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52節

“這件事情已經非常清楚了,楚王妃也已經親口承認了,還有什麽好說的,隨便找個女人來,難道就能夠洗清了楚王妃夜闖將軍府,傷我獨子的罪行嗎?懇請皇上下令處置,斷不可讓人混淆視聽,妄顧法律。”李將軍聽著那侍衛的話,身子也是微微一僵,竟然不等皇上開口,便沉聲說道。

“能不能洗清本王妃的罪名都無所謂,但是,會不會揭出李將軍的罪行,讓李將軍無處遁形,本王妃倒是期待的很。”秦可兒眸子一沉,一雙眸子冷冷的掃了他一眼,淡淡的聲音卻是冰如寒冬。

隻是,她的眸子微微轉開時,卻是痛苦的緊緊閉上,若來的人真的是映秋、、、、、

一瞬間心緊緊的揪起。

若真是如此,她斷饒不得他們。

映秋承受的痛,她會讓他們一一的償還。

“皇上,楚王妃到現在還不認罪,還這般的囂張跋扈,若不嚴懲實難服眾,懇請皇上為小兒做主。”李將軍府怔了怔,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陰毒,聲音中也多出幾分殺意。

他此刻狠不得立刻便能把秦可兒碎石萬段。

“凡事都有因有果,楚王妃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夜闖將軍府,傷了李公子,此事必然是事出有因,既然那女子是為了楚王妃跟李公子的事而來,自然要讓她上殿,辯個明白,李將軍若是心中坦然,又何必懼怕。”大殿之上一道洪亮的聲音突然響起,一時間似乎瞬間的傳遍了整個大殿,處處震耳。

那音量,讓秦可兒想到了外公。

秦可兒隨著聲音望去,卻發現,竟是一個極為斯文的男子,溫文而雅,文質彬彬,乍一看,實難相信剛剛那聲音是由他發出的。

不過,此人有些麵生,不曾見過,一時間秦可兒不知他是何人?

眾人聽他出聲,紛紛愣住,他在朝中的影響力,可是絕不訓於李將軍,而且他還是前天才剛勝利回朝的。

“武將軍言之有理,既便楚王妃有罪,也要經過審理,如今竟然有人指明了為此事而來,豈有不見之理?”隨即,夢大人也立刻站出來一臉公正凜然地說道。

武將軍?!原來他就是武將軍,秦可兒倒是聽過他的一些事情,外公辭官後,他被升為左將軍,三年的時間,每戰每勝,甚至擊敗了最為頑固的北荒蠻兵,揚名天下。

隻是沒有想到,他竟是這般的年輕,而且還是這般的文質彬彬。

“不錯,臣也覺的,該讓此人進大殿,以便查清整件事情。”

“是非曲直自有公道,不查清草率處理也難服眾。”

武將軍話一出,眾臣竟然紛紛的跟著開了口。

可見此人雖然不常在朝中,影響力卻是非常大,當然秦可兒現在的楚王妃的身份也占了一些原因。

李將軍暗暗氣結,整張臉瞬間的陰沉到了極點,隻是那麽多人都開了口,他一時間也不好反駁,更何況此刻眾人都是在請示著皇上的意思。

若他再開口,隻怕會讓皇上心中不滿。

“好,把那人傳上殿來。”眾臣開了口,皇上不見也不行了,隻是一雙眸子望向秦可兒時,卻是明顯的帶著幾分冷意。

秦可兒腦口一滯,心痛的更是厲害,若是映秋,她真不想讓她進殿,昨天晚上,她受的傷害已經夠多了。

秦可兒回眸望去,便看到一步一步極為艱難的走了進來的女子正是映秋,她每一步都是僵滯的抬起,沉重的落下,每一步都蹦緊著身子,連連的輕顫。

秦可兒知道,她此刻有多麽的痛,因為,她昨天晚上,不僅僅被那些人一起糟蹋,下麵更是被李霸王傷的慘不忍睹,整個下麵都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

