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58節

“不過,我相信公主是聰明人,應該不會做出那麽愚蠢的事情。”秦可兒看到她的樣子,心中暗暗好笑,再次緩緩地說道。

還真被她說中了,這公主是急糊塗了吧。

“你?你什麽意思?”北洲公主聽著她的話愣住,可能是剛剛真的受到了不小的打擊,所以,此刻一時間回不過神來,有些不明白秦可兒的意思。

“即便夫君是因為皇上的賜婚娶的我,那麽,若是皇上再次的賜婚,夫君便有足夠的理由拒絕了,不是嗎?”秦可兒微揚的眉角,笑意淡開,凝靜而立,站在北洲公主的麵前。

很清楚的告訴北洲公主眼前的現實。

即便皇上賜婚第一次有用,第二次也沒有用了,因為,她已經是楚王妃,而且還是皇上的賜的婚。

北洲公主完全的僵滯,一雙眸子沉了沉,隱過太多的複雜,不甘,極為的不甘,但是再不甘,她也明白,秦可兒此刻說的是事實。

而且,還有一個事實是她畢竟接受的,那就是,百裏墨已經娶了秦可兒。

她今天來,就是想要徹底的打壓住秦可兒,想要給秦可兒一個下馬威,甚至像以前逼走其它的女人一樣的逼走秦可兒的。

她原本以為,這應該是一件十分輕意的事情,因為,她要做的事情,沒有做不到的,更何況是對付一個女人,那要是她最擅長的。

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她不但沒能打壓住秦可兒,反而沒有給秦可兒造成任何的影響,到最後,秦可兒卻讓是一步一步的把她逼進了死角。

這怎麽可?怎麽可能?

她怎麽可兒會輸,而且還是輸給這個黃毛丫頭。

不,絕不可以,她不允許自己輸,北洲公主的神情微沉,冷豔的臉上多了幾分絕裂,一雙眸子望向秦可兒時,明顯的多了幾分冷意,唇角微動,剛欲再次開口。

“紅妝,她是百裏墨的王妃,也已經是百裏墨的妻子。”而就在此時,北王突然開了口,低沉的聲音,極緩,卻有著讓人無法忽略的氣揚。

他這話聽起似乎有些重複,但是,在場的所有的人,卻都瞬間的明白他這話的意。

楚王妃,那是一個稱呼,一個外人麵前的身份,而隻有妻子,才是一個男人真正認可的女人。

他說,她是百裏墨的妻子,便是明確的想要告訴秦紅妝,百裏墨娶了她,是把她當做妻子的,而非外人麵前的王妃。

他是何許人物,什麽事情,即便再複雜,隻需一眼,他便能透過所有的複雜看清本質。

百裏墨,他是了解的,不要說是皇上的賜婚,即便是上天的命令,百裏墨不想娶,也絕沒有人可以勉強他絲毫。

所以,百裏墨就是因為想娶她,才會娶她,絕不摻雜任何其它的原因。

秦紅妝也是聰明人,此刻沒有看清,隻是因為身在其中。

秦可兒望向他,心頭微動,這個男人問題看的透徹,話說的更是精辟。

隻是,他的那句,百裏墨的妻子,卻讓秦可兒心中微微的劃過幾分異樣,她自然懂的妻子與王妃之間的差別。

飛鷹的心中卻是有著幾分激動,沒有想到,北洲公主今天來找岔,沒有占到半點的便宜,還被王妃氣的半死,這一次,王妃絕對是完勝。

這不,連北王都開始幫著王妃了,而且,飛鷹心中最清楚,北王說的絕對是事實。

“王兄。”秦紅妝顯然沒有想到北王會開口,更沒有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王兄可是從來都不會管她的事情的。

這一次,王兄為何要這麽說,她覺的,王兄似乎不是為了她,反而似乎是想要幫著秦可兒的。

北王並沒有望向秦紅妝,因為他話已經說明,她若再不明白,那就怪不得別人了。

他眸子微轉,望向秦可兒,緩緩開口,“楚王妃,能陪我下盤棋嗎?”他知道,他此刻應該離開的,但是,不知道為何,他心中卻偏偏有著那麽幾分說不明,道不清的不舍,就是想要跟她多待一會。

明知道,他是秦正森的女兒,跟他不可能有絲毫的關係,但是,他就是不想這麽離開。

此刻,他用的是我,而非王,或者朕,足以可見他對秦可兒的重視。

飛鷹驚滯,天呢,北王竟然要跟楚王妃下棋?而且竟然還是用我自稱,這可是任何人都不敢想的榮幸呀。

秦紅妝也是徹底的驚住,一雙眸子直直的望著北王,一臉的難以置信,一臉的不可思議,忍不住的驚呼,“王兄,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麽?”

