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77節

屠?!百裏屠,秦可兒聽著太後稱呼他的名字心中微怔,看來,這名字倒還是一樣的,隻是姓不同了。

“本王有事。”襄王這一次,卻隻是冷冷的回了這麽一句,便直接的轉身離開,有些事情,他不想看到的,便不能入眼,因為他性格太過極端,有時候,往往控製不住自己,會做出一些驚人的事情,所以,他必須要離開,然後再想辦法好好的對付那個女人。

楚王殿下微勾的唇角微微上揚,攬著秦可兒的聲,輕輕的拍了一下,極力的放低了聲音道,“行了,人給氣走了。”

“夫君最厲害了。”秦可兒抬起頭,望向他,同樣的用著極低的,隻有他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

“皇兄,你們幹嘛呢,快點下棋。”百裏泰見著他們的樣子,倒是沒有聽到他們在說什麽,隻是急急的催促著。

“即然襄王都走了,本王也回了,本王突然也想起了有點事。”楚王殿下放下手中的棋子,直接的攬進了秦可兒,甚至都沒有跟任何人打招呼,便直接的帶著秦可兒向外走去。

“哎,皇兄,怎麽就走了?”百裏泰回過神,急急的喊著,隻是楚王殿下已經出了大廳,看不到身影了。

“走吧,走吧,都走吧,讓人把晚宴撤了吧、”太後微微的歎了一口氣,臉上多了幾分不滿,沒有想到,好好的一場宴會,竟然弄成了這樣。

襄王府。

按理說,襄王離京十幾年,才剛回府,襄王府中應該是十分的蕭條的,但是,事實卻是恰恰相反,襄王府內部卻是極度的奢華。

大廳內,一名女子端著金邊銀盤緩緩的邁近,那銀盤中擺著洗幹淨的幾種名貴的水果。

“王爺。”女人柔柔的依了過去,拿起一個水果,遞到了他的唇角。

他眸子微轉,望向女子的臉,那眉羽間,依晰的可以看出幾分她的影子,一時間,眸子速冷,唇突然的張開,咬的卻不僅僅是水果,而是連著那女子的手指一起咬住。

女子微怔,隨即輕笑,原本隻是他的一種情趣,隻是,下一刻,她卻發現她錯了,因為,他不是跟她逗著玩的,而是真的咬。

他咬的太用力,太狠,狠到她都能夠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而與此同時,她亦感覺到手指上傳來的鑽心的疼痛。

