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54節

既然她們處處跟她做對,她的忍讓反讓她們得寸進尺,那麽今天起,她絕不再忍,她要讓她們都知道她秦可兒,以及她秦可兒的人都是不能任人欺負的。

欺負了,那肯定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一時間,秦明月完全的驚滯,嘴張了張,卻是再難說出一個字。

其它的女人更是嚇的全身緊縮,大氣都不敢喘,那還敢說話呀。

就連秦明露都極力的忍著痛,驚顫顫的望著她,不敢大聲痛呼出聲。

“即便你現在是楚王妃,也不能仗著自己的身份這般的囂張跋扈。”秦羿舉終究是男子,又是見過世麵的,雖然驚顫,卻還沒有被完全的嚇住,見自己的親妹妹秦明月受氣,自然要站出來幫忙。

“本王妃樂意,你能如何?”秦可兒眉角微動,極淡極輕的掃了他一眼,唇角微動,一字一字緩緩地說道。

秦可兒這話一出,秦羿舉徹底無語,秦羿舉想用這話壓她,卻怎麽都沒有想到,她竟然回了這麽一句話。

她樂意,他能如何?

能如何?他能如何,事實證明,他什麽都不能做,隻能忍氣吞聲。

她這話太囂張,太跋扈,太張揚,但是,她的確是有那樣的資本。

她是楚王妃,她若樂意,誰都不能拿她怎麽樣?就像她剛剛讓人砍了秦明露的手指頭,即便秦明露心中再不滿,也沒有人敢把她怎麽樣。

更何況秦明露剛剛竟然用手指指著她,那本就犯了大忌的。

所以,他此刻即便恨的牙癢,也隻能硬生生的忍著。

飛鷹的唇角忍不住的狠狠的抽了幾下,隱隱的還帶著幾分笑,王妃這話說的,那真叫一個絕,一個過癮,一個大快人心呀,一個揚眉吐氣呀。

是呀,這可是他們的楚王妃,隻要楚王妃樂意,誰敢怎麽著,除了楚王殿下,誰都不敢說什麽。

而偏偏王爺卻是最最不會說什麽的人,隻會無極限的縱容著王妃。

所以,如此推下來,王妃這話是絕對的事實。

“映秋,從今天起,誰若敢再來找岔,或打,或殺,隨意便好,出了事,本王妃擔著。”在眾人目瞪口呆的驚愕中,秦可兒轉向映秋,輕聲的叮囑,此刻的她,一臉的鄭重,不帶半點的玩笑,此刻,也絕沒有人再敢懷疑她有半點玩笑的意思。

她的個性,向來都是如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絕不留情。

“是,映秋知道了。”映秋明白,小姐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她,心中自然感激。

眾人卻驚的再次暗暗抽氣,這秦可兒自己囂張也就罷了,竟然還這般的縱容她的丫頭?

“映秋姑娘,若是你自己對付不過來,我也可以幫忙,不要說砍手指,就是砍胳臂,砍腿都沒問題。”飛鷹許是被秦可兒剛剛的那句本王妃樂意感染了,竟然一改平時的冷漠,半真半假的說道。

當然,飛鷹這話,其實也是為了讓安慰映秋的。

眾人聽著飛鷹的話,一個個更是驚的花容色變,有些膽小的都忍不住的雙腿發軟。

畢竟,他們剛剛可都是親眼看到,飛鷹隻是那麽輕輕的動了一下,秦明露的手指頭就沒有了。

“你倒是會獻殷勤。”秦可兒轉眸,望向他,半真半假的回了一句。

飛鷹雙眸微閃,臉上竟然多了幾分不好意思。

秦可兒將映秋送回靜落軒,雖然映秋表現的很堅強,但是,她卻終究還是放心不下,所以,她便決定暫時住在靜落軒,反正剛她楚王殿下也不在京城。

飛鷹見她堅持,也沒有再說什麽,隻是悄悄的把楚王府的侍衛調到了靜落軒,不過都是隱在暗處的,一般情況下,一般人,很難發現。

映秋雖然有時候會忍不住的發呆,但是,倒也還算正常。

秦可兒的心才慢慢的放了下來。

第二天,一大清早,飛鷹卻又急急的來到了靜落軒。

“王妃,楚王府來了客人,說要見王妃。”飛鷹走向前,神情間微微帶著幾分怪異。

“什麽人?楚王殿下的客人?為何要見我?”秦可兒微怔,若是楚王府的客人,定然是楚王殿下的,為何要見她呢?

