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61節

“秦正森,殺你,我都嫌髒了我的手。”秦可兒微眯的眸子多了幾分厭惡,若非親眼所見,她都不知道,一個人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

權宜之計,給娘親下毒,竟然是權宜之計,不知道是什麽毒,打死她她都不相信秦正森事先不知道是什麽毒。

隻怕就是因為知道那毒的厲害,他才下手的。

像這樣的人,殺死十次,百死,都不足以泄恨。

像他這樣的人,留在世上,當真是天理不容。

但是,秦可兒知道,她不可以動手,畢竟她現在是楚王妃,楚王妃殺了丞相,給楚王殿下帶來的麻煩無可估量。

所以,她就算再痛,再恨,也不能太衝動,不能不顧及其他,更何況要對付秦正森有的是辦法可以讓他生不如死,這麽殺了他,實在是太便宜了他。

秦可兒微微閉起眸子,隱去眸子中所有的情緒,暗暗呼了一口氣,然後突然的轉身,向著房外走去,甚至忘記了把手中的劍還給飛鷹、

飛鷹看著她的身影,實在不忍,也更是佩服,王妃是何等的堅強呀,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卻還這般強硬的支撐著。

他原本以為,王妃會真的殺了丞相,因為,那樣的情況下王妃做出怎樣的事情,都不過分。

他甚至想好了,若是王妃殺了丞相,他會把所有的責任都攬在自己的身上。

因為,他知道,若王妃真的那麽做了,對王妃,對王爺都會有致命的麻煩。

但是,最後一刻,王妃卻忍住,他知道,王妃肯定是想到了事情的後果,他不敢相信,在這樣的打擊之下,王妃竟然還能夠保持冷靜,還能夠停住。

她到底是一個怎麽樣的女人呀?!

難怪以前對女人向來都不屑一顧的王爺會這般堅持,用盡心思的娶王妃了。

這樣的女人,換了是誰,都會好好的珍惜,當然,像王妃這樣的女人,一般人肯定是配不上的,也隻有主子夠資格。

秦可兒拿著劍出了房間,行走的身子略顯僵滯,那些聽到秦正森的慘叫聲趕來的眾人看到她的樣子都驚的倒抽了一口氣,一個個嚇的連連後退,為她讓開了路。

秦可兒略略僵滯的移動著腳步,向著靜落軒走去,此刻的心情卻更是沉重。

她知道,秦正森沒有完全的說實話,但是,有一點可能是真的,那就是那個男人。

很明顯,那個男人是針對她的,而映秋,娘親,都是因為她才受到這樣的傷害,都是因為她,又是因為她?

為什麽會是這樣?

所以,此刻,她隻是本能的向著靜落軒走去,意識甚至是有些恍惚的。連飛鷹拿走了她手中的劍,她都沒有發覺。

隻是,剛走到靜落軒,一道驚呼聲卻突然傳來,硬生生的驚醒了秦可兒。

那是娘親的聲音,娘親的聲音此刻聽起來,那般的無助,那般的沉痛,那般的絕望,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秦可兒回過神,臉色微沉,腳步卻快速的加快,急急的進了靜落軒,眼前的一幕讓她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一時間,隻感覺整顆心都被挖走了一般,痛的沒有了任何的知覺。

此刻的娘親摔倒在地上,因為看不見東西,所以手慌亂的揮著。

映秋一臉慘白的倒在門外,掙紮著想要起來,但是此刻的她,卻是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了。

更讓秦可兒心痛的是秦羿淩。

他也被人推在了地上,還沒有完全恢複的腿,直直的僵著。

“哈哈哈,小瘸子,你倒是起來呀,起來呀,你能起來嗎,廢物,你就是一個廢物,連走路都不會。”一個男子,站在秦羿淩的麵前,得意的大笑。

秦可兒沒有見過他,所以,不認識。

秦羿淩咬著呀,冷冷的盯著他,一臉的冰冷,更著倔強的傲氣。

即便此刻他的腿是殘的,但是那種孤傲中卻有著一種王者獨有的霸氣,那一刻,秦可兒眸子微閃,突然覺的此刻淩兒身上的氣場跟一個人很相似。

“表哥,他本來就不會走路,從小就不會。”站在一側的秦明露小聲地說道,臉上帶著幾分狠毒的笑。

“表哥,你別欺負他了。”秦明月說著好話,笑的卻更是陰險,那天,秦可兒放出狠話,府中沒有人敢再輕舉妄動,但是她卻不甘心,今天,剛好表哥來府中,她便與秦明露鼓動著表哥來靜落軒。