撕裂的還是輕的,甚至還有刀子割傷的,火烙燙傷的,昨天她給映秋上藥時,淚水是拚了命才忍住的,那一刻,她隻恨不得把李霸王給千刀萬刮了。

飛鷹跟在她的一側,小心翼翼,似乎是怕她會突然摔倒了,時時做好扶她的準備。

秦可兒突然的邁步,直接的快速的走到了映秋的身側,緊緊的抱住了她,沉聲道,“映秋,你不該來。”

那聲音中帶著深深的沉痛,似乎隱著幾分哽咽。

她很清楚,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對映秋已經是毀滅性的打擊,如今,再讓她以這樣的情形出現在眾人的麵前,那無疑是在映秋的傷口上撒鹽。

“小姐為映秋孤身犯險,映秋又怎麽能見小姐有危險而不顧。”映秋抬眸,望向她,似乎是想要對她微笑,隻是那唇角微扯,扯出卻是僵硬的沉重的痛。

那一瞬間,秦可兒的心痛的快要透不過氣來。

“王妃,是映秋親自去說服了那些百姓,讓他們來的,要不是映秋,隻怕他們好多人還不敢來。”飛鷹此刻的臉上也是滿滿的痛,映秋今天的所做所為,真的讓他驚愕。

畢竟李霸王是李將軍之子,平時更是橫行霸道慣了,他們都怕被報複。

但是,當他們知道了映秋的慘烈,想到,他們的親人也都是被這般的折磨而死的,一個個再難忍受心中的沉痛,也再顧不得其它,都紛紛的趕了過來。

秦可兒的身子猛然的僵滯,飛鷹說的簡單,她卻很清楚映秋做起這件事來有多難,用她自己的傷,用她自己的痛,甚至是用她自己的毀滅性的羞辱來說服眾人,這對一個女人而言,有多麽的沉痛,秦可兒自然懂的。

“映秋,你、、、、”秦可兒抱著她的手緊了又緊,那聲音中多了幾分顫意。

“映秋現在還能為小姐做些事情,就是映秋最大的幸福,所以,小姐不該為映秋傷心,小姐應該為映秋慶幸,映秋此刻還有要做的事情,所以才不會心如死灰去等死。”映秋抬眸,臉上是讓秦可兒真想落淚的堅強,她的聲音輕緩,聽在秦可兒耳中卻是字字如血。

站在一側的飛鷹也忍不住的動容。

“既然來了,還在那哭哭啼啼的給誰看呀,你把小爺傷成這樣,就算那個女人來了,又能怎麽樣?”李霸王看到映秋,卻是不以為然,他就不信這個女人會真的把昨天晚上所有的事情說出來。

那對一個女人而言,可是絕對的恥辱,沒有一個女人能夠說的出口。

“你既然來了大殿之上,有什麽話就說吧。”李將軍很顯然也是料定了映秋不可能把那樣的事情說出口,想了想,故意說道,“不過就是我兒看上了你,想把你帶回府上,想讓你做個小妾,你不願意就算了,如今還告到大殿上來,這不是小題大作嗎?”

映秋的眸子冷冷的掃了李將軍一眼,然後輕輕掙開了秦可兒的懷抱,再次向前走了幾步,然後站定,雙眸微抬,望向皇上,竟然也是無避無閃,無畏無懼。

也是,此刻對映秋而言,根本沒有什麽好怕的了。

“昨天傍晚的時候,李公子把映秋搶回了將軍府,然後把映秋關進了密室中,李公子跟其它的四個男人一起糟蹋了映秋。”映秋微微呼了一口氣,唇角微動,緩緩的聲音慢慢的在整個大殿傳開,此刻的她一臉的平靜,說出的話,卻是瞬間的把眾人驚的目瞪口呆。

眾臣甚至都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氣,剛剛李將軍還說是李公子喜歡上人家,想要納她做妾,有這麽讓人做妾的嗎?