“是北洲大陸的王,還有、、、、”飛鷹一雙眸子微微的垂下,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才再次說道,“還有北洲大陸的公主。”

“北洲大陸的王?”秦可兒眉角微動,忍不住的低語,不知為何,聽到這名字,心中便有著一種奇怪的感覺。

------題外話------

父親終於來,散花歡迎,嘻嘻,武將軍也是一個重要的人物哈。

影的群,320122108,喜歡的親們可以加,加群的親們,請注明訂閱會員號,影方便驗證。

☆、第95章父女相見 絕對的震撼

“北洲大陸的王?”秦可兒眉角微動,忍不住的低語,不知為何,聽到這名字,心中便有著一種奇怪的感覺。

按理說,她跟那樣的人是不可能有什麽關係的。

“是,主子曾救過他,他對主子倒真是不錯,所以,這次來天元王朝,他來楚王府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飛鷹暗暗清了一個喉嚨,連連解釋著。

他來楚王府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可是整個北洲的王,以這樣的情形來到天元王朝,卻直到楚王府能算正常嗎?

飛鷹極力的強調著北洲大陸的王來楚王府是情理之中,顯然是為了忽略另一個的不正常。

秦可兒早已聽花夙揚說起過北洲公主的事情,所以,自然明白飛鷹的意思。

以北洲之王的性情,即便是真的跟楚王殿下有些交情,卻也斷然不可能如此的登門,更何況,現在楚王殿下根本就不在京城,他更沒有理由見她。

很顯然,現在是那個公主找上門的?是北洲的公主要見她。

那麽這又算是什麽?小三上門?那公主又是想要做什麽呢?

“王妃?要見嗎?”飛鷹見秦可兒不語,略帶試探的問道,這件事情,他也很為難,不見吧,顯然很失禮,人家一個是北洲的王,一個是北洲的公主,這般特意的上門拜訪,豈有不見之理。

見吧,他還真是有些擔心,那個北洲的公主他是知道的,更是見識過她的厲害,以前追王爺時的那些手段,如今想想,他都感覺到心中發毛。

而且,她可是追了王爺整整兩年了,兩年的時間,王爺走到哪,她幾乎就能夠追到哪兒。

百折不撓,堅持不懈,辦法用盡,即便王爺對她寒冷如冰,她卻仍就能夠熱情如火,這一次,若不是她要陪著北洲的王去處理一些事情,定然也會跟到天元王朝來的。

這件事情,王爺身邊的人都是清楚的,甚至軍營中很多人都知道,因為,公主曾追到軍營中,當時,公主在軍營中所做的事情,完全把眾人驚的目瞪口呆,保證能讓每個人終生難忘。

不過,她畢竟是北洲的公主,主子又跟北洲的王關係菲淺,主子總不能直接的殺了她吧,當然主子拒絕的意思一直都是十分堅定的。

隻可惜那公主根本就不知道什麽叫做拒絕。

這件事情,外人知情的倒是不多。

“那個公主有那麽可怕嗎?”秦可兒見著飛鷹明顯異樣的神情,微微挑眉,忍不住問道。

能夠讓花夙揚滔滔不絕,能夠讓飛鷹談之色變,這個公主看來隻怕真的不簡單呢。

“咳、、、、”飛鷹顯然沒有料到秦可兒會這般直接的問,一下子被自己的口水嗆到,而一時間更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要不,飛鷹去回了他們,等主子回京後再去拜訪他們。”飛鷹緩過神,止住了咳,連聲說道。

這話的意思已經夠明顯了,那公主的確可怕,可怕的讓飛鷹都不敢讓秦可兒去見她。

“不必了,我去見他們。”秦可兒卻是暗暗好笑,究竟那公主是怎麽樣的人物,竟然把飛鷹嚇成這樣,她倒是有些好奇了。

當然,她最好奇的還是那個北洲的王,不知為何,她心中有著一股十分強烈的衝動,想要去見見那人。

“王,王妃?”飛鷹怔了怔,望向秦可兒時,神情間竟然多了幾分擔心,連說話都有些結巴。

“人家既然來了,都到府上了,不見太失禮了。”見著飛鷹的樣子,秦可兒唇角微勾,略略扯出一絲輕笑,“再說了,她難道能把我吃了不成?”

飛鷹暗暗的吞了口口水,想起先前公主對付想要靠近主子的其它的女人的那些手段,身子微僵,他覺的,有時候公主做的那些事情比吃了她們更恐怖。

不過,現在畢竟是在楚王府,那公主再囂張也不敢亂來,更何況,這次北洲的王也跟著,應該也不會讓那公主亂來的。

再怎麽著,也還有他,若是真發生了什麽事情,他拚了命也一定會保護王妃的。

“那飛鷹去安排馬車。”飛鷹再次狠狠的呼了一口氣,微垂了頭說道,他竟然都沒有把馬車準備好,很顯然,他的下意識裏還是希望王妃不要回去的。

王妃聽到他的話,微愣,暗暗搖頭,他來稟報她,竟然連馬車都沒有準備?