王兄為什麽要跟秦可兒下棋,秦可兒有那個資格嗎?

她一直想讓王兄陪她下棋,王兄都從來沒有陪過她,可是今天,王兄竟然主動的要秦可兒陪他下棋?

北王卻仍就沒有望她,似乎完全的沒有聽到她的話,隻是靜靜的望著秦可兒,耐心而紳士的等待著秦可兒的回答。

“好呀。”秦可兒也是十分的意外,但是心中卻是突然的漫過幾分欣喜,更有一股奇怪的衝動,連聲應著。

她下意識中也很想跟他多相處一會,所以,下棋是最好的選擇。

而且,下棋完全的靜下來,有時候,可以觀察到平時觀察不到的細節。

“屬下馬上去準備。”飛鷹暗暗呼了一口氣,回過神後,連連去準備。

秦紅妝胸口微微起伏,明顯的有著幾分氣惱,突然覺的今天的她輸的好慘,好慘。

似乎輸掉了所有,甚至連王兄都偏向外人了。

北王與秦可兒雙雙走到了涼亭的石桌前,相對而坐,等待著飛鷹拿旗來。

不知為何,秦可兒的心中突然多了幾分暖意,似乎這般的情形是那般的溫馨,那般的幸福,又是那般的和諧。

而北王的臉上也多了幾分柔和,望向她的眸子中,微微的多了幾分情緒,他真的是從心底裏喜歡這孩子。

雖然,兩人都沒有說話,但是這不言的互動卻更是溫馨。

與此同時,丞相府。

秦正森望著突然出現在自己的房間,立在自己的麵前的男人,驚的僵滯,雙眸驚閃,一臉的錯愕,“你,你?”

此刻的這個男人,與他從宮中回來給他毒藥時一樣的裝扮,仍就披著鬥笠,帶著麵具。

“事情辦的挺順利。”那男人微微掃了他一眼,低沉的聲音一起,便有著一股壓的人透不過氣的危險。

“是,是,很順利,我已經把那藥給她服下,應該用不了多久,她就沒命了。”秦正森顫了顫,回過神後,連連回道,麵對這個男人,他竟忍不住的害怕。

“恩,拿到的東西也不少。”那人眸子輕轉,再次掃過秦正森,話語突變。

此刻的他,用的不是疑問,而是完全肯定的語氣。

“你?你知道?”秦正森完全的僵滯,他以為這件事情除了他跟寒殤衣,再不會有人知道,而寒殤衣馬上就要死,到時候就再沒有人知道了,如今突然被這人點破,心中不由的多了幾分防備。

“你放心,你的那些東西,我還看不在眼裏。”那人隻是一眼,便看穿了秦正森的心思,聲音中明顯的多了幾分嘲諷。

“那你到底是什麽意思,你為何要害寒殤衣,你到底是想要做什麽?”秦正森聽他這麽說,暗暗鬆了一口氣,隻是心中卻更是疑惑,不明白他到底是何目的。

寒殤衣這麽多年一直安安靜靜的待在丞相,不可能會得罪任何人的,這人為何要這麽狠,要殺她呢?

“嗬嗬、、、”那人突然的輕笑出聲,明明是笑著,卻更讓人感覺到毛骨悚然的寒意,“就是玩個遊戲,有一隻不太聽話的小老鼠,突然有些舍不得這麽殺掉,所以,就陪她玩玩。”

那人此刻的聲音中,字字驚人,句句危險,隻聽的人心中發寒,身體發顫。

“小,小老鼠?”縱是秦正森這樣的老狐狸都嚇的舌頭打結,雙腿發抖,話語都變的結巴。

而對於他口中所說的小老鼠,更是極為的不解與震驚。

他說的小老鼠是什麽意思,很明顯是指一個人,那麽會是誰呢?寒殤衣?好像不可能,他剛剛說不舍的讓那隻小老鼠死的。

“有些事情,你不必知道,也沒有資格知道,還有小老鼠是我對她的稱呼,不是你能喊的。”那人的眸子突然的抬起,冷冷的望向秦正森,帶著毫不掩飾的殺意。

秦正森對上他的眸子隻驚的連連後退,一時間差點摔在地上。

“你,你到底是誰?”秦正森驚的氣都差點喘不上來,臉上更多了幾分明顯的恐怖,他麵對皇上時,都沒有這麽怕過,這個人到底是誰?