她就是要試試,秦可兒到底能夠囂張到什麽地步,更何況,表哥的身份特殊,秦可兒也不敢把表哥怎麽樣。

她還聽說了一個消息,說父親要休了寒殤衣。

而且到時候就算秦可兒知道了,她也可以完全的推到秦明露跟表哥的身上。

隻是,沒有想到,來到靜落軒,竟然看到了這樣的情形,寒殤衣瞎了,映秋傷了。

秦羿淩冷言趕人,得罪了表哥,表哥脾氣本就暴躁,那容的這些,當場發作,把秦羿淩帶推到了地上。

狠狠的揣倒了想要向前的映秋,而寒殤衣因為著急摔下了床,所以,秦可兒進來後,便看到了這一墓。

當然,秦明月不知道此刻秦可兒是在丞相府的,更不知道,秦可兒此刻去找秦正森算帳了。

飛鷹驚的全身發顫,在這種時候,怎麽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是誰活的不耐煩了非要作死呀。

這個時候王妃怎麽還能受的了這樣的刺激呀。

天呢,他真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事。

而看到倒在地上的映秋,飛鷹的臉色更是一沉。

表哥?秦可兒眉角微動,盧國公的兒子盧嚴明。

“哈哈哈,真的是個廢物呀,不會走,總能爬吧,那就給小爺爬一下。”盧嚴明笑的更是得意,不斷的羞辱著秦羿淩,甚至還伸出腳踹向秦羿淩。

就在盧嚴明的腳就要喘向秦羿淩時,秦可兒突然的向前,隨手拿起了一把椅子,便狠狠的砸在了他腿上,頓時,骨頭斷裂的聲音,殺豬般的慘叫聲,抽氣聲,幾乎同時響起。

飛鷹已經快速的向前扶起了秦羿淩,把他扶到了椅子上。

然後再次扶起了映秋,映秋的身子一僵,卻還是借著他的力道站了起來,然後又掙紮著將寒殤衣扶到了床上。

“我的腿,我的腿斷了,你,你竟然打斷了我的腿。”盧嚴明慘叫著,一臉憤恨的望向秦可兒。

“你的腿?哼。”秦可兒望向他,冷哼,一臉的冷冽,一瞬間如冰錐鋪地,瞬間的讓整個房間的溫度冰到了極點,“你覺的,你接下來還有機會哀歎你的腿?”

此刻,秦可兒的眸子中盡是滿滿的嗜血的紅焰,異樣的驚人,她握著椅子的手,不斷的收緊,收緊,但是卻偏偏還是不受控製的抖動著。

剛剛這一幕,讓她好不容易壓下的衝動瞬間的升騰,將她極力保持的冷靜完全的擊毀。

沒有人知道,當她剛剛看到那一幕時,心中有多痛,她的母親,她的弟弟,還是她視為姐妹的映秋,竟被人欺負到這種地步。

很好,有人在這種時候,還敢來惹事,當真是活了不耐煩了,既然他們要來送死,那就不要怪她了。

“你?你什麽意思?”一時間盧嚴明竟被她的樣子嚇住,說話都有些結巴,一時間竟然忘記了喊痛。

“我會用行動告訴你是什麽意思。”秦可兒眸子微轉,席卷的冰冷紛紛傳開,一時間,隻驚的在場的所有的人,全身發寒。

此刻,她那聲音更是比那來自地獄的閻王的聲音還是恐怖上幾倍。

“看來,有人把本王妃的話當成的耳旁風,好,很好。”秦可兒冰到滯血的眸子慢慢的轉動,一一掃過秦明露跟秦明月,毫不掩飾她此刻已起的殺意。

好,很好,既然她們不聽她的警告,還敢來惹事,而且還偏偏是在這個時候,把娘親等人欺負到這種地步,她今天若是饒過她們,她就不是秦可兒。

“可兒,表哥說好久沒見淩兒了,所以過來看看,我便陪著一起。”對上秦可兒的眸子,秦明月的身子明顯的一縮,猶豫了片刻,然後小聲地說道。

此刻,秦可兒的樣子太嚇人了,似乎隨時都能把他們吃掉一樣。

“是呀,是呀,我們就是陪表哥來看看,隻是,淩兒不歡迎表哥,要趕走表哥,表哥一時生氣,不小心把淩兒推到了地上。”秦明露見秦明月這麽說,也連連陪著小心說道。

她可還沒有忘記自己被秦可兒斷了一根手指的事情。

“表哥,我們還是先回去吧。”秦明月望向秦可兒,越看越驚心,越看越害怕,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強擠出一絲笑,意欲喊著盧嚴明離開。

