邊低語道,“要想一下子扳倒那人,顯然不太可能,所以,如今的局麵是最好的。”

“恩,我明白。”秦可兒轉眸,望向他,微微點頭,她也知道這樣的局麵已經是最好的了。

“夫君,你能夠模仿外公的字體模仿的那麽像,那你能不能模仿別人的字體呢?”秦可兒眼睛眨了眨,極力的壓低了聲音,小聲地問道,關於這個問題,她可是十分認真的思考著,若是楚王殿下模仿別人的字體也能夠跟模仿外公的那麽像,那麽,有些事情,隻怕、、、、、

不錯,剛剛她帶進宮的那人,並不會模仿他人的字體,而隻是楚王殿下的一個擅長隱術的侍衛,更何況一般人就算會模仿,也不可能模仿的那麽像。

其實,是他們早就料到皇上可能會有此舉,所以,早就讓那人在衣袖中藏了寫好的書信,以那人的速度要換一張紙,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絕不可能會有人發現,那怕是在眾目睽睽之下。

而那書信其實是楚王殿下事先模仿了寒老爺子的筆跡寫的,至於那內容,自然是寒老爺子事先告之的。

百裏墨微愣,隨即唇角輕揚,不答反問,“可兒覺的呢?”

隻是,他看似回的隨意,心中卻是暗暗的緊張,她不會是發現什麽了吧?

“我覺的,以王爺的能力,既然能夠模仿外公的,那麽自然就能夠模仿其它人的,比如說我的。”他雖未答,秦可兒卻已經有了答案,心中便更多了幾分懷疑,突然想起了那賣身契,難怪她一點記憶都沒有,原來是他模仿她的字體寫的。

還有那成親協議書來,這裏麵不會也有詐吧。

“可兒。”百裏墨看著她這神情,心中更是緊張,伸手將她攬入懷中,柔聲道,“本王的心思,你難道不明白嗎?所以可兒可不能懷疑本王。”

秦可兒唇角微扯,不懷疑他?才怪呢,他這隻怕明顯的是做賊心虛吧?

不過,此刻皇上等人還在前麵,而且,秦可兒還明顯的感覺到襄王的目光時不時的射過來,所以,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麽。

進到太後的寢宮,便看到太後雙眸緊閉,正躺在床上,房間裏已經圍了幾個太醫。

秦可兒微怔,看這情形,太後倒還真是費了些功夫的,如今便可見太後對襄王的重視。

“太後怎麽了?”皇上走進房間,便冷聲問著太醫。

“回皇上,太後剛剛在外麵整理朝慶的事情,太熱,太累,中暑了。”太醫低垂著眸子,恭敬的回道。

聽著那太醫的話,秦可兒唇角輕扯,中暑,而且還是因為朝慶的事情,這理由真好,太後就是太後,真夠高明的。

“太後是因為朝慶的事情太過勞累了,是臣妾無能,不能為太後分憂。”皇後微微向前,略帶愧疚,恰到好處地說道。

“太後病倒,接下來朝慶後宮中的事情,就都由皇後負責。”皇上雖然一直對皇後不太喜歡,但是關鍵時刻,還是要靠皇後的。

“皇上,蜀宇國的太子前來祝賀,已經進宮了。”恰在此時,一個侍衛急急的來報。

“蜀宇國的太子?蜀宇國的皇上才剛登基,就立了太子?不是說這新皇上還未成親,還未立後嗎?”皇上明顯的愣住,忍不住回道,這本是朝中之事,他也是因為太過疑惑,才會說了出來。

秦可兒倒並沒在意,反正跟她不會有半點的關係,她連蜀宇國在哪兒都不太清楚。

隻是,楚王殿下的神情卻是微微一變,一雙眸子輕閃,隱隱的多了幾分疑惑,或者還多了幾分猜測。

“是,不過,這太子還真是個小孩子。”那侍衛聽到皇上的問話,連聲答道,“大約隻有三四歲的樣子。”

聽到這話,楚王殿下的眸子明顯的一睜,那絲先前的猜測,變成了錯愕,卻更隱著幾分異樣的色彩,難道說,來的人是軒兒?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蜀宇國的皇上是寒逸塵,而那天寒逸塵帶著軒兒出現在京城的店鋪與他相遇時,曾承認軒兒是他的兒子,那麽,以寒逸塵的性格,立軒兒為太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花夙揚先前的猜測,若是三年前那個人真是可兒,可兒真的對他做了什麽,而軒兒若是可兒的孩子,那麽軒兒就極有可能是他的兒子。

所以,這一刻,楚王殿下的心有些無法平靜。

而秦可兒在聽到那侍衛說到太子隻有三四歲時,眸子微閃,不過卻也並沒有想太多。

畢竟她怎麽都不可能會想到軒兒成為太子。

軒兒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呢,而且,軒兒的親生父親楚王殿下,如今還沒成為皇上呢。

所以,軒兒怎麽著現在也不可能成為太子呀,當然,那隻是理論上的。

“恩,即然是蜀宇國的太子,自然要好好的接待,楚王,你替朕去接待一下吧。”皇上眉頭微動,轉向楚王殿下,沉聲吩咐道。

畢竟蜀宇可是周圍最強大的國家,不能有絲毫的懈怠。

“是。”楚王殿下低聲答應著,心中卻更多了幾分異動,似乎有些緊張,又有些期待,卻似乎又有些害怕。

若真是軒兒?

“可兒,你陪本王一起去吧。”百裏墨直接的攬著秦可兒出了房間。

秦可兒感覺到他些許的異樣,微微蹙眉,這人此刻看著好像不太對,好像有著幾分迫不急待的感覺。

秦可兒還來及細問,他便帶著她快速的去了前殿。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