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49節

☆、第92章軒兒的選擇,出事了

秦可兒明白花夙揚的意思,花夙揚這般特意的來問她,便證明他的心中是懷疑的。

若單單是花夙揚,秦可兒完全可以不理會他,但是,雙眸微轉,對上楚王殿下望過來的目光中那明顯的也帶著幾分探究的目光時。

秦可兒心中微沉,她可以不理會花夙揚,便是卻不可能不理會楚王殿下。

雖然不知道寒逸塵為什麽會把軒兒帶出來,而且還恰恰讓他們兩人遇到了,但是她心中明白花夙揚說的那個孩子肯定是軒兒。

秦可兒唇角微抿,雖然楚王殿下還沒有恢複記憶,還不知道那件事情,不知道軒兒的存在,但是她卻並不想騙他。

“主子,出事了。”恰在此時,飛鷹突然走了過來,臉上明顯的帶著幾分急切,還有著無法掩飾的凝重。

“怎麽了?”楚王殿下快速的轉眸,望向他,沉聲問道,似乎暗暗的呼了一口氣。

“、、、”飛鷹穩定下來,一雙眸子望向站在一側的秦可兒,欲言又止。

“說。”楚王殿下卻是隨即再次的下了命令,不帶絲毫的掩飾,他說過,他的任何的事情都不想瞞著她。

秦可兒微怔,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不由的暗暗的歎了一口氣,軒兒的事情,她根本就無法跟他解釋,不要說他現在還沒有恢複記憶,就算他恢複了記憶,記起了三年前的事情,軒兒的事情,也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

“是,西城那邊出事了。”飛鷹聽著楚王殿下的話,愣了愣,隨即說道,“我們的西城突然被人偷襲,傷亡慘重。”

“西城?這怎麽可能?西城可是防守最嚴密的。”花夙揚臉色速變,此刻也顧的不問秦可兒的事情了,“是何人所為?”

“可能正是我們一直查的那人。”飛鷹的臉色更沉了幾分。

“又是他?”花夙揚驚起,快速的走到了楚王殿下的麵前,“師兄,你說他到底是想要幹什麽?最近竟然處處與我們做對,吳月國的公主那件事情,就是他搞的鬼,那衣扣,那地點,都是他給吳月國提供的,先前跟蹤嫂子,打傷嫂子的也是他,還有那次在素紅院的事情,也是跟他脫不了關係的,他到底想做什麽?”

花夙揚向來嘴快,都是有什麽便說什麽的。

秦可兒聽到他的話,眉頭微蹙,聽他的這意思,這一切難道都是素紅院的那個男人所為?

素紅院的那個男人?!

當時,她是可以判斷那人刻意的掩飾了聲音的,如今他那目的看似是針對楚王殿下的,卻似乎又每次都跟她脫不了關係?

那人針對的會不會是她?

難道說,那人是她認識的人?

可是,她來到這兒後,並不記的有這麽一個她認識的人呀?

應該也不可能是以前的秦可兒認識的人,以前的秦可兒若是得罪了那麽厲害的人,隻怕早就不知道死了幾回了。

那麽,那個人到底是誰?

“師兄,西城可是我們最關鍵的地方,若真有什麽事,後果不堪設想。”花夙揚平時顯然玩世不恭,但是關鍵時刻卻不會有絲毫的馬虎的。

“飛鷹,你留下。”楚王殿下的眸子微沉,唇角微動,沉聲吩咐著,那意思已經很明顯,就是讓飛鷹留下來保護秦可兒。

“是。”飛鷹微驚,不過隨即了然,所以,並沒有說什麽,而是恭敬地應道。

“可兒,等本王回來。”楚王殿下暗暗呼了一口氣,終究是放不下心,但是,正如花夙揚所言,西城若出城,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他不能不離開。

“好。”秦可兒點頭應著,她當然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隻是,看著楚王殿下離開的背影,眼角突然不受控製的跳了一下,心中隱隱的總是感覺到好像有什麽事情要發生。

不過,像那樣的事情,她根本就幫不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給他添亂。

楚王殿下離開後,飛鷹幾乎是寸步不離的跟著秦可兒,即便是在楚王府中。

因為剛剛花夙揚的話,秦可兒想去寒府看看是怎麽回事,但是,飛鷹一直這麽跟著,她想一個人出門,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最後實在是沒有辦法,便隻能讓飛鷹陪著她去了寒府,不過,到了寒府,因為寒府的規矩,飛鷹隻能等在門外。

