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73節

當時,所有的人都以為他們全家人都燒死了,包括他,所有的人,也都以為那隻是一場意外。

因為,誰都不會想到,一個隻有十二歲的孩子,會放火燒死了自己的父母,然後自己淡然的離開。

不知道是因為他心中的仇恨,還是因為心中的不甘心,或者是那樣的生活下,折磨了他的身心的同時,也讓他學會了自己生活,他竟然憑著自己的能力,上了大學。

然後,便遇到了秦可兒,又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見到了秦可兒的父親。

他曾經看到過母親的照片,在母親的照片中見到過那個男人,也知道,母親一切的悲慘的開始都是因為那個男人,所以,他一切的悲慘也是因為那個男人。

那一刻,他的心中便種下了變態的複仇的種子。

所以,接下來,他便刻意的接受她,追求她,然後娶了她。

然後,便有了後麵的悲劇。

可以說,因為童年悲慘的生活,他的性格完全是扭曲的,是變態的,所以,他真的是什麽事情都做的出來。

所以,他可以對她那般的殘忍,可以毫不手軟的,一個個的傷害著她身邊的親人跟朋友。

而以他的聰明,以他學過律法的專業,他更是把那一切做到滴水不露。

那時候,當她聽到他緩緩的講著那一切時,她的心更痛,更恨,他就算再不幸,也不可以成為他傷害她的親人的理由。

當時,她知道,已經完全瘋狂的他,絕不會輕易的放過她,因為,若是他有絲毫的放過她的心思,就斷然不會把他所做的那些事情告訴她。

所以,當時,她隻能裝瘋,裝傻。

心理完全變態的他,便把她送進了瘋人院,想要換一個方式繼續的折磨她,或者,在他的人生中,折磨人,傷害人,已經成了他唯一的樂趣。

那時候,她雖然是裝瘋,卻也因為承受了太重的打擊,心理上真的出現了問題。

後來,她遇到了晴,晴醫好了她,將她帶回了軍隊,更是教會了她很多,很多的東西。

三年後,宛如重生的她,再次的出現在了他的麵前,那一次,她是為著複仇而去的,所以,那一次,她做了完全的準備,本就是抱著必死之心而去的。

那時的他,已經完全的接管了她家族的所有的產業,而且還更加的做大,那時的他可以說是最為風光,最為瀟灑的時刻,更是受人矚目,受人尊重。

那時的他,顯然是最得意的,對於一個從小受到那般的折磨的,心理扭曲變態的他而言,那時候的他應該是感覺到無限風光的時候。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秦可兒與他同歸與盡,毀了他的一切。

但是,秦可兒怎麽都沒有想到,她竟然穿越了,穿越到了一個曆史上沒有了朝代。

她更沒有想到,他,竟然也穿越了,而且竟然成了襄王。

這樣的身份,加上他那變態的心理,再加上他在現代掌握的消息,秦可兒實在無法想像會發生什麽事情。

畢竟在現代,還有法律的限製,他怎麽著,都還是有所顧及的,他卻仍就做出那那些喪心病狂的事情。

而在這古代,身份,地位,勢力便可以決定一切,他身為襄王,已經有了為所欲為的資本。

難怪楚王殿下一直都沒有查到他真實的身份,因為,隻怕沒有人把這一切跟襄王聯係在一起,而以他在現代掌握的那些信息,想要瞞過楚王殿下,倒也是極有可能的。

秦可兒雙眸仍就緊緊的閉著,此刻的意識似乎更加的混亂,更加的迷漫,臉上的痛苦與恐懼亦是更加的漫開。

“可兒,到底是什麽事情,竟讓你恨成這樣,痛成這樣?”百裏墨此刻看著她的樣子,除了心疼,還是心疼,因為,此刻她這樣子也問不出什麽,他根本就無法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痛,恨、、、、”此刻,秦可兒不知道是聽到了他的話,還是因為自己心中太痛,太恨,再次喃喃的低語。

“可兒,不痛了,不恨了,我在這兒陪你著,咱不痛,不恨,好嗎?”聽著她喃喃的低語,百裏墨身子僵滯,更是痛的刺骨。

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事情,竟然會讓她痛成這樣,竟然當場噴出血來。

“師兄,這是可以讓她暫時冷靜的藥,先給服下吧,放心吧,她身體沒什麽問題,其實她這口血噴出來,對她倒也好,要不然悶在胸口,才更讓人擔心。”花夙揚拿著藥再次走了進來,連連把那藥遞到了楚王殿下的麵前。

楚王殿下沒有絲毫的猶豫,快速的接過藥,然後想要給秦可兒服下,但是,此刻,秦可兒卻是唇角緊閉,似乎拚命的在抵觸著一切,硬是不張嘴,不要說是這一碗的藥,就是一滴都進不去。

藥喂到她的唇邊,全都順著她的唇角流下。

楚王殿下微怔,想了想,然後便把那藥含在了自己的嘴裏,然後微微的服下身,對著的唇,俯了下去,然後慢慢的誘惑著她開口。

秦可兒的唇角仍就緊緊的閉著,仍就極力的抵觸著,但是,卻似乎又感覺到了什麽,突然的張開了嘴,一下子狠狠的咬住了他的唇。

“嗚、、、”百裏墨痛的低呼,但是,卻硬生生的忍著痛,沒有張口,他那口中的藥,硬是沒有流出一滴,趁著她張開嘴時,連連將那藥送給了她的口中。

“哎呀,她這是要變狗了嗎?怎麽動不動就咬人呀?”站一側的花夙揚隻看到冷氣倒抽,特別是看到師兄那也被咬的流血的唇,眼皮忍不住的猛跳。

咬成這樣,不知道師兄會不會痛呢?

