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67節

“主子,前麵有輛馬車卡住了。”侍衛停住馬車,恭敬的稟報道。

“恩?出去看看。”馬車上的男人,低聲應著,眉頭微蹙,突然的起身,出了馬車。

一時間,侍衛直接的驚住,主子向來極少理會其它的事情,像這種情況肯定是不管不問,等那馬車走了,再走。

這會竟然起身,出了馬車。

此刻,馬車上的人正是北王。

若是平時,遇到這樣的事情,他肯定不會理會,但是此刻,不知道為何,他的心,似乎感應到了什麽,似乎有著什麽在呼喚著他。

促使著他出了馬車。

出了馬車的那一瞬間,他的眸子望向前麵的馬車,似乎隻是一瞬間的便定住,似乎在那馬車裏有著什麽東西正在呼應著他。

一時間,他那眸子再移不開絲毫。

是的,江神醫曾說過,那七麟凝血珠帶久了是有感應的,寒殤衣服下了那凝血珠,所以,北王能夠感覺到她。

或者,這就是天意。

藍思冰,原本是想要故意調開北王,不讓他見到寒殤衣的,偏偏寒殤衣又決定要去雪山。

可以說,藍思冰在一定程度上,倒是幫助了他們。

要不然,他們也不可能在這兒遇到,當然,若是寒殤衣不是服了北王的七麟凝血珠,北王可能也感應不到她,或者此刻也不會出了馬車。

而就在北王的眸子直直的望著馬車時,馬車上的寒殤衣似乎也感應到了什麽,雖然她的眼睛看不到,她還是摸索著掀開了馬車的簾子。

一直直直的盯著馬車的北王見著那馬車的簾子掀開,猛然的僵滯,一雙眸子遽然的睜大,緊緊的鎖著馬車上那露出的容顏,一時間,感覺到自己的心跳似乎停止了。

而全身的血液偏偏卻又沸騰著,向來波瀾不驚的北王,此刻再無法平靜,竟然全身都忍不住的發著顫。

------題外話------

親們,見麵了,終於見麵了,激動呀,、、、、看在影這麽辛苦的份上,親們的票票能不能多投幾張呀?

☆、100父親威武,終於相認,北王震怒的後果

向來波瀾不驚的北王,此刻竟然全身的發著顫。

有那麽一瞬間,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向來強大的可以說是天下無敵的他,此刻甚至忍不住的害怕,他怕,怕這隻是他的幻覺,或者隻是像以前一樣是他的一個夢,夢醒了,人便消失。

他無法忍受那樣的殘忍,真的無法忍受。

所以,此刻北王隻是直直的站在馬車上,沒有動,或者是不敢動,隻是,那麽直直的望著馬車中半掩半露的人兒。

身子輕顫的越來越明顯。

馬車上的侍衛看著自己主子的異樣,一個個都是滿臉的錯愕與不解,王這是怎麽了?他們跟在主子身邊這麽久,還從來沒有見過主子這般。

雨下的不大,卻也不是小,雨水很快便打濕了他的衣衫,濕了他的眉,濕了他的發,濕了他整張的臉,雨珠滿滿匯聚,從他的臉上滑下。

如此情形,若換了別人定成了落湯雞,極為的狼狽了,但是,此刻這人是他,便獨成了雨中一道最亮眼的風景,自然成畫,自然之色為景,他是那畫中最璀璨的靈魂。

前麵,推馬的護衛個個看呆了眼,即便親眼所見,都極難相信這天下竟是這樣的人,不要是說女人見了,就是他們身為男人的,見此情形,都神魂顛倒。

他那渾然天成的霸氣與魄力,那與生俱來的尊貴與孤傲,那俯視天下獨尊的王者風範,更是讓眾人震撼心底。

讓人隻一眼,便心甘情願的臣服,想要拜跪在他的麵前。

甚至有幾個護衛已經忍不住的,下意識的跪了下來。

馬車上,寒殤衣雖然看不到,此刻卻也能夠感覺到那目光的注視,感覺到那目光中的熾熱,感覺到那目光中的執著,也能感覺到那目光中的狂喜下的害怕。

她清楚的感覺的到此刻是有人在直直的望著她的。

那一瞬間她突然感覺到心跳的失去了節奏,似很快,快的控製不住,隨時都會跳了出來,又似是很慢,慢的快要停止不動。

“是何人在望著我們?”寒殤衣看不到,隻能問向身邊的丫頭,隻是,此刻,她那聲音一起,連自己都驚住,她那聲音中亦帶著明顯的緊張。

她在緊張什麽?

