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78節

“花夙揚,你可以滾了。”楚王殿下眸子遽然眯起,說話間,手更是快速的一揚,直接的將花夙揚給扔出了房間,順勢的還把房門關上了。

“哎,哎,我還沒聽完呢,也還沒說完了呢。”花夙揚在房門外抗議,卻不敢再進來,片刻後也隻能悻悻地離開。

“可兒。”房間裏,百裏墨突然緊緊的抱住她,很緊,很緊,緊的似乎快要將她揉進了懷中,那喃喃的聲音中明顯的帶著幾分害怕。

“怎麽了?”秦可兒微愣,暗暗有些疑惑,他這是怎麽了,因為知道她是穿越來的靈魂害怕嗎?但是若怕他也不會這麽的抱著她呀。

“你剛剛說,你是穿越而來的,那麽,會不會有一天又回去了?”百裏墨攬著她的手更緊了幾分,聲音中害怕亦更是明顯。

秦可兒再次的愣住,原來他怕是這個呀,心中微動,多了幾分暖意,唇角輕動,柔聲回道,“應該不會了,應該在那個空間的我已經死了,而且屍體都沒有了。”

這一刻,秦可兒明白,他是完全的相信了她,而且還是完全的接受了這一切。

聽了這一切,他對她,竟然是沒有絲毫的抵觸,甚至隻是擔心她有一天又回去了。

“恩,那就好。”百裏墨明顯的呼了一口氣,攬著她的手略輕,卻不曾鬆開,宛如珍寶,再無任何其它的異樣,甚至都沒有因為這種荒謬的事情該有的驚疑。

“還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告訴你。”秦可兒想了想,再次緩緩開口,關於她跟那個男人的事情,她也想告訴百裏墨,免的以後產生不必要的誤會。

她今天就告訴他所有的實情。

“那個穿越在襄王身上的靈魂跟我是同一個年代的,而且,我們的關係不一般,曾經是十幾年的夫妻,卻更是血海仇人。”秦可兒再次提起前世的事情,仍就是痛到刺骨,身子輕顫。

百裏墨望向她的眸子驚閃,感覺到她的輕顫,更是緊緊的攬住她。

秦可兒忍著心中的痛,將前世的事情,慢慢的再次開口訴說著,幾乎沒有遺漏的,全部的告訴了他。

“所以,你在宴會時看到他時,才會有那樣的反應?”聽著她緩緩的說出一切,百裏墨又驚又痛,也終於明白的了她為何會看到襄王時有那樣的反應。

“是,但是,我並非因他急火攻心,而是因為想起了前世的親人,還有這一世的親人的安危。”秦可兒緊緊的依在他的懷裏,感覺到他懷中的安全,身子才不再輕顫。

“我明白,我明白,可兒放心,有我在,絕不會讓他傷你絲毫,也絕不會再讓他傷到你的親人。”百裏墨的手輕輕的扶向她的背,低聲安慰著。

從來不知道,她竟然承受了這麽多的痛。

“他接下來,要對付的肯定是外公,以他的性格,他肯定會在今天早朝上將那些信當眾交給皇上,若是如此,外公隻怕、、、、、”秦可兒想起昨天晚上花夙揚的話,臉色微變。

說話間,雙眸微轉,看到外麵的天色時,更是驚住,“現在已經天亮了?要到早朝的時間了嗎?”

時間怎麽過的這麽快,她竟然不知不覺的說了整整一夜。

“恩。”楚王殿下的眉頭也微微輕蹙,“看來這件事情的確是迫在眉睫了。”

眼看著馬上就要早朝了,那麽、、、、、

與此同時,京城最大的客棧中。

“不知襄王突然找本公主有何要事?”秦紅妝冷豔的眸子微轉,望向襄王,一臉的冷漠,更添幾分孤傲,卻也帶著些許的戒備。

她跟這個男人,可是從未有過交往,他突然來找她,而且還是這麽一大早的,不知是何用意?

“公主有沒有聽說過,有共同的敵人,那就是朋友。”襄王絲毫都不掩飾自己的目的,開門見山地說道,他需要一個像秦紅妝這樣的女人來幫他。

他相信,隻要這個女人肯跟他站在一起,定然能夠幫上他大忙,當然,他也相信這個女人不會拒絕他的。

他說話間,一雙眸子望向秦紅妝那絕美的容顏,眸底隱過幾分瀲豔,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真的很美,他活了兩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麽美麗的女人,所以,他也不介意征服她。

而且,他隱約的感覺到,她跟秦可兒似乎有著幾分相像,這一點,更是激起了他心中的征服欲,看來,他今天來找這個女人真的是來對了。

“哦,本公主還真是有些好奇,本公主與襄王共同的敵人?不知道襄

王指的是何人呢?”秦紅妝微怔,唇角卻是慢慢扯出一絲淡笑,很淡,很淡,淡的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秦可兒。”襄王望著他,唇角微動,毫不掩飾地說道。

秦紅妝的心中明顯的一驚,秦可兒?他說他的敵人是秦可兒?

按理說可兒跟他可是絕對不會扯上關係的?怎麽會成了他的敵人呢?