糟蹋了人家女孩子也就罷了,竟然還讓其它的男人一起,還是四五個男人。

這也太過分了。

秦可兒微微閉起眸子,身子不斷的蹦緊,卻又忍不住的輕顫,那樣的情形,她不敢想。

“你胡說什麽?你這分明是想要為你家主子脫罪而編出來的謊言。”李將軍臉色微變,隨即怒聲吼道。

秦可兒眸子遽然眯起,速的轉向李將軍,剛欲開口。

“李將軍,你覺的有哪個女子,會編出這樣的慌言來詆毀自己的清白。”映秋的聲音卻是突然再次的響起。

“切,你說你不是胡說,你有證據嗎?把證據拿出來給大家看看。”李霸王卻仍就不以為然,就算她能說出來,她總不敢把身上的傷給人看吧。

隻要沒有證據,他完全可以不承認,他爹可是大將軍,他怕誰呀。

“你此刻說的每一個字,我定會讓你付出血的代價。”秦可兒紅了眸,如嗜了血,盯向李霸王,一字一字冰徹入骨。

此刻,她那聲音並不高,但是卻如同魔音一般,直直的穿過每個人的耳朵。

此刻,整個大殿上的人瞬間的徹底的驚滯,一雙雙的眸子中都是難以置信的驚愕,這般的氣勢,這般的魄力,既便是皇上都沒有。

而她卻隻是一個女子。

武將軍眸子微閃,神情間亦隱過幾分錯愕,眸子深處明顯的多了幾分情緒。

能夠一句話鎮壓全場,這個女人的確厲害。

“楚王妃這是在威脅犬子嗎?”李將軍回過神後,隨即怒聲的吼道,聲音明顯的提高的幾分,似乎自己終於得了理一般,雖然這話不僅僅是質問秦可兒,更是說給眾人聽的。

“威脅,本王妃不屑,他更不配,本王妃要的,隻有結果。”她目光不轉,直盯著李將軍,一字一字的話語更是讓人驚顫。

而此刻,她這句話,讓原本就目瞪口呆的眾臣,更為的震撼。

威脅,她不屑,隻要結果,這是怎麽樣的狂妄,才說出如此的話,這般的狂妄,比起楚王殿下隻怕都毫不遜色。

武將軍的眸子深處染起一層笑,帶著主宰著獨有的讚賞,沒想到,他剛回京,竟然見到如此獨特的一幕。

李將軍完全的僵滯,直直的盯著秦可兒,完全的呆在那兒,嘴巴張開著,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說真的,那樣子看起來有些傻。

眾人驚歎,隻為秦可兒。

眾人搖頭,暗笑,冷諷,全因李將軍。

“這是李公子讓人糟蹋了映秋,還不甘心,然後在映秋身上弄出的傷。”而就在此時,映秋突然扯掉了身上的外衣,即便穿了褻衣,身上的傷,仍就讓人毛骨悚然。

“這些,是看的到的,看不到的,還有更多,映秋的胸前,映秋的下麵,被李公子用刀劃傷,燒傷,已經沒有一處完好的東西,若是皇上懷疑,可讓人來檢查,昨天晚上,若非小姐去將軍府救映秋,映秋斷活不到天亮。”映秋幾乎沒有絲毫的停頓的連聲說道,臉上是一種讓人心碎的絕裂。

一時間,整個大殿之上的人,再次的完全的驚住,看到映秋身上的傷,已經讓他們害怕,再聽到映秋說的話,一個個都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

“映秋。”秦可兒也沒有想到映秋會這麽做,而且還說出這樣的話,一時間,隻感覺心痛的流血,快速的撿起衣衫,重新為她整理好。

一時間,那聲音中已經是再也無法控製的傷痛,為什麽?為什麽要如此的傷害這麽善良的一個女孩子。

為什麽,為什麽要這麽傷害她身邊的人?