她身邊的丫頭早已經看直的了眼,呆呆的,愣愣的望著對麵馬車上的男子,已經完全的迷了神,失了魂,不知身在何處了?

所以,一時間,都沒有聽到寒殤衣的話。

“是有什麽人在看著我們嗎?”寒殤衣沒聽到她的回答,再次忍不住的問道,說話間,還輕輕的拉了一下那丫頭。

那丫頭終於回了神,不過一雙眸子卻仍就直直的望著北王,無法離開,或者此刻已經忘記了移開眸子。

“是的小姐,是有個男人是望著我們。”那丫頭倒還算不錯的,這種情況下還能回答,如今回答的倒也完整。

“男人?”寒殤衣微微蹙眉,以前,若有男人望向她時,她定會厭惡,定會全身的不舒服,為何此刻卻沒有呢,心底反而似乎有著一種異樣的期待。

“是,是個男人,那個男人好好看,奴婢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麽好看的男人呢。”那丫頭畢竟是女人,而且還正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小丫頭,怎麽能夠經的住這般的誘惑呀,再次忍不住的補充道,一雙眸子不斷的發著亮光。

“好看?有多好看?”寒殤衣的心猛的一顫,好看的男人,若說好看,隻怕放眼天下,沒有誰能比的上他好看。

“很好看,很好看,好看到無法形容,比少爺還要好看上好多倍呢。”那丫頭豈能形容的出來,隻是有最簡單的詞來表達。

她所說的少爺,自然是指寒逸塵,他們的少爺可是天下數一數二的美男子,已經夠好看的了,沒有想到,這個男人比少爺還要好看上很多。

寒殤衣的身子僵滯,握著簾子的手卻是忍不住的輕顫著,好看無法形容,比塵兒還要好看上好多倍?

是,是他嗎?會是他嗎?

可能嗎?會有那麽巧嗎?她剛要去找他,他就出現在她的麵前了?

那熾熱的讓人無法忽略的目光,更讓她的心亂成一團。

隻可惜她的眼睛看不到,所以無法知道是不是他,這一刻,她真的好恨,好恨,為何她的眼睛看不到呢?

寒殤衣下意識的微微向前探著身子,想要起身,隻是,眼睛看不到,畢竟不方便,一時間,不知道被什麽拌了一下,身子微斜,直直的向前倒去。

而此刻那丫頭顯然正看的入神,也沒有意識到寒殤衣的異樣,等到發現時,寒殤衣的身子已經快要載到馬車上,她已經無力挽救了,隻嚇的心驚肉跳,忍不住的驚呼,“小姐、、、、”

站在馬車上似乎石化了的北王猛然的驚醒,根本來不及思考,身體已經比思緒更快一步的閃了過去,急急的抱住了她,將她攬入了懷中。

感覺到她那柔軟的身體,感覺到她那淡淡氣味,感覺到她那緩緩的呼吸。

他的心,終於安靜了,熟悉,一切都是那麽的熟悉,那是一種刻骨銘心的熟悉。

是她,真的是她,他不會認錯,絕不會認錯,真的是她。

這一刻,北王終於可以確定,真的是她,正是他找了二十年心心念念的人。

“是你,真的是你,我終於找到你了。”一個側身,他將寒殤衣緊緊的抱進懷裏,攬在她腰上的手不斷的收緊,收緊,緊的似乎都快要把她揉進他的身體中,那喃喃的聲音中,有著太多的欣喜,太多的激動,卻仍就帶著幾分如夢般的恍惚。

即便此刻已經將她攬入懷中,他仍就有些不敢相信。

“是你嗎?”此刻的寒殤衣更是如在夢中,那喃喃的聲音聽起來更是帶著幾分縹緲,她不敢相信,她跟他就這麽相遇了。

“是我,真的是我,二十年了,我終於找到你了。”北王聽著她那聲音,唇角微微勾起一絲輕笑,那是一種帶著無限幸福的笑。

“是呀,二十年了,已經二十年了。”寒殤衣的聲音中也多了幾分真實,喃喃的低語著,心中有著太多的複雜。雖然她看不到,但是卻能夠感覺到的他。真是的他。

二十年了,但是,她卻是才剛記起不久,雖然記起的時間不長,這段時間,她卻每每想起,便忍不住的心痛。

那他呢?

