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53節

“什麽?何事喊冤?”皇上的臉色速的一變,神情間明顯的多了幾分緊張,聲音中也隱著急切。

數百位百姓,那可不是小數目,這麽多的百姓在皇城之外喊冤那影響,他身為皇上是很清楚的。

“這是他們狀紙,他們狀告的都是李公子,說李公子搶了他們的女兒或者妻子進府,便再無生還,這上麵有每一位女子的姓名,年齡,戶籍,還有她們家人的簽名。”那侍衛細細稟報著,將手中的狀紙遞了過去。

“他們說,他們的女兒或者妻子,都是如剛剛進殿的這位姑娘一般的遭遇,都是被李公子活活折磨死的,有幾戶人家後來偷偷找到了自己親人的屍體,都是折磨的不成樣子,慘不忍睹,比大殿之上的這位姑娘,更加恐怖。”那侍衛遞上狀紙後,再次沉聲說道。

武將軍的眸子望向秦可兒,浮上幾分讚賞,看來,她是有備而來的,這一切,做的還真夠周全的。

連狀紙都準備好了,而且還是準備的這般的滴水不漏。

姓名,年齡,戶籍,還有她們家人的簽名,樣樣俱全,這已經是最有利的證據。

“什麽?竟然會有這種事情?”皇上的臉色突變,忍不住的驚呼出聲。

眾臣聽著那侍衛的話,一個個更是驚的呆若木雞,一臉的驚愕,卻更是一臉的憤怒。

李將軍臉色速變,終於沒有了剛剛的囂張,而是多了幾分害怕。

李平也是驚的不能動彈,他每次都做的十分的周密的,怎麽會被人發現的,而且還有這麽多人一起來告他?這是怎麽回事呀?

“李將軍,這是怎麽回事?”皇上驚了,怒了,這件事情若是處理不好,那後果不堪設想。

“皇上,皇上,冤枉呀,這分明是有人要陷害老臣呀?陷害犬子。”李將軍卻還不肯承認,竟然還喊起冤來。

“皇上,有人在將軍府的後山中挖出幾具還沒有完全腐爛的屍體,有幾戶百姓認出那是他們的親人,現在也正擺在大殿之外,懇請皇上為他們做主。”那侍衛接下來的,更是把李將軍打入的無底的沉淵。

“而且,已經查出,那幾人當天,的確都是被李公子抓走的。”侍衛的眸子望了李將軍一眼,再次說道,“還有幾家,知道李公子抓了他們的親人,後來找上門的,都被李公子打的半死,還被威脅,若敢報官,就殺他們全家,據很多百姓說,李將軍是知道這件事情的,但是李將軍不但不阻止,還縱容李公子為所欲為,此刻,皇城外的百姓都是有憑有據的而來,一時間悲憤難平,齊聲喊冤,圍觀的百姓更是越來越多,皇城外亂做一團,若再這麽下去,隻怕、、、、”

李將軍的身子突然的一軟,一下子癱軟在了地上。

他身為將軍,此刻自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很顯然,此刻是有人把所有的一切都挖出來,還鼓動了京城的百姓來告禦狀。

而且,還搜到了足夠的證據。

如此情形,皇上豈能不怒,不驚。

狠,太狠,這人真是太狠的。

李將軍的一雙眸子狠狠的轉向秦可兒,這件事情肯定跟她有關,但是這個女人,真的有這樣的本事嗎?

“廢去李將軍的官職,關入大牢,嚴查此事,定要給百姓一個交待。”皇上聽著那侍衛的話,再見李將軍這反應,眸子遽然陰沉,已經狠聲下了命令。

一雙眸子轉向李平,更多了幾分冰冷,“至於李平,一但查實,立刻處死。”

“像李平這樣的人直接處死,實難平民憤,皇上應該聽聽百姓的想法,楚王妃的家人也是受害人之一,所以,這事皇上不防聽聽楚王妃的意思。”隻是,武將軍卻是再次的開了口,他記的剛剛有人說過,要讓李平付出血的代價。

秦可兒暗驚,這人為何要這般的幫他,雙眸微轉,望向他,卻見他略略帶笑,一臉的坦然,文質彬彬,渾然就是一無害書生。

“楚王妃,那你的意思?”皇上臉色明顯的難看了幾分,但是卻隨即轉向秦可兒,問著她的意思。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皇上何不把李平交給城外的百姓來處置,如此一來,既可平了民憤,又可讓百姓對皇上感激,更顯示出皇上的公正英明。”秦可兒雖不明武將軍的用意,但是,他的提議卻正合她的心意。

這原本就是她計劃好的,當然她要交代飛鷹,不能讓李平那般輕易的死了,就這麽死了,實在是太便宜了他,她說過,李平傷映秋的,她定要他十倍的償還。

此刻,秦可兒一句說的合情合理,既深得人心,又極合皇上之意。

眾臣再次驚歎,這楚王妃當真是了得呀,難怪楚王殿下那麽多女人不要,偏偏就非要娶她呢。

“恩,楚王妃的這提議倒是十分的不錯,好,就這麽辦了,來人,立刻查封了將軍府,把李康關入大牢,把李平交給那些百姓處置。”皇上不虧是皇上,關鍵時刻自然懂的怎麽做最能得民心。