“蘭,軒兒呢?”秦可兒一個人進了寒府,卻隻見到秦蘭,不見軒兒。

“寒公子帶著軒兒出了門,還沒有回來。”秦蘭看到她,臉上頓時浮起擔心,“你嫁進楚王府,還好吧。”

想到秦可兒畢竟不是處子之身,如今嫁了人,不知道有沒有發生什麽事。

“還好,什麽事都沒有。”秦可兒明白她的意思,可是他跟楚王殿下還沒有洞房,自然並沒有什麽事情。

秦蘭愣住,眼睛微閃,略帶驚顫的輕呼,“你跟楚王殿下,不會還沒有、、、、”

那樣的事情,隻怕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接受,如今可兒說什麽事都沒有,那麽便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們還沒有洞房,所以,楚王殿下還沒有發現秦可兒並非處子之身。

“難道處子之身真的那麽重要?”秦可兒的心中突然有些悶,先前寒逸塵是這樣的反應,如今秦蘭也是這樣的反應。

他們的反應,無疑的都在告訴她一個問題,若是楚王殿下跟她已經洞了房,楚王殿下發現了她並非處子之身,絕不會這般的平靜。

那麽,他若真的發現了,會怎麽樣?

會暴跳如雷,會冰冷相對,或者會直接的休了她?

處子之身,真的那麽重要嗎?

“可兒?”秦蘭聽著她的話,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她,“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容忍自己的女人非完壁之身的。”

“或者,楚王殿下並不一樣呢。”秦可兒心中不舒服的感覺更加的明顯,不知道為何,突然的就冒出了這麽一句話。

雖然她也知道,在這古代,一個女子的清白有多麽的重要,但是,她希望會有例外,或者楚王殿下就是不一樣的呢。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楚王殿下是什麽人?他可高高在上的天之嬌子,像他這樣的人,更是無法容忍那樣的事情。”秦蘭卻是直接的打斷了秦可兒想法。

“可兒,你既然嫁了他,那樣的事情避的了一天,卻避不得永遠,所以,你要有心理準備,不要把事情想的太美好。”秦蘭暗暗歎了一口氣,望向秦可兒,神情間多了幾分沉重,“對男人,你最好永遠不要去奢望太多。”

那話語略略的低了幾分,不像是單純的傷感,似乎有著一股難以形容的痛,一雙眸子中亦浮出太多的複雜。

秦可兒看到她的神情,微愣,雖然,她從來沒有問過秦蘭的事情,但是,卻也明白秦蘭的身上肯定有著十分悲痛的故事,隻怕就是跟男人有關的,要不然,秦蘭也不會說出那樣的話來。

是呀,最好不要對男人奢望太多,前一世,那那般的信他,為他付出了所有,結果換來的是什麽?

她怎麽還能對男人懷有奢望呢?

“我知道了。”秦可兒歎了口氣,心中更是不舒服,不想再談那個問題,見軒兒還沒有回來,妒不住問道,“舅舅帶軒兒出去做什麽了?”

而此刻,她也沒有告訴秦蘭其實楚王殿下就是三年前的那個男人,就是軒兒的父親。

不是她不相信秦蘭,而是這件事情連楚王殿下自己現在都不知道,她不想弄出什麽誤會來。

想到舅舅這般刻意的帶軒兒出去,而且這麽久還不見回來,隻怕不僅僅是帶軒兒出去玩的。

“我不太清楚,不過,我看到寒公子帶軒兒出去時,一臉的鄭重,似乎是有什麽重要的事情。”秦蘭想了想,緩緩地說道,“不過,寒公子是你的舅舅,所以,寒公子做什麽事,定然都是為軒兒好的。”

“恩,這個我知道。”秦可兒自然明白寒逸塵不會做傷害軒兒的事情,隻是,想到先前花夙揚的話,心中便忍不住的疑惑。

特別是花夙揚說的那句,寒逸塵有個兒子,她不知道,那話是寒逸塵說的,還是花夙揚自己編出來的。

“娘親。”正在想著,剛好回來的軒兒已經跑了過來,直撲進了她的懷裏,斂去了剛剛跟在寒逸塵身邊的沉穩與成熟,恢複了一直在秦可兒麵前的乖巧,向秦可兒撒著嬌,“娘親,軒兒好想你。”

寒逸塵立在她身後五米多的距離,身子微滯,雙腿略僵,一雙眸子直直地望著她,向來沉斂的他,卻終究還是無法隱去所有的情緒。

不過,他終究還是理智的的,所以,並沒有做出任何異常的動作,就隻是那般的望著她。

或者,能夠看到她平平安安,他也該滿足了。

“娘親也想軒兒。”秦可兒也將他抱進懷裏,臉上隨即漫開滿滿的幸福,看著他有些曬紅的臉,看著他額頭滲出的細汗,柔聲問道,“軒兒都去哪兒玩了?”