雖然心中極為的震驚,但是秦紅妝卻並沒有露出任何的異樣,仍就隻是淡淡的笑著,“看來襄王是對本公主做了調查的,不過,襄王顯然沒有查清楚,本公主向來不喜歡跟別人合作。”

“與本王合作,本王定會讓你改變這個習慣。”襄王腳步微邁,緩緩的向她走進了幾步,一雙眸子直直的望著她,浮起幾分並不掩飾的欣賞與驚豔,更帶著幾分曖昧的誘惑。

“習慣就是習慣,竟然成了習慣,那麽自然就不會改變,而且本公主也無意改變。”秦紅妝見他刻意的靠近,心中暗暗冷笑,這個男人這是想要勾引她嗎?

勾引她?她秦紅妝是那麽輕易能夠勾引的嗎?

男人,除了百裏墨,除了她的王兄,其它的男人在她的眼中,那根本就無任何意義。

“公主不試試怎麽會知道呢?”襄王聽著她的話,倒也不惱,臉上反多了幾分笑意,這一次的笑中,倒是沒有了平時的那種冰寒,而是那麽幾分柔意。

“對不起,本公主沒興趣,若是襄王沒什麽事情,那就請回吧。”秦紅妝看到他臉上的輕笑,心中更多了幾分冷意,直接的拒絕道。

“你確定?”這一次,襄王的神情微微一變,眸子中也快速的隱過些許的冷意,他的性格決定了,他絕不接受任何人的拒絕。

“確定。”秦紅妝眉角微動,回答的簡單卻堅定。

“你喜歡的人是百裏墨,本王可以幫你得到百裏墨。”襄王聽到她再一次更明顯的拒絕,眸子微沉,不過卻再次的說道,這一次,他這話說的更是明顯。

“本公主要得到的人,從不需要別人相助。”秦紅妝的唇角勾起的弧度中明顯的多了幾分冷意,“襄王這話是在侮辱本公主嗎?”

“本王是誠心而來,怎麽會侮辱公主,我們有著共同的敵人,有著互利的目的,不合作當真是太可惜了。公主還是再好好的考慮一下,如何?”襄王聽著她這話微愣,再起的聲音中倒是難得的耐性。

“不必了,本公主所有的事情,隻靠自己,從來靠別人,那怕是王兄,本公主都從不依靠,更何況是一個外人。”秦紅妝冷豔的眸子中隱隱的多了幾分不耐煩,她怎麽覺的這個男人聽不懂別人的拒絕呀。

他若是聽不懂,那她不介意說的再明顯一些。

一個外人,那拒絕的意思便已經再明顯不過了。

襄王的眸子猛的眯起,望著她那張絕豔的臉,驚起片片的危險,不過,卻又快速的隱了下去,“公主這性格的確是與眾不同,本王很是欣賞。”

“別,襄王千萬別欣賞,本公主受不起,也實在是不需要,所以襄王的欣賞還是留給需要的女人吧,哎,這一大清早的,襄王擾人好夢,實在是不太好,襄王閑的沒事不睡覺,本公主可還要睡個美容覺呢,來人,送客。”秦紅妝實在是不想跟他多說,竟然直接的下了逐客令。

“怎麽?公主真的不考慮一下?或者會改變想法的。”襄王的眸子更冷,唇角原本勾起的弧度中也盡是寒意,卻還是不願意就這麽離開。

因為,這個女人的身份對他有很大的幫助,而且她此刻的拒絕更激起了他心底的征服欲。

“不必考慮。”秦紅妝轉身,輕輕的擺了擺手,這一次,竟是毫不掩飾的表現著她不耐煩,不過,話語微頓,身子突然的回轉,再次的望向了襄王。

“公主想好了,想要改變主意了?”襄王心中暗喜,他就知道,沒有女人可以拒絕他的。

“本公主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本公主的人,從來不允許他人碰,那怕是敵人也是一樣,本公主的敵人,除了本公主,其它的人,也一樣不可以對付,所以,以後若是因此跟襄王起了什麽衝突的,還望襄王有個心理準備。”秦紅妝此刻冷豔的眸子中全是冷冽的寒意,更有著一股讓人驚顫的魄力。

“哼。”襄王冷哼,陰沉的臉上,冷意遽現,再沒有先前的耐性,狠聲道,“希望公主不要後悔才好。”

“放心,本公主做事從不後悔。”秦紅妝唇角微扯,勾起的笑意冰冷中帶著幾分果絕。

襄王陰沉的臉色更是難看,眯起的眸子冷冷的望了她一眼,這才轉身離開。

“公主,他是想要對小公主不利,現在該怎麽辦,要不要通知小公主。”襄王離開,侍衛走了出來,沉聲說道。

“不必,相信他們應該知道了。”秦紅妝的臉上多了幾分凝重,冷聲阻止道。

“那要不要讓人保護小公主?”侍衛愣了愣,再次問道。

“不要,百裏墨自然會讓人保護她,記住我們的人這段時間不可以接近可兒,你暫時也不要再約她。”秦紅妝眸子微凜,冷冽的聲音中有著一股讓人無法抗拒的魄力。

話語微頓,暗暗呼了一口氣,再次說道,“而且,本公主還要適當的製造出一些假像來,隻有如此,才不會讓那人起疑,才能夠在最關鍵的時刻出奇不意,真正的幫到可兒,那個人可是個危險的人物。”