飛鷹離開,秦可兒看著房間裏剛剛睡著的映秋,眸子中隱過明顯的擔心,映秋身上的傷還沒有好,即便映秋再堅強,發生了那樣的事情,精神上還是受到了很大的影響,經常會有恍惚。

她若回楚王府,沒有人照看映秋,她真的不放心,讓其它的人照看映秋,秦可兒也不放心,所以,秦可兒想讓娘親過來幫忙照看一下。

其實,從發生了這件事情後,娘親就一直在照顧著映秋,昨天晚上,甚至都沒怎麽睡覺,若不是她現在必須要回府,也實在不忍心讓娘親再受累。

不過,好在如今淩兒身上的毒,江老爺子已經為他解了大半,他的腿已經慢慢的恢複了知覺,甚至可以自己扶著東西慢慢的移動了,身體的抵抗力也強了很多,這段時間都很少生病了,娘親相對的倒也輕鬆了很多。

秦可兒正想著,寒殤衣已經推著秦羿淩走了過來。

“可兒,我不放心,再過來看看,你昨天晚上一夜沒睡,太累了,去休息一會吧,我帶著淩兒一起過來,順便也可以照看著映秋。”寒殤衣望了一眼床上的映秋一臉的心疼,也忍不住的自責,映秋一直跟在她的身邊,是她沒有保護好映秋,才讓映秋受到這樣的傷害。

“娘親,你來的正好,我剛好要回一趟楚王府。”秦可兒走向前,幫著她把輪椅搬進了房間。

“姐姐,江神醫說,我再過幾天就能自己走路了,就不用再辛苦娘親跟姐姐了。”秦羿淩抬眸望向秦可兒,欣喜中帶著無限的希望,他終於可以站起來自己走路了。

“恩,姐姐知道淩兒是最棒的。”秦可兒也是十分的欣慰,她期盼的就是這一天快點到來。

“可兒,還有一件事情,娘親要跟你說一下。”寒殤衣微微呼了口氣,遲疑了片刻,才再次緩緩的開口。

“娘親還有什麽事?”秦可兒望向她,見到她臉上的神情,隱隱的也猜到了幾分。

“秦正森今天已經回來了,現在去早朝了,應該很快就能回府,我想跟他提那件事情,我想快點帶著淩兒跟映秋離開丞相府。”寒殤衣的眸子掃過床上的映秋,再望向秦羿淩,滿臉的擔心。

她怕再耽擱下去,她怕還會有人受到傷害,如今淩兒剛剛好了一些,她不想再發生其它的意外。

“娘親等我回來,陪你一起去。”秦可兒眸子微沉,臉上多了幾分鄭重,想了想,沉聲說道,畢竟這件事情非同小可,秦正森不可能那麽輕易的答應。

而且秦正森為人太狠毒,太陰險,讓娘親一個人去,她實在不放心。

“不,這件事情,你若一起去,反而更不要談,他礙著麵子,就更不會答應。”寒殤衣卻是直接的拒絕了秦可兒的提議,寒殤衣說的也極有道理。

畢竟這樣的事情,秦可兒做為一個女兒,若是在場,秦正森隻怕會惱羞成怒,更是不會答應了。

秦可兒想想也覺的有道理,隻是,卻還是不放心,畢竟秦正森那隻老狐狸太狡猾,娘親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這是你舅舅這些年來,給我的所有的東西,有十幾家的店鋪與商行,價值不可估量,我打算全部給秦正森,隻希望他還我們自由。”寒殤衣顯然是早就做好了準備的,拿出了厚厚的一疊契約,遞到了秦可兒的麵前。

秦可兒微怔,接琮來,細細一看,驚的目瞪口呆,不得不說,寒逸塵實在是太方的讓人咂舌。

這些商行每年的收入,隻怕能夠抵上天元王朝國庫的收入了。

如今,秦正森身為天元王朝的丞相,那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地位已經是最高,但是,每年的俸祿卻是固定的,隻有那麽多。

所以,這些東西,對秦正森而言正是秦可兒最渴望的東西,絕對是無法抵抗的誘惑。

一個女人,一個心不在他身上,已經讓他開始厭惡的女人,如今卻能換得這些東西,像秦正森那樣的人,定然很樂意做這筆生意。

更何況,以娘親的性子,即便離開,也斷然不會讓秦正森太難堪。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