此刻,楚王殿下仍就繼續口對口的再給秦可兒喂藥,所以,沒有功夫理會花夙揚的話。

要不然,花夙揚此刻說出這話,隻怕早就被楚王殿下直接的拍飛了。

“師兄,你就不怕,你這一碗藥喂下來,嘴唇都被她咬掉了。”花夙揚看著楚王殿下竟然一點都不怕,甚至再次的俯下身去,一時間,隻驚的目瞪口呆。

好在,這一次,秦可兒似乎略略穩定了一些,沒有再咬人。

“呼,好險。”花夙揚暗暗的呼了一口氣,“要不然,她再來這麽幾下,師兄你的唇可能就真的被她咬掉了,到時候,沒了嘴唇,那該是什麽樣子呀?”

很顯然,此刻的花夙揚又恢複了他那唯恐天下不亂的心理。

“滾。”楚王殿下將口中的藥喂秦可兒服下,直起身時,狠狠的低吼,臉上是毫不掩飾的危險。

“別呀,我走了,萬一再有啥情況怎麽辦?”花夙揚連連陪著笑臉向前,看到他的手臂上剛剛被秦可兒咬到的傷口,仍就滲著血,眉頭微蹙,“我還是把你這傷口給處理一下,別感染了,這咬的實在是太恐怖了,萬一得了啥失心怔、、、、、”

“花夙揚、、、、、”楚王殿下眸子速沉,冷冷的掃向他,“你若還想活命,就給本王滾出去。”

“嗬嗬,好,好,我走,我走,。”花夙揚對上他那眸子微微的輕顫,他本來也是想要緩和一下氣氛嗎。

“不過,師兄,這傷口還是處理一下吧,要不然,等她醒來,看到了,說不定她自己會後悔,心疼呢。”花夙揚終究還是有些不放心,那咬的傷口的確是太深了點。

楚王殿下眉頭微蹙,這一次沒有再拒絕,一雙眸子慢慢的望向秦可兒,更多了幾分複雜。

花夙揚這才再次的向前,先幫他清理了一個傷口上的血,然後拿出藥,擦了幾下,那傷口的血,便立刻的止住了。

“哎,這傷口還真深,她剛剛隻怕是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你這手臂要是再細一點,隻怕這肉都給咬掉了。”擦完了藥,花夙揚再次忍不住說道,花夙揚這張嘴是永遠停不下來的。

楚王殿下眸子微沉,這傷口的確很傷,足以看的出,她剛剛咬的有多麽的用力。

也足以能夠想像的出,她的心中是有多麽的恨。

“你說,女人為何都喜歡咬人呢,一個兩個都是這樣。哼。”花夙揚不知道想到什麽,微微搖頭,再次自言自語地說道。

楚王殿下並沒有理會他,隻當他是隨意的說說,一雙眸子仍就直直的望著秦可兒。

“師兄,她剛剛這咬的,隻怕比三年前,那人咬的更狠,這傷口隻怕到時候更深,哎,又要留下一個牙齒印,又、、、、、”花夙揚繼續自言自語地說道,隻是,他的那話語卻突然的停住,似乎突然的想到了什麽,那為楚王殿下擦傷口的動作,也瞬間的止住,一雙眸子快速的抬起,直直地望向楚王殿下。

“怎麽了?”感覺到他的異樣,楚王殿下這才轉眸望向他,看到他的神情,微愣,略帶不解,極少見花夙揚這般神情的。

“師兄,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花夙揚的手微微輕顫,望向他的眸子略略驚閃,聲音中似乎也帶著那麽幾分異樣。

“什麽?”楚王殿下眉頭微蹙,更多了幾分不解,一時間不明白他在說什麽。

“三年前的那個牙齒印。”花夙揚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眸子不斷的圓睜,明顯的多了幾分難以置信的錯愕,然後突然的站起身,快速的扯開了楚王殿下的衣衫。

楚王殿下也回過神來,大約的明顯了他的意思,神情速的一變,他不會是說他三年前的牙齒印跟、、、、、

“師兄,師兄、、、、、”花夙揚一雙眸子,快速的望了向楚王殿下肩膀上三年前的那個牙齒印,然後再轉向剛剛秦可兒在他的手臂上留下的牙齒印,身體明顯的僵滯,那聲音中也更多了難以置信的愕然。

楚王殿下的神情間也隱過幾分無法掩飾的錯愕,不會是真的吧?