“啊、、、、”她還來不及痛呼出聲,突然發現,她的手指頭竟然是硬生生的被他咬斷了,而他竟然是連著那水果一起咀嚼著,吞了下去。

“王,王爺、、、、、”一時間,女子的身子忍不住的發抖,不知道是嚇的,還是痛的,或者兩者都有吧。

她跟在他的身邊已經有段時間了,其實也知道他的殘忍,但是卻沒有想到,他竟然殘忍血腥到這種地步。

竟然硬生生的咬斷了她的手指頭,還吃了下去。

“怎麽?你不就是來勾引本王的嗎?不就是想讓本王吃了你的嗎?”襄王再次望向她,唇角明顯的勾起幾分嗜血的冷意,是那種真正的讓人毛骨悚然的嗜血。

他的語氣故意在那個吃字上略略加重,一時間,直驚的那女人雙腿發軟,身子一斜,似要癱軟在地上。

隻是,他卻突然的伸手,一把將她扯進了懷裏。

“王,王爺,不要,不要、、、、”那女子此刻嚇的全身發抖,連牙齒都發著顫,卻不敢掙紮,她是了解他的,他的麵前,是絕容不得別人的掙紮,反抗的。

隻是,她不知道的是,在他的麵前,他根本就容不得別人說一個不字,此刻的她顯然已經犯了他的禁忌,而且還是在他心情最不好的時候。

他的手猛的一帶,她的身子突然的一轉,身上的衣衫便猛的被撕裂。

頓時,整個大廳裏響起了女人痛苦的掙紮的尖叫聲,本是愉悅的事情,此刻,卻隻有他的發泄,她的無法承受的痛苦。

看著她痛苦的掙紮與呼喊,他那殘忍的眸子深處終於多了一絲的快意,卻更添幾分狠絕,身下的動作更是猛烈,殘暴。

“王爺,屬下查到北洲公主的確沒有離開,而且昨天還去了楚王府,好像跟楚王起了爭執,甚至放言說絕不會饒了楚王妃。”恰在此時,門外傳來侍衛略帶小心的聲音。

他的動作停了下來,女子實在是痛的受不了了,暗呼了一口氣,身子急縮,逃離了開來,他那陰冷的眸子遽然的眯起,驚起明顯的殺意,特別是在看到她那眉羽間那幾分熟悉時,整個身子都充斥著驚人的寒意。

“進來。”他突然的出聲,站起身,微微順了一下衣衫,那衣衫上竟然便不見絲毫的淩亂。

那女子一驚,下意識的便拉過身側的衣衫,本能的遮住自己。

侍衛推開門,走了進來,倒是並沒有太多的意外,很顯然,對於這樣的事情早就已經習慣了。

“給本王約北洲公主,本王要見她,另外,這個女人賞給你們了,明天早上,她若還活著,你們就別再活著出現在本王麵前。”此刻他一臉的冰冷,一臉的殘忍,那話語更是殘酷到了極點。

“是。”這一次,那侍衛的神情間倒是略略的多了幾分意外,不過卻也快速的隱了下去,隻是恭敬的應著。

那女子驚的瞬間呆住,一時間似乎忘記了所有的反應,那侍衛將她帶了出去,她都一直呆呆的沒有回過神來,她怎麽都沒有想到,她服侍了這麽久的男人,竟然會如此的對她?

這個男人他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個魔鬼,不,他比魔鬼更可怕。

楚王殿下帶著秦可兒直接回了楚王府。

秦可兒原本想著,若是百裏墨問起關於襄王的事情,她便都如實的告訴了他,管它是不是荒謬,管它是不是離奇,她現在都想告訴他,至於他信不信,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隻是,楚王殿下卻並沒有問,甚至根本就沒有提起關於襄王的任何的事情,仿佛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般。

隻是,回到了房間,楚王殿下卻是突然的將她抱進了懷裏,將她正對著他,緊緊的貼近他的身體,唇角微動,輕聲說道,“可兒,不如,我們來生個孩子吧。”

他那話語雖然輕緩,雖然曖昧,卻說地極為的認真,而且似乎還有著那麽一絲的鄭重。

秦可兒微怔,快速的抬眸,望向她,眼睛輕閃。

“給本王生個兒子,如何?”楚王殿下頓了頓,再次說道,想起了先前跟花夙揚的對話,想起了他身上的牙齒印,此刻的他,更多了幾分期待。

她到底是不是三年前的那個人?

☆、105 告訴他所有實情

她到底是不是三年前的那個人?

聽著他這種似在刻意強調著什麽的話,秦可兒的眸子下意識的閃了閃,生個兒子?他這隻是無意的一句話,還是在刻意的想要表達什麽?

“為什麽一定是兒子,要個女兒不好嗎?”秦可兒暗暗呼了一口氣,望向她,略帶試探地問道,一時間沒有想到,她在這種情形下說出這話,應該算是答應了他的,這話聽起來,可更顯曖昧。

“好,女兒也好,隻要是我們的孩子,兒子女兒都好。”百裏墨微勾的唇角不斷的上揚,輕笑中更多了幾分異樣的曖昧,“不過,不管兒子女兒,那也要我們先努力才行。”