軒兒雙眸微眨,似乎有些猶豫,但是想到,他不能騙娘親,便抬起臉,認真地回道,“剛剛寒逸塵帶我去了錢莊,玉行,布行,去看了一下。”

軒兒的話語,盡量的說的十分的輕鬆。

“什麽意思?”隻是,秦可兒還是徹底的驚住,雖然想到寒逸塵帶軒兒出去可能並不是單純的去玩,卻也沒有想到,他竟然帶軒兒去看那些,而且這意思裏,好像還不僅僅是看一下、。

秦可兒快速的轉眸,望向站在一側的寒逸塵,一臉的驚疑。

“我想讓軒兒跟我學習經營生意,那些商行總要有人來接管。”寒逸塵收起所有的情緒,微微一笑,說的更是風輕雲淡。

“什麽意思?”秦可兒卻是更加的驚滯,要有人接管他的事業?

他不會是想讓軒兒接管他的那些生意吧?

他這是什麽意思呀,軒兒是她的兒子,跟他的關係最多就是他外孫的,他怎麽能把他的生意交給軒兒?

秦蘭也是驚的目瞪口呆。

“軒兒很聰明,他可以、、、”寒逸塵對上她滿臉的錯愕,再次輕聲解釋。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麽是軒兒,舅舅將來總是要成親生子的,那時候,有的人是人來接管舅舅的一切,怎麽都不可能是軒兒,而且,軒兒還這麽小,我也不想讓他這麽早就接觸那些事情。”秦可兒暗暗呼了一口氣,打斷了他的話。

除了驚訝與不理解,秦可兒此刻理更是心疼,軒兒才隻有三歲,正是無憂無慮玩耍的時候,她不希望軒兒過早的去承受太過沉重的壓力。

她希望軒兒可以有一個快樂的童年。

聽著她的話,寒逸塵臉色速變,心突然的揪起,似乎有著什麽突然的刺穿而過,硬生生的疼痛中穿出了一個洞。

他?成親生子?還有可能嗎?

二十六年,終於找到了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她卻嫁給了別人,以後,他還可能成親生子嗎?

“那是太遙遠的事情,所以我想把這一切都交給軒兒。”寒逸塵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強忍著心中的痛,望向秦可兒,再次緩緩的開口。

“舅舅,軒兒才隻有三歲。”秦可兒見他竟是這般的堅持,不由的愣住,連聲說道,“他還隻是一個孩子,你讓他去麵對那些事情,根本不合適。”

一個三歲的孩子,該麵對的絕不是那些,她隻希望她的軒兒,可以是無憂無慮的,可以是單純的開心的快樂的。

“可兒,你可曾問過軒兒的意思?你應該問一個他到底喜不喜歡,隻有是他喜歡的,他才會真正想去做,他才會快樂。”寒逸塵怔了怔,他自然明白秦可兒意思,也能夠明白她做為一個母親的心情,隻是,軒兒畢竟跟一般的孩子是不一樣的。

通過今天的事情,他可以確定軒兒想要的是什麽。

秦可兒僵住,一雙眸子微微的轉向軒兒,頓了頓,有些遲疑的開了口,“軒兒,你?”

軒兒自己喜歡,可能嗎?

“娘親,你就讓我跟著寒逸塵去學一下吧,我在家裏待著真的很無聊。”軒兒那雙又大又圓的眼睛望向秦可兒,想了想,慢慢地說道,那聲音中帶著幾分小心,卻也有著明顯的懇求。

是,他很想很想去學一些東西,很想很想讓自己快點變的強大,隻有那樣,他才能夠保護娘親。

而且,他覺的那些事情也的確很適合他,他做起來很開心。

“軒兒,你要知道,那不是鬧著玩的,若真要去做,將會有很多的事情、、、”秦可兒心中一驚,望向軒兒的眸子中多了幾分複雜。

“娘親,軒兒知道,隻是,軒兒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可能總是一天到晚的待在家裏玩,總要出去學一些東西呀。”軒兒雖然不想違背秦可兒意思,但是這件事情卻十分的想要堅持到底。

秦可兒徹底的怔住,唇角微抿,不再說話,這似乎是軒兒第一次打斷她的話,顯然,軒兒的心中是真的想要去做這件事情。

而此刻軒兒那雙眸子中更是滿滿的懇求。

一時間,秦可兒真的不忍心拒絕他,更何況,她也知道軒兒比一般孩子聰明,懂事,她向來都尊重軒兒的選擇的。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