“也就是說,昨天晚上,有人做出了畜生不如的禽獸行為,而楚王妃夜闖將軍府,是為了救人。”武將軍那響亮的聲音再次傳開,這一次,卻明顯的帶了幾分冷意。

“為了一個丫頭,夜闖將軍府,怎麽,武將軍覺的這事說的過去?更何況,她還廢了本將軍的獨子。”李將軍氣急,望向武將軍時,狠光猛現,卻仍就理直氣壯,在他看來,映秋隻是一個丫頭,根本跟他的兒子無法比。

秦可兒的眸子更冷了幾分,唇角亦是慢慢的扯出幾分殘忍的冷笑,好,很好。

“李平與李將軍而言是獨子,但是這丫頭對楚王妃而言卻絲毫不遜親情之重,是,楚王妃是讓人廢了李平,但是,李平對那丫頭所做的一切,卻是徹底的毀了她,更何況,是李平搶了那丫頭回去,做出那種禽獸不如的事情,難道要楚王妃不管不問,若是有人抓了李將軍的女兒,對她做出這樣的事情,試問,李將軍會怎麽做?”武將軍聽著李將軍的質問,唇角微動,此刻的聲音明顯的輕了幾分,卻更是字字驚人。

他的話語微微的頓了頓,那雙看著溫文而雅的眸子卻是犀利如劍,“若是,換了在場的任何一個人,你們的家人被人抓住,被人這般的慘害,你們會怎麽做?”

秦可兒微怔,他幫她,已經讓她意外,更沒有想到,他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

而他的那句這丫頭對楚王妃而言卻絲毫不遜親情之重,更是讓她暗暗驚心,他竟然看的懂她。

李將軍被堵的啞口無言,眾臣不語,但是望向李平時,卻都是一臉的憤怒,那意思已經很明顯。

“她,她,她又不是什麽良家婦女,她前段時間還在素紅院表演,賣身,當時,小爺差點就買下了她,她不過就是一個婊子、、、”李平此刻的臉上倒是多了幾分慌張,但是卻隨即再次一臉不屑地說道。

秦可兒的眸子速的轉向他,如冰,如劍,冷徹刺骨,劍劍見血,唇角微動,一字一字冷冷的話語此刻聽來十分的驚人,“素紅院?你說素紅院?”

“是呀,就是素紅院,她前些日子都在素紅院賣身了,還裝什麽高尚,別人能玩的,小爺就不能玩嗎?更何況小爺這隻眼睛就是因為她才瞎的。”李平對上她的目光,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冷顫,所以那聲音略略的小了幾分。

那天,在素紅院,李平被人刺傷了眼睛,一隻眼睛現在是看不到東西的,不過,因為眼球保住了,乍一看,隻是一隻眼睛無神,泛白,倒是沒有太明顯的恐怖。

秦可兒心中微沉,看來,這件事情沒那麽簡單,那天在素紅院的人是她,當時,素紅院的人是知道的,但是李平是不知道的,那麽,到底是誰告訴李平,那天的人是映秋?

導致李平抓了映秋,把映秋害成這樣,那人要對付的很顯然是她。

秦可兒想起了素紅院中的那個男人,再想到前天楚王殿下跟花夙揚的對話,難道是那個男人所為?

可是,他為何要這麽做?她跟他到底是有什麽仇,竟讓他這般的處處針對她。

“怎麽?李公子是要汙蔑本王妃身邊的人是素紅院的人,本王妃勸李公子還是想清楚了再說。”秦可兒心中驚滯,臉上卻不見絲毫異樣,暗暗的呼了一口氣,臉色更沉了幾分。

映秋已經傷成這樣,她自然不能再讓映秋背上這名聲。

李平顯然沒有證據,甚至不能完全的確定,所以,聽著秦可兒的話,一時間語塞,不敢再亂說。

畢竟,現在秦可兒是楚王妃,那可是牽扯到了皇室的名聲的。

“皇上,皇城外,有數百位百姓跪地喊冤,懇求皇上為他們做主。”恰在此時,一個侍衛快速的走進了大殿,略帶慌亂地說道。

這話,說的輕了是喊冤,說重的了,那就是百姓反亂。

不管是那個朝代,君王最怕的就是這個。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