“這個,你也沒有資格知道。”那人的眸子微眯,更多了幾分驚人的危險。

“那?那你現在來丞相府,到底是何用意?”秦正森驚嚇之餘,更是疑惑不解,他什麽都不讓他知道,什麽都不能問,那這人現在來這兒是什麽意思。

“就是來看看你。”那人的眸子中突然又泛起了一絲笑,話語也突然的緩了幾分,隻是,秦正森聽著這話,卻是全身僵滯,整個身子瞬間的冰到了極點。

一般情況下,這樣的話,是不是代表著,他是來殺人滅口的?

“放心,我不會殺意,留著你,還有用處。”那人看到秦正森的神情,眸中的笑意中多了幾分嘲諷。

秦正森雖然聽的出他的嘲諷,不過聽到他說不殺他,便也暗暗的鬆了一口氣,隻是,對於他的來意,更是不解了。

隻是,這一次,不等他再問,那人便突然的轉身,微微一閃,便沒有了身影。

一時間,秦正森僵在原地,久久的不能回神。

誰能告訴他,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突然來丞相,卻是什麽都沒有做,又離開了,他這到底是何用意。

當然,接下來,沒過了多久,秦正森就明白了那人這麽做的用意。

靜落軒。

寒殤衣拿著秦正森寫好的和離書回到了映秋的房間,雖然因為剛剛被秦正森一推喝下了那杯茶,心中有些不安,但是,想到拿到了和離書,她便可以自由了,可以帶著淩兒跟映秋離開了,心中便忍不住的欣喜。

進了房間,便對上秦羿淩著急擔心的眸子。

“娘親,怎麽樣?”秦羿淩見娘親安然回來,終於鬆了一口氣,連聲問道。

“恩,秦正森寫了和離書。”寒殤衣愣了愣,然後將手中的和離書遞到了秦羿淩的麵前。突然感覺頭有重,好想睡覺。

“這真的是他寫的,他就這般的爽快的答應了,而且還是和離書?”秦羿淩看著那和離書,卻是滿臉的驚疑,他覺的事情似乎沒有那麽簡單。

秦正森隻怕沒有那麽好說話。

“恩,是他寫的,淩兒,娘親突然有些困,可能是昨天晚上沒有睡好,娘親去躺一會。”寒殤衣微微點頭應著,一時間感覺到困的要命,眼睛都睜不開了。

說話間,竟然就爬在桌子上睡著了。

“娘親、、、、娘親、、、”秦羿淩心中一沉,突然有著一種不好的感覺。

“怎麽了?夫人怎麽了?”剛好醒來的映秋也連連的起身,雖然身上仍就有些痛,卻硬是忍著痛,快速的走了過來,細細的查看了一下,“夫人好像是真的睡著了。”

“可是娘親平時這個時候是不會睡覺的。”聽到映秋的話,秦羿淩卻仍就不放心,他總是感覺到事情太過奇怪。

“或者是因為昨天晚上太辛苦了,昨天晚上夫人為了照顧映秋,幾乎沒怎麽睡覺。”映秋再次細細的查看了一下,的確是跟睡著一模一樣,並沒有任何的異樣。

“就算再困,也不可能就這麽睡著,更何況,剛剛娘親才去見了秦正森,秦正森已經寫了和離書給娘親,按理說,娘親這個時候應該是十分高興,十分興奮的,怎麽可能睡的著呢?”秦羿淩雖然一直被寒殤衣他們保護著,但是,並不代表著他不懂世間的陰險。

映秋微怔,臉上也明顯的多了幾分擔心,關於那件事情,映秋也已經知道了,“丞相真的答應了夫人,還寫了和離書。”

而此刻,映秋第一反應也是覺的這件事情不太可能。

“是,所以,這件事情隻怕沒那麽簡單,映秋,能不能麻煩你去請江神醫過來,這個時候,其它的人我真的不放心,我知道你現在身上還有傷,但是、、、、”秦羿淩暗暗呼了一口氣,一臉著急的望向映秋,有些為難,卻更是擔心。

“好,好,映秋馬上就去。”映秋一聽這話,沒有絲毫的猶豫,甚至不等秦羿淩說完,便連連的向外走去,若是夫人之前去見了丞相,隻怕真的有問題。

雖然映秋身上還有傷,但是那速度,卻是十分的快,所以,沒用了多久,便把江老爺請來了。

江老爺子見映秋這般的著急,也知道肯定事情有些嚴重,所以,一進房間,二話沒說,便快速的走到了寒殤衣的麵前,為她檢查。

隻是,江老爺子的臉色卻是瞬間的陰沉,一雙眸子猛然的圓睜,一臉的難以置信,“這,這怎麽可能?怎麽可能?”

“江神醫?怎麽了?娘親她怎麽了?”秦羿淩本來就已經擔心到了極點,一見到江老爺子這反應,一顆心瞬間的沉到了極點。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