所以,他心中即便對秦可兒再不滿,對於秦可兒的這提議卻是十分滿意的。

查封了將軍府,把李將軍打入大牢,李平便失去了所有的依靠,那麽百姓才可以毫不顧及的發泄他們的仇恨。

“皇上,皇上,皇上開恩呀?”李將軍聽到皇上的話,頓時麵如死灰,掙紮著起身,求饒,“求皇上放過平兒。”

平兒把那些百姓的女兒或者是妻子害成那樣,那些百姓可是一個個的狠不得將平兒千刀萬刮了,若是將平兒交給那些百姓,平兒的下場真的不敢想像。

隻是,此事本就因李平之事而起,皇上都已經下令將他關入大牢了,又怎麽可能會放過李平。

“不要,不要把我交給那些賤民,不要。”李平終於知道害怕了,見侍衛來抓他,拚命的喊著。

隻是,皇上的命令一下,是任誰都無法改變的,不管是李將軍還是李平,再怎麽求饒,呼救都是沒有用的。

侍衛很快便將兩個帶了下去,大殿中一時間恢複了些許的平靜。

眾臣的眸子再次的望向秦可兒,都多了幾分欽佩。

皇上看在眼中,深邃的眸子中卻是明顯的一沉。

秦可兒緊緊的將映秋抱在懷裏,心中又痛,又恨,懲治了李平,也隻是解一時之恨,為民除害,卻無法抹去映秋所受的傷害。

想到先前李平說到的話,秦可兒知道,這事定然跟素紅院的那個男人有關,也知道那人要對付的其實是她,映秋是被她連累的,心中不由的更多了幾分自責,一時忍不住沉聲道,“若可以選擇,我希望不要與你相識,希望你不做我身邊的人。”

此刻,秦可兒的聲音有著一股無法壓抑的沉痛,明顯的帶著幾分輕顫中,為何要動她身邊的人,為何?

這讓她突然想起了前世,那一世,她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都是因為她被害。

這一世,她曾說過要好好保護身邊的人,可是,如今卻讓映秋受到這般毀滅性的慘害。

眾臣聽著她這話,看著她的神情,一個個都忍不住的心酸,不過,卻更是被她對身邊的人這般的重情重意而震撼,有哪個主子能夠做到像她這樣的。

不顧一切的深夜半夜的闖入將軍府,廢了將軍之子,這一切,隻是為了一個丫頭?!

“映秋卻隻願做小姐身邊的人。”映秋輕緩的聲音悠遠卻是十分的堅定。

眾人見此情形,更是心傷,縱是堂堂男子,見慣了人心險惡的,也都有些忍不住想要落淚。

就連武將軍都容色微變,那顆冷硬的心微微觸動,記憶中那抹不斷強迫自己沉封的身影突然變的格外的清晰。

秦可兒原本想把映秋送回寒府,但是映秋卻堅持要回丞相府。

“發生的事情已經發生,再怎麽逃避,它也已經存在,映秋選擇站出來時,就已經有了所有的心理準備,有小姐的關心,映秋一定堅強的活下去,你若逃避,眾人更是幸災樂禍,雪上加霜的嘲笑你,反之,你若坦然了,他們反倒沒有了嘲笑的立場,失去了嘲笑了樂趣。”馬車上,秦可兒原本還想著要如何的安慰映秋,映秋卻突然抬眸,望向秦可兒,神情極為的認真說著,“而映秋有小姐護著,還有什麽好害怕的,有什麽理由去逃避?”

“映秋!”秦可兒驚顫,為著映秋這翻話深深的震撼,心更痛了幾分,為著她的堅強,更為著她的善解人意。

秦可兒知道,映秋這麽做,最主要的還是不想讓她擔心,畢竟受了那樣的傷害,任何一個女孩子都是無法承受的。

“想哭就哭吧,不要忍著,我陪著你。”秦可兒緊緊的將她攬在懷裏,心痛的無法呼吸,她不要映秋這般的強忍著,那樣會把映秋逼瘋的。

說話間,自己強忍了一天一夜的淚水先滾了下來。

映秋裝的再堅持,心中卻是難受的無法形容的,如今秦可兒一哭,她也終究忍不住,跟著哭了起來,那淚水如斷了線的珠子再也控製不住。

馬車外,飛鷹聽著兩人輕微的哭聲,神情黯然,忍不住的心酸。

王妃是多麽堅強的人呀,如今竟然哭的這般傷心,若是讓主子知道了,不知道會心疼成啥樣呢?