他肯定沒有她那般的幸運,他隻怕是已經痛了二十年了,想到這些,寒殤衣的手也驚顫顫的環上他腰,攬住了她。

馬車上,丫頭的一雙眸子不斷的圓睜,一臉的難以置信,一臉的不可思議,這個好看的不能再好看的男人,竟然是跟小姐認識的,而且,似乎還不是一般的關係。

馬車下的護衛也一個個紛紛愣住,這位天下獨尊般的男人,竟然上了他們的馬車,抱住了他們的小姐。

同樣的,另一邊的侍衛也是一個個驚的目瞪口呆,不過卻也都隨即明白了是怎麽回事,能夠讓王這般的,放眼天下隻有一個人,那就是他們的王後。

很顯然,他們的王已經找到王後了。

二十年,終於找到,以後,王就不必再那麽痛苦了,侍衛們都紛紛為自己的主子鬆了一口氣。

“你去了哪兒?你可知,我這二十年一直都在找你,每年我都會會去雪山,一待就是一兩個月,隻為了見你。”北王的手已經緊的不能再緊,卻仍就不想放鬆,或者不敢放鬆,他怕,他一鬆開,她又會不見了。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正是要去雪山找你的。”她的心突然的揪起,痛的無法呼吸,她知道他一定會找她,一定會在雪山等她,所以,她一恢複了記憶,就想著要到雪山。

因為,她知道在雪山一定能夠等到他。

“為何不早早來?那樣我們就可以早些見麵,不必等了二十年。”北王的聲音喃喃在她的耳邊傳開,並不是怨她,而是遺憾,而是心痛,他們不應該浪費了二十年的。

“我,我有件事情想告訴你。”寒殤衣的臉靠在他的胸前,想了想,然後慢慢的開口,這件事,她是肯定要告訴他的。

“恩,你說,我聽著。”北王仍就攬著她,溫柔如水,寵愛如絲。

“其實,二十年前,我嫁了人。”寒殤衣暗暗的呼了一口氣,低低的聲音中,帶著些許的沉重,她不想瞞他,也不能瞞他。

因為,她不說他也會知道,那麽她情願是她親口來告訴他這件事情。

聽到她的話,北王的身子猛然的一滯,攬著她的手也突然的一顫,不過,隨即臉上卻漫開了淡淡的欣慰,“隻要你現在在我的身邊就好。”

她現在出現在這兒,而且,她剛剛也說過,她是要去找他的,那麽,說明,她現在可以回到他的身邊,完全的屬於他了。

他早就想到過很多可能,比這種更殘忍的都有,他甚至想到她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如今,她能好好的出現在他的麵前,他已經知足了。

寒殤衣的身子也跟著輕顫,她萬萬沒有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心中滿滿的幸福,滿滿的感動,感動之中卻更是忍不住的心痛,這個男人是愛的有多深,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二十年前,我中了索羅門的噬情毒,忘記了我們之間的一切,所以,才嫁了他,不過,我雖嫁了他二十年,卻並未與他同房,即便不記的我們之間的事情,我的心下意識中的還是排斥著除你之外的任何人。”寒殤衣再次低聲解釋著。

北王微怔,神情一時間變的十分的複雜,有痛,有怒,更有著喜,隨即唇角慢慢的綻開了輕笑,雖然他告訴自己不在乎她二十年來發生了什麽。

但是,心底卻終究還是在意的,畢竟她是他用生命愛著的女人,因為愛,才更是在意,所以,聽她這麽說,這一刻的,他的心中是滿滿的幸福。

而更讓他感動的是,她即便忘記了他們之間的一切,心底裏,還是愛著他的。

“而且,我還生了可兒跟淩兒。”寒殤衣頓了頓,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慢慢地說道。

而這一瞬間,北王直接的石化,她說,他生了可兒跟淩兒,兩個孩子?

而她先前說,她雖嫁了人,但是並未與那人同房,那麽,她的意思就是說,她給他生了兩個孩子?

給他生了兩個孩子?

天呢,這是真的嗎?是真的嗎?

“是真的嗎?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這一刻,北王激動有些不知所措,興奮的如同一個孩子,急急的難以置信的追問著。

他的孩子,他已經當父親了?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