“是,屬下明白了。”侍衛愣了愣,臉上隨即多了幾分欽佩,公主真不愧是公主,不管遇到什麽事情都能冷靜處理,而且比一般的男子更多幾分遠見。

這一點,他都沒有想到。

“隻是,可兒怎麽會惹上那人的呢?”秦紅妝冷豔的眸子中隱過幾分不解,卻也含著幾分擔心。

“不清楚,襄王是十六年前離開的京城,那時小公主才隻有二三歲,十六年來襄王是第一次回京,按理說,小公主跟襄王應該是不可能有什麽的關係的。”那侍衛也是一臉的不解,慢慢分析著。

“暗中讓人去查一下此事,記住,萬萬不可讓襄王發現。”秦紅妝眸子微眯,再次冷聲咐咐著,她覺的這件事情有些怪異。

早朝大殿之上。

“皇上,臣有事要奏。”現鎮守與達魯交界的邊城的馮將軍突然站了出來,沉聲說道,僵滯的身子微微有些微抖,低沉的眸中子有著太多的沉重,甚至是掙紮。

“哦,馮愛卿有何要奏?”皇上微怔,快速的轉眸,望向他,聲音略略提高了些許。

“臣駐守邊城,得到了一些書信。”馮將軍的頭垂的更低,聲音也略略的壓低的些許,似乎隱著幾分壓抑。

“哦,什麽書信?”皇上微微蹙眉,看到這般的鄭重,便知事情的嚴重,連聲說道,“呈上來。”

“是,是關於寒老將軍的?”馮將軍沉聲回道,看到太監向前,來拿他手中的書信,下意識的捏緊,似乎不願意放手。

楚王殿下眸子微沉,百裏屠還真是夠狡猾,夠陰險,他知道,他在東領,與達魯相隔太遠,若是由他來把這些書信交給皇上,皇上一定也會對他起了疑心,所以,他便讓鎮守在達魯邊界的馮將軍出麵。

而且,誰都知道馮將軍是寒老爺子的老部下,當年是跟著寒老爺子出生入死的兄弟,斷然不會誣陷寒老爺子。

所以,這些書信由馮將軍呈上,那效果絕對是最好的。

隻是,不知道百裏屠是用什麽來危險的馮將軍?

“關於寒老將軍的?”皇上的眸子明顯的一亮,光亮之下更是明顯的閃過幾分異樣,再次連聲說道,“快點拿過來給朕看看。”

太監拿過馮將軍手中的書信,快速的走回了皇上的麵前。

馮將軍的頭垂的更低,微垂的眸子,斜望向一側的襄王,對上襄王那眸子中別有深意的冷笑,隻驚的硬生生的打了一個冷顫。

楚王殿下的唇角慢慢的勾起了一絲輕笑,哼,百裏屠當真是老謀深算,一切安排的都是天衣無縫,不過,百裏屠萬萬沒有想到,昨天花夙揚已經發現了這些書信。

所以,今天他自然不會由著百裏屠亂來,而且,甚至可以給百裏屠一個不小的打擊。

“什麽?這,這些書信都是寒老將軍跟達魯王之間的,而且還是在兩國建交之前,那時候,寒老將軍明明是在抵禦達魯國的侵犯的,為何竟然會跟達魯王交往如何密切,而且這書信中的語氣完全就是朋友的語氣,這到底是怎麽回事?”皇上看過之後,臉色速變,一臉的陰沉,聲音中也明顯的多了幾分冷意。

眾人聽著皇上這話,都是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氣,卻沒有人出聲,畢竟,朝中大多數人對寒老爺子都是十分的欽佩的。

“皇兄,聽這意思,寒老爺子倒是有著叛國通敵的嫌疑。”襄王微微邁出一步,假似極不在意地說道,隻是,那雙微眯的眸子中卻是滿滿的狠絕。

他這一句話,按的罪名可當真是不小呀。

楚王殿下望向他,唇角更多了幾分冷意。

“來人,即可傳寒老將軍進宮。”皇上本來就是此意,隻是沒有人附和,所以,一時間沒法下命令,此刻襄王這話一出,皇上自然就有了足夠的理由了。

楚王殿下微眯的眸子中隱過幾分笑意,他相信以可兒的能力,事情應該辦的差不多了。

“不必了。”果然,恰在此時,大殿之外一道聲音猛的傳來。

☆、106 軒兒進宮,父子相見

“不必了。”果然,恰在此時,大殿之外一道冷冽的聲音猛的傳來。

大殿之上眾臣聽著那聲音紛紛愣住,這聲音這般的有特色,誰都能聽的出來,那便是寒老將軍本人來了。

隻是,這馮將軍才交了信,皇上才剛看過,這命令才下,寒老將軍怎麽竟然就來了呢?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