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68節

天呢,看來,上天還是十分的垂愛他的,不但讓他們再次的相遇,還給了他這麽一份厚禮。

“是,是我們的孩子。”寒殤衣自然也感覺到了他的狂喜,依在他的懷中,亦是滿滿的幸福。

“我有孩子了,哈哈哈,我有孩子了,我做父親了…。”北王聽到她的回答,突然的大笑出聲,一瞬間,整個平原上都是他那興奮的毫不掩飾的笑聲,直透過層層的雨水,不斷的延展到遠處。

北王的侍衛,一個個瞬間的呆化,天呢,那是他們的王嗎?是嗎?

他們的王竟然笑了,而且還是這般的毫不掩飾的大笑。

他們跟在王的身邊這麽多年,還是第一次見王笑。

王後的魅力還真是大呀,而且,聽王這意思,他們是有小主子了。

這可是真是喜事呀。

“我們的孩子,他們、、、、”北王的笑聲略略低了些,隻是,那聲音中更多了幾分激動,突然想起了先前她說的話,眉頭微動,急聲道,“你說,我們的孩子叫什麽?可兒?秦可兒嗎?現在的楚王妃?”

“是呀,你怎麽知道?你見過她嗎?”寒殤衣微怔,略略帶著幾分驚疑,難道說,他跟可兒已經見過麵了。

“是,我已經見過可兒了,難怪,難怪我總是覺的她那般的親切,總想跟她多靠近一些,舍不得離開,原來,她竟是我的孩子,真是天意呀。”北王終於知道自己為何對可兒會有那麽一些奇怪的感情了,為何會在離開京城時,還想要去見她一麵了,原來,她竟是他的女兒。

可兒那丫頭,他見第一眼,就喜歡,不虧是他的女兒,十分的優秀。

隻是,他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情,臉上的欣喜,瞬間的止住,再次連聲問道,“你?你嫁的人是秦正森?”

問出此話時,北王的呼吸有些緊迫,心微微的揪起,那天,可兒急著離開,說要要去救她的娘親的。

那麽救的應該是她。

“是。”寒殤衣此刻再聽到提到秦正森,心中微沉,若知秦正森那麽狠,她當初就不該怕秦正森難堪而顧及太多。

“那麽,你的毒已經解了嗎?”北王的聲音中更多了幾分緊張,手握住她的肩膀,這才連連的將她推正些許,一雙眸子直直的望著她,查看著她的情況。

寒殤衣微怔,眉頭微動,他?他知道她中毒的事?

一雙眸子微微的閃了閃,但是終究是無神的,所以此刻隻是直直的望著他的胸前,並沒有太多的移動。

若是讓他知道了她現在的真實的情況,還不知道他會傷心成什麽樣子。

她本來也隻是想找到他,讓他跟可兒淩兒相識,其它的她不敢再奢望,也不想讓他為她擔心。

“你?你的眼睛?”隻是,北王的何等精明之人,一下子便看到她的眼睛不對,驚起的聲音中明顯的多了幾分輕顫,而握著她肩膀的手也忍不住的發抖。

她的眼睛看不到,怎麽會這樣?

“我給可兒的藥沒有解去你身上的毒嗎?”楚王的聲音忍不住的顫抖,他明明把七麟凝血珠給了可兒,可兒定是為她服下了,為何她的眼睛竟然會看不到了?

寒殤衣聽著他的話,便也慢慢了是怎麽回事了,可兒說過,是有人給了她解藥,才解了她的毒,想必那人是就是他了,遂輕聲說道“你給的解藥,已經解了毒,隻是眼睛暫時還有點小問題,江神醫說很快就會好的。”

此刻,暗中跟來的江神醫正站在馬車下麵,微微的搖了搖頭。

北王此刻所站的位置恰恰能夠看到江神醫的位置,神情微變,瞬間的明白了什麽,一雙眸子望向寒殤衣時,更多了幾分沉痛。

他知道她是怕他擔心,所以刻意的瞞了他。隻是不知道真實的情況是怎麽樣的?

“我們回京城吧,可兒跟淩兒都在京城,我們回去一家人就可以團聚了。”寒殤衣並不知道江神醫就在不遠處,也不知道北王此刻的心思,微微揚起唇角,一臉期待的幸福,她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這個了。