“師兄,真的,真的一樣,她剛剛咬在你手臂上的牙齒印,跟你肩膀上,三年前的牙齒印真的是一模一樣的。”而接下來,花夙揚的一句話,直接的證實了他心中的猜測,讓他的身子狠狠的一顫。

“師兄,這齒印的大小,這牙齒印間的間距,這整個牙齒印的輪廓,全部都是一模一樣的,隻不過,三年前的那一個因為時間原因,略淡了一些。”花夙揚再次驚顫顫地說道,此刻的他,一臉的認真,一臉的鄭重,不帶半點的玩笑的意思,一雙眸子直直的望向楚王殿下,更是無法掩飾亦無法偽裝的驚愕。

楚王殿下的雙眸不斷的圓睜,此刻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一雙眸子緩緩的,再次望向此刻依在他的懷中,已經變的安靜的秦可兒,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突然感覺到一時間,心似乎停止了跳動。

難道說,三年前的那個牙齒印是她留在他身上的,難道說,三年前那個女人是她?

------題外話------

親們,為了楚王的,為了可兒,乃們的票票也該投出來了吧,不要再藏著了,55555

☆、103他真有個兒子?!再次見麵

難道說,三年前的那個牙齒印是她留在他身上的,難道說,三年前那個女人是她?

可是,這怎麽可能?

三年前,他跟她根本就不相識,當時,他在醫傷,她不懂武功,也絕對不可能走進他的地方的。

“師兄,會不會她就是三年前咬了你的女人呀?”花夙揚一雙眸子不斷的兩個牙齒印上來回的轉動,似乎想要找出其中不一樣的地方,但是卻發現,真的是一模一樣的,“師兄,這兩個牙齒印真的是一模一樣的,當年若不是她,是不可能留下一模一樣的牙齒印,所以,隻怕真的是她了。”

“可能嗎?”百裏墨眸子微眯,神情間隱過幾分沉思,即便那個牙齒印是一模一樣的,他都覺的這件事情實在是不可能。

不過,若真的是她,那倒是他最樂意見著的。

“可能,絕對可能。”花夙揚見他仍就一臉的疑惑,突然十分肯定地說道,“你想呀,你根本就不記的當時的事情的,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你竟然一點都記的,那還有什麽事情是不可能的呢?”

花夙揚一直對當年的事情不解,以師兄的警惕,別人對他做過什麽,他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所以,這件事情本來就是不可思議的。

所以,他覺的什麽都有可能。

楚王殿下唇角微抿,不再說話,因為,他對當年的事情真的是一點印象都沒有,腦中完全的一片空白,就如同根本什麽都沒有發生一般。若不是因為肩膀處留下的那個牙齒印,他真的是什麽都不會知道。

“師兄,你說,若真的是她,當時會不會還發生了別的事情呀?”花夙揚突然眯了眼,微微的向著楚王殿下靠近了些許,刻意的壓低了聲音,別有深意的說道。

“恩?”楚王殿下眉頭微蹙,顯然一時間還沒有完全的明白過他的意思來。

“你說,她都能把你咬成這樣,就不能再做點別的更激烈的事情。”花夙揚見他似不解,唇角微扯,那話語說的更為明顯。

楚王殿下的眸子微微的睜了睜,似乎快速的隱過幾分錯愕,又帶著些許的異樣的複雜。

一雙滿是震撼的眸子再次快速的望向懷中的秦可兒,還能有什麽激烈的事情嗎?

此刻的秦可兒因為喝了花夙揚的藥,已經安靜了下來,顯然已經睡著了。

所以,並沒有意識,不可能聽到他們的對話,更可能回答她。

“師兄,我記的當時你是在解毒的,那時候,你可是沒有穿衣服的,也就是說,她咬你的時候,你當時肯定也是不著寸縷,完全赤著的,就師兄你這身體,你這容貌,有哪個女人能夠抵抗的了呀,所以,師兄,你覺的,你當時有沒有可能被她吃了?”花夙揚向來都是有什麽說什麽,什麽都敢說的,而此刻,他說出這話時,更是一臉的興奮。

若真是那樣,這件事情就更有意思了。

楚王殿下的喉結下意識的滾動了一下,暗暗的吞了口口水,望著秦可兒的眸子中更多了幾分複雜。

若真的是她?!她真的會對他做了什麽嗎?

“我覺吧,這個牙齒印極有可能就是在她最興奮,最激動,情難自禁,無法控製的時候咬下的,要不然,她根本沒有理由突然咬你一口呀,而且她也不可能就隻是那麽咬你一口就完了,隻咬一口,什麽都沒有做,這也說不過去,說給誰聽,誰都不相信呀。”花夙揚越分析,越覺的有可能,畢竟,當時師兄啥都沒有穿,一個女人就那麽上去咬一口,然後啥也不做,直接離開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小,太小了。

而更重要的是,當時師兄中了毒,是不能動的,那麽若真有女人對師兄做出什麽,那就更有可能了。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女觀音[揚善] 家養小嬌妻 (快穿)改變劇情的正確方法 大明奸妃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