不過,映秋這丫頭真的很堅強,若是換了其它的女孩子,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即便沒有被李霸王折磨死,隻怕也自殺了,但是,她卻能說出這麽一翻話來,真的讓他震驚。

再想到,她一大清早,突然出現在他的麵前,用自己的傷痛,來召喚了的所有的受害的百姓,還不顧一切的去麵見皇上,更是讓他敬佩。

飛鷹輕輕的呼了一口氣,沉默不語,卻放慢了速度。

“王妃,丞相府快要到了。”飛鷹聽著馬車上的哭聲漸漸小了,看到離丞相已經不遠了,小聲的提醒著。

秦可兒自然明白飛鷹的意思,擦幹臉上的淚,也為映秋拭去了滿臉的淚水。

她們剛剛放縱自己,忍不住的痛哭,卻不能讓別人看到她們的脆弱與傷心,特別是那些幸災樂禍等著看熱鬧的人。

這件事情,鬧的這麽大,李康被關,李家被封,李平現在還知道是什麽樣,整個京城都要沸騰了,隻怕此事已經無人不知了,丞相府的人自然也都會知道。

所以,那些平時裏便處處針對她的人,隻怕正等著看熱鬧呢,她原本想把映秋送去寒府,就是擔心這個。

不過,若是映秋今天能真的過了這一關,那麽,她以後也定能堅強的活下去的。

果然,她扶著映秋剛進了丞相府,秦家的幾個小姐,夫人,便都快速的圍了過來。

就連秦明月也出來了,甚至還有回家養傷的秦羿舉。

映秋的身子明顯的僵滯,隨即下意識的輕縮。

秦可兒的眸子是遽然眯起,敢來看熱鬧,那就要有承受代價的準備,現在,她的心情可是非常,非常的不好,誰惹了她,那就隻能自認倒黴了。

“哎呀,這是誰回來呀?怎麽就還有臉回來呢?這都是什麽事呀?真是丟人呀,連丞相府的臉麵都被、、、、”偏偏還真就有有不長眼的,硬生生的要往槍口上撞的,秦明露扭著身子走向前,望了映秋一眼,滿臉的嘲諷,滿臉的鄙夷。

“啪。”隻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隻聽啪的一聲驚響,隨即她那惡心的聲音頓時停住,而臉上也瞬間的腫漲起來。

眾人驚滯,全場寂靜,難以置信的望向秦可兒,萬萬沒想到,她竟敢這般打人。

映秋亦是一驚,心中卻是隨即一暖,小姐為了她,當真是不顧一切的,這份情,對她而言,足以。

隨後跟進來的飛鷹,也是徹底的驚住。

王妃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連楚王殿下都不怕,如今這種情況下,竟然還有人不知死活的撞上來,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秦明月驚的嘴巴微張,一臉的錯愕,卻更是一臉的恨意。

秦羿舉更是驚的目瞪口呆,畢竟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現在的秦可兒。

“秦可兒,你敢打我。”片刻之後,秦明露回過神,大聲的驚喊,惡狠狠的望向秦可兒。

“本王妃回府,你不恭迎,行禮,還在本王妃麵前,扭來扭去,指指點點,胡言亂語,本王妃不打你,打誰呀。”秦可兒望向她,冰冷的眸子中不帶一點的情緒,冷到刺骨。

“你?”秦明露語結,那沒腫漲的半張臉也氣的通紅,急的氣喘,一根手指頭略略輕顫的指向秦可兒。

“飛鷹,把那根指著本王妃的手指頭給砍了。”秦可兒的眸子掃過秦明露指向她的手指頭,唇角微勾,勾出幾分讓人驚顫的冰冷。

敢用手指頭指她,看來秦明露還真是沒腦子,既然秦明露自己送上門來,那就怪不得她了。

她以前一直忍著,是不想惹麻煩,不想打理她們,她們還真的以為她好欺負呢。

很好,從今天起,她還就不忍了。

今天,她就要殺雞敬猴,她倒要看看,以後誰還敢欺負她的人。

飛鷹愣了下,看到秦可兒一臉的認真,不帶半點的玩笑,深知王妃說的是真的,遂沉聲應道,“是。”

飛鷹答應著,已經快速的抽出劍,一個閃身,眾人還沒有看清是怎麽回事,秦明露的手指頭已經斷了,掉在地上。

眾人驚滯,紛紛的抽氣。

秦明月臉色慘白,驚的後退,秦羿舉亦是驚的色變,這秦可兒竟然變的這般的不可思議。

“啊,我的手指,我的手指。”秦明露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痛的驚呼,絕望的慘叫。

映秋眸子微閃,小姐對她全心全意,她絕不能讓小姐傷心,失望,為了小姐,她也要堅強的活下去。

“秦可兒,你,你太過分了,太殘忍了。”秦明月緩過神後,驚顫顫的望向秦可兒,“她怎麽說也是你的妹妹,你怎麽能這麽做。”

秦明月顯然是想來打報不平,想要來表現她的正義的。

“觸犯了本王妃,這是她該得的懲罰,不管是誰,本王妃一視同人,不信你也可以試試。”秦可兒的眸子微轉,冷冷的望向秦明月,一字一字的話話,比那冰錐更為刺骨。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