“恩,你先坐下休息一會,我去馬車弄一下。”北王暗暗呼了一口氣,低緩的聲音中盡量的平靜,隻是一顆心卻是不斷的懸起。

他要知道她真正的情況。

“好。”寒殤衣不疑有它,畢竟她並不知道江神醫跟來了,而除了江神醫跟可兒,其它的人都不知道她現在真正的情況,所以她此刻也根本就沒有想到那種可能。

北王扶著她坐在馬車上,深深的望了她一眼,然後才躍下了馬車,直接的走向了江神醫,江神醫會意,微微向遠處走了一段距離。

等到確定寒殤衣聽不到的位置,才停了下來。

“您就是北王?”江神醫望著眼前出色的男人,神情間是從未有過的佩服。

“是,我想問一下江神醫,我夫人現在到底是什麽情況?”北王低聲應著,毫不掩飾,而且一句話中有著幾信信息都讓江老爺又驚,又歎。

他身為北洲之王,此刻竟然有我自稱,而且,此刻,他竟是直接的稱寒殤衣為他的夫人,足見他對寒殤衣的愛有多深。

“北王要有心理準備。”江神醫深深歎了一口氣,此刻都覺的上天太殘忍,一個這般善良無辜而堅強的女子,一個這般出色的男子,上天怎麽忍心這般的對他們。

“說吧。”聽著江神醫的話,北王的心一沉,雙眸微閉,看來,這情況很嚴重。

“雖然有北王的七麟凝血珠,但是她的毒,並沒有完全的解,這毒太厲害,會快速的侵蝕她的身體,所以,她會在一兩年後,快速的衰老,她的眼睛,其實也是器官衰竭的原因。”江神醫頓了頓,慢慢地說道,雖知這對他太殘忍,但是卻也不得不告訴他。

一瞬間,北王的身子猛然的僵滯,甚至猛然的搖晃,差點摔倒,怎麽可能?怎麽可能會這樣?

一兩年後,她會快速的衰老,也就是說,她隻有一兩年的時間?

北王的眸子緩緩的閉起,想要隱去那無盡的痛,隻是,卻發現毫無用處,竟是傷的更痛,口中似吃了黃蓮,直苦到了心底。

上天為什麽要這麽對她。

這一瞬間,他閉起的眼角,竟然有著一顆淚珠滑下,一瞬間,天地變色,日月淒然,萬物垂憐,周圍的氣息中滿滿的都是傷悲。

一瞬間,那雨水突然的又急又大,猛然的侵下,似要掩去他眼角的淚珠,卻竟是無用,因為,他的那滴淚,凝聚了太多,太多的東西,是什麽都掩不去,化不掉的。

江神醫縱是男子,又是大夫,見慣了生死的,此刻看著都忍不住的心痛,更是驚的心中發顫,這個男人那可是天下最尊貴,最高傲,最霸氣,最狂妄,也是最強大的男人,但是此刻,他卻哭了。

有道是男兒有淚不輕彈,隻因未到傷心處,更何況是像他這般強大,高傲的男人,此刻,他是痛到了何種的地步,竟然會流下了眼淚。

“北王。”江神醫低聲輕呼,想要化開他那凝聚的痛,也是想要提醒他。

“可還有法子?”北王微微的睜開眸子,卻是直直的望向馬車中正在等待著他的寒殤衣,聲音一出,竟是讓人心碎的嘶啞,一瞬間竟是無盡的滄桑。

似乎隻是微微閉眼的一瞬間,便一下子滄桑了很多年。

曾有人因為傷痛一夜白了發,此刻,北王的痛,隻怕遠遠不比那人的少。

“有,據說神峰之顛有一種花,可以讓人不老,若能找到那花,便可救王後。”江老爺子微怔,連聲說道,這話,他曾對可兒說過,那時候他隻當是一個傳說,但是此刻麵對北王時,他卻突然有了無限的希望。因為,放眼天下,就沒有北王做不到的事情。

“好,好,好,我相信上天無絕人之路,我一定會找到那株花的。”北王連聲說了幾個好字,隻是,沒有人知道,他這好字是何意思。

“更何況,還有兩年的時間,我已經知足了,那怕是一天,已經是上天給我們的最大的恩賜,所以,我會用我的全部去珍惜每一天。”北王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望向寒殤衣的眸子是滿滿的深情。

聽著他這話,江老爺子更是震撼到心底。

這個男人,當真是天之嬌子,麵對這樣的處境,竟能說出這樣的話,這樣的氣魄,豈是一般人能有的。

“秦正森。”片刻後,北王神色一變,那滿是沉痛的眸子中突然驚起嗜血的殺意,席卷著驚天動的地危險,一字一字的話語,更是讓人毛骨悚然的恐懼。

江神醫看著他那眼神,都忍不住的驚顫,江神醫知道,接下來,秦正森定然會很慘,很慘。

“來人。”隨即,北王轉向後麵的馬車,冷聲命令,很快的,便有一個侍衛閃到了麵前。

“傳今天元王朝的皇上,廢了秦正森的丞相之職,將他放逐,再傳出孤王的索命令,令天下之人株殺秦正森。”北王的唇角微動,一字一字的話語隻是聽著便讓人驚心滯血,那話語更是霸氣狂妄。

對於元王朝的皇上,他亦是用的傳今,將他那王者的獨尊張揚到了極致。

而聽到北王說出索命令時,侍衛的身子明顯的一僵,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錯愕,甚至還隱著些許的害怕。