“回去,你以為,你今天還能回去?”秦可兒嘟紅的眸子冷冷的望向秦明月,唇角突然炸開一絲輕笑,毛骨悚然的驚恐。

“什麽?什麽呀?你們怕什麽?她能敢怎麽樣?”盧嚴明畢竟是囂張慣了的,聽到秦明的話,卻是不以為然,不過看到秦可兒此刻的樣子還是有些害怕。

“表哥,我們還是回去吧,他們都要休息,就不要再打擾他們了。”秦明露是知道秦可兒的厲害的,她也是不知道秦可兒會突然出現,若是知道,她斷然不敢在這個時候聽秦明月的鼓動跟著來。

“今天,你們三個,誰也別想活著離開靜落軒。”隻是,秦可兒的眸子卻是突然快速的一轉,唇角再動,驚心滯血的聲音,再次一字一字的傳開。

她此刻這語氣,這神情都讓眾人完全的僵滯,而她這話語中的意思,更是讓人心驚肉跳。

飛鷹的眼皮跟著跳了幾下,看來,接下來王妃隻怕真的不會放過他們了。

秦明月瞬間的驚滯,對上秦可兒那嗜血的紅眸,一時間隻感覺到全身發冷,毛骨悚然的恐怖,一時間,竟感覺到雙腿似有些站立不住了,快要癱軟在地上。

經過了這幾次的較量,她已經知道現在的秦可兒已經不是以前的秦可兒,也知道現在的秦可兒是不好惹的。

但是,卻也絕對沒有想到,秦可兒竟然會是這般的恐怖。

秦明露此刻更是嚇的大氣都不敢喘,身子更是抖的如秋風中的落葉。

“嚇,嚇誰呢?笑話了,不能活著離開,你想怎麽樣?你又能把我們怎麽樣?我堂堂盧國公之子還怕你不成,我倒要看看,你敢怎麽樣?”盧嚴明也感覺自己的雙腿有些軟,但是,他卻斷定秦可兒不敢真的殺他們,畢竟他的父親可是盧國公,所以,此刻故意說明他的身份提醒著秦可兒。

“很好,那你就好好看著,看看我敢?還是不敢?”秦可兒冷冷的眸子再次掃向他,冰冷的眸子中那驚人的危險席卷著風暴,如狂魔亂舞般湧動侵蝕。

仍就握著椅子的手,更加的收緊,根本不懂武功的她,竟然硬生生的把椅子給捏裂了,裂開的木刺紮進了她的手心,深深刺入,鮮血的血痕慢慢的滲出,觸目驚心的恐怖。

飛鷹離她最近,看到好,驚的倒抽了一口氣,王妃此刻是有多麽痛,多麽恨,竟然把那椅子硬生生的捏裂了。

看著那流出的血,飛鷹想著,是不是應該提醒王妃包紮一下,但是,他知道這個時候王妃隻怕根本不會在意這些。

他提了,王妃也不會理會。

所以,隻能是暗暗擔心,暗暗著急。

這樣的王妃,看著真的讓人好心痛,好心痛。

此刻的王妃如同魔怔了一般,隻怕誰也阻止不了她了,誰也不能。

“可兒。”恰在此時,一道低沉的聲音突然響起,隱著冷,含著怒,更多的卻是難以置信的痛,他那深邃的眸子望向她時,更是無法掩飾的心疼。

他怎麽都沒有想到,一進靜落軒,竟然會看到這一幕,看到此刻這般的她,那一刻,他突然感覺心跳都要停止了。

特別是看到她手中捏裂的椅子,看到她掌心正滲出的血,那一刻向來冷靜的他,突然有了殺人的衝動。

秦可兒身子驚顫,隨著聲音轉眸,看到來人時,怔住,一時間突然感覺到鼻子發酸,突然感覺那強硬的堅持或者可以微微的鬆懈一下了。

他回來了,是他回來了,在她最痛苦,最孤立的時候,他回來了。

看到他的那一瞬間,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又回來了,又可以呼吸了,又可以跳動了。

飛鷹暗暗呼了一口氣,主子回來了,太好了,主子回來就好了。

楚王殿下忍著心痛,快速的走到了秦可兒的麵前,輕輕的拉開她的手,將那椅子從她的手中拿了出來,剛想要為她處理傷口。

“你終於回來了。”秦可兒卻突然張開雙臂環在了他的腰上,臉緊緊的貼在他的胸前,輕呼的聲音中有著太多複雜的情緒。

這一刻,她的心似乎突然找到了停靠的方位。

這些天,發生了這麽多的事情,她一直堅持著,強忍著,沒有人知道她有多麽的辛苦,但是,再痛,再苦,她都不敢有絲毫的鬆懈,但是這一刻,看到他,她突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這一刻,她覺的,她不必再堅持的那般辛苦,隻要他回來,她可以這般的依靠著她,不再是孤立絕戰。

她是他的男人,不是嗎?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女觀音[揚善] 家養小嬌妻 (快穿)改變劇情的正確方法 大明奸妃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