說話間,攬在她腰上的手猛的一緊,快速的低頭,直接的吻住了她,一隻手亦慢慢的向上移動,直移到了她的胸前,一隻手,雖不是太熟練,卻也是極精確的解著她的衣衫。

他們成親已經這麽久了,按理說也早該洞房了,更何況,此刻再想到了花夙揚的話,他的心中便更多了幾分緊張的期待。

他倒是真的希望三年前的那個人是她。

“嗚、、、、、”被他霸道的吻著,感覺到他的手上的動作,秦可兒輕呼出聲,隻是,他卻是更加的用力將她攬入懷中,再次狠狠的吻住了她,根本就不給她半點的拒絕的機會。

“師兄,師兄。”偏偏又是恰在這種時候,花夙揚再次的推開了房門,看到房間裏緊緊的擁在一起的吻的火熱的兩人,花夙揚唇角狠抽,完了,完了,這一次,估計師兄真的能扒掉他一層皮去。

果然,下一刻楚王殿下一張臉瞬間的陰沉,極為的難看,難為的恐怖,似乎可以隨時都能夠滴下雨來。

“花夙揚,你最好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否則、、、、、”楚王殿下冰冷的聲音驚起,帶著幾分咬牙切齒的低吼,更是驚人的危險。

“是,這件事情真的很重事,是關係到寒老爺子的。”花夙揚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想到此刻的目的,連聲說道,臉上也多了幾分凝重。

“外公?外公出什麽事了?”秦可兒驚住,神情間也多了幾分緊張,若是平時,她不擔心外公會有什麽事情,但是那個男人出現了,他可是什麽事都做的出來的,而且那個男人最擅長的就是玩陰的,所以,她不能不擔心。

“是,師兄讓我去查襄王的事情,然後,我便查到了,襄王讓人帶回一些書信,那些書信竟然都是寒老爺子以前對抗達魯國時,與達魯國王的一些書信,那時候達魯國還沒有跟天元王朝建交,還是敵對的,但是那些書信中卻完全是朋友之間語氣。”花夙揚沉了臉,一臉認真地回道,說話間,這才再次的走進了房間。

“那些信是真的?還是他捏造出來的?達魯國的王,外公跟那他是什麽關係?”秦可兒眉頭微蹙,想著以那個的陰險是什麽事情都能捏造出來的,若是那人捏造的這事就不怕。

但是,楚王殿下的臉色卻也是慢慢的變的凝重,一雙眸子轉向秦可兒,唇角微動,“這件事情是真的,那時候,本王剛好跟著寒老爺子,當年寒老爺子跟達魯國王一見如故,雖然當時兩國還是敵對的關係,但是兩人卻成為了知已,這也正是後來兩國之所以能夠建交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所以說,那些書信可能真的,但是那些書信是在兩國建交之前,這件事情就十分的麻煩,對寒老爺子極為的不利。”

秦可兒心中暗驚,她自然明白百裏墨的意思,雖然外公早已經辭官,但是在天元王朝的影響力還是極大的,皇上可是一直想要打擊外公的,隻是一直抓不到外公的把柄。

若是那人真的把這些書信交給了皇上,那麽外公隻怕、、、、、

一時間,三個都沒有說話,整個房間內,異樣的沉寂。

“要不,我想辦法去把那些書信偷出來。”花夙揚的性子是最受不了這種沉寂的,想了想,突然說道。

“不行。”“不可能。”

秦可兒與百裏墨幾乎是同時的回道。

“怎麽著?那人有那麽厲害嗎?竟然把你們兩個人都驚成這樣?”花夙揚見著兩人的反應,眸子微閃。

“明的或者不怕,但是,就怕他玩陰的。”百裏墨眸子微眯,緩緩地說道,“本王總覺的事情沒那麽簡單,雖然本王以前對襄王也並沒有太多的印象,但是總覺的這一次他回來,有些怪異。”

“我也有這種感覺,感覺到他絕沒那麽簡單。”花夙揚也沉了眸,神色略變。

“他就是素紅院的老板。”秦可兒的眸子望過兩人,看到他們明顯陰沉的臉色,暗暗呼了一口氣,低聲說道。

她覺的她現在的確不該再隱瞞了,是該告訴他所有的實情了,畢竟她知道,他們一直都追查素紅院某後老板的真正的身份。

“什麽?他是素紅院的那個謀後老板,你什麽知道?”花夙揚驚住,神情間快速的漫過明顯的錯愕,有些難以置信的望向秦可兒,“我們查了那麽久,都沒有查到他的身份,你怎麽能夠這麽確定他跟襄王是一個人?”