連北王身邊的侍衛,都驚成這樣,足見這索命令有多麽的可怕。

江老爺子更是雙眸圓睜,瞬間驚滯,他還是聽他的師傅說起過北洲的索命令,隻有北洲之王有權力發出,而一但傳出這索命令株殺之人,那以後定是天天生活在水深火熱,生不如死。

因為,這索命令,並不是立刻的要了秦正森的命,而是如地獄閻王的索命,如十八層地獄般酷刑,每天,都讓秦正森經曆一次生不如死的痛苦,卻又不能讓他立刻死去。

索命令一出,那就是針對整個天下的,整個天下的人,收到命令,都會想著法子的每天讓秦正森生不如死上一次。

他先讓天元王朝的皇上廢了秦正森,放逐,然後才傳出這索命令,如此一來,不但會讓秦正森每天都經曆著生不如死的折磨,而且每天都生活在恐慌之中。

更何況還是麵對全天下之人的追殺

而且,秦正森想自己求死都沒能,因為索命令一出,沒有北王的命令,其實是不允許秦正森死去的。

不得不說,這種懲罰當真是殘酷的。

也不得不說,此刻的北王是真的震怒了。

“是,屬下遵命,立刻去辦。”那侍衛快速的恢複了平靜,恭敬的應著,然後快速的離開。

江神醫微微的搖頭,有道是自做孽不可活,這話真是一點都不錯。

若是秦正森不是那般的狠毒,不是貪心不足,當初若是他放過寒殤衣,不但能夠得到那巨大的財富,甚至還可能得到寒殤衣的感激。

那秦正森這一生定當是華容無限的,隻可惜呀,可惜他太狠,太自私,太沒人性了。

江老爺子知道,這索命令一出定會震撼天下的。

隻是,不知道這北王會不會回去見可兒他們。

“還要請江神醫陪同我與夫人一起去尋找神顛之花,因為我夫人如今這樣的情形,也隻有江神醫可以保她安全。”北王再次轉向江老爺子時,剛剛臉上的殺意已經隱過,換上幾分尊重。

“能為北王效勞,那是江某的榮幸。”江老爺子身子微直,鄭重回道,放眼天下,有多少人想要為北王做事,隻可惜都沒有那樣的機會。

更何況,北王如今對他是這般的客氣,北王的一個請字,那怕此刻要了他的命,他都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

北王重新走回了寒殤衣的馬車前,立刻的便有侍衛向前,手直接的握住馬車後方,用力的一抬,竟然直接的將馬車抬了起來,然後,又穩穩的,平平的推向前,就那般輕易的將馬車推出了水坑。

隻看的那些忙活了半天的護衛目瞪口呆,更是汗顏,他們這麽多人整了半天一點效果都沒有,人家一隻手,輕輕一舉就把問題解決了。

這人跟人原來真是不一樣的。

哎,不愧是北王的人呢。

“走吧。”北王上了馬車,再次將寒殤衣攬在懷裏,輕聲說道“走吧。”

“現在就回京城嗎?好呀,你很快就可以見到淩兒跟可兒了,我們也終於可以一家團聚了。”寒殤衣隻以為他是要回京城,唇角微揚,綻開滿滿的輕笑。

一想到那樣的情形,她的心中就好滿足,好幸福。

“殤衣,我們先不急著回京城,我想先帶你去醫治好你的病。”北王暗暗呼了一口氣,雖然心疼,卻仍就用盡量平和的語氣說道。

二十年了,他這才終於知道了她的名字,二十年前,他身受重傷,當時意識都有些不清晰,而終於清醒後,她便失蹤,他甚至都沒有來的及問清她的名字。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讓他們錯過了二十年。

“恩?”寒殤衣有些不解,“其實我的病不要緊的,我們還是、、、、、”

“殤衣,我都知道了,你不必瞞我,剛剛江神醫全都告訴我了,所以,我們現在要去找神顛之花,暫時先不要去找可兒跟淩兒。”北王攬著她的手,微微緊了緊,輕輕打斷了她的話,更是心疼不已,她是為了不想讓他擔心,所以才瞞著他的。

“江,江神醫?”寒殤衣驚住,一臉的錯愕。

“王後,我其實一直暗中跟著王後。”站在一側的江神醫連連出聲。

“王,王後?誰是王後、、、、、”寒殤衣卻是更加的驚滯。

“我是北洲的王,你是我的女人,自然就是北洲的王後。”北王看著她一臉的錯愕,輕聲解釋著,那風淡雲輕的話語,就如同談論著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寒殤衣微怔,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是北洲的王,不過隨即一想,他是什麽身份其實對她而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人,他的心,不是嗎?

所以,她的神情間此刻也並沒有太多的異樣,反而相對的可以說是極為的平靜的。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