楚王殿下望向她的眸子中也多了幾分驚愕,心中微緊,難道她跟襄王之間、、、、、。

秦可兒的眸子望過楚王殿下,然後轉向花夙揚,神情間略顯幾分猶豫,這件事情,她是想要全部的告訴襄王,但是花夙揚。

“幹嘛,幹嘛,什麽事情還要瞞著我不成?”花夙揚一看她這神情便明白了她的意思,連聲抗議,“我為這事可是廢寢忘食,嘔心瀝血,你們要敢瞞我,我、、、、、”

“可兒,無防,他雖然平時嘴巴快了些,卻絕不會泄露半點不該泄露的事情。”百裏墨顯然是十分的信任花夙揚的。

“其實現在的襄王並不是真正的襄王,或者應該說他現在身體依舊是襄王的,但是靈魂並不是襄王的。”秦可兒見百裏墨如此說,便也不再猶豫,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緩緩地說道。

話語微頓,一雙眸子望向兩人,留意著兩人情緒的變化,畢竟這件事情太過荒謬,太過不可思議了。

“什麽?什麽意思?”花夙揚明顯的有些沒有聽懂,“怎麽叫他不是真正的襄王,不是襄王的靈魂?難不成他還換了個靈魂?”花夙揚這話明顯的是說說而已的。

“不錯,他的確是換了一個靈魂。”但是,秦可兒卻是接著他的話,極為認真的說道。

花夙揚徹底的驚住,那聲音中更是掩飾不住的錯愕,“什麽?你這話到底是什麽意思?換了個靈魂?難不成還是鬼魂附體?”

楚王殿下的臉色也是明顯的變了,一雙眸子望向秦可兒時也是滿滿的錯愕,還帶著些許地驚疑。

“也可以說是鬼魂附體,而且是另一個朝代,或者應該是另一個空間的靈魂穿越過來附在了襄王的身上。”秦可兒再次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說道。

“這?這怎麽可能?”花夙揚驚的身子都微微的後退了一步,實在無法相信這樣的事情,突然想到了什麽,驚聲問道,“你怎麽知道的?”

百裏墨望向她的眸子也微微圓睜,花夙揚此刻所問的問題也正是他想要問的,她是怎麽會知道這些的?

畢竟這樣的事情太過不可思議,即便現在的襄王真的不是原來的襄王了,她也不可能知道呀。

秦可兒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然後才再次抬起眸子,望向百裏墨,一字一字慢慢地卻是極為鄭重地說道,“因為,我也不是真正的秦可兒。”

“嘎?”花夙揚直接的當掉,一時間腦子明顯的有些轉不過彎來,隻是呆呆的望著秦可兒。

“你的意思是,你跟他一樣,都是靈魂穿越過來附體的。”百裏墨的眸子閃了閃,略帶試探地問道。

“是的,所以,我跟以前的秦可兒有著很大的不同,相信這一點,你們應該是清楚的。”秦可兒微微點頭,隨即補上了一句。

“是呀,我也一直奇怪,以前秦可兒可是又蠢又笨,什麽都不會,怎麽一下子完全的變了一個人。”花夙揚雖然覺的這件事情太過離奇,但是對於這一點,他也是一直奇怪的。

楚王殿下的眸子再次輕輕閃了閃,他也曾經懷疑過,畢竟,她跟以前的秦可兒相差太大,但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種原因,他一直以為秦可兒以前是故意的掩飾的呢。

“竟然?竟然真的有這樣的事情?”花夙揚仍就是一臉的難以置信,微微走近秦可兒麵前,細細的看了看,“那你現在是人,還是鬼呢?”

“應該是人吧?”秦可兒唇角微扯,這個問題,需要問嗎?

不過,隻他這意思裏,也就是相信她的話了,她本來以為他們不會相信,無法接受的了。

“恩,是人就好,要不然師兄娶個鬼回來、、、、”花夙揚極為認真的點了點頭。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